2022 年 4 月 28 日 0 Comments

這裡並非幽冥,應該是入口的過渡區域。

自己看不清他們,他們應該也看不清自己。

「閣下有事?」

江瀾開口詢問。

他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隨時都能動手。

既然被拉到這裡,那就代表有很大的危機。

不能有絲毫的小覷。

「想讓你加入我們。」為首的幽冥強者笑著道:

「人類修鍊並不容易,不管什麼境界,都要經歷九死一生。

但是幽冥不同。

我們一路平坦,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就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而你不需要進入幽冥,沒有人知道你加入了我們。

當然,作為報酬,你需要帶我們出去。

很公平的交易,是嗎?」

「是的。」江瀾微微點頭。

確實很公平,如果對方說的是真的。

瓶頸一旦不存在,那麼成為絕仙,一點不難。

多少人困在天仙圓滿無法寸進。

「那麼交易達成?」幽冥強者一臉笑意的看著江瀾。

夜黑風高。

山峰之上的莫正東,低眉看了眼幽冥洞方向。

而後整個人消失在原地。

當他再一次出現時,便是幽冥洞前。

沒有停留,一步邁出出現在江瀾身邊。

此時的江瀾盤坐在地上,他的前方有一隻長著獠牙的漆黑凶獸。

此時凶獸被禁錮在原地。

而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閉目打坐的江瀾身上,彷彿隨時都能將江瀾撕裂。

莫正東正眼都沒有看那凶獸,他的目光停留在江瀾。

「受到影響了,心神被拉到了邊界,這次確實有些特殊。」

他並沒有喚醒江瀾,而是觀察了一陣。

最後選擇離開幽冥洞。

離開時,那隻凶獸化為灰燼。

只是他沒有回山峰之巔。

而是看了眼高空明月。

「希望這些年不會有其他意外,否則…」

聲音落下,一股氣息席捲整個第九峰。

但凡有人擅闖第九峰,均會被他發覺。

若非崑崙弟子,就有喪命可能。

7017k 學校突然發出了通知,因天氣原因暫停了一天的課程,至於具體什麼天氣沒說,反正大家不用上課都很開心,沒人去管為什麼。

崔安平跟著師父來到了36號宿舍樓,那裡已經聚集了文學院,哦,不對,應該是藏拙院的所有學生及老師,他們會一同前往新的藏拙院,而在這之後,文學院也會變的正常起來,新的老師新的學生,一切照舊。

這似乎是一個心照不宣的事情,甚至崔安平還看到了齊院長跟幾位校領導握手笑別,彷彿他們只是出去旅個游,過幾天還會回來。

偶爾有學生路過,也只是詫異地看了幾眼,偌大的學校,上萬名學生,沒有人會盯著幾百人不放,況且每個人都很忙,哪有閑功夫管別人。

人群之中,他看到了洛子期,歡脫活潑的大姐大此時卻很是安靜,見到崔安平也只是微微點頭,並沒有任何舉動。李東陽憨憨的模樣依舊,提著兩個人的行李,站在洛子期身邊,宛如一名保鏢,目不斜視,眼神不離洛子期左右,崔安平心裡突然一酸,他們是什麼時候關係這麼親密了呢?

他也看到了王孟希,這傢伙還是這麼洒脫,全部家當竟然只有一個畫板跟一個手提包,跟其他人相比起來,他是最像去旅遊的。

王泰歲小跑著過來接過了他的行李,崔安平原本是拒絕的,可是看到師父招呼他,他便鬆了手,因為他看到了另一群裝束截然相反的人走了過來。

「一會別給我丟臉!跟上!」

呂步瀛低聲說了一句,大步迎了上去,齊南雷也送別了幾位領導,與呂步瀛並肩而行,這些人中,只有他們二人是從書院里出來的。

「齊院長,好久不見!身體如何啊?」

這群人中為首的是一名老者,年紀看上去與齊南雷二人相仿,一身古裝,卻又帶幾分現代氣息,不倫不類,看上去像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時空旅行家。

「離死遠著呢!林院長是不是很失望啊!」

「齊院長鍛體散都喝了,老夫又豈會失望?」

兩人皮笑肉不笑的互懟幾句,音量並沒有控制,氣氛立時變得緊張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過來,都在猜測這群人是哪裡來的。

「林朝元,看你的氣色不錯,想必林家家主的位置由你來做了吧!」

呂步瀛瞥了一眼林朝元的身後,幾乎都是年輕面孔,應該就是他培養的新生力量了。

「怎麼?莫非赫赫有名的呂大師,也要借我林家的聲勢了?」

「林山長要是知道,定然會死不瞑目啊!」

此話一出,林朝元臉色驟變,他與齊呂二人是宿怨,若不是他坐上了林家家主的位子,還真不敢同時對付這二人。

「喂!老頭兒你說話注意點兒!這是藏拙院的林院長,不是你們這些庸人可以比的!」

年輕人總是衝動,見有人當眾辱罵自己的師父,自是熱血上涌,一名緊跟著林朝元的年輕人怒聲呵斥,言語間也全無禮數。

「哦?藏拙院不是只有一個齊院長嗎?哪有什麼林院長?」

呂步瀛故作糊塗,隨即裝作恍然大悟道:「原來是林副~院長啊!」

拖長了的副字,讓林朝元的臉色漲成了豬肝,本打算趁新建藏拙院這個機會坐上院長之位,誰知道哪個新來的山長竟是絲毫不顧及林家的顏面,只知道跟他虛與委蛇,就是不肯動齊南雷!

「呂步瀛!當年你離院之時當眾羞辱我,今日又再次對我不敬!別以為我林朝元怕了你!」

「呦!還記得當年的事啊!我都說了不跟你計較了,人跟狗計較什麼?你說對不對?」

這一句話徹底激怒了林朝元,他一把拉出了先前指責呂步瀛的年輕人,怒道:「姓呂的!當年我輸了,我承認!但是我的傳人,絕不會比你的差!」

「哼!自己比不過,就拉學生出來比,怎麼?你要跟我比到子子孫孫無窮盡不成?」

林朝元覺得自己快要被氣吐血了,這個老不死的從進書院的第一天就跟自己不對付,當年呂步瀛離院時的一場比斗,讓他到現在都沒有在書院里抬起頭來!

「不過,我這人就喜歡滿足別人的請求,既然你非要打臉,那我就成全你!」

「安平!安平?」呂步瀛伸手招呼,卻發現崔安平沒有動靜,等他回頭一看,這才發現崔安平不知何時被一名女生盯上了,凌厲的目光直接將崔安平嚇得不敢動彈。

林,林紓?崔安平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再次遇到這個冰冷兇狠的問路女生,而且看對方的架勢,似乎還記得自己!

「你要是輸了,我就把你趕出書院!」

崔安平一臉問號,什麼輸了?我是誰?我在哪兒?我接下來該幹什麼?為什麼這個冷冰冰的丫頭老是陰魂不散地出現?

「林,林家小姐?」

「紓兒?」

呂步瀛與林朝元異口同聲,藏拙院今日搬家,按道理靈院那邊是不會摻和的,他們也不願意摻和,怎麼林紓自己跑來了?

林紓微微點頭,算是跟呂步瀛打了招呼,隨即盯著林朝元漠然道:「請叫我的全名,我跟你並沒有關係!」

林朝元表情尷尬,自從兄長林朝光死後,林家家事鬧得沸沸揚揚,幾乎快成了整個遼東的笑柄,曾經聲威赫赫的乾元侯,九泉之下也不會想到林家會變成如今模樣。

「我跟你說,那個林朝元,曾經在楚家那位帝君年輕歷練之時,做過帝君的靈仆,後來林山長成為乾元侯之後,坐鎮咱們遼東書院,才把他弄了回來。這老東西出了名的卑躬屈膝,為了奉承帝君,竟然提議要把修行者與普通人區分開,劃分上中下等,跟哈巴狗沒什麼區別!」

趁著這個時機,齊南雷跟崔安平科普了一下兩人的恩怨情仇,原來自元始書院成立起便一直存在著兩種聲音,一方認為修行者應成為統治者,保持血脈的純正,維持修行的神秘,將普通人視為草芥,而另一方則認為普通人也有權利接觸修行的世界,彼此平等對待,修行者不過是一個職業而已。

這種爭執已經延續了百年,從總院的高層到各個別院分院,又蔓延到了下面的靈院與藏拙院,也蔓延到了世族名門,彼此間的明爭暗鬥也不在少數。近些年,支持將修行者單獨對待的聲音越來越多,而他的師父呂步瀛以及齊南雷都是因為反對遭到了貶斥,被下放到了學校。藏拙院也一分為二,分別留在了書院與學校。。「終於簽了,大公司的流程好多,先初審,再培訓,最後還要進行三輪面試,感覺每天都跟打仗一樣。」

「我跟你說的那些合約要點,你都仔細看了嗎?別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我把你說的要點都記在手機里了,認真背了好久呢,今天按照那些要點看合同,都沒有問題,就是違約金好誇張要三百萬。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一百章你介意嗎?。 最終納蘭家族的掌上明珠,就這麼死在了秦風手中。

秦風也是沒有半點憐香惜玉之意。

解決了納蘭霜之後,便沒有繼續停留在山谷中。

因為考核的時間,也是差不多到了。

「不知道允兒他們收穫怎麼樣!」

秦風心中忍不住想到。

不過好在自己收穫到的火靈草數量已經非常多了。

即便允兒,蕭戰等人,沒能得到足夠數量的火靈草,自己也能分出一部分給他們。

這次考核的規則,並沒有禁止考核弟子之間互相給予火靈草。

也就是說,只要通過了天賦這一關的考驗。

哪怕在第二關表現不好,只要有足夠的手段,也是可以通過考驗的。

這也是清虛宗為了考驗弟子的生存手段。

在修仙界,實力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如何生存,反而更加重要!

秦風忽然明白了宗門的用意,臉上緩緩浮現出笑容。

很快,他便是回到了山谷入口處

隨着考核時間宣告結束,其餘的考核弟子們,也相繼回到初始點。

可以看到,回來之後,原本的一千名考核弟子,只剩下八百多人。

也就是說,足足一百多人,死在了這場考驗之中!

剩下的弟子們,臉上神色疲憊不堪,甚至不少人都受了傷,身上帶着血跡。

有的是在尋找火靈草的過程中,和妖獸發生了激烈的戰鬥。

還有的則是在考驗過程中,和其他弟子展開了交鋒,出現了巨大的傷亡。

長老葉正似乎早就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臉上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事實上,不僅是雜役弟子的考驗,就算是外門,甚至內門弟子的歷練之中,都會出現互相殘殺,爾虞我詐的情況。

倒是這些年輕的考核弟子,經驗並不豐富。

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後,都沉默了不少。

葉正站在空地前方,朝着眾人道:「現在,大家開始排隊,挨個將你們得到的火靈草上繳上來,我會排出前五百名!」

「這五百名弟子,從今以後,就是我們清虛宗的正式弟子了!」

「是!」

眾人紛紛點頭答應。

隨後,便是按照長老的吩咐,排成了一條長龍。

而秦風也是目光在人群里搜索著,迅速找到了林允兒,蕭戰等人。

秦風上前,激動的問道:「允兒!」

「老公,我在這裏!」

林允兒也是遠遠看到秦風,伸手招呼道。

兩人恩愛的樣子,一下吸引了周圍不少考核弟子的注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