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由於急着出手,最後以十四萬的價格成交。

羅華和李清水清點了一下所有的財產,剩餘現金有二十萬左右,金條剩餘一公斤五十克!

這是一筆巨款,根據了解,這筆錢就算在牛城裏面也能買到頂級的房子。

而越是頂級的房子,就越證明安全!

「羅華兄弟。」

六點左右,張有志帶着兩個士兵開着兩輛越野車來到家門口。

「張長官。」他點頭示意。

「羅華兄弟,現在你可以跟我去第三集團軍的集訓班了。」

「至於三位姑娘,則由我的士兵帶入內城,面見小姐。」

羅華嗯了一聲,看了看三個女人說道:「去吧,戰爭一結束,我就會去找你們。」

「羅華哥哥一定要來啊!」小丫頭抱着姐姐的胳膊說道。

「老師,您經常說古代行軍打仗,都是馬革裹屍,但我希望老師能平安歸來,再教導我這個不成器的學生。」銀髮少女李朝華上車前彎腰道。

「去吧朝華,你很聰明,到學校了好好學習。」

最後上車的是李清水,少女看了看羅華,沒有說什麼,轉身坐上了汽車。

很快,汽車發動,朝着內城而去。

在經過第一區鐵絲網的時候,羅華看到李清水從車窗里伸出了腦袋。

少女的烏黑的頭髮被風吹的飄蕩在空中,眼中里閃著明亮的光芒。

她嘴唇輕啟,無聲的說了兩個字。

之後車輛通過鐵絲網,徹底消失在羅華的視野內。

旁邊的張有志嘿嘿笑道:「兄弟,好福氣啊!不過最後嫂子說的是什麼?」

羅華嘴角翹起,說道:「活着。」

張有志楞了下,眨眨眼睛,淡然一笑:「戰爭中,對於我們下級軍官來說,就是絞肉機。」

「不過身為集團軍人,為了牛城裏需要保護的人,我輩必當奮勇殺敵。」

「是呀,在這裏,我也有了牽掛。」

羅華最終看了一眼內城方向,轉身跟着張有志上了越野車。

隨着車輛的發動,越野車快速地行駛在過渡區。

第二區人流量依舊很大,但到了第三區基本上沒什麼人了。

一路上張有志都在說着軍隊里的規矩,大約一個小時后,前方出現了一座巨大的超現代化軍營!

羅華精神一震。

7017k 此時此刻,龐沂南的話,就如同一顆石子,扔到了平靜無波的水面上一樣,一石激起千層浪。

南宮大長老臉現滿意的神色,洛羽眼眸溫柔的看着他。

魂鳳宗與水雲宗的長老、弟子,都臉色陰沉,狠狠的盯着龐沂南。

就在這時,水雲宗的人群之中突然飛出一個青年修士。

其身着水雲宗核心弟子的服飾,身上圍繞着濃郁的水靈氣,彷彿江海之主登臨陸地。

看其面相雖然普普通通,卻自有一種莫名的神韻。

而且,其一身修為並未收斂,盡情的展現在眾人眼前。赫然已經是化神後期,與龐沂南也不相上下的樣子。

這個青年修士一現身,在場眾弟子紛紛驚呼出聲。

「水丞!是他!」

「他怎麼會出關到此?不是說已經閉關好久了嗎?」

「看他修為,已經是化神後期了,應當是已經突破。」

「沒錯,這次出關,應該是宗門授意,讓他來對付玄劍宗那個少年劍道宗師!」

「若是他出手的話,應當很有可能!」

除了這些弟子之外,一些渡劫期的長老也都雙目一凝。

水丞的大名,他們自然都是聽過的。

此人乃是水雲宗的首席大弟子,修有其宗門內傳承的,頂級水屬性心法。

自小天資便不凡,甚得水雲宗掌門——趙志營喜愛,收為親傳弟子。

其十二歲之時,便已經凝成金丹,四十二歲之時結成元嬰,如今修行不過二百載,修為已至化神後期!

如今同輩之中,也只有魂鳳宗的鳳舞,仙林宗的林奇能與之相比。

至於龐沂南,因為此前一直名聲不顯,而玄劍宗也沒有什麼爭名奪利之心,所以一直被人暗地裏議論,言說其當代弟子沒有可以跟另外三個大宗相比之人。

若不是因為此次與無極門,在修士小鎮,一戰而成名。所有人都不會知道,玄劍宗竟然還有這樣一位蓋代天驕!

此時見到水丞出現,龐沂南終於正式了一點。

他鬆開洛羽的手,而後雙手背負在身後,並沒有主動開口,只是打量著對面那個青年修士。

水丞與龐沂南一般動作,也在打量著這個一戰成名的劍道宗師。

其他人懼怕劍道宗師,他可不怕。

雖然劍道宗師之威名,他也在古籍之上見到過。但是並沒有切身感受過,所以也沒有什麼畏懼之感。

況且他對自身也極其自信。

其本身天資不凡,又修有頂級水屬性功法。還有幾件威力強大的貼身法寶、殺招,哪一樣都可以傲視同代!

就算對上老一輩的渡劫期強者,他也不會怎麼畏懼。

二人互相打量了一陣,水丞目光一轉,看向了龐沂南身旁的洛羽。

龐沂南一見,不由得有些頭疼。這些人就非要在自己師姐面前找存在感嗎?

說實話,就算師姐不煩,他都煩了!

不過這次他並沒有想到,水丞只是淡淡的打量了一下洛羽。見其修為不過元嬰中期,就不再多關注了。

這一點倒是讓龐沂南和洛羽都有些刮目相看。

龐沂南心中暗想:「看來此人一心向道,凡塵俗世並不能擾其心,是個勁敵。」

就在這時,水丞終於開口,聲音如同他的長相一般,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龐沂南?」

龐沂南聞言,輕輕點點頭,溫潤的聲音響起:「閣下是?」

水丞面無表情,淡淡的回道:「水雲宗,水丞。」

「原來是你!怪不得有如此修為。」

龐沂南聞言,暗暗點頭。

雖然龐沂南並沒有什麼爭名奪利之心,但是對於當世天驕還是有所耳聞的。

這水丞便是其中一個。

而後龐沂南繼續問道:「那麼水道友此番到來,所為何事?」

水丞平淡的回道:「為了除妖之事。」

「哦?既然如此,那此時在這裏攔住我,是為了什麼呢?」龐沂南眨了眨眼,問道。

聽聞此話,水丞一如既往地的平淡。

「龐道友有些明知故問了。」

「哦。懂了。」龐沂南點點頭:「是因為那個什麼同輩第一人?」

沒想到水丞聽聞這句話,只是淡淡的搖了搖頭,而後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都意外的話。

「浮名而已,我並不在意。此番攔下你,也不過是宗門授意,我不能拒絕。」

龐沂南聞言,突然感覺這個水丞挺有意思。陰險狡詐之人,他見得多了。但是如此直白之人,確實少見。

於是龐沂南笑着開口說道:「水道友,莫非一直都在宗門修行,並未獨自闖蕩過?」

「是又如何?」水丞聞言,淡淡的回道。

「嗯。」龐沂南點點頭,而後說道:「這樣吧,咱們這麼多人站在這裏也不好,不如先進入仙林宗,然後再談其他的事情,如何?」

水丞聞言,略微猶豫了一下,便點頭答應下來:「好。」

水雲宗的眾多長老、弟子都不由得嘆息一聲。

這耿直的性子,就這麼讓人家抓住了。過了此刻,己方還能有理由發難嗎?到時恐怕主導權都要盡皆交付於人手!

可是這番話又不能當着眾人的面說,而且這水丞的性子他們都了解,就算開口相勸,也無濟於事。

而龐沂南見水丞答應下來,嘴角笑意更濃,他伸手做請,輕聲說道:「水道友,請吧。」

顯然一副主人家的樣子。

水丞淡淡點頭,跟在龐沂南身後。這一幕落在眾人眼中,顯得怪異的很。

這水丞此前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這時卻如同乖寶寶一般,乖巧的站立在龐沂南身後。

這……

水雲宗的長老、弟子,臉上的尷尬之色越來越重。都有些不忍直視。

其中一名長老實在忍不下去了,猛然咳嗽一聲。而後說道:「水丞啊,如此行為成何體統?!還不快回來。」

水丞聞言,扭頭看向那名說話的長老。而後想了一下,瞬間明白過來。

他只是說話、做事直接,心思都放在修行上,但是並不是傻。此時也突然明白過來,這種行徑無異於在打自家宗門的臉。

可是他並沒有想過,此前的那番話,已經將宗門的臉打腫了……

這時經過水雲宗長老的提醒,水丞一絲尷尬之色都沒有,只是淡淡轉身,而後便飛回了自家宗門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