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別人不明白也就算了,他跟炎黃坤同為三大太上長老,炎黃坤有沒有公報私仇,有沒有勾結外敵,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只是就像武梅想的那樣,楊東的實力擺在那裡,就算明知楊東說謊,又有誰能把他怎麼樣?

苦笑著搖了搖頭,太上二長老終於一步邁出,環視周圍無數神極殿弟子,大聲道:「這麼說,炎黃坤還真是死有餘辜了?」

「當然,如果我剛才說的有半句虛言,天打五雷轟。」

楊東說得信誓旦旦。

只是說完后,他又暗自在心裡對自己說了一句,「就算天打五雷轟,也要能轟死我才算。」

便在這時,一道身影又緩緩飛上前來,相隔很遠,便誠惶誠恐的說道:「楊少主,我剛才已經想好了,如果您能放過我們惡魔谷,我們以後非但不會再打幻壁的主意,而且還願意以十倍的價格賠償貴殿在大戰中的一切損失。」

側頭一看,只見一道蒼老的身影,正一臉慘白的立於不遠處的天空中。

正是惡魔谷二谷主。

不是他不想趁亂逃走,而是以楊東現在的威勢,如果不把事情說清楚,自己就算逃回惡魔谷,也難逃神極殿的追究。

看著惡魔谷二谷主一臉慘白的模樣,楊東頓時開心的笑了。

「當然,程宗主剛才也說過,三大宗派應該和睦相處,二谷主既然有心悔過,我自然不是那種睚眥必報之人。」

雖然周圍還有無數殿主與長老,甚至還有一名太上二長老,但卻再也沒人敢出來指責楊東這種越俎代庖、蠻橫專權的行為。

此時此刻的楊東,無疑成了神極殿的代表,他的意志就是整個神極殿的決定。

「楊少主寬宏大量,真是讓老夫佩服得五體投地,既然如此,那就不多叨擾了,我們這就回去準備賠償事宜。」

「不送。」

片刻后,惡魔谷在二谷主的帶領下,終於灰溜溜的離開。

直到此刻,無數神極殿的長老與殿主,才紛紛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說個沒完沒了。

「這樣就放他們走,太便宜他們了。」

「不錯,我們神極殿好不容易佔盡上風,不能就這樣放過他們啊。」

看著周圍無數義憤填膺的目光,楊東解釋道:「程萬里乃一宗之主,混到如今這種地步,以後萬法宗也沒什麼作為了,還有惡魔谷,連龍震野都死在我手上,只要我還在神極殿的一天,他們就不敢生出反叛之心。」

他之所以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鞏固自己在神極殿的無上地位。

只要所有人都以自己為首,日後這神極殿的守護神就不是武神,而是他楊東了。

見眾人還是有些不甘,楊東又道:「再者,我雖然殺了龍震野,但兩大宗派的勢力卻不弱,一旦將他們逼得狗急跳牆,拼起命來,恐怕我們神極殿也討不到任何好處。」

楊東這麼一說,眾人才悻悻的退了下去。

自此,楊東之名,不過在短短几天內,就傳遍無數大小勢力,聞者莫不為之驚動。

「什麼?神極殿寶血神子竟然打敗了惡魔穀穀主?」

「他以一己之力戰敗三大宗派之首,看來他的崛起已經無人能擋。」

不久后,無數小勢力的頭目紛紛前來朝拜,除了想一睹楊東這個後起之秀的風采之外,還表示願意歸附於神極殿之下。

只是此刻的楊東,早已從眾人眼中消失。

就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就算是神極殿的人,也根本找不出他的蹤影。

因為此刻,楊東已經在回大秦帝國的路上。

「嘿嘿,真以為我稀罕那些虛名么?」

一邊向大秦帝國的方向飛馳,楊東一邊不屑的冷笑道。

三大宗派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就算留在神極殿,除了一身虛名之外,可能還得將神極殿的幻壁物歸原主。

所以他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遠離眾人的視線。

畢竟這三塊幻壁也只是天書中的其中一部分,日後如果有機會集齊另外的部分,或許就能讓完整天書重現世間。

到時候就算武神真身回歸,或者尊者說的地獄使者降臨,自己也有一戰之力。

一路跋山涉水,半個月後,他終於來到大秦帝國的邊境上。

「總算又回到這片土生土長的地方。」

楊東一時間百感交集。

一路走來,自己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在無數次生死邊緣掙扎徘徊,才能走到今日這種高度。

只是無論成就多高,走得有多遠,心靈的歸屬始終還是這片貌不出奇的土地。

「咻……」

一個閃身,楊東瞬間躥進了下方一座普通的城池內。

周圍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不過楊東卻沒在意,而是速度進入了一家酒樓內。

「小二,來桌好酒好菜。」

一邊說著,楊東立刻從納戒中取出一枚金幣扔了過去。

店小二見錢眼開,態度立刻變得恭敬了起來,「客官,這邊請,我這就為您去準備。」

楊東倒也不客氣,立刻在一個角落裡坐了下來。

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已經能在這片大陸橫著走,但始終還沒有成神,所以還需要五穀雜糧充饑。

他來這裡,原本只是想在此休息會兒,順便吃點東西再繼續上路。

但當聽到不遠處幾名青年的議論話題時,他原本平靜無比的心境,又瞬間泛起了滔天巨浪。

只聽坐在不遠處一張桌子旁的青年說道:「你們聽說了嗎?帝都這幾天突然來了一批神秘強者,聽說是沖著十大家族之一楊家來的。」

「什麼?還有這種事?」

「不錯,這批強者來歷神秘無比,經過一些強者的猜測,這批人應該是從大陸另一邊過來的,也不知道跟楊家有什麼關係?」

只聽到這裡,楊東頓時「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什麼?大陸另一邊?」 花園裏掉了一地的枯葉,獨有瑪雅一個人在暗自神傷。

“瑪雅”,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她回過神,看見地上有一雙黑色的鞋子,再往上看,看見歐趴溫柔的臉龐。

“歐……歐趴……”瑪雅愣了一下,搖搖頭,“不……不對……你是阿諾”

“這麼警慎”,歐趴冷笑道:“我現在就是歐趴,不是嗎?”

“你只是假扮歐趴而已,又不是真的歐趴”,瑪雅說。

“好吧,隨你怎麼說”,歐趴四下望了望,“沫雪兒呢?”

“不知道”。

這時候,沫雪兒走來花園。

“阿諾大人,你找我?”說沫雪兒,沫雪兒就到了。

“嗯,我找你有事,今天中午穿堂見”,歐趴的語氣冷漠簡短。

“是,阿諾大人”,沫雪兒恭敬道。

“中午穿堂見,不要忘記了”,歐趴說完,偷偷看了瑪雅一眼,看見瑪雅蒼白無助的側臉,他的心被猛揪了一下。曾經他說過要保護瑪雅,保護極光族,可如今他不僅什麼都做不了,還得假扮阿諾,欺騙瑪雅,當他對瑪雅說出一句句冷漠刻薄的話時,他的心是有多麼的痛!

“阿諾,你怎麼了?”瑪雅細心的發現歐趴臉上呈現出的悲傷。

“沒事”,歐趴說完,便離開了。

“沫雪兒,你說達斯說達諾長老還活着,是真的嗎?”歐趴走後,瑪雅突然問。

不知道爲什麼,瑪雅總感覺沫雪兒的心地並不壞,雖然沫雪兒一直在幫暗黑族做事,但是她從來都沒有主動傷害過任何人,她能感覺到沫雪兒的善良,只是她不明白,一個善良的人爲什麼會忠心耿耿的爲暗黑族做事?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沫雪兒低頭思索了會,說道:“等達斯護法從畢成商行回來,你和傑西可以再去問問他”。

“嗯,我知道了”,瑪雅點點頭。

——————校史室——————

“果然,我的猜想是對的,沫雪兒的確是中了人偶咒”,謎亞星聽歐趴講述完剛纔的事後,若有所思道。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歐趴問。

“還能怎麼辦,直接衝上去,把人偶咒給摘下來”,焰王做摘東西狀。

“焰王,你說的根本就行不通,沫雪兒怎麼可能會乖乖的站在那裏讓你摘”,艾瑞克說。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們說怎麼辦?”焰王大聲問。

“我已經約了沫雪兒中午在穿堂見面,這應該就是我們的機會”,歐趴沉穩道。

“只有我們四個萌騎士恐怕不好對付,找維多利亞老師幫忙吧!”謎亞星說。

“這個時間維多利亞老師應該在戰情室”,艾瑞克對其他人說:“我和謎亞星去戰情室找維多利亞老師,焰王回教室注意沫雪兒的一舉一動,歐趴去跟帕主任報告這件事情,大家千萬要注意,不要被察覺出來”。

“明白”,焰王,歐趴和謎亞星一齊道,說完,四人兵分三路離開了校史室。

——————教師辦公室————

“報告”,歐趴站在辦公室門外喊道。

“請進”,是普莉絲老師的聲音。

歐趴通過翻轉門,走進辦公室,恭敬的叫道:“帕主任,大甜甜老師,普莉絲老師”。

“歐趴同學,有什麼事嗎?”普莉絲老師問。

“我有事要跟帕主任報告”,歐趴說着,看了看大甜甜老師和普莉絲。

“說吧,普莉絲老師和大甜甜老師又不是外人”,帕主任大方道。

“萌騎士有了新發現——沫雪兒被人下了人偶咒”,歐趴簡短的說。

“什麼?!沫雪兒被下了人偶咒!怎麼現在才發現?!”大甜甜老師第一個大驚道。

“什麼?!!沫雪兒被人下了人偶咒!!怎麼到現在才發現?!!”帕主任第二個大驚道。

“應該是藏的太深了,所有萌騎士纔沒有察覺到”,普莉絲老師非常的淡定。

“帕主任,大甜甜老師你們先不要激動,我們萌騎士已經在計劃解決方法了!”歐趴說。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