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幾乎是一夜之間,七大峯上皆有門派主動加入北斗門,而且這些門派加入的大部分皆是有着一定地位的存在,如此,竟是讓的各大門派心中皆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這北斗門到底是有着什麼樣的底蘊,竟是能夠讓的衆派主動加入。 高牆、大院、樓閣,眼前的這座建築可以稱的上是整個花海城的標誌,古樸中帶有豪華,一看便知此處住的人家是多麼的不簡單。

大院裏一個不起眼的小樓閣中,一少女手託香腮,趴在圓桌上,兩隻眼睛毫無色彩,看起來很是無聊。

少女長長的秀髮挽成一個髮結,緊身的衣服將她那修長的身材顯露出來,看起來格外迷人。

“好無聊啊!”

少女輕輕一吧,然後朝着門外叫喊了起來:“小師弟,小師弟……”

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身穿練功服的少年出現在門口,少年便是陳楓,萬花宗有名的廢物,但是卻擠進了核心弟子的行列,所以在他背後說他壞話的人不少,他卻一點也不在乎,上天是公平的,讓他成爲一個廢物的同時卻給了他一個精明的頭腦。

雖然不敢說無所不會,但是卻也精通各種雜學,萬花宗藏書閣內的書,他幾乎全部熟讀並且靈活運用,這種日子雖然無聊,可他卻是樂在其中,並且從中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陳楓聽見房小姐妹叫自己,打開少女的房門,面帶微笑,盯着少女問道:“師姐?”

少女看到陳楓,終於來了精神,站起身朝着他說道:“在這裏好無聊,有沒有辦法可以躲避大師兄?”

“這個,師姐,如果被師孃知道了……”

“怕什麼,有什麼事師姐頂着就行了,快說,有沒有辦法?”看到他有些害怕的樣子,少女有些生氣了。

“不管了,還和上次一樣,你易容成我的模樣,去應付大師兄,反正你會易容術,怕什麼。”

聽到少女的話,他面色有些爲難,可是又不敢反對,只得輕輕地點頭答應,易容術對他來說很簡單,而且這種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在少女威逼下只好答應。

少女看到他的表情,剛纔還生氣的小臉立馬笑了起來,將其拉進屋裏,然後笑着說道:“好,就這樣說定了,按老方法,你應付大師兄,只要支撐到我回來就行了。”

見到少女如此焦急,還是有些忍不住問道:“那師姐什麼時候回來?”

“放心啦,在天黑之前一定回來,師姐什麼時候騙過你呀。”

見少女回答的如此爽快,他唯有苦笑,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可是每當少女如此回答的時候,他心裏知道,自己已經被師姐給騙了,可是他卻一點辦法都有。

“天黑前回來?幸好師傅不在,要不然別說天黑之前,能瞞住一個時辰就不錯了。”心裏如此想卻沒說出口,只是按師姐的吩咐去化裝去了。

易容之後的陳楓像極了之前的少女,他好像經常做這種事情,裝扮成一名女子對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連神態都有幾分相似,當然除了身材有些差別,雖然他也屬於那種“骨感”型的身材。

來到武閣門前,整理了一下心態,雖然穿起女裝有些不自然,不過對於習慣的他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看了一眼武閣那緊閉的大門,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朝着大門敲了幾下,兩重一輕很有節奏。

武閣是萬花宗藏書的地方,一般萬花宗的普通弟子是沒有辦法進入的,但是少年卻不同,他是萬花宗宗主的親傳弟子,自然有這種權利。

“進來!”

聲音從武閣內傳出,陳楓輕輕地推開門,朝着房內掃了一眼,又拉了拉那不是很長的衣裙,然後又輕輕地將門關上,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在屋內坐着一個年約二十四五的年輕人,年輕人國字臉,一身灰色的練功袍,面帶笑容,一點也不顯的嚴厲。

“大師兄!”

陳楓這句大師兄並不是女聲,而是他原本的聲音。

“呵!”盤膝而坐的大師兄回頭看了一眼陳楓,笑了起來,說道:“不錯,你的易容術越來越厲害了,差點將我給騙過去。”

“蓉兒又偷跑出去了?”大師兄話鋒突然一轉。

聽到大師兄的問話,陳楓苦笑着點點頭,然後說道:“能有什麼辦法,師傅不在,師母又這麼疼她,我跟本管不了啊。”

“罷了,不提她,這麼多年了還是老樣子,一點新意都沒有,由她去吧。”大師兄葉落並沒有責怪陳楓,而是笑道:“說說你吧,你的藏龍刀法練的如何了?”

聽到大師兄的問話,陳楓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接着也很隨意地坐在了葉落的身邊,笑着說道:“沒什麼進展,你也知道,我的體質限制,本就成不了一名星士,就算將刀法練的再高,又能有什麼用處。”

“話不能這麼說,你能無意中得到這刀法,說明你與它有緣,此刀法詭異無比,就算你成不了一名星士,只要能將此刀法發揮到最大的威力,就算是我,也拿你沒辦法。”

看到陳楓只是一臉的無所謂,葉落繼續說道:“藏龍刀法最注重的就是一個藏字,以你的學識和記憶,修練起來事半功倍,可以說這部刀法就是爲你量身打造的,即然讓你得到了,就應該抓住機會。”

“知道了大師兄,你還是這樣,說教起來讓人受不了。” 視妻如命 陳楓站起身,來到書架旁,隨手抽出了一部灰色封皮的書翻閱了起來。一個美女說出話來卻是男音,如果是別人肯定受不了,幸好葉落對此早已習慣。

見到陳楓如此不在意,葉落也毫無辦法,只得將話題轉移,從地上站了起來,盯着陳楓手中的書籍說道:“這裏的書你都已經全部吃透了,爲什麼還要來回的翻閱?”

“無聊唄!”陳楓頭也不回,繼續走馬觀花地翻閱着。

“無聊?是挺讓人無聊的,腦袋裏幾乎裝滿了整個大陸上的武學祕籍,卻偏偏不能修習,如果這種事發生在別人身上,肯定不能這樣自在。”葉落心裏感嘆着,卻沒有當面說出來。

一想起陳楓的事情葉落就忍不住地嘆息,可是陳楓本人卻一點也不擔心,好像這種事情根本與他無關一樣。

陳楓不再說話,只是隨意地翻閱着書籍,這種情況僅僅維持了幾秒鐘的時間,正當葉落準備離開武閣之時,陳楓忽然間說話了。

“大師兄,如果我說我找到了修練的方法,你信不信?”

剛邁出腳步的葉落身體猛的一頓,他以爲自己聽錯了,下意識地問道:“什麼?”

“我說我找到了修練的方法,也就是說,即使我沒有神魂,照樣可以修練成一名星士。”陳楓又重複了一遍,怕葉落聽不明白,故意又解釋了一遍。

“神魂乃溝通天地間星力的轉折點,沒有神魂如何修練?”

葉落明顯有些不信,當他說完這一句的時候,便已經拉開門,走了出去,在他的心裏,只是認爲自己的小師弟是因爲受不了這種打擊而胡言亂語。

砰!

大門被關上,空蕩蕩的屋子裏面除了書架,就只剩下苦笑的陳楓。

他並不是無故放失,他確實找到了一種特殊的修練方法,只是還沒敢嘗試罷了,爲了自身的問題,他幾乎翻遍了所有武學祕籍,最終也沒有找到一種有效的方法。

一個月前,一枚星珠讓他靈光一現,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星珠乃是星士存儲星力的珠子,因爲星士無法將星力存儲到自己的身體之中,只能通過神魂來溝通天地間的星力來壯大自身的實力。

“即然星珠可以存儲星力,我又爲何不能?”

陳楓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也許其它人會認爲他的想法有些瘋狂,可是他自己卻不這麼認爲。

如果不能成爲一名星士,他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什麼意思,即然有方法可尋,就算爆體又如何,他是一個有理想有報復的人,不甘願就這樣平庸的過一輩子。

想到這裏,陳楓終於放下了心中的擔子,將手中的書本放下,然後右手在臉上一扯,一張薄如蟬翼的人皮面具從臉上扯了下來。

恢復了原有的面貌之後,正準備離開武閣的時候,門外響起了大師兄的聲音。

“隨風?什麼時候回來的?”

“哈哈……大師兄,你還真的在這裏啊,小楓呢,我找他有事。”

“哦,他在武閣呢,你不是跟師傅一起嗎,師傅是不是也回來了?”

“沒有,師傅有其它的事,我先回來了,不聊了,我去找小楓,嘿嘿,這麼久不見他,怪想他的。”

聽到這二人的對話,陳楓臉上笑意更加濃了,要說幾師兄弟中最疼他也最讓他佩服的是大師兄葉落,而他最喜歡的卻是二師兄隨風,隨風沒有父母,和他一樣是個孤兒,兩人相比,自己還算強些,至少有姓氏,而這個二師兄連個姓氏都沒有。

拉開門,看着門外站着的兩人,笑道:“二師兄!”

“哈哈……小楓,你可想死我了。”

身形有些稍瘦的隨風看到剛出來的陳楓,大笑了起來,說着就要給他來個擁抱,還未走到陳楓的跟前便被陳楓給擋住了。

“別!二師兄,你想我是假,想喝酒是真吧。”陳楓將隨風推開,笑着說道:“想喝酒也不是不行,不過先和我打過再說,老規矩,如果你贏了,以後想喝多少喝多少。”

本來還正大笑的隨風聽到陳楓的話後,頓時止住了,臉上的表情極爲難看,說道:“打可以,不過要准許我用星力。”

“當然!”

“我就說麼……什麼?你說真的?”

隨風有些不信,驚訝地看着陳楓,然後回頭又看了一眼大師兄葉落,以求剛纔陳楓話中的真實性。

“怎麼,難道這樣你還沒把握?”陳楓又追問了一句。

“當然不是,只是我不明白,你不是……我是說如果……如果我使用星力,你跟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那你還怕什麼?”

一旁的葉落也驚訝地望着陳楓,這兩人以前並不是沒有打過,可以說二人是經常比試,不過每次都是在隨風不用星力的情況下大敗。

要知道一個一級的星士,實力是普通武者的好幾倍,這樣一來,就算陳楓武技再好,也不可能是隨風的對手。

“小楓你……”

“大師兄放心,如果我沒有絕對的把握,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以我目前對藏龍刀法的理解,就算是二師兄有着五級星士的實力,我也有一戰的實力。”

“可是……”

“哈哈……沒什麼可是?只要二師兄能贏的了我,我所釀的酒隨他喝。”

“此話當真?”隨風一臉喜悅之色。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好,比就比,你可要記得方纔所說的話。” 陳楓與隨風兩師兄弟對立而站,大師兄葉落當公證人,三個師兄弟就這樣站在武閣的門口處。

這裏不會有人進來,他們也不怕有人進來,可以說整個武閣就是爲他們師兄弟幾人服務的,所以他們師兄弟間的比試也不怕被人看到。

“小楓,你確定就穿成這樣和我比試?”

陳楓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笑了笑說道:“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小師妹不整天都是這幅穿着嗎,好了我們開始吧。”

隨風有些想笑,如果在陳楓易容成小師妹的模樣後再穿上這身衣服還算正常,可是現在他明明一個男人面孔,卻穿着一身女人的衣服,實在有些彆扭。

“等等!”隨風連忙擺手,說道:“先說好,這只是我們師兄弟之間的較量,不準讓第四個人知道。”

陳楓苦笑不已,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我說你有完沒完啊,這武閣之內除了我們這一派的師兄弟敢來,其它的師兄弟哪個敢進啊?”

隨風還是有些不放心,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大師兄,這才點頭說道:“那好,開始吧,先說好哦,我只用兩成的力量……”

看到他如此囉嗦,陳楓不得不主動出擊,身形一閃,躲到了一個恰當的位置,利用環境的掩護,從隨風的位置看去,根本看不到陳楓的存在。

“天啊,又是這招!”

隨風也不差,長久以來的對招,他早已知道陳楓的招式,可是陳楓還沒有達到黃階星士的力量,體內沒有一丁點的星力,就在陳楓消失的那一瞬間,他就利用精神力量控制神魂,來溝通天地間的星力。

僅僅只是瞬間,空間扭曲,一股龐大的力量透過空氣,鑽入了隨風的身體。

此時的隨風,身形不再消瘦,身上的肌肉一點點變大,本就寬大的袍子此時看起來極爲合適,一個看似壯漢一樣的他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

呼!

隱藏起來的陳楓抓住了機會,一個快速的移動,轉到了隨風的背後,速度之快讓人肉眼難以看見。

一掌劈砍下去,如同蛟龍出海,迅猛無比,如果這一招真的打在了隨風的背後,那將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可惜隨風不比常人,超強的實戰能力讓他有一種躲避攻擊的本能反應,所以陳楓的攻擊還未到,他已經閃躲開來。

“哈哈……你的招式太過老,就算擁有星力也不可能攻擊到我。”看到顯出身形的陳楓,隨風得意地大笑。

陳楓不理會,嘴角只是露出一絲微笑,雙腳走動,緊接着還未等隨風反應過來,他的身形再一次消失。

“不是吧,又來。”

隨風怪叫一聲,急速後退,後退的同時,雙手上已經開始集存星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