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就是丹藥嗎?

僅僅聞著培元丹散發出來的葯香,他們都感覺自己的實力在慢慢的提升著。

這要是服用後會是什麼樣子呢。

看到顧銘拿出如此珍貴的丹藥,不由的把他當成了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手筆。

一個個貪婪的目光緊盯著老者手中的培元丹,口水都流了出來。

老者二話不說,直接一口將培元丹吞了下去。

看到老者吞下丹藥后,周圍的人不由的露出一副惋惜之色。

然而下一秒,老者的變化讓眾人大吃一驚,滿臉的不可置信。 只見老者竟然被的年輕了幾歲,臉上的皺紋明顯減少了許多。

眾人見到效果后,不由的貪婪的看向顧銘。

此時的顧銘在他們眼中就是個普通人,就算他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又如何,只要把他身上的丹藥搶到手,然後就跑,難道還怕他的家族嗎?

更何況這小子看上去,好像是一個人來的。

如果真的是大家族的子弟,怎麼可能沒有強者保護。

幾個比較要好的武者,暗中用眼神進行了交流,他們決定等交流會結束后,再對顧銘出手,或者是等一會把顧銘引到一個偏僻的地方。

就這時,老者睜開了眼睛,一臉震驚的看向顧銘,而且后又看了看在場的眾人,激動的叫道:「我突破了!我終於突破了!」

如瘋了一般,老者不停的亂跳著。

隨即抓住顧銘的手,一陣的感激:「謝謝,謝謝前輩,我這裡的東西隨便您選,不不,都送給您了!」

看到老者激動的樣子,周圍人眼中的貪婪之色更濃了。

顧銘微微一笑,手一揮,老者攤位上的東西全部被他收入納戒之中。

頓時,周圍的人無不變色,一個個驚恐的看著顧銘。

他是修真者!

眾人心中同時浮現這個想法。

剛才那幾個想要準備打顧銘主意的武者,頓時縮了頭,顫抖著身體向後退了回去。

顧銘是故意這麼做的,他們眼中的貪婪之色,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這也算是給他們一個警告吧,如果他們還不長眼的話,那就不要怪顧銘不客氣了。

看到顧銘的手段后,老者撲通一聲跪到顧銘面前,恭敬的說道:「謝謝仙長之恩,小的銘記於心!」

「起來吧,順便讓這些人都散了吧!」

顧銘淡淡開口。

老者一聽,趕緊爬了起來清場,很快圍觀的眾人被驅散了。

老者也是一名修真者,而且就在剛才,一舉突然到了金丹中期,可以說實力比燕振天還要強。

「你想追隨我?」顧銘淡淡的問道。

老者聽后,絲毫沒有猶豫,再次跪下,「杜峰見過主人,希望主人收留!」

「嗯!放開神識吧,我的人都要留下印記!」

顧銘淡淡的瞥了老者一眼,隨後使出了攝魂訣。

杜峰只感覺神識輕微的動蕩了一下,便再也沒有了任何感覺。

「起來吧!跟我到處轉轉!」

顧銘微微一笑,手中拿著那塊漆黑的鐵塊,也就是龍千兒嘴裡所說的極品靈器。

可是顧銘怎麼看,也看不出這是個極品靈器。

就在他準備離開時,一道十分高傲的聲音突然在他身後響起。

「這個東西,我要了!」

聽到這道聲音后,不少人紛紛回頭。

當看到來人之後,瞬間慢慢的再次靠了過來,臉上都浮現著看戲的表情。

雖說在這種交流會上,會出現兩人或者幾人同時看中一件物品的事情,可是像這種霸道的橫刀奪愛,還真是第一見。

別的不說,人家兩人已經完全成了交易,你這突然出來插一腳算是什麼事呀?

而且還他媽的拽得跟個二五八萬一樣的。

只見一個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青年朝著這邊緩緩而來。

青年長的很白凈,面目清秀,留著齊肩的長發,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就跟個女人一樣。

不過他的目光卻是令人十分討厭,高傲中帶著不屑的無視,彷彿他的眼中,眼前所站的這些人就如何垃圾一樣,連看都懶著看一眼。

青年的身後同樣跟著一個年輕男子,比他還拽,走路更是東搖西晃,一看就是那種狐假虎威的人。

青年來到老者面前,微微一笑,從懷裡掏出一個玉瓶,從中倒了一些丹藥出來。

那一枚枚看起來還算是通透的淡紅色的丹藥,從玉瓶中一倒出,便散發出一股驚人的葯香。

讓人聞上一聞,就感覺身輕百倍。

可是卻與剛才顧銘拿出的丹藥差的太遠了。

眾人看了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失去了興趣。

「此丹為三清丹,可以提升修鍊者的修為。」

「此瓶內有三清丹二十枚,我用三瓶丹藥與你交換如何?」

周圍看熱鬧的人一聽,不由的炸鍋了。

現在人家都已經交易完成了,而且那個老者已經成為那個年輕人的僕人,你就是拿出十瓶丹藥也沒有用吧?

杜峰淡淡的瞥了一眼,便還是很客氣的說道:「對不起,現在這件東西已經屬於我的主人了。」

說完,杜峰退到顧銘的身後。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一片死寂,目光頓時看向顧銘,他們想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而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有人突然驚呼一聲,讓原來就死寂的環境,更加安靜。

「三清丹是沿海第一大家族齊家的特產!」

不少人都在暗中倒吸著冷氣,驚訝的看向那個年輕人。

齊家的特產!

如果是真的,那麼這個年輕人應該就是齊家的人。

他會是誰,齊家長的如此年輕,又這般闊氣的,恐怕只有齊陽齊大少爺了。

片刻間,不少人認出了年輕人。

「見過齊陽大少爺!」一片恭敬的問候聲響起。

聽到眾人的聲音后,齊陽的頭揚的更高了,眼中的傲慢更濃了。

「嗯!」

淡淡的一個字從嘴裡發出,似乎十發的不屑,而又不得不回應的樣子。

「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換吧!怎麼樣?如果三瓶不夠的話,那就五瓶!」

齊陽扭頭看向顧銘,藐視的掃了一眼。

「不換!」

顧銘淡淡的回答,語氣不冷不熱。

不過,當他看到齊輝時,便已經猜到了齊陽的身份。

歡樂道士 「那好這是五瓶三清丹!」齊陽掏出了五瓶三清丹正準備遞過去時,突然間愣住了,原本露出一絲笑容的臉,瞬間陰沉,冰冷的說道:「你剛才說什麼?你說不換是嗎?」

「如果你不是聾子,那就說對了!」顧銘淡淡的開口。

「小子,你竟然敢罵我堂哥,你知道我堂哥是誰嗎?信不信我堂哥打的你滿地找牙!」

齊輝一聽,立即上前,憤怒無比的指著顧銘大聲嘶吼起來。

周圍的人也是一臉如看白痴的目光看向了顧銘。 「齊輝,剛才在山莊門口的教訓,你難道忘記了嗎?還是說你想重新體驗一下?」

顧銘淡淡的瞥了齊輝一眼,眼中滿是戲謔之色。

不過,齊陽卻讓他有著另眼想看的資格。

二十七八歲便已經是金丹中期的實力,在這是個世界上算是難得的存在了。

聽到顧銘這麼一說,齊陽微微皺眉扭頭看向齊輝。

齊輝臉色瞬變,顫抖著聲音急忙吼道:「小子,什麼山莊門口的教訓。我告訴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辱罵我齊家人,他們燕家把門的敢對我對手嗎?」

「堂哥,就是因為這小子,我被燕家的兩個看門狗給扔了出去,而且他們還立了一塊牌子來侮辱我們齊家!」

「什麼牌子,寫著什麼?」齊陽臉色極其陰沉。

齊輝張了張嘴,幾度想要開口,卻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說?」齊陽大喝一聲,顯得十分氣憤。

齊輝直接被嚇的倒退了一步,臉色蒼白。

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告訴齊陽。

剛才他被趕出去后,不久便遇見了齊陽,坐著他車直接進來的。

他們根本沒有走山莊剛才的那個大門,所以齊陽並沒有看見立在大門外的那塊牌子。

而且,齊輝還沒來得及告訴齊陽,剛才在山莊門口所發生的事情。

「還是我來說吧!山莊門口立了一塊牌子,牌子上寫著,齊家與狗禁止入內。對了,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顧銘淡淡一笑。

此話一出口,全場再次陷入安靜。

一雙雙驚訝的眼睛看向顧銘。

這不是找死嗎?難道這小子不知道齊家與燕家的矛盾嗎?

他這麼說,不是加劇兩家的問題嗎?

「他說的是真的嗎?」

齊陽怒視著齊輝,目光無比冰冷。

齊輝知道這一關躲不過去了,只好點頭承認。

「燕家欺人太堪!」

齊陽大喝一聲,金丹中期的威壓瞬間釋放出來。

瞬間,現在許多實力弱的人全部被強迫跪在了地上,口吐鮮血。

顧銘微微皺眉,但是沒有多管閑事。

轉身準備離開。

「你給我站住,你辱我們齊家之事,不應該給我個交待嗎?」

齊陽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沒想到這個人竟然不怕他的威壓。

難道他身上有什麼法寶嗎?

想到這裡,齊陽的眼中閃動起一抹貪婪之色。

「給你個交待,你算個什麼東西?」

顧銘冰冷的回了一句,邁步離開。

齊陽想要動手,卻被杜峰直接給攔了下來。

「齊少,我勸你最後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見杜峰也不具怕自己的威壓,齊陽就是再傻也明白了過來。

如果說顧銘身上有法寶可以不懼他的威壓,那麼面前這位老者呢。

他又如何解釋?

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的實力和自己一樣,或者是高過自己。

高陽雖然高傲,可是他並不傻,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動手,什麼時候選擇放棄。

「好,你們給我等著!」

齊陽陰沉著臉,指著杜峰憤怒的吼了一句后,轉身離開。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看著齊陽沉著臉離開,杜峰不由的皺起眉頭,暗中嘆了口氣。

「主人,您不如在山莊內小住幾日,在燕家的地盤上,他們齊家還是不敢太過胡來的。」

杜峰追上顧銘后,輕聲勸解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