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特攻隊的幹部,巴法羅螺旋槳般的髮型呼呼轉著帶動他在天上飛行,遠遠的就看到因為距離島嶼太近會擱淺,而停泊在德雷斯羅薩近海,長達十公里,幾乎有德雷斯羅薩一小半直徑長的黃金巨艦,以及三門大的誇張的主炮。

巴法羅咧著大嘴,門牙上印著黑色的海賊團標記,向坐在背後的搭檔,抽著煙,戴著眼鏡,豐胸長腿、身材姣好的黑色長發女僕提議道:

「baby-5,能不能變出下面戰艦的主炮給他們一發!」

美艷女僕baby-5聞言叼著煙的紅唇嘴角抽動,露出難堪的神情,沒好氣的道:

「你發什麼神經,老娘要是能做到還需要跟你合作嗎!?」

baby-5是惡魔果實超人系武器果實能力者,能將身體任何部分或者整個身體變成槍、炮、刀、劍等多種武器,只要她了解那種武器的結構就可以,冷、熱武器都可以。

但是武器的強度、體積都會受到baby-5自身實力的局限,例如匕首、飛針之類體積特別小的武器,baby-5就無可奈何,而十公里巨艦的超級主炮也同樣屬於baby-5無法變化的武器。

「而且那種口徑的巨炮,常規火藥連炮彈都打不出來,除非是特別的能力者催動,我就算變出來也無法用。」

baby-5一語中的,作為武器果實能力者,對於武器的了解十分透徹,她雖然無法變成黃金大和的主炮,但是說出了黑火藥作炮彈動力的局限性。

黃金大和的超級主炮口徑800mm,全長53米,高12米,三座三聯裝當中僅有一門能用,採用原腸病毒世界的超規格武器『天梯』的原理,即的線形超電磁投射模塊設計。

簡而言之就是超級電磁炮,電磁炮導軌鋪設,有泰佐洛這個金屬專家控制並不困難,準確的說是相當容易,難點在於結合魔術,布置收集儲存魔力和將魔力轉化為電能的魔術術式。

想要把一發800mm直徑的金屬柱當做炮彈,以亞光速打出去,消耗的能量是非常恐怖的,歐莉安娜使出渾身解數,在泰佐洛這個金屬控制者的幫助下才僅僅完成了一門主炮。

當然,其他八門主炮就算沒有布置好魔術術式也能用,前提是有足夠的電能。

值得一提的是,泰佐洛的惡魔果實超人系金金果實的能力,並不僅僅是控制黃金,金金果實的『金』並不全是是黃金的金,而是金屬的金···泰佐洛果實能力覺醒之後依舊不能夠憑空製造黃金在內的任何金屬,但能夠控制任何金屬伸縮和變形。

本質上算是低配版的萬磁王,但單論對金屬控制力而言,泰佐洛比萬磁王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泰佐洛因為過去的陰影而執著於黃金,縱使果實能力覺醒,也硬生生給用廢了。

話題稍微扯得有點遠了,唐吉坷德家族的幹部當然不僅僅是baby-5和巴法羅,只是巴法羅能力比較特殊,所以比其他人快一步而已。

方塊軍的最高幹部迪亞曼蒂,飄揚果實能力者,將自己和麾下幹部,體術強者拉奧·G、游游果實能力者塞尼奧爾·皮克、噸壓果實能力者馬哈拜斯,以及特攻部隊的爆爆果實能力者古拉迪烏斯一同變成如同絲綢一般輕飄飄的形態,通過體術技巧在空中飛行而來。

還有未露面的方塊軍幹部,鬥魚魚人德林傑,事實上他是最快的,魚人在海中的優勢遠非常人能比,比天上飛的巴法羅組合和迪亞曼蒂都快,此時的他正在想辦法從海中侵入黃金大和,甚至試圖找出黃金大和的致命破綻一擊建功。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黃金大和長達十公里的體積,由泰佐洛的能力製造,並不存在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致命弱點。

德林傑有些苦惱,作為魚人,在海中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實力,而在海上也一樣不弱,只不過黃金戰艦完全是泰佐洛的地盤,德林傑並沒有自負到獨自上黃金戰艦和北方女王艦隊的成員戰鬥。

所以德林傑選擇等待,一點緊張感都沒有,他自以為沒人發現,實際上他是最先暴露的。

歐莉安娜在魔禁位面被譽為『追跡封鎖』,追蹤、反追蹤能力自是不用說,更重要的是夠謹慎,在得知這個世界有魚人和人魚這種神奇生物,而且唐吉坷德家族就有魚人幹部的情況下,她怎麼會不在黃金大和上布置針對海下的偵查術式?

不過歐莉安娜也沒有冒然動手,她缺乏強大的攻擊手段,雷歐奈也不擅長海下作戰,因此與其打草驚蛇,不如等待對方自投羅網。

反正十公里長的黃金戰艦不是區區一個不到一米五的魚人能夠破壞,最終還是要到黃金戰艦上來戰鬥。

唐吉坷德家族出戰的只有七個人,其他幹部都不太適合在海上戰鬥,幹部以下的成員太少了只能是炮灰,而多弗朗明哥並沒有足夠的時間著急足夠的炮灰。

不過多弗朗明哥對於自己的幹部們很有信心,作為地下世界的王者,他對於北方女王艦隊的情報了如指掌,值得注意的只有原黃金帝泰佐洛,至於其他人只是有些棘手,而同為七武海的小丑巴基更是不用在意,實際戰鬥力和雜兵沒有區別。

也不怪多弗朗明哥自信,出戰的八位幹部,最弱的巴法羅也有海軍上校級別的實力,至於實力最強的迪亞曼蒂更是有著媲美本部中將的實力,某種意義上已經算是傾巢而出了。

按照計劃,只要有人拖著實力最強的泰佐洛,然後先幹掉歐莉安娜和雷歐奈兩個高級幹部,以及原泰佐洛手下三幹部之一的戴斯,再反過來圍毆泰佐洛就大功告成了。 「那是自然。」

林牧也不多說什麼,囑咐了一聲,讓萬靈老祖替自己護法之後,直接的動用了大因果術,來推斷那一個世界具體的位置。

林牧在那一個世界當中的人出手的那一瞬間,就在那一個人的身上留下了自己的一絲因果之力。

這樣的事情就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而且那一個人也未曾突破到聖人之上,林牧很有信心,那一個人是絕對發現不了自己留下的後手的。

而自己也可以藉助自己留下的這一絲因果之力,推斷那一個人現在的位置,只要推斷出那一個人現在的位置,那不就代表著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坐標已經被自己推演出來了嗎?

雖然有一些麻煩,但是對於一個聖人之上強者來說,也用不了太多的時間。

畢竟,自己臉上的後手都已經進入到那一個世界當中的人的身體之上了。

「大因果術!」

「林道友果然是非同凡響,不僅精通於大推演術,而且還精通於大因果術!」

萬靈老祖看著施展完大推演術之後,然後立刻施展大因果術的林牧,在內心當中不由得暗自的讚歎了一聲。

大推演術和大因果術,這兩個都是諸天萬界當中首屈一指的推演之法。

很少有人做到,兩個都精通,但是沒有想到林牧既然可以做到這一點,把兩個首屈一指的推演之術都做到了極為精通。

林牧現在並沒有管萬靈老祖內心當中是如何所想的,他現在正在把自己所有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大因果術之上。

雖然自己已經在那一個世界的人身上留下了後手,但是想要推演出那一個人的具體的位置,還是有一些困難重重。

畢竟那一個事情很有可能都是連繫統都不知道具體情況的涅槃之地。

縱使林牧現在已經是聖人之上強者,想要推演出那一個世界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隨著林牧的因果線一條條的不斷的向前伸去,林牧的臉色也變得更加的振動了起來,他知道現在到了極為關鍵的時候了。

自己的因果線能不能和自己留下的因果之力相連接起來,就看此一舉了。

「去!」

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候,林牧自然不可能再繼續隱藏什麼,直接動用了自己最強大的實力。

而他身上所產生出來的那一條又一條的因果線也不斷的向前伸去,爽膚,根本就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思。

過去了大概一個半個時辰的時間。

林牧所散發出來的那一條因果線終於停止了運動彷彿好像是伸到了頂。

感受到這一幕的林牧臉色更是個大喜。

同時也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呼,麻煩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那一個地方。」

林牧眼神當中出現了一絲喜色。

雖然在過程當中自己費盡了一番心血,但是至少結果還是很稱人意的。

自己至少找到那一個人的具體的位置,同時也找到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坐標了。

如果那一個世界真的是涅槃之地的話,那麼自己就是一舉兩得。

…… 「道友,找到了?」

萬靈老祖看到林牧這一幕頓時的就猜測是得到了好消息,她但是的也有一些欣喜。

擔心了這麼久,找尋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線索。

只要找到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地點,那麼他們兩人就可以放下心來了,憑藉著兩個聖人之上強者的力量,難道還不足以把安亦給帶出來嗎?

如果憑藉著兩個聖人之上強者的力量,還不足以把安亦從那個世界帶出來的話,那麼他們兩個也別再住另外一個當中混下去了。

「雖然在過程當中麻煩了一點,但是還是找到了。」

林牧緩緩的站起身來,同時的記下了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坐標之後,然後把自己的因果線給收了回來。

雖然可以,肯定自己留下後手的那一個人的力量絕對沒有自己強大,但是林牧覺得還是小心一點為好,畢竟那一個世界很有可能就是神秘的涅槃之地,誰也不知道那一個世界當中還有沒有別的什麼強大的存在,要是自己的因果線被發現了,那麼自己又得費下一番功夫才能找到那一個世界的具體位置了。

林牧對於這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世界坐標是不想再去尋找一次了。

而且萬一要是這一次暴露了,指不定那一個涅槃之地就隱藏的更深,說不定自己都有可能找不到,這對於自己來說就完全是得不償失了。

憐心盼婚長 不過,林牧雖然把自己的因果線給收了回來,但是還是小心的,在那一個世界的坐標的附近留下了暗手,同時那一個世界裡面的那一個人身上的暗手也沒有被自己給撤銷掉。

這也算是給自己留下一點餘地吧。

萬一這一個世界是在整個諸天萬界當中到處亂跑,林牧到時候就會欲哭無淚了。

「竟然道友已經找到了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坐標,那也不要廢話什麼了,直接去吧!」

「畢竟,道友現在的處境並不是很好,活躍的久了就有可能會增加暴露的概率。」

萬靈老祖聽到林牧已經找到了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坐標之後,沒有猶豫,只得對著林牧說道。

她現在已經等不及,就想去那一個世界把安亦給帶回來了,畢竟安亦是自己唯一的弟子,自己對待他就像對待親生女兒一樣看重。

而現在都是她正在一個陌生的世界當中,還不知道有沒有吃什麼苦頭,萬靈老祖自然是無比擔心的。

同時,她也得讓那一個世界當中的人知道,聖人之上強者不是那麼容易惹的。

「那是自然。」

林牧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把自己得到的坐標位置傳給了萬靈老祖。

而後,兩人你沒有直接朝著這一個坐標的方向所趕去。

萬靈老祖擔心安亦的安危,林牧又何嘗不擔心呢?

而且他甚至要比萬靈老祖更加的擔心。

不過林牧現在還不知道,面對他的一場陰謀就此展開。

他現在正朝著那一個世界的具體坐標方向所趕去。

根本不知道,古軒已經在盯著他了。

…… 至於田中和芭卡拉,他們兩個的能力太噁心人,唐吉坷德出戰的七個幹部同時動手也沒辦法在短時間拿下,所以只要別讓他們兩個壞事就行。

唐吉坷德家族的八位幹部通過各自的方式接近了黃金大和號,在下層艦橋當中,艦橋正前方的玻璃被當作了投影魔術的屏幕,歐莉安娜、雷歐奈、泰佐洛等人清晰地看到了唐吉坷德家族的七個幹部,將他們的一舉一動收入眼底。

美中不足的是,歐莉安娜的投影魔術並不能將唐吉坷德幹部的談話聲也投影過來。

雷歐奈戰鬥慾望昂揚,進入百獸王化狀態,一雙毛茸茸的獸爪互相捏了捏,指骨噼啪作響,豪爽一笑露出四顆尖銳的犬齒,對唐吉坷德家族的七位幹部評頭論足道:

「除了那個女僕,都奇形怪狀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啊。」

五短身材大腦袋的田中有點尷尬,他也是『奇形怪狀』當中的一員,也的確不是好人,更重要的是,曾經剛剛出場就遭到雷歐奈的雷霆一擊,讓他在雷歐奈附近的時候不禁有些發怵。

「六個果實能力者,好一份大禮。」

歐莉安娜嫣然一笑,習慣性的將速記原典搭在唇邊,看著已經不需要投影魔術,肉眼可見,迅速接近的巴法羅、baby-5組合,紅唇微抿,扯下了一張便簽,發動魔術。

「奧林匹斯之巔!」

奧林匹斯山是希臘神話當中神族的居所,而山巔則是神王宙斯的居所,代表著神王至高無上的地位,在神王宮殿所在,即便是神靈也不準飛行,從而凌駕於神王之上,這是神王的威嚴所在。

截取『奧林匹斯之巔』的神話宗教含義形成的魔術,效果就是『禁空』。

在天上飛的好好的,準備佔據飛行優勢伺機而動的巴法羅突然受到了不可名狀的力量影響,果實能力還在發動,按照常理足以飛行,卻違背常理的飛速墜落,按照目前的高度墜落在黃金大和的甲板上,會死!

泰佐洛等人目光一凝,他們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歐莉安娜的具體能力到底是什麼,但是這種不講道理、防不勝防,而且在戰鬥中招式從不重複的戰鬥風格,讓人想針對都無從下手。

芭卡拉深有體會,她的運運果實能力有多作弊就不用說了,在做好了充足準備情況下都栽了,而且栽的莫名其妙,著實冤得慌。

巴法羅的果實能力特殊,但攻擊力其實並不怎麼樣,不過好歹是跟著多弗朗明哥的老部下,戰鬥意識並不弱,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窘境之後,慌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

「baby-5!」

「知道了!」

美女女僕神色凜然,雙手化作鎖鏈讓巴法羅抓住,白嫩纖細的小腿后曲變化成了一柄巨大的彎刀,連同美女女僕整體來看就是一把大型鐮刀。

巴法羅抓著baby-5所化的鐵鏈,發動自己的能力,手臂帶動baby-5所化的巨鐮極速旋轉起來,然後對著艦橋上的一座瞭望台拋出。

迪亞曼蒂注意到巴法羅和baby-5的異動,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無疑是北方女王艦隊動手了,當即加快速度,降落在了黃金大和的甲板上。

身體肥胖,叼著奶嘴,嬰兒裝扮的塞尼奧爾·皮克立刻發動游游果實能力,堅硬的黃金如同水面一樣泛起波紋,讓塞尼奧爾·皮克在其中來去自如。

「哈哈,在我的能力面前,你是逃不掉的!」

田中穿著一身風騷的黃金鎧甲,突兀的從黃金中鑽了出來,對著塞尼奧爾就是一頓亂槍,然後又鑽了回去,換個方向繼續。

田中很有自知之明,也不和塞尼奧爾硬拼,就這麼纏著,每當塞尼奧爾想要做點什麼的時候就是一頓亂槍,雖然無法對塞尼奧爾造成什麼傷害,但是也讓塞尼奧爾寸步難行。

塞尼奧爾抽了抽嘴角。

「我從未見過你這麼無恥的敵人!」

塞尼奧爾的打扮雖然搞笑古怪,但實際上是一個頗具古人風格的男人,與敵人戰鬥不會偷襲,總是與敵人正面戰鬥。

按理說如此性格的男人,就算不是風度翩翩,也不會是一個嬰兒裝的肥膩大叔···其實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很多人都知道造成塞尼奧爾現狀的那一段催人淚下的感情故事,甚至引起了泰佐洛這個殘暴傢伙的共鳴。

這也是為何田中沒有對塞尼奧爾的裝扮冷嘲熱諷,田中可不是什麼好人。

「哈哈,這是戰術!」

田中對於塞尼奧爾的嘲諷不以為意,他的打法向來是這樣的。

說來好笑,游游果實的能力從字面理解應該讓人在水中來去自如,結果因為大海克制惡魔果實,下海只會被淹死···不過游游果實能力者可以在空氣和海水之外的任何實體物質中游泳,就連鋼鐵也不例外,因此也極為BUG,就連塑造了黃金大和號的泰佐洛都拿塞尼奧爾·皮克無可奈何。

好巧不巧的是,田中的穿穿果實能力和塞尼奧爾·皮克的游游果實能力,兩者之間有異曲同工之妙,雖然田中想要攻擊塞尼奧爾很困難,但是專門盯著塞尼奧爾還是沒有問題的。

戴著圓形鏡片的面罩,穿著深藍色長風衣,衣服上鑲有齒輪等金屬裝飾,古拉迪烏斯摘下禮帽,露出一頭超級賽亞人髮型的淺藍色長發,發動能力,額前一小片皮膚鼓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枚金幣滾到了古拉迪烏斯的腳下,但是古拉迪烏斯並沒有在意,面無表情的道:

「爆!」

話音方落,古拉迪烏斯腳邊碰到金幣,莫名其妙的打滑,以古拉迪烏斯的能力只是晃了一下,然而,後果卻非常嚴重。

隨著一聲暴喝和炸響,乒乓球大小的一撮,數百根頭髮對著塞尼奧爾和周圍的地面轟了過去,原本是要用覆蓋攻擊對付神出鬼沒的田中,結果誤傷友軍。

幸好塞尼奧爾因為要應對田中的攻擊而注意力集中,而且反應很快,在感到危機的時候本能的縮了一下身體,躲進了黃金當中才幸免於難。 「諸位,這是此子獲得了道界的准主人的身份。」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