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龍雨臉色尷尬的笑了笑,轉身走了出去,古精靈的文字實在是太難寫了,大多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號,把它成為寫字,還不如稱之為畫畫。

初試的結果要在隔天才能出來,從考場里離開,龍雨並沒有急著回去,而是轉著去了鬧市區,這些天酒館飯館那些地方都很熱鬧,大家談論最多的就是關於聖城公開招聘的事情,聖城裡好久沒有像如今這麼熱鬧過了,平民們高談闊論著,一個個似乎都在摩拳擦掌的準備大幹一番,而龍雨來這裡,只是為了更加快速的學會精靈族的生活習慣。 高等精靈的日常生活比較類似於龍雨前世的現代生活,在這裡,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各種各樣的商鋪林立遍布,而在日常的勞作時間,也有很多的人活動在休閑的地方,例如酒館,飯館,飲料店,龍雨只是初到此地,只有多看多走,才能儘快的將高等精靈的生活習慣模仿過來。

點上一份高等精靈們都喜歡喝的紅色幻影,水晶杯中流淌的紅色液體就如血液一般的鮮艷,但卻沒有那麼的粘稠,而且隔得很遠就可以聞到一股很香的水果味道,輕輕的砸上一口,酒香會順著舌尖往喉管而去,然後化作一股氣流竄入胃中,這酒受歡迎就在於入口清香,下肚爽辣,那種辣又不是那種劣質燒酒的干辣,而是能讓身體出一陣微汗的爽辣,在午後陽光慵懶的時候來上這麼一杯,整個人立馬就會清爽起來。

「先生,一個人來?」龍雨耳邊響起悅耳的女聲,因為是初學古精靈語,龍雨在心裡迅速的將這番話翻譯了一遍,才明白了意思,所以,隔了有一會兒,他才露出笑容道:「當然,如果不介意的話,一起喝一杯。」

「好的。」女子很高挑,在龍雨認識的女子中,只有初雪的身高只怕能跟她比肩,一頭褐紅色的長發很誇張的梳了個扇子頭,左右兩邊的鬢角剔的特別乾淨,微微泛紅的皮膚看上去極其的柔嫩,高挺的鼻尖,明亮的大眼睛,還有那誘人的雙唇,讓龍雨感到奇怪的是,這位明顯是傳統高等精靈打扮的女子,其臉上,居然找不到那標誌性的尖牙。

「先生,一直盯著女士的臉看,怕是不夠紳士吧。」女子坐了下來,龍雨笑道:「既然你願意坐下來,那麼就不在意在下的眼神了。」「在下?先生說話很像是古代的戰士,好多年沒聽到這麼有趣的回話了。」女子微微一笑,嘴角一撇,「誰說不是呢。」

「來被聖達奇諾。」女子打了個響指,一個侍者快速的跑了過來,「好的,尊貴的女士。」侍者很有禮貌的點了點頭,在小本子上記了個什麼,轉身一路小跑的走了,龍雨沒有回過頭去看,而是彈了彈面前的單子到:「聖達奇諾?你不覺得酒味太烈了么?」

「我喜歡那種喉嚨灼燒的感覺。」女子的紅唇真的很好看,那是完全的黃金比例,唇線相當的美,從龍雨這個角度看過去,完全是兩瓣鮮嫩的花瓣,那誘惑人的程度絕對可以讓久入空門的大師衝動上一回。

但是,龍雨不是大師,同樣不是個容易衝動的人,酒館之中,各色人都有,這個女人一看長相就是不一般的人,一般人家絕對生不出如此氣質的女子來,既然她誰也不尋,單單搭上自己,那總沒有低俗的***那麼簡單。

「紅色幻影,這杯酒,不配你。」女子眉頭微微一皺,然後再次彈了個響指,又是一個侍者跑了過來,「尊貴的女士,能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侍者微笑著答道,「給這位先生換一杯千代酒殺~!」女子眼睛看著龍雨的側臉,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

「額」侍者明顯的震驚了一下,千代酒殺乃是這裡的招牌酒,同樣也是古精靈中的名酒,但是這名酒,卻沒有幾個人喝的下去,其烈不在於當時醉人,而在於其可怕的後勁,一杯千代酒殺,就算是好酒如命的人,喝了之後也會接連四五個月渾渾噩噩,沉浸在醉酒的狀態中。

雖然,精靈們都喜歡喝酒,也喜歡那種喝醉的感覺,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會去嘗試好幾個月都沉浸在醉酒的狀態中,因為,高等精靈不是一個懶惰的種族,他們總有自己的事情去做,這也是龍雨在這裡看不到乞丐跟小偷的緣故,你可以認為這是一種虛幻的景象,但是在這裡,一切都是真實的,儘管你不相信你眼睛所看到的。

「還不去?」女子盯著龍雨,但是卻對那侍者喝了一聲,侍者反應過來,連忙點了點頭,一溜煙的跑了。龍雨一直沒有言語,而是繼續品嘗著自己杯里的紅色幻影,女子似乎是在等龍雨有什麼反應似的,但是直到兩杯酒都擺上來,龍雨依舊是那副恬靜淡定的面容。

「這杯才配你。」女子將高腳水晶杯推到了龍雨的面前,濃烈到幾乎讓人窒息的果香很是讓人不爽,龍雨微微皺了皺鼻子,將自己手中的紅色幻影放了下來,轉過頭來,一本正經的盯著女子道:「這酒,我並不喜歡。」說著,三枚金幣掉在了桌上,龍雨起身就走。

酒館內的人都滿臉驚訝的看著這位年紀輕輕的少年,敢對聖殿的人如此無禮的,也就只有這看上去很嫩的小年青了。龍雨畢竟來了沒多久,聖殿人員特有的太陽標誌他並沒有看出來,在女子束髮的髮帶末端,七八個太陽組成的圖案很是醒目,跟皇城一派月亮標誌一樣,太陽的個數越多,表明女子的身份越高。

聖殿教主阿姆斯特的身上配飾的是十一個太陽,以此類推,這女子的身份,足以讓在場的這些人恭恭敬敬的接受她的任何行為。

「給我攔住他~!」女子冷聲道,立刻有三個內穿白色長袍,外罩牛皮軟甲的高個子精靈攔住了龍雨的去路。「女士,我想我並沒有得罪過你,為難在下,是否可以給個由頭?」龍雨並沒有回頭,而是一臉微笑的看著面前的這三個高等精靈。

「想要得到守衛將軍的職務,就喝了這杯酒。」女子很是強硬的說道,同樣也沒有回頭,酒館里的人不禁靜悄悄的身子往後仰了仰,腳尖也挺了起來,以防開打的時候誤傷到自己。

「那職務我會自己去考,而那杯酒,我請你喝。」龍雨說完后,抬腳就走,三個高等精靈冷哼了聲,強壯的胳膊伸了過來,想強行將龍雨抓住,「啪啪啪」三下,三位高等精靈同時脖頸挨了一拳,「騰騰」幾聲,接著一陣霹靂卡拉的桌子杯子倒地的聲音,三個高大的高等精靈全部躺倒在了地上,其中一個面頰划傷,血水都流了出來,但是三人卻是腦袋一歪,不省人事了。

「不要隨意的強迫別人,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逆來順受。」龍雨抬腳就走了出去,女子眼裡的冷光漸漸的收了起來,看著地下的三個高等精靈,嘴角上掛起了欣賞的笑容。 從酒館里出來,龍雨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在附近找了一家飯館隨意的吃了晚飯,然後在大街上溜了幾圈,然後就回到了自己臨時置辦的家中,這裡所處的地方前兩條街都是繁華無比的地段,到了這裡,就像是猛然間換了個時空一般,一下子回到了小老百姓待的地方。

「小哥,剛才有人來找你,敲不開你的門就離去了。」一位蒼老的婦人看到龍雨回來,從路邊站起來說道,龍雨微笑著點了點頭,謝了聲就打開房門走了進去,那把看上去一般般的鎖子,很明顯曾今被人強行的打開過。

房門大開著,龍雨吹著小調,將手插在口袋裡走了進來,剛一進門,兩把閃亮的長刀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不許動~!」一種很蠻橫的調調從耳旁傳來,龍雨撇頭一看,這是一個不論穿著跟服飾髮型都一看就是貴族的那種人,驕橫似乎寫滿了整張臉,身後那大大的披風都將肩膀完全的遮了去,拿刀的手勢倒是看上去很正宗。

另一邊持刀的是一個同樣打扮的男子,但是這傢伙的臉上除了嚴肅之外,龍雨感覺不到一點其他的東西,微微的咂咂嘴,龍雨看著坐在對面沙發上的褐紅色長發女子微笑著道:「怎麼追到家裡來了,非要讓我喝那杯酒么?」

女子盯著龍雨看了有好幾十秒,但是從龍雨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的懼色,「啪啪啪」女子拍了三下手,臉上笑了起來,「先生果然不是一般人,扎爾圖大人果然沒看錯人。」「扎爾圖大人,那是誰?我不認識。」龍雨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根本不懂她說的是誰。

「扎爾圖大人,你今天剛剛見過啊,他就坐在考官的位子上。」女子笑盈盈的回到。「哦,原來是考官大人,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說我的,這兩把刀,倒是很鋒利那。」龍雨調笑道。

「再鋒利的刀,似乎都不能讓你感到害怕,能跟我說說你的來歷么?」女子很有興趣的問道。「啪啪」兩聲,持刀的人根本沒有看清楚龍雨到底怎麼出的手,但是兩把刀卻齊齊的斷成了兩截,而龍雨,身形一閃,就坐在了女子的身旁。

「你是第一個如此蠻橫的打聽我來歷的人,來,喝杯茶。」龍雨提起了面前的茶壺,翻開一個茶杯,茶壺中本該是冰冷的茶水,但是倒出來的時候卻熱氣騰騰的,女子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望著那熱騰騰的氣體,讚歎道:「好精湛的魔法修為。」

「過獎過獎。」龍雨給自己倒了一杯,看向了兩個目瞪口呆的持刀人,「朋友,你們來不來點?」 嫡女狂妃:邪王心頭寵 那帶著貴族氣質的男子先反應了過來,眼睛一翻,手中的斷刀就甩了過來,女子勃然變色,「利,你要造反么?」發怒的同時,女子袖子輕輕一擺,龍雨就看到一股微風將那斷刀吹到了一旁,軟綿綿的掉在了地上。

龍雨心裡不禁一動,好奇特的魔法啟動方式,這雖然看上去簡單,但那卻是一個風卷,風卷最起碼都是六七級的魔法,這樣級別的魔法不需要任何的念咒跟手勢就發出來,只是感到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從女子的腰間傳了出來,然後魔法就成型了,這樣的方式,龍雨真是聞所未聞,但是他表面上卻沉著的很,彷彿早就料到了一般,嘲弄般的攤了攤手,「看來,你們不喜歡喝茶。」

「菲麗娜,這小子侮辱了我們,侮辱了聖殿騎士,我要殺了他~!」貴族們易怒,膽怯的性格在他的身上表露無疑,另一個男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搖頭道:「利,不要自取其辱了,你不可能殺得了他。」「奧蘭多,你這個膽小鬼~!」利咬牙切齒的道。

「退下~!」菲麗娜冷喝了一聲,利滿臉怒氣的轉身走了出去,奧蘭多對著龍雨鞠了個躬道:「您是個強大的武士,謝謝您的手下留情。」說完,也不等龍雨給個什麼反應,就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我應該稱呼你為達西先生呢?還是你告訴我你的真名字?」女子走了過來,一翹腿坐在了龍雨身旁,微透的紅色長袍下是一雙修長性感的腿,那光滑的皮膚,讓人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龍雨很坦然的看了那雙渾圓的長腿,咂了咂嘴道:「名字不過是個稱謂,你叫我達西也好,你叫我先生也好,亦或是你叫我喂~!只要你叫的是我,又有什麼區別呢?」菲麗娜隨即一笑,伸出手來到:「達西先生,鄭重的握一下手,算是我為我之前的行為道歉。」

「我沒在意。」龍雨如此說,但是手還是伸了出來,菲麗娜握住了龍雨的手,在接觸的一瞬間,龍雨就感覺到了高等精靈特有的奇特能量試圖竄入自己的身體去,他早就料到了這一手,心念一動,強大的魔元就自動模仿了高等精靈的能量特性,並且極其蠻橫的竄入了菲麗娜的身體。

高等精靈的身體構造要複雜與人類,僅是心臟就有兩個,一個同人類一般在左胸處,另一個,則隱藏在腰間,而這個心臟,周身都被濃密的能量包圍著,龍雨的魔元一探就走,巧妙的躲過了菲麗娜身體內的能量,在她體內遊走了一圈,迅速的跑出了她的身體。

「菲麗娜小姐,你這算不算是在暗示什麼?」龍雨笑盈盈的看著菲麗娜緊緊抓著自己的那雙玉手調笑道。「如果達西先生願意那樣理解的話,菲麗娜沒有意見。」這是一個相當有交際手段的女子,即使在她握手之下的用意被龍雨戳穿,她依舊面不改色,全然以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菲麗娜小姐,我想,你可以直說了。」龍雨抽回了手,因為菲麗娜已經開始很帶挑逗的撫摸他的手背了,這樣讓他很不舒服,也許在骨子裡,他很討厭隨便的女人吧。

「達西先生,我代表阿姆斯特教主正式邀請你加入我們,偉大的精靈聖殿,為神服務,將神的光輝帶給世人。」菲麗娜的雙手組成了一個金字塔的形狀,神情很是肅穆的說道。

「謝謝教主的美意,不過,我暫時沒有進入聖殿的打算,我還是比較中意做個普通的小官,能夠實在的賺點錢就行了。」龍雨很是委婉的說道。 「啊哈,我想,達西先生是不是沒有明白我的意思?」菲麗娜笑了笑,手掌一翻,一枚小巧的白金色戒指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這是教主命我教給達西先生的,看了裡面的東西,先生再做決定如何?」龍雨瞄了那戒指一眼,不用說,這肯定是一枚空間戒指,看來,聖殿出手,真是不一般的大方。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真的沒有興趣。」龍雨站起了身,擺了擺手,然後就自顧自的上樓去了。菲麗娜瞪著一雙美麗的眼睛,看著龍雨就那麼的去了,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有性格的人,把她拒絕的是無比徹底。

「這個男人,有點意思。」菲麗娜突然笑了笑,然後高聲叫道:「達西先生,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先告辭。」龍雨聽到聲音,光著上身站到了樓梯口道「那就不送了,菲麗娜小姐。」「額,不用了。」菲麗娜臉色一紅,趕緊收回了自己的視線,那個男人,看起來不是很壯,但是一身肌肉卻相當的好看,似乎每一塊都蘊含著爆炸性的能量一般,菲麗娜的腦中不爭氣的閃過一些白花花的畫面,趕忙邁步走了出去。

龍雨抿嘴笑了笑,將提在手中的長袍披在了自己身上,轉過身,若無其事的去浴室洗澡了。洗完澡,打坐了一會,龍雨就又出去溜了一圈,順便吃了個晚飯,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似乎菲麗娜還不放棄自己,暗中始終有人跟著,龍雨也不在意,在外面吃飽喝足后就回到了屋裡,關門上床。

眼睛一閉,神識一沉,元神就從龍雨的識海中鑽了出來,進入到了芥子空間,葉文昊跟易水寒一看到龍雨,就一個勁的乾嚎悶得慌,不過也確實,這芥子空間里雖然放著魔法帳篷,但是帳篷總歸是有空間限制的,待上一天兩天還行,時間久了,總是不舒服的。

阿莫里他們已經被囚禁了快一個月,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但是對於葉文昊跟易水寒來說,這種幽禁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明天就放你們出來。」龍雨被葉文昊吵吵煩了,只得無奈的答應。

「哈哈,那感情好啊。」葉文昊興奮的道,「咦,怎麼沒看到紅蓮?」龍雨左右看了看,往常自己一出現,紅蓮就會出來,今天著實有些反常。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估計在房間里吧,今天一天沒見著她了。」易水寒指了指房門道。

「大哥,你考的那什麼守門小官有沒有著落啊。」葉文昊隨後問道,龍雨微笑著道「還不知道,不過,估計沒問題。「我是想不通,你為什麼要去干那麼個小官,咱們直接殺進去,挾持了這裡的老大不就成了。」葉文昊大咧咧的說道。

龍雨砸吧著嘴到:「你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好,我就交給你了,你去挾持吧。」葉文昊頓時語塞,他也就是嘴上說說,這要換了天祿大陸,他絕對說得出做得到,但是在這裡,也就只能說說了。

「看吧,呆了吧,早教你別老是大嘴巴。”易水寒白了一眼道。「把這本書好好看看,對於熟悉這裡的環境有用處。」龍雨從懷裡掏出兩本不算太厚的書本丟了過去,葉文昊跟易水寒接過來一看,書本上大大的四個字「聖城傳記」「大哥,這什麼書?」看著封面上那妖嬈的聖女畫像,葉文昊不禁口水直流。

「看了不就知道了。」龍雨回了一聲,推開了紅蓮的門,一進門,視線就瞬間黯淡了下來,屋子裡滿是黑色的魔氣,轉身一看,門框上畫滿了符咒,淡淡的金色從門框上閃現出來,將門關上,龍雨的眼裡閃出一道亮光,視線重新清晰了起來。

走進裡間,一股炙熱感席捲而來,魔元自動凝聚成了一件黑色的鎧甲,擋住了這股熱毒,龍雨定睛望去,紅蓮身上只穿著單薄的衣服,玲瓏有致的身軀上滿是汗漬,上身的短衣都已經濕透了,下身更是只著裙子,裙子還拉了起來,一雙修長的大腿盤坐在地上,在她的對面,一盞鼎爐燒的通紅,飄在半空之中。

「烏雲蠍,七彩蜈蚣,魔甲蛇王·····」龍雨走了進來,看到了處在帘子後面的籠子里,籠子里儘是一些猙獰的毒獸,這些魔獸都是龍雨抓來準備煉藥的,因為丹藥隨時都要用,藥材也就隨手扔在了芥子空間中,但是,這些東西都加了禁止的。

「吱吱吱」的響聲不斷的從鼎爐中傳來,紅蓮的臉上不斷的有汗珠落下,龍雨微微的搖了搖頭,一掌印在了紅蓮的背後,紅蓮的額頭正中有一股黑色的光芒設在鼎爐的正中,正中處是一顆拳頭大的紅色寶石,寶石通紅,就像是亮著的一盞燈一般。

「猩紅穿雲梭~!」龍雨臉色一變,他還以為紅蓮在煉藥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但是一接觸她的身體,龍雨才知道,紅蓮竟然是在貿然煉製猩紅穿雲梭,那把曾今縱橫整個修真界的絕世魔器,龍雨不禁嚇出了一頭冷汗,先不說紅蓮能不能煉的出來,光是這鼎爐里的東西成型時造成的能量波動,都有可能讓自己的芥子空間發生裂痕。

幸虧自己來的巧,碰了個正著,要是換了別的時候,這裡出個差錯,那不就搞笑了,體內澎湃的魔元開始瘋狂的湧入紅蓮的體內,就算她已經恢復了莫紫嫣的所有記憶,繼承了她所有的**,但是,莫紫嫣的實力其實現在的紅蓮能夠比擬的,難怪本來應該完全被吸收的魔氣都泄露了出來,要不是這些龍雨給她的封氣符,只怕魔氣跑出去把葉文昊跟易水寒早就給侵蝕了。

心裡雖然滿是怒氣,但是龍雨也不能在這個時候發火,鼎爐中的東西已經接近成型,如果不能給予足夠的能量支持,那麼龍雨就要成為悲劇的第一個因為芥子空間破裂而被毀去肉身的修真者了。

「張嘴~!」龍雨雙指掐住了紅蓮的下巴,紅蓮張開了嘴,一枚通紅的九轉還神丹就落入了她的口中,「穩住心神,逼回去!」龍雨低聲道,丹爐的紅寶石里射出了一道紅線,竟然將紅蓮額頭的黑線給逼了回來,這是神物即將成型之前的最後反抗,在龍雨的幫助之下,紅蓮身上再次的冒出強大的氣勢來,額頭正中的光線「嗡」的一聲粗了好多,「啪」的一聲就將那道紅線給逼了回去。 「血骨化身,威力蓋天~!」紅蓮一聲大喝,猛然間站了起來,強大的氣勁竟然將身後的龍雨都給沖的往後退了幾步,龍雨臉色一變,還沒等他再有反應,鼎爐的蓋子猛地飛起,然後就見血光一閃,紅蓮的左手已經飛到了鼎爐當中。

「撲哧」一聲響,斷手處的鮮血如血箭一般的打在了地上的地毯上面,龍雨一個箭步上前,「啪啪」兩指想點在紅蓮的肩頭處,那兩處都是止血的穴位,以魔元刺激,可以瞬間止住傷口處的血液流失。

但是「不」的一聲,一股無形的氣勁將龍雨的手彈了開來,龍雨不禁大喝道:「紅蓮快住手~!」但是紅蓮已經魔化,根本無法聽到他的聲音,當年的火焰羅剎原型再現,奔騰的火焰從身體里竄了出來,一頭長發全部換做了火焰,就連脖頸間,都被赤紅色的火焰圍繞,「呼」的一聲,紅蓮的口中冒出了一口火焰。

火焰將鼎爐整個包裹在了其中,一個火紅色的半透明罩子將紅蓮跟鼎爐完全護在了其中,屋子內擺設的東西都開始出現了軟化的情形,龍雨嘆了口氣,眉頭微皺,到了這個地步,就不是他能夠控制得了的,除非他不想要紅蓮活著了,「刷」的一聲響,袖子甩了兩下,屋子內的桌子凳子花瓶茶杯什麼的,全部都聚集到了房間的角落裡。

手指迅速的在空中虛化幾下,一道藍色的符咒就貼在了那堆東西上,「刷」的一下,藍光乍現,一個渾身都散發著寒冷氣息的木頭人站了起來,龍雨單手一指,那木頭人雙掌就舉了起來,手掌中射出了兩道藍色的寒流,準確的落在了赤紅色的罩子之上。

五行變幻術,這是龍雨最近在研究的一種法術,當年崑崙十二真仙中的太乙真人創造了這門法術,通過五行相生相剋,可以憑空的變幻出一些東西來,而變幻出的這東西,可根據法術釋放者的意念變為任何一種現實中存在的東西,不過,這東西的逼真度以及實用度,就跟法術釋放者的修為有些關係了。

紅蓮煉製的是一等一的魔氣猩紅穿雲梭,以龍雨本身的能量性質,他釋放出來的法術都是帶有他本身的能量氣息的,而這猩紅穿雲梭,其獨霸跟毒辣都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一旦龍雨的能量觸及到那個赤紅色的罩子上,還處在鼎爐中的猩紅穿雲梭就會發飆,從而將煉製者紅蓮吞噬。

所以,現在的這種情況,龍雨不能再出手,但是他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紅蓮被自己發出的火焰燒死,在這神物即將成型的時刻,如果不能即使降溫,那麼那些加註在鼎爐之上的熱量就會全部返還到紅蓮的身上,這加持了不知道多久的熱量,即使是火焰羅剎都無法控制,何況是只是轉世的紅蓮。

五行幻化術,幫龍雨製造出來了一個無生命體,通過這東西釋放出的法術就相當於自然界中的風雨雷電一般的自然,猩紅穿雲梭是不會對之做出什麼過激反應的,果然,那兩道寒流並沒有被屏蔽開來,而是在「哧哧」的水汽中,順利的開始了降溫的過程。

降溫的過程一直持續了有半個時辰之久,等到赤紅色的光芒完全的從鼎爐的身上消失才算作罷,而正在做法的紅蓮,整個人都還是洋溢在火焰當中的,那些普通的衣服早已經被火焰灼燒的一點都不剩,所以,現在龍雨看到的,是完全坦露的紅蓮。

鼎爐的溫度降了下來,表示現在的危機已經解除,龍雨擦了一把額頭的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再過一刻鐘,那鼎爐當中的東西就會重見天日,而紅蓮的戰力,則會因為猩紅穿雲梭的出世,一躍可以成為跟自己比肩的人物。

龍雨如此估計,並不是誇大其詞,猩紅穿雲梭其本身的能力不用過多的描述,僅僅是紅蓮,在煉製它的過程中,其本身已經經過了火焰的改造,如今的她,雖然比起莫紫嫣來還差那麼一點,但是要跟以前的紅蓮比,那絕對不是天上地下的差距那麼簡單。

就算是龍雨,一旦猩紅穿雲梭出世,即使是破軍也無法抵禦,畢竟破軍只是龍雨自己摸索製造出來的,而猩紅穿雲梭不同,這東西自有名以來就是神器,龍雨只怕承影劍跟破軍齊上,才能跟它打上一打吧。

接下來的神器出世過程雖然火爆,但比起龍雨在紅蓮房子里的驚險,那絕對是萬種之一都比不上的,只是葉文昊跟易水寒還有阿莫里他們都被嚇了一跳,帳篷瞬間的功夫就被炸裂了開來,要不是龍雨事先拉著葉文昊他們跳了出來,只怕大家多少都掛點彩。

阿莫里跟精靈女王目瞪口呆的看著在這片空間里不斷盤旋的紅色雙股長梭,不禁眼皮直抖,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那無比強大的氣息,讓他們只覺得心底發顫,精靈族不是沒有見過神器,但是如此暴戾霸道的神器,還是第一次見。

「紅蓮,快收了它~!」神器出世,如果不儘快認主的話,那麼就會很快的產生自我意識,到時候,這猩紅穿雲梭就不是魔器了,而是一隻大魔了。紅蓮點了點頭,雙手往外一甩,十根紅色的血線飛了出來,向著飛快運動的穿雲梭追逐了過去,要讓它認主,就必須先束縛她,紅蓮本身的氣勢根本無法壓制住這魔兵,只能才用強硬的手段讓它屈服。

穿雲梭比想象的要來的靈活,紅蓮那十根血線攪得葉文昊等人眼花繚亂,漫天都布滿了血線,但是卻始終無法將穿雲梭成功束縛住,「不行,等不了了,我來助你~!」龍雨隱隱覺得有一股淺薄的意識正在緩緩的形成,紅蓮費了這麼大的勁,冒著風險製造出來的這東西要讓它成魔,那可真是要氣的吐血了。

本來這神器認主別人是不能插手的,因為神器對能量氣息的感應都非常敏感,萬一它看上了龍雨,那麼紅蓮還是白費一場,不過,龍雨早有準備,那個幻化出來的木頭人再次登場,雙手一伸,一張十幾米方圓的冰網就撒了出去。 冰網遮蓋上來,「嘭」的一聲化作了漫天的冰霧,水藍色的霧氣灑落開來,沾染到了正在四處亂轉的穿雲梭之上,梭身一震,竟然停留了幾秒鐘,就是這幾秒鐘,使得血線終於附著了上啦,將穿雲梭綁了個結結實實。

一連串的咒語跟符咒作法,畢竟是師門傳承的至寶,紅蓮很順利的將穿雲梭收了回來,認主后的穿雲梭比之前要光滑許多,看上去就像是水晶做的藝術品一般,赤紅色的梭身上遍布著指甲皮大小的古怪符咒,那是一枚枚鑲嵌進去的火焰符咒,這些符咒都是紅蓮前世,莫紫嫣得自火魔的傳承。

跟修道者不同,修魔者並不限種族,一塊石頭,一滴污血都可以修鍊成魔,而位居十二天魔之首的火魔,則是一團天火墮落而成的,其修成自我意識之後修為大成,一度縱橫修真界,除了幾百年修為的高深修真者,基本上在偌大的修真界,沒有幾個人可以於他對抗。

而火魔所創建的烈火教也是修魔者中一等一的大派,這猩紅穿雲梭,乃是火魔親自煉製的鎮派至寶,不過,現在的這把,只是複製品罷了,比起原本的穿雲梭,肯定有些功能上的差異。

「回來!」紅蓮單手一招,兩米多長的晶瑩長梭變作了兩寸大小,正好可以握在指尖。「胡鬧~!」龍雨擦了擦額頭的汗,不禁怒喝道,紅蓮這才反應過來,滿頭大汗的將手裡的穿雲梭收了,一臉愧疚的看著龍雨。

「這是什麼東西你難道不知道?就算你要煉製,你起碼也要通知我一聲啊。」龍雨不禁發起了火,今天要不是來的湊巧,那可真是睡夢裡被人沖頭一槍,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紅蓮也深知自己這次魯莽的過了頭了,面對著龍雨的怒喝,只是低著頭,也不支聲。「大哥,別生氣了,有話好好說。」易水寒好久沒看到龍雨發火了,心想也沒出什麼事情,眼下阿莫里他們還看著,讓人家在這麼多人面前挨訓,多少有些不合適,於是趕緊出口勸道。

「你們別管~!」龍雨越想越生氣,一把拉著紅蓮竄出了芥子空間,這是他的芥子空間,他想讓人進就進,想讓人出就出,元神回到床上的之上,龍雨翻起身來看著站在一旁的紅蓮,怒氣沖沖的卻說不出話來了。

「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其實紅蓮自己最初並不是想煉製猩紅穿雲梭的,她只是想煉製一件法寶,畢竟現在處在陌生的地方,沒有合適的法寶護身,不單幫不了龍雨,反而會拖累龍雨,本來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在煉製的過程中,紅蓮竟然意外的發現,自己無意中將毒火精給煉了出來。

烈火教都是以火為中心的,恢復了莫紫嫣記憶的紅蓮完全拋棄了自己學習的精神魔法,而是全身心的將莫紫嫣的所學都給複製了過來,而這毒火精,乃是烈火教煉器最難得的一種材料,最奇特的是,這種材料並不是一種單獨存在的東西,而是在火焰灼燒的過程中,隨機產生出來的。

只有烈火教的獨門心法才能產生這種東西,使用毒火精鍊制的魔器,那都是一等一的絕世魔器,而鎮派之寶猩紅穿雲梭,其必備的一項材料就是毒火精,有了毒火精,腦中又有猩紅穿雲梭的煉製方法,一時腦熱的紅蓮沒有收住手,也就隨之煉製起了猩紅穿雲梭。

她並不知道,自己在龍雨的芥子空間里煉製魔器會給龍雨帶來這麼大的危險,如果不是龍雨的即時相助,只怕現在她連認錯的機會都沒有。

紅蓮軟言細語的說了好久才打消了龍雨的怒火,再三做了保證之後,龍雨才重新對她露出了笑容。高等精靈這裡的夜晚總是很長,龍雨打坐了好久才感覺到陽光的溫度,睜開眼睛,屋裡已經大亮,窗外鳥語花香,可以聽到隱隱的說話聲。

紅蓮再次回到了芥子空間中,龍雨現在的家周圍遍布菲麗娜派來的探子,沒有易容的紅蓮很容易引起他們的察覺,更何況,龍雨不想有任何的把柄落在這些別有用心的人手裡。

穿衣洗臉,龍雨一路溜達著離開了家,他的背影剛剛轉過街角,立刻就有幾個影子從不遠處的大樹上竄入了那間院子里。「四處找找。」一聲令下,四道人影四散開來,不大的功夫就將院子搜了個乾淨,「閃~!」又是一聲令下,四道人影迅速的從龍雨的家裡飛奔了出去。

不遠處的一幢屋子裡,位於二樓的陽台上,菲麗娜穿著一件緋紅色的睡衣,單手端著一個茶杯,等著手下們的回報。「稟告大人,沒有發現。」剛剛竄入龍雨院子里的幾人站在了帘子外面恭敬的回到。

「哦,你們下去吧。」菲麗娜輕聲道,將手中的茶杯放下,隨後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達西,我看你還能神秘多久。」念叨了幾句,菲麗娜站起了身,走入了自己的卧室當中。

「放榜了,快去看~!」東城門守城將軍揭榜比預計的時間要早了好幾個時辰,要不是街上有人嚷嚷,龍雨都不知道還有這檔子事,跟隨者跑來看熱鬧的人,不用擠到那張金黃色的大榜跟前,龍雨老遠就看到了幾個歪歪扭扭的字體。

「達西~!」龍雨嘴角微微一撇,看來自己的運氣不錯,這守城將軍已經收穫進了囊中。「你是達西?」一個黑色頭髮的高等精靈上下打量了一下龍雨,似乎有些不相信。

「這有什麼好冒認的。」龍雨將自己當初參加考試的那個號碼牌遞了出來,那人核對了一下,隨機眉開眼笑的道:「恭喜你了,達西先生。」說著,就往後打了個手勢,炮聲頓時響了起來,一溜穿著大紅長袍的高等精靈們吹著樂器沖了出來,龍雨還在愣神呢,就被幾個身強力壯的高等精靈直接給舉了起來。

周圍圍觀的群眾們也是一樣,表情相當的嗨皮,似乎比龍雨還要高興,一個個手舞足蹈的加入到了歡慶的隊伍當中,坐在高個子的肩膀之上,看著一顆顆攢動的人頭,龍雨頓時迷茫了,一個小小的東城門守城將軍,至於么? 龍雨並不知道,自己這個職位的獲得,對於聖城內的社會來說是多麼大的影響,千百年來,聖城一直都掌握在貴族們的手中,別說是守城將軍,就是一個普通的巡防將軍,普通人也休要染指,如果你的出身不能決定你的地位,那麼再高的才華,在這裡都是白搭的。

雖然聖城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優越,不論是生活還是工作,只要你願意,都可以獲得一份,但是,想要爬到官方的隊伍當中去,只有兩條途徑,一條就是找個貴族老婆,當然,這種幾率是很小的,貴族們豈會願意自己的血脈中摻雜進平凡人來,即使有,那也不過是極少數的幸運兒。

第二條,則是進入聖殿,聖殿雖然名義上與聖城互不干涉,但是實際上,從很久以前開始,聖殿已經滲透了聖城的統治,凡是聖殿安排舉薦的,哪怕他以前是個卑微的奴隸,聖城中依舊會有他的職位。

除了這兩條,對於人數佔據絕大數的普通高等精靈們來說,他們所能待得就只有那些沒有地位的職業,即使他們賺再多的錢,有再高的實力,本質上,他們只是一個普通人,進入高等級的社區,那裡是沒有他們的座位,而對於處在統治階級的聖城,平頭老百姓們,只有抬頭看的份,根本沒有機會去接近。

但是如今卻不同了,聖城的改革開始,東城門守城將軍成了見證改革的第一個職位,這是千百年來,普通人首次獲得貴族才能獲得的職位,因此,它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這也是龍雨就任儀式如此誇張的根本所在。

等到狂歡結束,龍雨領到了屬於自己的官牌跟官服之後,他才明白,什麼叫道喧鬧之後的寧靜,繁華背後的安寧,一幢爛的不能再爛的高腳樓,上下三層,第三層的窗戶都是露風的,看上去就跟一個骷髏頭一般的詭異,而整個東城門守城部隊,除龍雨這個守城將軍之外,就只有兩個養馬的馬夫了。

之前龍雨在城門外見到的守城隊伍都是聖殿的聖殿騎士團,如今聖殿的權利被剝奪,城門防衛再次的落入了聖城手中,但是對於聖城來說,城門防衛已經很多年不屬於他們管理了,所以在聖城的統計冊中,根本沒有城門一系的編製,而這一切的人員遍布,以及防衛武器的操控,都要由龍雨這個新上任的守城將軍自己著手操辦了。

而等龍雨將自己所做的預測安排以及人員需求報上去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所掌握的是一個何等窮乏的衙門,城門的兵員編製是一百八十人,城門口八十人,城樓上一百人,兩邊的城牆則另有城衛軍管轄,也就是說,龍雨現在掌握的,就只有一個日常關閉開啟的城門,而這個城門以往的稅收都已經全部落入了聖殿的腰包。

在沒有得到自己的上層答覆之前,龍雨這個守城將軍,實際上是一個沒有一個兵丁的光桿司令。聖殿的交接工作並沒有因為龍雨的窘境而推遲,操控城門起落的魔法牌交入龍雨的手中,就此宣告了聖殿對聖城東城門的統治權結束,從現在開始,這座城門的得失,就全部有龍雨一個人來操心了。

而更讓龍雨咬牙切齒的是,他第一天上班,就接到了三項稅收的通知,城門收益一直都掌握在聖殿的手中,但是對於龍雨的上層們來說,這都不是他們要考慮的,他么所考慮的是,這個季度的稅收,新上任的守城將軍,務必在十天之內交齊,而對於手下沒有一個兵丁的龍雨來說,光是每天城門的開啟就已經是個麻煩事了。

葉文昊跟易水寒如願以償的被放了出來,龍雨前前後後花了很大的功夫替他們易容,最後還在脖頸里一人給帶了一枚封氣符,只有這東西才能夠遮擋住人類的氣息,而高等精靈的氣息,葉文昊跟易水寒雖然實力不是太強,但是模擬這個也不是難事。

有了葉文昊跟易水寒的幫助,龍雨依舊是一個頭兩個大,正常的編製全部靠城門的稅收來支撐,而今天已經結束,最早也要明天早上才能開啟城門獲得稅收,就算這十天里龍雨他們拼死拼活,每時每刻都有人繳納入城的費用,但是對於那一個季度的費用限額來說,似乎依舊是個天文數字。

「大哥,沒有人手不好搞啊,咱們需要招些人來。」易水寒看著桌子上自己做的一沓沓的規劃,那後面一個個數字都不是讓人最頭疼得,最頭疼得是,眼下用人不知道去哪找。

「只能城裡招了,我問了東區的上級,那邊就撂了一句話,自己解決。」龍雨彈著自己衣服上的土,他剛剛跑了一趟東區的統帥府,結果還是碰了一鼻子灰。

「真搞不懂這麼大的一個城市,管理居然如此的散漫,那什麼聖王,不是什麼草包,也定是個昏君。」葉文昊搓著自己的後腦勺說道,城門乃是一個城池的門戶,眼下居然連個人員都湊不齊,上級還沒人管,難怪他會做此想。

「沒有外敵的情況下,守衛當然鬆懈了。」易水寒回了句,然後快速的計算著,「就算是找五十個人,也需要兩千個金幣,壓力似乎有些大。」聽著易水寒的估計,龍雨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腰包,那裡躺著幾個錢袋,還是幾天前去考試的時候順的,粗略估計,加起來也不到兩百個金幣,對於兩千這個數目來說,似乎缺口有些大。

「一個月後就會考察政績,如果稅交不上去,人員編製又不齊全,那麼大哥這個城門將軍可就白考了。」葉文昊舉著手裡的紅色羊皮紙道,那是發放到每個城門的通告,上面是上級單位頒下來的命令。

「沒事,再想辦法,先去吃飯。」龍雨伸了個懶腰,不以為然的道,區區兩千金幣,難不倒自己,葉文昊跟易水寒對視一眼,兩人也一臉輕鬆的站了起來,三個**大咧咧的往門外走去,剛下了樓梯來到一樓的大廳,迎面就被一群金盔金甲的戰士們攔住了去路。

「什麼情況?」對方那氣勢洶洶的樣子讓葉文昊很是不爽,當下就躍躍欲試的衝上上去,龍雨趕忙一把攔住他,輕聲道:「沒事的,後面去。」易水寒也在一旁低聲道:「別緊張,不關咱們的事。」葉文昊這才放下心來,他還以為這陣仗是因為他們的身份暴漏了,如今再一看,冷靜的一想,確實是自己過於緊張了。 「恭喜達西將軍。」一身白色長袍打扮的菲麗娜從門外走了進來,在她的身後,跟著兩個異常高大的高等精靈,龍雨等人都要仰頭才能看清他們的面孔。

「菲麗娜小姐,謝謝了,沒想到你會來這裡。」龍雨禮貌的說了聲謝謝,步子往前邁了一步,菲麗娜手裡攥著一張紫金色的卡片,笑道:「將軍如願以償,作為朋友,豈能不來道賀。」說著,手裡的卡片就遞了過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菲麗娜眨了眨眼睛。

龍雨的情況她再清楚不過了,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錢,而這張紫金卡,存款量最少也要五萬才能獲得,這樣的禮物,對於一個鄉下來的他,應該算是無法抗拒的誘惑吧。

「呵呵,實在是謝謝。」出乎易水寒跟葉文昊的意料,龍雨竟然笑眯眯的接過了紫金卡,誰都看得出,別人不可能平白無故的送這東西來,而且,這女子什麼時候成了龍雨的朋友,兩人一頭的霧水,龍雨從來都不是個接受饋贈的人,哪怕是偷是搶,他都不會去接受別人的一毛錢,而今天的這舉動,著實讓兩人吃驚不已。

「將軍忙吧,我看你這裡還有的是事情,我就不打擾了。」菲麗娜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轉身就走,毫不拖拉,一行人來得快去的也快,轉眼就沒了蹤影。

「大哥,這東西怎麼能收。」葉文昊指著龍雨手裡的金卡,很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不能收?」龍雨嘴角掛著笑反問道。「因為,因為我們從來都不接受別人的饋贈,何況那女子一看就不懷好意。」葉文昊略帶怒氣的說道。

「那是我們,但不是現在的我們。」龍雨指了指自己,然後又指了指葉文昊跟易水寒,「我想大哥有自己的安排。」易水寒拍了拍葉文昊的肩膀。「走吧,還愣著幹什麼,雖然是個光桿司令,但好歹也要有兩個隨從啊。」龍雨的調笑聲從前面傳來,葉文昊甩了甩腦袋,跟易水寒一起跟了上去。

出了這破爛的辦公樓,走過前面的一條小路就直接來到了街面上,外面是一條寬敞的大道,路口直通城門,而那座城門,就是龍雨目前的主要管轄區域,東城門,城門口暫時還是由聖殿的騎士們負責看守,但是他們卻不再受到聖城的轄制,不過,這暫替也僅僅是幾天而已,龍雨必須在幾天內組建起自己的人手來,不然的話,這裡就要換人了。

「大哥,咱們去哪招人。」葉文昊手裡攥著一串金黃色的肉串,吃的滿嘴流油的問道。「猜猜。」龍雨神秘的笑笑,易水寒聞言一笑,沒有答話。「傭兵市場~!」葉文昊想都沒想的說道,除了軍隊也就只有那裡的人才有點戰鬥力了,應該沒錯。

「錯了,小寒猜猜。」龍雨搖了搖手指頭,易水寒笑道:「自然是奴隸市場來的最為便捷了。」「正解~!」龍雨打了個響指,葉文昊狠狠的咬了一口肉串,吃的腮幫子鼓囊囊的,「這守城門可不是守大門,隨便找幾個人能行么?」龍雨望了望易水寒到:「行不行再說。」

高等精靈們雖然自詡高等,但是在他們繁華文明的社會裡,奴隸制度卻依舊沒有取締,在這個異次元里,並不是僅有高等精靈一個種族,還有許多的種族,而那些智商較高的類人種族,都被這片異次元的統治者高等精靈們奴役著,而他們,都有一個永遠不變的身份,那就是奴隸。

整個聖城中遍布奴隸市場,奴隸業相當的發達,因為聖城裡的人民生活無憂,稍微有點資本的人就能夠買得起奴隸,所以,奴隸在這裡是很暢銷的商品,不僅僅是體力勞動的奴隸,用於它途的奴隸也並不在少數,在這裡,強壯的男子跟美貌的女子永遠都是最搶手的商品。

龍雨他們來的是位於東區的最大奴隸市場,這裡有個很夢幻的名字,叫道「達朵拉」達朵拉在古精靈語中是可愛跟古靈精怪的意思,用來做奴隸市場的名字,可謂是別具一格。

跟天祿大陸上的奴隸場不一樣,這裡的守衛沒有那麼的森嚴,而且入場也不用收取費用,奴隸們就像貨品一般的擺在一個個的高台之上,而每個高台都有專人經營,或三兩人,或七八人,在這裡,讓葉文昊跟易水寒真是大開眼界,他們本以為這裡只有高等精靈一個種族,卻是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異類。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