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月千歡聽見有九星苑弟子議論,「聽說這妖界森林裡十分詭異!一旦失散了,那就死定了。」

「可不是嗎?裡面處處都有可能出現妖獸。咱們要是撞上了,可不就是死路一條。」

「嘶!那可千萬不能掉隊了。大家都要小心些。」

所有人都被吩咐命令,緊緊抱成一團不許私下行動。但隨著越往裡走,漸漸開始有人失蹤了。

第一次來這兒的人,嚇得瑟瑟發抖。「太可怕了。什麼都沒看見啊!該不會是鬧鬼吧?」

「閉嘴。別瞎說!青天白日的,怎麼可能鬧鬼?」

「那是怎麼回事?」

月千歡聽著眾人驚恐的議論聲。挑眉看向妖界森林深處。

月千歡在心底開口:『血衣按耐不住出手了。』

『嗯。那些被抓走的人都被殺了。他們似乎在布陣,我過去瞧瞧。』

『好。』

墨九卿神識往血衣方向探去時,又有變故生。

「嗷吼!」妖獸厲嘯聲。

一隻身高三米,體型龐大健碩的獅子狀的妖獸出現在眾人面前。

雲夜:「只是一頭獅子獸。月千歡你就在這兒,我去殺了它。」

「嗯。」

雲夜出馬,三招內斬殺獅子獸。但眾人還沒來得及鬆口氣,接二連三,越來越多的妖獸出現在四周。

妖界森林裡,開始起霧了。氣氛更加詭異,讓人惶恐不安。

月千歡冷冷看著,忽然鼻翼微微嗅動。

眼底戾氣一閃而過,月千歡指尖搭在幽光月劍柄上。她說:「引獸香!」 風中淡淡的味道,普通人是聞不出來的。但她是煉藥師,不能更熟悉這味道是什麼。

引獸香!

有人點燃了引獸香。而且還是極品引獸香,否則不會引來這麼多的妖獸。

『是血衣?還是明家人?』

娛樂圈餐飲指南 『血衣不至於這麼瘋狂,把自己也搭進去。只能是明家死士。』

但明家死士還藏得好好的,根本找不到是誰。

月千歡沉眸,冷笑開口:『那我就親自把她試出來!』

『妖獸越來越多了,歡歡你要速戰速決。』

『好!』

月千歡抽出幽光月,騎馬衝進人群中。

手中劍光流轉,月千歡劈斬下,一劍一個妖獸頭顱!威猛強大,不輸於雲夜這個煞星。

蘇淺音躲藏在暗中,暗自罵娘!

「是誰?混賬!是誰壞我們好事?」

「大哥現在怎麼辦?妖獸越來越多了,等會恐怕引來更強大的妖獸!」

蘇淺音怨毒握緊拳頭,「先殺了月千歡,然後離開。」

「是!」

一聲令下,頓時無數血衣的殺手分散開。藏在人群中,暗中。四面八方包圍向月千歡。

然而眼見包圍圈即將形成。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噗!」

「噗!」

「噗!」

……

血衣殺手竟然齊齊爆頭而亡。僥倖逃脫了,距離月千歡太近。一眼被察覺身份,紛紛送命在幽光月下。

蘇淺音震怒,大驚失色。「這怎麼回事!」

「大哥我們暴露了!」

「不可能。我們怎麼會暴露?月千歡根本不知道我身份,更不知道我們的計劃。」

「哦是嗎?歡歡不知道,可我知道啊。」

男人低沉性感的嗓音,漫不經心的回蕩在耳邊。

蘇淺音驚駭緊繃身體,眼睛瞳孔驟然緊縮。他看見對面血候眼睛里倒映出墨九卿的身影。

當即倒吸口涼氣,「墨九卿!你不是和月千歡分開了嗎?」

「分開也能再重逢。呵呵,沒想到蘇淺音居然就是血衣的大當家。真是令人意外。」

墨九卿慵懶從容的站在竹林下。

一方冰冷的面具遮住他的容貌。但僅憑墨九卿言語,氣度。便知身份不凡!

更讓蘇淺音駭然的,是墨九卿的實力。

他清楚明白的知道,就算他們所有人都衝上去。也不夠墨九卿一根手指頭碾死的!

血候不信邪。拔刀衝上去,「兄弟們殺了他!」

「殺啊!」

不見墨九卿做什麼。只是眸光冷冷略過,瞬間「噗噗噗」爆破的聲音。

血腥的畫面,令人作嘔又恐懼。

蘇淺音大駭。下意識想要逃走,然而一轉身又看見墨九卿站在他面前。

墨九卿薄唇微勾,傲慢輕蔑。「你想去哪兒?」

「妖獸不是我們引來的。你就不怕月千歡有麻煩嗎?」

「歡歡她能應對。」

看這樣也不能引開墨九卿。蘇淺音頓時心如死灰,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他不甘心!

他有太多計劃沒有展開。他還沒有坐上傭兵工會第一兵團的位置,他還沒有殺死月千歡報仇。

就在蘇淺音絕望時。變故突生!

尖叫聲響徹妖界森林。「那是什麼東西?」

「怪物啊!大家快跑!」 怪物?

蘇淺音下意識扭頭,目光所及。蘇淺音驚駭的腿都軟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只見妖界森林的上空,被撕裂一個巨大難以想象的裂縫。而這個裂縫,還只是那隻怪物的嘴巴而已!

可怕的黑洞就在它嘴中。它輕輕一個吐息,便能颳起無數個空間亂流來。空間亂流形成空間洞,裡面有無數妖獸掉出來。

什麼妖獸潮?不用等幾天後,現在從怪物身上爬出來的妖獸。便足以組成一支可怕的妖獸潮。

墨九卿並指點向蘇淺音,然而閃身離開去找月千歡。

「噗!」

「啊——」蘇淺音雙腿骨折粉碎。痛的他慘叫凄厲。

鮮血和慘叫聲瞬間引來了四周的妖獸。蘇淺音沒了雙腿,根本跑不了。當場被三隻妖獸撲上來,活生生撕咬至死。

沒人知道,鼎鼎大名的血衣,今日最後兩個首領統統死在了這兒!

自此後,血衣分崩離析。再難重現以往光輝。

「歡歡?」墨九卿皺眉,在濃霧、人群、妖獸之中搜尋月千歡的身影。

墨九卿知道這是什麼怪物,因此他臉色出奇難看。也正因為這隻怪物的出現,他的神識無法探向太遠。

找尋月千歡,頓時變得極其艱難!

墨九卿只能邊找邊喊,「歡歡?歡歡你在哪兒?」

面前膽敢有攔路的,否管是人還是妖獸,統統格殺無論!

月千歡並不知墨九卿在尋找自己。怪物出現后,所以人都無法探出神識查探四周。因為他們剛剛探出,就發現神識被吃掉了。

神識可是相當於武師靈魂的一部分!是靈魂所凝結的力量。

居然被吃掉了!

是誰吃掉的?眾人不用想,一致看向怪物。當即更加驚恐了。人群四散開,倉皇逃命。

卻不知這樣身處妖獸潮中,不亞於把腦袋送到妖獸血盆大口裡。

幽光月一劍斬下!

「呲!」

一劍將眼前妖獸劈成了兩半,月千歡黛眉微蹙。

妖獸越來越對了。這樣下去,只會都死在這兒!月千歡大喝:「所有人往森林外面撤退!不要單獨行動,抱團!人越多越好!」

然而人們都驚恐害怕了。根本沒人聽進去,頓時死傷再次翻倍遞增。

月千歡皺眉,冷冷看著一地屍體混雜著妖獸的屍體。血腥殘忍,宛如煉獄!

她已經儘力提醒了。這些人不聽,她有什麼辦法?

忽然!身後一陣寒氣逼來,殺氣騰騰,極其兇惡。

來了!

月千歡不慌不忙。反手幽光月擋在身後,「嗆!」

長劍刺在幽光月劍身上。那人微愣,緊接著刁鑽狠辣的角度,死死糾纏著月千歡追殺。

指尖翻轉,幽光月在月千歡手中舞出一朵花來。揚手隔開那人的長劍,月千歡轉身。「是你。」

「沒錯就是我。沒想到吧?可憐你還在傻傻的忌憚明妙雪。哼,她那個白痴怎麼可能被家主看重?」

女子是一直跟在明妙雪身邊,最諂媚的那個人。

她高傲得意的盯著月千歡,「怎麼樣?被我戲耍了很生氣吧?月千歡,人們說你妖孽出眾。我看也不過如此!」 她是明磊一直藏在內院中的暗衛。跟這些單純的內院精英弟子相處久了,她的心思也活躍了起來。

就算一直這樣也挺不錯。至少不用變成冷血無情,除了聽從命令什麼也不能做的暗衛好!

而這次,明磊答應了她。只要她殺死月千歡,她就可以重獲自由。

獰笑著,女子十分得意。「只要我殺了你,我就自由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殺我?」

「哼。我承認我殺不了你,可是它呢?」

女子伸手指了指半空中可怕猙獰的怪物。

月千歡眸光冷冷閃爍,開口語氣冰冷嗜血。「引獸香是你點的?」

「不錯!就為了等你進入妖界森林,把妖獸引來。現在,就算是大羅神仙也插翅難逃!月千歡你死定了!」

「呵~你以為我出不去嗎?」

女子獰笑,語氣惡毒森然。「你當然出不去。我是不會讓你離開這裡的!」

說罷,女子拔劍衝過來。

月千歡目光冷冷看著她。女子衝到面前時,竟是虛晃一招。她手中一個方方正正的紙袋子丟向月千歡。

刺鼻的氣味,月千歡隔著很遠就能聞到碾碎成粉的引獸香。

神色不變,月千歡握劍舞出一陣劍風。在女子震驚,不可置信的眼眸中。紙袋子居然被吹了回來。

「不!」她尖叫凄厲。

冷笑輕蔑,月千歡一劍絲毫不留情的劃破了紙袋子。

頃刻間,裡面磨碎了的引獸香粉末悉數落了女子滿身。女子瘋了一樣的脫衣服,尖叫著跳來跳去,又在地上打滾。想要去掉身上沾染的引獸香。

然而她曾惡毒的想害死月千歡,便讓這引獸香無法被弄掉。

現在終於自食惡果!

月千歡戲謔鄙夷,漫不經心開口:「跑吧。說不定你現在逃跑,還來得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