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我想幹什麼?我在這半路攔住你,你說,我想幹什麼?」陌塵笑眯眯的看著羽橫說道。

「該死。」面對陌塵,羽橫沒有一點戰鬥慾望,轉身就朝著一片山脈逃串,可是,在陌塵眼皮底下逃串,顯然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有著很快的速度。

「噗呲。」看著羽橫逃走的背影,陌塵直接一個空間穿梭,就來到了羽橫的必經之路上,攔住了羽橫,一臉的微笑,雙手抱在胸前,看著羽橫,嘴角上揚,說道:「你這是要去哪裡?」

「嗎的,陌塵,別以為你能夠抗衡那些半神,我就怕你。」羽橫指著陌塵惡狠狠的說道,在空間之力下,羽橫知道,他無處可逃,所以只得硬著頭皮指著陌塵開罵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6934/ 「嗯?那你大可以上來試試看,我到底怕不怕你?」說著,陌塵動了,身體嗖的一聲就躥了出去,宛如鬼魅一般劣過,身上的氣勢一瞬間就爆發,宛如火山噴發一般,勢不可當。

「該死。」羽橫臉色大變,陌塵身上不僅僅爆發出來凝重的氣勢,獸神的氣勢也隨之散發開來,那種神的氣息,能夠壓制一切啊,羽橫在強,在神的氣息面前,怎麼可能抗衡?不過,面對攻上來的陌塵,羽橫還是硬著頭皮,朝著陌塵一拳轟出。

「碰。」兩拳相撞,結果可想而知,只見陌塵一拳就將羽橫給轟飛了出去,羽橫的整條手臂,都聳拉了下來,顯然,這羽橫連陌塵的一拳都扛不住,肩膀處,直接脫臼了啊,而且,他的半邊身體幾乎在強大的力量之下麻痹了,羽橫身體本就強大,但是,在陌塵面前,直接被忽視了啊。

「你就這點實力嗎?就這點實力,怎麼讓我害怕?」話落,陌塵在一次躍起,朝著羽橫衝了上去。

羽橫見狀,臉色蒼白的可憐,趕忙爆退,可是,半個身體都麻痹了,後退起來,速度很慢,眨眼的功夫就被陌塵給追上來了,陌塵一把抓住了他的另外一隻手臂,將其手臂扣住,呲牙一笑,說道:「想去報信?不可能,走吧,跟我一起回天墜山,你們的火長老和冰長老,還在山頂等著你呢。」陌塵並沒有殺他,帶著他直接朝著天墜山脈的方向而去。

其實,陌塵留著他的命,也是有了一個想法,他想試一試,被魔化之後的古族,到底能不能拯救出來,還有沒有生的希望,畢竟同是人類啊。

當然,陌塵將他們帶回去之後,試了很多次,生命之樹擁有著凈化能力,雖然能夠凈化掉他們身上的魔氣,但是,巫族的人很狡猾,將古族的人魔化之後,又用巫術,給他們的生命加上了一個詛咒,一個魔氣被消除就會死亡的詛咒。

羽橫成了犧牲品,身上的魔氣被凈化了,卻觸發了詛咒之力,掙都沒有掙扎一下,就一命嗚呼了。

「該死,對不起了。」看著死去的羽橫,陌塵的臉色沉了下來。

「陌塵,我們知道,你在想辦法驅除我們身上的魔氣,我們很感激,殺了我們吧,給我們一個痛快。」這時,坐在一變的火伏和冰吉兩人一臉的死灰,原本陌塵幫羽橫驅除了身上的魔氣的時候,他們都點燃了生存的希望,可是,當觸發巫術的時候,他們絕望了。

「不,在等等,或許有能夠破掉你們身上的巫術的辦法的,在給我點時間。」陌塵說道。

「沒用的,巫術太強了,曾經我們古族被魔化的時候,很多強者因為不服,奮力反抗,但最後都慘死在了巫族手中,巫族很殘忍,魔化了我們,還給我們下了詛咒之力,你不殺我們,我們已經很感激了,我們不想在成為巫族的走狗了,陌塵,殺了我們吧。」冰吉說道。

其實,古族雖然被魔化,但又有哪一個古族希望自己成為一個魔頭呢?他們都不想,但是沒辦法,為了生存,他們選擇成為巫族的狗,成為巫族的奴隸。

「我一定會找出解決你們身上詛咒的辦法的,相信我,古族也是人類,現在人類已經不過了,我不知道這一次大劫之後,人類還會有多少人存活,龍谷雖然有結界守護,但是,那畢竟是一個結界,時間長了,也要被攻破,所以,我想儘可能的保存一些人類,這樣,就算我們打不過,也可以保留火種,東山再起。」陌塵咬著牙齒堅定的說道。

巫族能夠魔化八千萬古族,這足以說明巫族的強大之處,並不是一塊中等神器魔雲石就能夠做到的啊,陌塵想過最壞的後果,人類被巫族打敗,所以,陌塵已經在安排了,安排一些天賦很好的斗師,離開了天墜山脈,離開了魔獸森林,踏上了前往極北之地的路程,在極北之地的極北冰原之中,當初泰坦巨人留下的地穴還在,哪裡很安全,若是沒有人帶路的話,根本找不到地穴的入口啊,陌塵特意讓泰厄帶著他們,前往冰原地穴啊,人類留下了火種,這樣一來,陌塵就沒有後顧之憂,哪怕戰敗了,人類在幾百年,幾千年之後,也能夠東山再起啊。

「陌塵,我們相信你,就算你找不到辦法,我們也不會怪你,到時候,給我們一個痛快就行。」說著,火伏被冰吉都閉上了雙眼,這是難得的清凈啊,他們很享受現在的清凈時光,在他們身邊,只見龍無常雙眼空洞,身上沒有一點生機,陌塵想盡辦法,也沒有幫助龍無常恢復意識,這些難題,讓陌塵很傷神,陌塵不知道,龍無常還能不能救回來,陌塵從來沒有放棄過他們,陌塵一直在努力,努力尋找解救他們的辦法,可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陌塵毫無進展。 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兩天,兩天之中,嘯月順利突破,進入到了八級魔獸層次,這樣一來,至尊閣,又多了一隻八級陌塵,多了一個半神啊,對付古族,又多了一個強大的即戰力。

「八級,哈哈,終於八級了,這下子,我看你還能不能難住我。」進入到了八級陌塵的行列,嘯月很是興奮,看著地獄之門,自信的說道。

「嘯月兄,恭喜你了,進入八級境界,想要封印著地獄之門,又多了幾分把握。」黃金龍王笑眯眯說道。

「哈哈,還是龍王兄了解我,不錯,到了八級境界,我能夠感受得到體內遠遠不斷的空間之力,蓬勃洶湧,諸位半神,若是肯幫我的話,我有八層把握,在不損耗自己本源的情況之下,將這地獄之門封印,不過,只能封印一年的時間。」嘯月天狼自信滿滿的朝著周圍的強者說道。

「好,這等好事,我們肯定幫你啊。」青刀佛和無憂兩人二話不說,直接點頭同意了,站了出來,繼續說道:「嘯月兄,該怎麼做,說吧,我們都聽你的。」

「哈哈,好,一會,我在施展封印的時候,這地獄之門必定會反抗,到時候,只要你們出手幫我稍加壓制一下,我就能夠完成封印了。」說著,嘯月的目光落在了幽冥的身上,幽冥可是八級巔峰,所有半神之中最強的一個,若是他出手的話,有可以多幾分把握。

幽冥會意,直接站了出來,朝著嘯月點了點頭,他來自地獄世界,幽冥是最不想封印地獄之門的一個,但是,沒有辦法,陌塵可是獸神的傳人啊,儘管幽冥和地域之門很親近,但是,地獄之門已經威脅到了陌塵了啊,幽冥不得不出手,見到幽冥站了出來,精靈女皇和戴浩天以及獸人族的半神獅王都站了出來。

六大半神,加上嘯月天狼七大半神,圍在地獄之門周圍,陌塵帶著所有強者,遠遠的推開,給嘯月天狼留下足夠的空間施展空間封印。

「嗎的,羽橫那傢伙,都去了足足兩天了,怎麼還沒有回來?是不是被大長老給……」說道這裡,火忠臉色沉了下來,大長老一向都是鐵血手段,只要稍有不順心,就要殺人,因此,古族之中,都不願意直接與大長老交流的,羽橫比較單純,所以冰離等人才讓羽橫去彙報,一個斗神九重境的斗師,來去最多幾個小時,但是,兩天過去,一點消息都沒有,他們也開始坐不住了。

「若真是被大長老殺了,那大長老一定不滿意我們這邊的戰況,該死,大長老若是一到,我們都無法逃脫責任,怎麼辦?」火忠急道。

「嗯?快看,至尊閣那邊,有動靜!」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指著地獄之門的方向說道,此時,只見地獄之門的方向,銀白色的光柱衝天而起,連接天地,在天空之中,迅速擴散開來,眨眼之間,方圓五百公里的天空,都變成了銀白色的光彩,嘯月天狼開啟了自己的天賦技能,空間封印,那種氣勢,極為驚人,所有強者,包括六大半神,都是一臉的震撼,這滔天的威勢,簡直就是天威啊,恐怕就算神級強者在次,也要被這天威般的氣勢給壓制啊。

「哈哈,這才是嘯月兄真正的實力啊,封印之力!」黃金龍王興奮的說道,論個體戰鬥力,在魔獸之中,黃金龍王最強無疑,但是,論綜合戰鬥力的話,嘯月天狼,還要比黃金龍王強大得多啊,這嘯月天狼的封印之力,號稱能夠封印一切啊,喏毛了,連黃金龍王也要被封印,這就是為什麼黃金龍王一直都很忌憚嘯月天狼的原因啊。

「這就是嘯月天狼的封印之力嗎?好強,這氣勢,太恐怖了。」古族的強者一個個臉色鐵青,整個天墜城,都在封印之力籠罩的範圍之內,所有古族強者,在這一刻心驚膽顫,身怕這恐怖的封印之力落下來,將他們封印啊。

「封印之力,起,給我封印。」只見嘯月的身體進入八級境界之後,沒有增大,反而變小了許多,只有十米長,五米高,身體之上,銀光燦燦,極為耀眼,伴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天空之下,銀白色的光柱傾瀉而下,落在了地獄之門上,頓時,地獄之門被銀白色的空間之力給籠罩住了。

「大家準備好,這地獄之門,開始反抗了。」嘯月大喝一聲,加大了封印之力的力量,這時,地獄之門上,一層黑色的魔氣,滾滾如虹,開始劇烈的反抗起來,試圖掙脫空間之力的包裹。

六大半神見狀,從六個不同的方向,鬥氣爆發,澎湃的鬥氣,激蕩而出,將那些滾滾魔氣,全部壓縮到了地獄之門內,可以看到,嘯月天狼臉色凝重得很,額頭之上,冷汗直冒,顯然,嘯月很吃力。

黃金龍王見狀,大喝一聲,也站了出來,用自己的能力,鎮壓地獄之門之中瘋狂躁動的魔氣。

「該死,還不夠,快,大家一起來幫忙。」黃金龍王大喊一聲,頓時,風清揚,刀男,陌塵,青機流等一眾強者紛紛加入到了鎮壓地獄之門的行列之中,直到全部人類的不到一百個斗神全部出手,將勉強壓制住了地獄之門之中洶湧澎湃的魔氣啊。

「就是現在,給我封印。」嘯月大喊一聲,天空之中的銀白色光芒,傾瀉而下,落在了地獄之門上,伴隨著空間之力的傾瀉,天空又恢復了原來的顏色,地獄之門,被銀白色的光芒籠罩在內。

看著完全被空間之力包裹著的地獄之門,嘯月天狼露出了笑容。

「終於完成封印了,想不到這地獄之門,比想象之中的還要難對付,一年的時間,是我高估了自己了,這封印,最多能夠持續半年左右。」說著,嘯月天狼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半年就半年,大不了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在封印一次不就行了嗎。」青刀佛等人,一個個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顯然是因為消耗太大,體力都透支了。 嘯月天狼看了一眼青刀佛,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我們嘯月天狼一族的封印之力,只要是在同等級別之內,都能夠被封印,但是,這封印之力,使用一次,就只能夠等一年的時間恢復消耗的本源才能夠再一次施展封印之力,否則的話,只會適得其反而已。」

「呃,好吧,半年就半年,半年之後,說不定陌塵也能夠領悟到封印之力了呢,嘿嘿。」青刀佛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陌塵笑眯眯的說道。

對啊,陌塵也是嘯月天狼的後代,雖然不是純血嘯月天狼,但是,身上流淌著嘯月天狼的血脈啊,按照道理來說,陌塵也應該有嘯月天狼的本命技能才對啊。

「這個不好說,不過,恐怕小塵在短時間之內都無法領悟到這封印之力了。」嘯月天狼無奈的搖了搖頭,確實,越是強大的天賦,想要覺醒的難度,很大,在魔獸之中,那些一出生就自帶天賦的魔獸,天賦不會很強,就比如黃金龍王的重力領域,小金都到了七階魔獸了,依然沒有領悟到重力領域的精髓,藍楓的雷電之力很強,也需要覺醒,但是當初藍姨將自己領悟到了的雷電之力凝聚而成的雷石給了陌塵,陌塵轉手又給了藍楓,藍楓才能夠在短時間之內領域雷電之力的啊,還有大紅沙丘,他們的天賦都很強大,所以到了現在,他們都沒有能夠領域得到自己的天賦技能啊。

所以,陌塵想要覺醒天賦技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完成封印之後,幾乎所有的半神以及人類斗神,都消耗殆盡,一個個虛弱的很,就當他們正要退回天墜山頂的時候,古族的五十多萬斗師,浩浩蕩蕩的飛了起來,朝著天墜山脈這個方向沖了過來。

「嗎的,這些該死的古族,真會挑時間,竟然在這個時候攻打我們,快,撤回去。」黃金龍王大喊一聲,率先朝著天墜山頂而去,陌塵等人,也不敢怠慢,紛紛朝著山頂而去。

半神全部消耗殆盡,古族的人,也就是看準這個時機,這一次,他們來的真的,分出很多斗神,攻打山穀穀口。

「哈哈,只要能夠攻破他們,大長老一到,只要他高興,就不會追究我們的責任了,大家加把勁,今日趁著他們的半神消耗殆盡,我們一口氣,,拿下這天墜山。」火忠大聲喊道。

「該死,這些古族,來真的了。」陌塵臉色凝重,趕忙所有六階魔獸和地域幽冥狼,投入到了戰鬥之中,這才完全壓制住古族的人。

「該死,他們什麼時候擁有這麼多六階地獄幽冥狼了?」古族的強者一個個色變,六階的地獄幽冥狼之前一直沒有全部投入戰鬥,一百萬六階地獄幽冥狼此時全部出來,將古族五十多萬人,全部打了下去。

「哼,既然你們來真的,我們也不必留手了,今日,就將你們全部幹掉,獸血沸騰。」陌塵大喝一聲,體內的血脈之力,沸騰了起來,封印地獄之門耗損的修為,快速的恢復了起來,眨眼的功夫就恢復到了巔峰狀態,陌塵大喝一聲,直接沖了出去,幹掉這五十多萬人,對於古族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啊,之前有地獄世界的生物威脅,陌塵不敢全力出手,現在地獄生物的威脅已經不存在了,陌塵也不需要字啊保留了。

「全力出擊,將古族的人,全部留下,一個都不要放過。」陌塵登高一呼,頓時,所有魔獸都沸騰了起來,緊接著,陌塵發動了神級輔助戰技,獸之空間。

以陌塵的修為,獸之空間的範圍被無限放大,將所有的魔獸,都籠罩在了其中,頓時,一百多萬地獄幽冥狼,宛如嗜血了一般,變得極為瘋狂,一隻只地獄幽冥狼,瘋狂的撕咬著古族的大軍。

「該死,撤,快撤。」古族大軍大喊著撤退,在陌塵發動全力之後,他們哪裡還有戰鬥的慾望啊,百萬地獄幽冥狼,相當於百萬斗聖啊,古族只有不到五十萬斗聖,斗神級別的強者,雙方都相差不多,但是陌塵的一個獸之空間,就將雙方的差距給拉開了啊。

「追,給我全力追擊。」陌塵大喝一聲,維持獸之空間,跟了上去,追擊古族的大軍。

「吼,吼,吼,吼……」一聲聲獸吼震耳欲聾,這一刻,至尊閣終於揚眉吐氣了,終於體會到了勝利的滋味,一隻只魔獸,在陌塵的率領之下,追擊著古族的人,但凡被追上的古族,不管是斗聖還是斗神,都被魔獸給撕開了,有的甚至成為了魔獸口中的食物啊。

「該死,至尊閣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多的地獄幽冥狼了?他們竟然和我們玩陰的,嗎的。」火忠暗罵一聲,一邊跑一邊回頭看,不過,他回頭一看的時候,生命就此終結。

一道鋒利的青光閃過,李菲菲收起刀落,這火忠的腦袋,就從脖子之上滾落了下去,場面極度血腥,之前古族刺客擊殺至尊閣八萬斗師,現在,古族大軍敗退,李菲菲簡直就殺紅了眼啊,一個個斗神強者死在了李菲菲的手中,古族的人看到李菲菲,就好像看到了死神一般,他們都不希望被李菲菲盯上,但是,修為越高,就越引起李菲菲的注意。

李菲菲專門挑修為強的人下手,落荒而逃的古族強者,根本沒有防範意識,李菲菲一刀一個,手中的匕首,可是神器啊,來自於影家的刺殺神器,在加上李菲菲的精妙的刺殺之術,誰能夠擋得住李菲菲的刺客?

對於李菲菲來說,殺他們,就好像切菜一般簡單明了,李菲菲也被套上了修羅的稱號,修羅李菲菲,殺人不眨眼,短短半個小時的追擊,就有幾十個斗神九重境的強者死在了李菲菲的手中啊,可以說,大半的斗神九重境的巔峰強者,都是被李菲菲幹掉的啊。

「殺我至尊閣的人,你們應該付出代價。」李菲菲眼睛都紅了,整個人身上,有一股肅殺之氣,古族的人面對李菲菲,根本沒有一點戰鬥的慾望啊。 「撤,快撤,該死,那女人,好恐怖,大家別靠近她。」冰離趕忙朝著著身邊的斗神迅速撤退,可是下一刻,冰離後悔了,他的開口,引起了李菲菲的注意力。

「該死,別,別過來。」冰離被李菲菲的血紅的眼神一蹬,頓時嚇得直打哆嗦,那種眼神,宛如身墜冰窟,周圍有無數的屍山血海纏繞著自己一般,那種感覺,絕望至極,冰離身體都顫抖起來。

「快走。」這時候,冰離身邊的一個斗神一把拉住了突然停住的冰離,一把將其甩飛了出去,李菲菲殺紅了眼,已經忘記了自己,只是靠著身體的本能,腦海的意志在不斷的殺戮著,收割著古族斗師的生命,這一下子撲空了,李菲菲一個轉身,在次逼了上去。

「噗呲。」試圖阻攔李菲菲的斗神,直接被李菲菲手中的青色匕首劃破了喉嚨,青光爆射,手起刀落,腦袋直接滾落下下來,脖子之上,鮮血四濺,場面極度血腥,周圍的古族強者見狀,紛紛變色,趕忙火力全開,遠離李菲菲。

古族的人紛紛撤退,陌塵帶領魔獸大軍,持續追擊,忽然,陌塵注意到了李菲菲,眉頭一皺,趕忙迎了上去。

「菲菲,你!」陌塵話還沒有出口,只見李菲菲揮舞著手中的匕首,朝著陌塵的喉嚨割了上來,顯然,李菲菲殺紅了眼,進入了嗜血狀態,已經分不清敵我了,只要是靠近她的人,她就會憑藉本能的意識去攻擊對方啊。

「不好,菲菲殺紅了眼,神志被殺戮的意識操控了。」陌塵驚呼一聲,身體趕忙微微一側,躲過了菲菲的匕首,但是,匕首鋒利的氣息,還是劃破了陌塵的皮膚,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陌塵臉色凝重,反手就是一掌拍打在李菲菲的脖子之上,陌塵刻意掌握力量,只是將李菲菲擊暈了過去,李菲菲身體一軟,朝著前面傾倒,陌塵趕忙一把抱住,想要從李菲菲手中奪下匕首,卻發現李菲菲手裡的匕首,根本取不出來,被李菲菲緊緊的捏著。

「呼,菲菲啊,唉,算了,不說了,身為刺客,一定要有一顆堅定的心,在殺戮之中,才不會迷失了自己啊,以後,你得學會控制。」陌塵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李菲菲出現這種情況,陌塵很擔心,必須趕緊喚醒李菲菲,否則的話,一旦李菲菲的心境被殺戮的心魔給控制的話,那麼,李菲菲將會變成一個殺戮的機器啊。

「好了,別追了,我們回去。」陌塵叫住了追擊的魔獸,帶著李菲菲,回到了天墜山頂。

這一次,在魔獸大軍的追擊之下,古族潰不成軍,被擊殺了的斗師,多達三十萬啊,雖然都是斗聖,但是,這對於至尊閣來說,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這一個月的戰爭,他們終於取得了一場象徵性的勝利啊,古族,原來也並不是那麼難打,當然,真正的古族大軍還未到來,因此,他們難免有些心高氣傲起來。

曾經,在大陸之上,古族就好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一般,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現在,古族在他們面前潰不成軍,大敗而回,不管是至尊閣還是斗師聯軍的斗師,都找回了信心,這是一場振奮人心的勝利,是一場象徵性的勝利啊。

「嗯?小塵,菲菲怎麼了?」看到陌塵抱著李菲菲回來,最擔心的就是醉無雙了,收了李菲菲做徒弟之後,醉無雙待李菲菲,就像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看到李菲菲暈倒在陌塵懷中,他怎麼能不擔心呢?

「師兄,菲菲殺紅了眼,被殺戮控制了心神,給我護法,我幫她進化體內的殺戮。」陌塵沉重的說道,趕忙抱著李菲菲來到了生命之樹的下面,利用生命之樹的凈化之力,幫助李菲菲,凈化著那顆充滿了殺戮的心。

足足花費了三天的時間,李菲菲才從昏迷之中清醒過來,剛剛醒過來了的李菲菲,腦袋昏昏沉沉的,就好像被大石頭砸了一般,還時不時的會一陣陣的痛。

「陌塵哥哥,我這是怎麼了?我們打敗了古族的大軍了嗎?」才剛剛醒過來,李菲菲就問戰鬥的情況,顯然,李菲菲很在意戰鬥。

「我們打敗了古族的人,他們退了,不過,菲菲,你被殺戮操控了心神,以後不准你在這樣冒險了,知道嗎?過多的殺戮,對你不好。」陌塵關心的問道。

「嗯,知道了,陌塵哥哥,以後我會學會控制的,啊,好舒服,這是生命之力嗎?」陌塵將一股溫和的生命之力輸送給李菲菲,李菲菲舒服的呻吟出聲,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此時醉無雙風清揚以及至尊閣的青年強者,都關心的看著李菲菲呢,很多青年,都把李菲菲當做了自己的夢中情人啊,他們可是在生命之樹旁邊守了整整三天啊。

「菲菲,你醒了,沒事了吧。」影子從人群之中鑽了出來,關心的看著李菲菲問道。

「啊,影子哥哥,我沒事了,我有點餓了,你去給我弄點吃的好不好?」李菲菲笑眯眯的看著影子,影子來到至尊閣的時間並不長,但是,身為刺客,影子和李菲菲相處的時間很長啊,李菲菲雖然身為斗神,可以不用進食,但是,還年輕的她,難免有些任性,本就嘴饞,正好影子弄的一手烤雞,深受李菲菲喜愛,因此,兩人在這一個月的相處之中,成為了最好的朋友啊。

「這幾天,怎麼樣了?」陌塵朝著身邊的人問道。

「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百少楊故弄玄虛的說道。

「隨便你,先說什麼都可以。」陌塵淡淡的說道。

百少楊搓了搓手,說道:「這好消息嘛,就是古族的大軍,已經改變了行軍路線,朝著南北兩邊,兵分兩路,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這就是好消息?」陌塵眉頭一皺,說道。

「對啊。」百少楊點了點頭。

「那壞消息呢?」陌塵問道。

「啊,壞消息,自然是古族大軍,很有可能想要避開了我們,從其他地方,翻越天墜山脈,進入魔獸森林。」百少楊說道。 陌塵板著一張臉,瞟了百少楊一眼,臉色沉了下來,凝重的說道:「這對於我們來說,都是壞消息。」

「啊,老大,不對吧,他們不進攻我們,我們不是有充足的時間休息嗎?怎麼回事壞消息呢?」百少楊不解的說道,百少楊天賦雖然不錯,但百少楊的腦袋瓜子有點轉不過彎來。

「對,我們有時間休息了,可是,古族的從南北兩個方向挺進,去的應該都是斗聖以上的強者吧。」陌塵只得露出無奈的笑容,畢竟峽谷這邊,易守難攻,古族雖有八千萬大軍,但是,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攻破谷口啊,所以,他們選擇了兵分兩路,試圖從其他地方翻越天墜山脈啊。

「對,老大真是料事如神啊,這你都知道,不錯,他們兩路大軍,每一路,多達兩百萬,都是斗聖以上的強者,嘿嘿。」百少楊嘿嘿笑道。

「看來,他們真的打算拉開戰線,從其他地方翻越天墜山脈了,這樣一來,若是他們真的翻躍了天墜山脈的話,我們被包圍了不說,龍谷那邊,也至於了危機之中,這下,不好辦了。」一時間,陌塵難辦了起來。

這時,風清揚和戴浩天等一眾強者走了過來,青機流說道:「陌塵,現在局勢不容樂觀,我們幾個已經商議了一下,決定從魔獸大軍之中抽調一些六階七階魔獸,分別去拖住南北方向的兩股大軍,現在只有等你點頭了,我們馬上就行動。」

陌塵眉頭一皺,說道:「我們的人,根本不夠用,不過,如果放任這兩股強大的古族大軍翻越天墜山脈的話,我們後背受敵不說,龍谷也面臨危機,我同意你們的對策,不過,我們不能力拚,只要能夠拖住,就可以了,哼,古族,既然你們選擇分散,那麼,我就讓你們後悔。」說著,陌塵笑了起來。

南北兩路古族,都是古族頂級強者,而斗聖以下的大軍,停留在東邊一座山脈之中,這一股大軍,擁有著七千萬,斗神級強者和斗聖級強者,加起來也只有一百五十萬,特別是斗神級強者,也只有八千左右,這對於至尊閣來說,是擊殺古族大軍最好的時機啊,斗聖以下的斗師,全部都在,只要大量擊殺這些低階中階斗師,對於人類來說,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父親,龍王叔叔,妖龍叔叔,龍鄂叔叔,你們率領二十萬六階地獄幽冥狼以及本部的修為達到六階的魔獸,在加上一萬七階地獄幽冥狼,去拖住北面的古族。」 沖喜新娘:總裁請節制 陌塵說道。

「好。」嘯月天狼四大魔獸上前一步,恭敬的應道,現在的黃金龍王,妖龍,龍鄂,都處於七階巔峰境界,距離八級的境界,也只是一步之遙而已。

「幽冥,你率領地獄二十萬六階地獄幽冥狼,一萬七階地獄幽冥狼,去南邊,拖住他們,切記,不可戀戰,只要能夠拖住他們,就可以,真正的戰場,在這個方向。」說著,陌塵抬手指向東面。

「閣主,您的意思是,我們要主動出擊了嗎?」鄧桓三兄弟如今已經成為了至尊閣絕對的核心,在至尊閣之中,也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啊。

「對,我將會率領所有剩下的半神,攻擊正面的古族大軍,古族,滅殺你們的時候,到了。」陌塵霸氣十足,語氣極為堅定,冷冷的說道。

「好,終於輪到我們出擊了,太好了,老大,帶上我吧,我也想好好乾上一場。」百少楊激動的說道。

「你,算了吧,你去,還不夠人家的口水給淹沒了啊,哈哈哈哈。」說著,一眾強者都大笑了起來。

這時后,百少楊身邊,只見一隻有力的手臂,放在了百少楊的肩膀之上,拍了幾下,百少楊一愣,趕忙轉身,只見風雲池一臉微笑的看著他。

「你幹嘛,整天神神秘秘的,難道你也要去啊。」百少楊沒好氣的說道。

「對,我要去,至於你,還是別去了,省得拖後腿。」風雲池笑眯眯的說道,凝雪在風雲池身邊,挽著風雲池的手臂,噗呲一笑。

「你,哼,你還是不是兄弟,居然這樣說我。」百少楊有些微怒道。

「算了吧,少楊,你就跟著我們在這裡守著吧,只有這裡足夠安全,閣主他們才能放心的放開手去干。」龍逸拍了拍百少楊的肩膀,說道。

陌塵看著龍逸笑了笑,說道:「龍逸說的對,這一次我們只帶頂級強者去,至於這裡,也需要強者守護,否則,若是古族的人來偷襲的話,天墜山被攻破,就算我們擊殺再多的古族大軍,又有何用?」陌塵說道。

「對,天墜山脈很重要,不能讓古族的人進入魔獸森林,否則,人類的未來,恐怕就要斷送了。」風清揚說道。

「師傅,還剩下地獄幽冥狼,留給您,這裡,需要您來指揮,我會留下獅王前輩,保護精靈女皇阿姨,這一次,我只帶風雲兄一人,六大超級門派的半神強者,傷勢也應該恢復的差不多了,八大半神,我想,足以對付那些古族了。」說著,陌塵笑了起來。

八個半神,加上風雲池和陌塵,一共十人,每一個都很強大,古族就算有八千萬,那又如何,這一次,古族九大半神,也是兵分三路,七千萬古族大軍,只有三個半神而已,分出三分對付三個半神,也還有七人啊,陌塵和風雲池的修為,都可以與半神相提並論啊。

「好,這一次,一定要幹個漂亮,好久沒有這麼干這麼激動人心的事情了,跟著你們年輕人,我們這些個老骨頭,也熱血了一把,哈哈。」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青刀佛等一眾半神哈哈大笑起來,力天也跟著笑了起來,患難見真情,在人類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力天能夠放棄自己的私人恩怨,這足以說明力天的胸襟寬廣啊。

「唉,這裡,就我最老,如果在年輕三十年,不,在年輕十年,我也真想和你們幹上一票,干古族,哈哈,夠刺激。」年邁的獅王笑著說道。 「獅王前輩,這山頂同樣很重要,而且,這一次人類面臨的危機,大家都知道,我們都沒有把握渡過,所以,等我們歸來,還需要您前往極北之地,守護人類最後的根源。」說道這裡,陌塵臉色凝重起來,是啊,這一次危機,把握很小,一旦人類無法抵禦古族大軍的話,那麼,為人類留下火種,必須要有一個強者守護他們啊,獅王,是最合適的人選,別看獅王已經火了接近五百歲了,獅王的閱歷,無人能及啊。

「事情的嚴重性我知道,你們去吧,這山頂,有我在,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那些可惡的傢伙踏上一步的。」說著獅王狠狠的揮舞了一下自己的拳頭,堅定的說道。

「好了,出發吧,這一次,一定要好好給古族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我們,並不是任人捏的軟柿子。」 田園悍媳 說著,陌塵率先飛了起來,衝天而去,風雲池緊跟其後,八大半神,一個接一個的飛了起來,當中最屬戴浩天情緒高漲了,自從進入半神之後,他一直都是負責守護精靈女皇,這一陣子,可是把他給癟壞了,現在有這種出手的好機會,戴浩天怎麼能不興奮呢?

以他們的速度,來到古族營地,也只是一個小時而已,都是半神,那速度,一躍百里,這幾萬里,都不需要多久就能夠到了。

「前面就是古族大軍的營地,好安靜,你們察覺到沒有,這周圍,一片寂靜。」陌塵眉頭輕挑,朝著身邊的九人淡淡的說道。

「空氣之中,有危險的氣味。」這時,血田鼻子嗅了嗅,冷冷的說道。

「嗯?血田,你沒搞錯吧,這能有什麼危險,來都來了,我們總不能就這樣回去吧,干古族,本來就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陌塵,干不幹,你說了算。」青刀佛說道。

「干是肯定要乾的,但我們也得小心謹慎一些,我們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他們都是古族,實力也不差,我們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的好,血田前輩,您能看出什麼嗎?」陌塵看向血田。

血田點了點頭,只見他身上血液流動的聲音響起,血田雙眼微閉,開口說道:「空氣中到處都是危機,古族,有埋伏,周圍,很多刺客在等著我們,數千刺客,都是斗神級的刺客。」身為半神,誰沒有一點看家的本領呢?血田很強,僅次於青刀佛。

「刺客么,任憑他們刺客再多,那又如何,今日不管怎麼樣,都要痛痛快快的打一場。」話語剛落,戴浩天就召喚出了自己的極品傳奇級別的屠神,頓時,朝著一側的一片叢林之中斬出,百丈劍芒,呼嘯著驚人的氣勢,一斬而下。

「轟隆隆。」整片叢林,都被戴浩天一劍削去了一層皮,嗖嗖嗖,這時,一道道身影從叢林之中鑽出,朝著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十人撲了上來,隨後,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刺客,一閃即逝,撲了上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