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七夜,你為什麼這麼著急著參加這個六玄榜比賽啊!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該如何啊?」

唐雪在心底暗暗想著,心裡是一片焦急。

「第六組,第三輪,火部七夜,對陣風部卓昊幽!」

「這一場異常關鍵,關係著能夠進入擂台主賽!當然你們二人無論誰輸,都還有一個複賽的資格,所以,不用太過擔心!」

衝到第三輪的武者,若是前兩場一場為敗,那麼就有資格挑戰一次其他武者獲得晉級的資格。

這也是為了公平起見,讓實力足夠而又比斗失誤的學員,又一次晉陞的機會。

「明火老兒,你來的還真是時候!」

主看台之上,六玄府主正悠閑的躺著,看到一名老者風風火火的前來,直接說道。

「還不是因為六玄池的事情,這一次雁盪山莊的真是過分,要名額就算了,還想要六個!」

火部部主一臉怒容。

「那你是怎麼處理的?」

六玄武府急忙問道。

「怎麼處理?我拉著四大宗門和皇室的人直接理論,我就說名額就只有那麼多,你們要六個,其他宗門怎麼辦?最後老子大鬧,一個都沒有,要名額,自己派人來參加六玄池名額爭奪賽!」

火部部主本就是暴脾氣,說起來就是一肚子的火。

「雁盪山莊這些年來出了不少優秀子弟,在龍天帝國之中儼然成為一霸。既然是一霸,自然有些霸道的做法,而且他們打我們六玄宗的注意,不是一天兩天了……」

「我們現在的六玄武府雖然只是一個武府,可是也由不得他們胡來!」

「既然事情處理,快看比賽吧,台上是你們火部的一個小子對戰風部的小子!」

六玄府主對戰火部部主道。

「啥?我們火部的小子?這小子我在火部怎麼沒有見過?咦,這小子好像有點兒眼熟啊!」

越是自己看著,火部部主越覺得眼前的人有些熟。

「熟?你這老東西,這小子叫七夜,你想起來了吧!」

六玄府主連忙道。

「啥?七夜?這小子不是在靈師班么?怎麼跑到我們火部來了?」

「等等,老彭啊,你是說這小子加入了我們火部?」

火部部主明火立刻說道。

「沒錯,這小子是加入了火部,而且現在代表火部出戰六玄榜大賽,如果他進入了前十名,就有資格代表你們火部,去參加六玄池名額爭奪賽。你覺得如何?」

六玄府主又道。

「這小子不是剛剛加入武府沒多久嗎?他有這實力?」

「慢著!他的元素屬性不是水系和木系么?」

火部部主又是一連串問號,不過六玄府主不在回答他的話。

因為,比賽開始!

「武師八階低級!」

七夜一眼看出了這卓昊幽的實力。

「七夜,哼。老天都讓你碰到我!」

「既然你碰到了我,我會讓你體會一下我兄弟受到的痛苦,我會折斷你的全身骨頭,讓你體會生不如死的痛苦!」

七夜折斷了卓昊幽的兄弟卓昊天的手骨,而且將他的手骨塞到了喉嚨之中。

當卓昊天被七夜一腳踢下功法閣的時候,摔在地上,直接將他的手骨摔得粉碎。

直接成了一個廢人。

這種事情,自然讓卓昊幽不能善罷甘休!

「廢話太多,直接動手吧!」

七夜不以為意的搖了搖頭,一臉冷靜的看著卓昊幽。

「哼,現在你還能冷靜,待會兒讓你跪地求饒!」

卓昊幽輕哼一聲。

腳下玄力微動,一股破風之聲立刻傳出。

「風靈步!」

卓昊幽的實力,比起剛剛的魏明哲要強了太多,施展這風靈步,速度自然也快到不是一星半點兒!

可是速度再快,七夜也能看出這卓昊幽的攻擊方向!

「獵風勁!」

熟悉的風屬性功法,不過在卓昊幽手中施展出來的時候,七夜明顯感覺到威力和魏明哲施展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哼!」

面對武師八階的卓昊幽,雖然七夜的實力有巨大的提升,可是現在他卻絲毫不敢大意。

「給我散!」

冥夜之瞳早早的預測到了卓昊幽的攻擊方向。

七夜玄力運轉,右臂之上立刻浮現出了一層琉璃色澤的琉璃質!

「轟!」

恐怖的爆鳴,在七夜的那一拳中響起。

這一拳直接轟碎了卓昊幽的獵風勁。

恐怖的威力余勢不歇,直接對著卓昊幽砸了過去!

「怎麼可能?」

卓昊幽的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

自己施展的獵風勁竟然對七夜造成不了半點傷害。

他可是知道,七夜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人。

一個新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實力!

「明火老兒,那小子剛才的那一拳,你看出了什麼嗎?」

主看台上的六玄府主,問向身旁的火部部主。

「咕嚕!」

看到七夜手臂上浮現出的一層琉璃質。

那恐怖的爆發力,和可怕的防禦。

火部部主突然想到了什麼。

「這小子,難道將《純陽煉體功》練會了?」

火部部主一臉驚愕的道。

「練出了琉璃質,這可不是李虎那個小子能夠做到的!」

「這《純陽煉體功》是純陽門的武技,希望純陽門的傢伙不要吐血!」

六玄府主淡淡的笑道。

這《純陽煉體功》是當初上一任六玄府主和純陽門的人打賭之時的賭注。

純陽門的人自認為這功法雞肋又難學,因為純陽門中淬體武技多的是,也就隨意將這武技給了六玄府主。

這麼多年以來,也就兩人學會了。

這個學會,只是學會了一點兒皮毛。

六玄府主之所以能夠知道七夜練了《純陽煉體功》。

因為真正練會這煉體武技的只有一人,那是純陽門中的一位內門長老。

他還是因為機緣巧合才煉成的。

而純陽門的那位長老施展這《純陽煉體功》的時候,身上就會浮現出一層護體琉璃質。

低階武技根本對其造成不了半分傷害!

可是沒想到七夜這傢伙竟然練成了這純陽煉體功!

這可真是讓人感到驚訝和不可思議。

其實真要說來《純陽煉體功》這本武技並不是簡單的玄階中級武技。

因為它的修鍊程度相當於地獄模式。

畢竟開鑿經脈就難倒了無數武者。

不是所有武者都想七夜一樣,是靈武雙修,有著玄心劍魂輔佐。

因為修鍊的困難性,所以這本武技的階別,就被降到了玄階中級。

如果真要說來,這武技煉製大成,恐怕相當於地階玄技。

看到七夜身上浮現出的一層琉璃質,六玄府主可是嘴都笑歪了。

七夜這小子將來進入四大宗門,一定要讓那些傢伙好好看看。

這是老子的武府出來的天才!

而火部部主,同樣是面色大喜。

看到七夜,就像是看到寶貝一樣。

「嘿嘿嘿,這小子還真有眼光,我就說嘛,這樣的人才,也就我火部才能教導!」

火部部主這啥也沒做,就開始吹噓上了。

「滾,你他媽管過學員嗎?」

六玄府主沒好氣的罵道。 第兩百一十四章《純陽煉體功》的強悍!

自己施展玄技一擊,竟然沒有對七夜造成哪怕是半點兒傷害。

就連七夜的衣服也沒有震破。

這卓昊幽自然升起了一絲心靈上的恐懼。

瞳孔驟縮之間,這卓昊幽如同是踩了尾巴的土狗,遠遠的和七夜拉開了距離。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個小子不過是一個新人,他是怎麼接下我這一招的?」

卓昊幽一遍遍思索著,可是腦袋之中,只有焦急和慌忙。

「玄風裂破!」

不敢相信事實的卓昊幽再一次施展了一個玄技。

這玄技是黃階巔峰階別的玄技,比起剛才施展的《獵風勁》,要強上四成。

同樣的風系元素攻擊,同樣被七夜的冥夜之瞳捕捉到了。

七夜如法炮製,恐怖的玄力直接關注拳頭之上。

運轉起《純陽煉體功》后,七夜的皮膚表層就密布浮現出了一層宛若實質的琉璃質。

這一層琉璃質顯得無堅不摧。

「給我開!」

七夜一聲爆吼。

恐怖的一拳直接轟在卓昊幽的《旋風裂破》之上。

玄力外放凝聚出的玄技,就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轟碎。

而與此同時,七夜的拳勢還有餘力。

找個好漢做情人 「轟!」

拳勁的余勢,直接砸在卓昊幽身上。

原本叫囂不迭的卓昊幽,直接被七夜一群轟飛了出去。

這一拳拳勁已經過了大半,余勢雖然將卓昊幽轟飛,可是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少傷害!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只用拳頭,就擊碎我的武技?」

卓昊幽幾乎萬念俱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