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江浩!救我……”看到這一幕,張夢辰是徹底的崩潰了。

如果她真的被李洛玷污,她這輩子都完了!

而此時李洛的褲子已經脫下,現在只剩下內褲了。

然而就在他要脫下內褲的時候,江浩卻是忽然廝聲裂肺的大吼了一聲:“天狼!老子是天狼!”

剛剛他一直在沉默着,其實就是爲了窺探疤狗的心思,現在他終於在疤狗的內心深處找到了這個令疤狗敬畏的人。 “天狼?”江浩喊出這句話,原本還哈哈大笑的疤狗臉色頓時大變,隨之而來的,便是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住手!”想到這些他是急忙制止住了李洛的瘋狂舉動,又有些驚恐的問向江浩道:“你說你是天狼?”

然而此時的李洛想上張夢辰已經是想瘋了,他那還有心思聽疤狗說些什麼,還在準備脫下他最後的一件褲子。

看到李洛的動作疤狗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飛奔過去,狠狠的就給了李洛一腳:“老子叫你住手你沒聽到嗎?”

疤狗是惡狠狠的質問道。

而此時的李洛還在一臉的懵逼狀態,他是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在那一瞬間會被踢得飛出去的,因爲剛剛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張夢辰的身上了,他根本沒注意疤狗跟他說了什麼。

“疤狗你想幹嘛?難道你想反悔?不是說好了我第一個,你就不想要五千萬了?”回過神來的李洛看到是疤狗踢的他,是一臉氣憤的質問了起來。

此時他外面的褲子已經脫到腳裸處了,現在被疤狗這麼一踢,他是顯得十分的狼狽。

“如果他真的是天狼,別說是五千萬了!就算你給老子五個億老子也不幹!”疤狗惡狠狠的說道。

這天狼可是他們天地盟總部組織的四大護法之一,地位可是很高的。

他早就聽說過天狼爲了調查關於神祕的時間試劑問題而走遍全國了,興許說不定天狼到了常青市也說不定。

而這位總部組織的護法相對於他這個當地的分支頭目來說可是要尊貴得多了,得罪了他自己無異於是要找死的。

“天狼?”對於疤狗喊出來的這個名字,李洛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這什麼天狼天狗的他可不認識,現在他滿腦子裏面都是張夢辰。

不過面對疤狗的呵斥李洛還是忍住了內心的激動,畢竟現在周圍可都是他的人,而他們在的地界也是疤狗的地盤。

不過此時的疤狗已經是顧不上理會懵逼的李洛了,而是徑直的來到了江浩的跟前,開口問道:“你說你是天狼,你有什麼證據嗎?”

疤狗雖然不想在手下面前放下自己的身段,但是他的語氣明顯變得尊重了很多。

“呵,你還用問嗎?組織派我前往各地尋找關於時間試劑的東西,難道你們這些人沒有聽說過?”面對疤狗的詢問,江浩是笑了起來。

聽到江浩這話,疤狗的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又試探的問向江浩道:“這些事情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你這個證據不成立。”

“我還知道天狼是四大護法之一呢!這樣說來我是不是也可以說自己是天狼了?”

“呸!”聽完疤狗的這些話,江浩是狠狠的吐了他一口的血痰:“老子天狼名號豈是你能冒充的?”

“好,這些你都知道,但是護法牌你總該知道吧?”

“護法牌?”聽到江浩這話,疤狗整個人都驚愕起來了。

要說上面的信息其他人都知道了,但護法牌這種東西可就沒有幾個人知道了。

而他也是以前從上頭的一位大哥口中知道護法都有這些東西的。

“在哪?拿過來給我看看!”說着疤狗是向江浩伸出了手,他一直以來就想看看護法牌的真容,以前他只是聽說過而已。

“這種東西豈是你想看就能看的?也不看看你是什麼東西?”面對疤狗的索要,江浩是狠狠的罵了他一句。

因爲他根本就沒有什麼護法牌,所以當然得像個法子。

“不過牌子的模樣我倒是可以給你描述一下。”江浩向疤狗說道:“牌子正面刻着一種兇獸的頭顱,而牌子的背面寫的正是我天狼的名字!”

“刻的是什麼兇獸?”江浩說到這疤狗已經開始動搖了,因爲他說的是一點都沒錯。

面對他的一再質問,江浩實在是受不了,直接吼了他一句:“當然是狼頭!我天狼的護法牌難道刻上的是你這狗頭嗎?”

砰!

聽到江浩這話,疤狗是整個人都驚恐的跪了下來:“天……天狼,你真的是天狼……”

“你看我不像嗎?趕快給我鬆綁!”江浩怒喝道。

“是是是。”疤狗連連答應,同時命令身邊的小弟道:“還看什麼看!還不趕快鬆開,扶天狼護法上坐!”

此時他是想親自爲江浩鬆綁的,但是奈何雙腿不爭氣,已經是軟了!

“哦。”

而疤狗的怒吼才讓他的那些小弟們反應了過來,他們對於剛纔自己老大的那些變化,簡直都看得呆住了。

雖然他們不知道天狼是誰,但是從他們老大驚恐的面部表情之中他們已經猜測到了這是一個大人物了!

江浩被他們鬆口,緩緩的擡到了沙發上,幾個小混混都開始變得恭敬起來。

“天狼大人,你怎麼不早說呢,要是你早點說,我也不會……”看到滿身是傷的江浩,此時的疤狗是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以天狼的身份,他竟然把他弄成這樣,這夠他死幾萬回的了。

“笨蛋!”聽到疤狗的話,江浩是忍着痛狠狠的甩了他幾巴掌:“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嗎?要不是看着我未婚妻危在旦夕,我也不會說出來。”

又看到張夢辰還被綁着,江浩又狠狠的踢了疤狗幾腳:“還不去給我未婚妻鬆綁!找死啊你們!”

“是是是~”被江浩踢了幾腳,疤狗等人是急忙去給張夢辰鬆綁了。

“什麼天狼!他是騙你們的,他叫江浩,就是一個農村出來的小癟三!”看到他們真的乖乖聽了江浩的話給張夢辰鬆綁,李洛是急得大喊。

啪!

不過面對他的叫喊,換來的卻是疤狗的幾巴掌:“你再對天狼大人不敬小心老子宰了你!”

看到這一幕,林南和李洛他們都慌了,他們是怎麼也想不到,疤狗會對他們反戈相向的。

而這江浩的身份也令他們驚訝,怎麼轉眼之間他又變成天狼了?這天狼是什麼人對於林南他們來說也是一個迷一般的存在。 “江浩,你沒事吧?”張夢辰被放開,她第一件事就是衝向了江浩,關切的問起了他的情況來。

因爲剛纔她被綁着的時候已經看到江浩快被打死了。

“我沒事,你沒什麼大礙吧?”看到張夢辰過來第一件事是問了自己的情況,這樣江浩感到很欣慰。

這種情況下要是換作別人早就哭哭啼啼起來了,還顧得上關心他嗎?

江浩卡的出來剛剛張夢辰是很害怕的,不過當她看到自己受傷之後又堅強了起來,這讓江浩越加得心疼她了。

“我也沒事,就是……嗚~”看到江浩沒事,張夢辰內心的防線終於崩潰了,趴在江浩的身上嗚的一下哭了出來。

看到哭成淚人的張夢辰,江浩內心越發的是心疼了,心疼之餘還有對林南他們的憎恨!

“你說你是什麼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夢辰帶着哭腔問着江浩。

此時她內心的害怕雖然沒有完全的得到消失,但是對於江浩剛纔說出的話她還是急切的想弄明白。

“以後有機會在跟你說清楚。”江浩回了張夢辰一句後,目光和心思就都在李洛他們身上了。

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針對自己,這次自己可不能再手軟了!

“大人,他們怎麼辦?”看到江浩的犀利的眼神,疤狗是指向了林南和李洛他們。

“怎麼辦?”聽到疤狗這話江浩是現出了一抹冷笑聲:“他們綁了我的女朋友還差點玷污她你還問我怎麼辦?”

“我天狼從未受過這種委屈,今天算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了!”

說着江浩的心中是一狠,指着林南道:“他!剛剛摸了我未婚妻的腿,我說過要把他的手給剁下來的,你去把它給我砍下來!”

“是!”疤狗應了一聲拿着一把砍刀便朝着林南的方向走了過去。

以天狼的身份他的命令疤狗不敢不從,更何況剛纔他還打了江浩一頓,現在是他將功補過的時候了。

“江浩,真的要砍?”聽到江浩的吩咐,張夢辰是滿臉的吃驚。

這種場面她只在電影裏面見過,沒想到今天江浩卻是要真的砍了別人的手。

“砍!他們一次次對我動手也就算了!這次竟然動起你來了!必須砍!”江浩冷冷的說道。

對於林南,他從剛開始就一直忍讓到現在,今天他江浩就算是有再好的脾氣也是忍無可忍的了!

看到張夢辰糾結的模樣,江浩又安慰她道:“如果你害怕可以把眼睛閉上。”

“不……不要啊!”此時看到疤狗拿着刀過來的林南,是變得一臉的驚恐,開始哀求了起來。

林南:“江浩……不……姐夫,求你放過我吧!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但這一切都不是我指示的,放過我吧!”

此時的林南是徹底的崩潰了,他不知道江浩竟然是這種身份,更意想不到江浩會如此的心狠!

早知道是這樣,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綁架張夢辰啊!

“哼!你放心,只要是參與本次綁架行動的我一個都不放過!”面對林南哀求的理由,江浩直接給了他一個明確的答覆。

而聽到江浩這話,另一邊的李洛和林曉、法克更是恐慌了。

“砍!”江浩不顧林南的求饒,直接下令叫疤狗砍下去。

砰!

江浩話音剛落,衆人便聽到一個骨頭被剁碎的聲音傳出,緊接着便是林南如殺豬一般的哀嚎聲。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林南的哀嚎聲音傳出,所有人再看時,他的一隻手已經被砍下,此時他是用另一隻手捂住他的斷手的手腕,不住的嚎叫的,臉色已經由紅轉爲蒼白。

看到這一幕,聽着林南嘶聲裂肺的哀嚎聲,一旁的李洛和林曉他們看得都被嚇呆住了,在不住的往肚中嚥着口水,心臟也已經跳到了嗓子眼。

“把他的另一隻手也給我砍下來!”面對林南的哀嚎,江浩是不依不饒。

他此刻已經是明白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種人絕對不能放過!

“是!”疤狗聽到江浩的話,應聲一句又準備動手。

他可是在道上混的人,這種砍手的他是見得多了,所以此時面對李洛他們驚恐,疤狗則是面不改色的。

“不……不要……不……不要啊!”看到疤狗又再次過來,林南是急得直往後面爬去。

“把他給我按住!”不過疤狗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他,畢竟這可是天狼的命令。

疤狗的話音剛落,幾個小弟便上去拉回了爬過去的林南,直接將他按在了大理石桌前,他的另一隻手臂也被人按在了桌上。

“哇!不要啊!我錯了……我錯了……”林南此時已經驚恐得整個人都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了。

不過疤狗卻沒有理會他的求饒,直接揮起了刀子,眼睛都不眨的揮砍了下去。

哐當!

“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