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半妖皇嘆了口氣,不發一言。

似乎是聽到了些許含義,姚俊面色陰沉。

不多時後。

林邪慢慢睜開了眼睛,一道淺淺的血紅色從他的眼裏流轉散開,看到半妖王和半妖皇,他皺了皺眉頭,心裏想到些什麼,但最終沒有說出口。

輕輕飄向星河上,林邪站在了黃金武士面前,姚俊點了點頭:“恭喜。”

林邪沒有說話,眼裏的血色冰冷漠然,他從那些星河反射出的倒影裏,看到自己的眼睛是那樣的血紅,這種血腥的顏色,和自己在半妖地宮外看到的那些半妖族弟子,竟然是一樣。

只是在自己這雙血眼前,那些半妖族弟子們的血眼,可就顯得太過小兒科了。

很快。

隨着一聲巨大無比的關門聲,黃金武士猛地道:“三天時間到了,所有外來人都會被傳出去。”

林邪深吸了一口氣,他早就想離開這裏了。

臨走前,他看了一眼半妖皇,看見後者一臉慈悲笑意,雙手揹負在身後,置身於這片星河之中,一言不發,只是片刻後挪出一隻手朝他擺了擺手。

林邪點了點頭,旋即身影不受控制的逐漸消散,頭暈目眩之際,有一種時光穿梭的離奇之感,當再次睜開眼睛,他感受到了天地間無窮無盡的罡風,這些風流恐怖無比,十分鋒利,好像要把人都徹底給刮爛掉。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到身邊有着十幾名武者,都是當初一起進入其中的外來者,此外還有着一些本地的土著生靈,而這些所謂的土著,也離開了半妖地宮,人數浩浩蕩蕩竟然有千人之多。

這數千妖族的本土武者出現後,林邪他們這種外來武者頓時是露出不善的目光,之前很多次,這裏都發生過搶劫事件。

很多次。

在半妖地宮奪取機遇的武者,還沒有把寶物捂熱乎,就得到了來自其他武者的追殺,眼下這些土著武者和他們在半妖地宮裏就有所恩怨,眼下來到這裏,沒有了地宮意志的束縛,很難保證這些人不對他們進行圍殺。

林邪皺了皺眉頭,走到了一個儘量偏離大部隊的地方,盤膝坐了下來。

畢竟。

所有人都剛從半妖地宮走出,在裏面闖蕩的時候,都或多或少的有着一些仇怨,但在裏面的時候,因爲趕時間闖關卡到緣故,大多數人都選擇了暫時放下仇怨,全力攻克關卡,至於報仇的事情,都會等離開地宮再說。

眼下。

剛一出地宮,頓時有着數十名武者在這裏切磋了起來。

此時,不同於三天之前。

那一場由於板塊互相擠壓造成的毀滅風暴已經徹底消散了,這一片地域也恢復了平靜。

至於那兩位準陰陽境界的妖將雕像,也是一動不動的靜靜矗立在那。

這兩位妖將,秉承着一個原則,只攻擊破壞這裏的外來者,不會攻擊從裏面出來的武者。

很快。

這場仇恨爭鬥的規模有所擴大,不只是外來者和外來者,外來者和土著,土著和土著之間,也都是或多或少的有着摩擦。

這種摩擦的程度,甚至到了互相火拼,從而你死我活的程度。

在爭鬥的時刻,一位身穿黃金鎧甲的高大武士慢慢走出,他的身後還跟着一大隊銀甲武士。

黃金武士雙手揹負在身後,面盔擋住了他的容顏,沒有人能夠知道他的真面目。

銀甲武士則都是**肅穆,枕戈待旦的跟在黃金武士的兩側,他們的裝備極其豪華,每一位都是超越靈級的存在,而且自身戰力層次,居然全部都是九變巔峯,這樣恐怖的戰鬥力,以及竟然組成了編隊……強悍的陣容剛一出現,就讓的這數千土著生靈和外來武者陷入沉默。

原先進行仇恨爭鬥的武者們,也紛紛因爲黃金武士和銀甲武士這恐怖陣容的出場而心存驚懼,都是或多或少的刻意收斂了自己的言行舉止,盡力的讓自己如同一個鴕鳥般的埋在地下,不要出什麼風頭,從而導致產生些什麼不太必要的誤會。

一時間,整個現場變的噤若寒蟬,地上掉一根針的聲音都能聽到。

“報告妖王,根據探子來報,蟲族三日前不斷調動大軍。”

“報,蟲族左軍出動。”

“蟲族右軍出動。”

“蟲族一百名氣變九變出動。”

“蟲族出動一名紫府武者。”

“蟲族大軍總計五萬,已經密密麻麻,朝着半妖地宮推進。”

“一刻鐘前來報,蟲族大軍實際上已經兵臨半妖地宮,五萬大軍已經把此地團團圍困。”

“三公里之外,是那些參與半妖地宮爭奪的各大勢力武者,而在這些人再靠後,則是密密麻麻,結成圓形戰陣的蟲族大軍,在這樣的排兵佈陣下,就是一隻鳥也從這裏飛不出去。”

黃金武士點了點頭,面盔之下則是傳出了一陣玩味的笑聲,這種笑聲裏有着深深的譏諷。

“呵呵,不就是一個半妖地宮嗎,你們就坐不住了?還出動五萬大軍,這是一定要把這些人得到的所有機緣都奪走嗎?亦或者……你們的目標是我和我手裏的妖后魔笛,妖王玉璽……”

黃金武士的聲音寒冷起來。 很快。

有一些身穿黑衣的面具男子從地底下鑽了出來,手裏捧着傳音石,交給了黃金武士。

後者點了點頭,手掌放置在傳音石上,赫然是蟲族的內部交談。

“五萬大軍已經把半妖地宮團團圍住,這次的機緣都是我們的!”

“這是必須!”

“我蟲族占卜師已經計算過,妖后魔笛和妖王玉璽,這一次也出世了,一旦能夠得到這兩樣至寶,我們可以嘗試把半妖城作爲我們的大本營,如此一來,我蟲族進可攻,退可守……”

“不只是妖后魔笛和妖王玉璽……那些武者們在裏面奪取的機緣也必不可少,這地宮每一年都會有武者獲得一些修煉資源,這些東西外界可是沒有……他們之中不乏有獲得玄靈石的,一旦我們得到這些玄靈石,足以給族內培養一大批高手。”

“呵呵,無論如何,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拿下半妖地宮的機緣。”

“……”

傳音石裏,不斷有着蟲族高手的對話傳出,讓的黃金武士的臉色都是變化,變的無比陰沉,手掌猛地攥起,發出了恐怖的聲音,好像是把空氣都給捏碎了。

在黃金武士身後,那些銀甲武士則是面色冷漠,但個個都是枕戈待旦,看得出來都是鐵馬冰河飲血修羅的主。

此外。

外來武者和那些從地宮出來的土著生靈們,還不清楚這些蟲族高手的對話內容,他們只是驚魂奪魄於黃金武士的恐怖力量,暫時停下了爭端而已。

站在半妖地宮頂端,登高望遠,黃金武士看着遠處在狂風之中獵獵作響的蟲族旌旗,便是深吸了一口氣,拳頭握的更緊。

“半妖皇……你說的沒錯,我們半妖的地方,怎麼可以讓蟲族武者佔據這裏,尤其是,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

“我們半妖族的生存空間,已經被這蟲族吞併太多了,若是不對他們動手,我們很快將失去最後的七尺立足之地。”

黃金武士面色陰沉,擡起手來,目光幽然的看着遠處那些吹角連營的獵獵旌旗,心裏有着無窮無盡的恨意。

“給我下令,半妖族大軍分兵兩路,七分兵力爲一路,三分兵力爲一路,三分兵力在半妖地宮與蟲族大本營之間要做攔截,七分兵力前來對蟲族大軍進行反包圍,一定要快,要隱蔽,不可以暴露戰陣。”

“這一切,都要悄無聲息的進行,讓姚望來。”

黃金武士揮了揮手,旋即身後便是有着銀甲武士點了點頭,躬身抱拳答了一聲便是身形遠遁而去了。

林邪看了一眼這邊,見那些銀甲武士對黃金武士的恭敬,心裏明白這應該就是半妖族私底下養的軍隊了吧,真是保密性做的真高,把真正到高手都藏在半妖地宮裏,這裏面外人進不去也就無法偵測,何況還有半妖皇那些級別的恐怖存在打掩護……

此外。

林邪看了看那遠處在狂風之中咧咧作響的蟲族旌旗,心中明白,看來這一出關,就要面臨一場大軍對決了啊,只是不知道,戰場之上,鹿死誰手?

……

反正一場大戰即將到來,而目前來看,似乎主要爭鬥也和他無關,林邪也樂的看這個熱鬧,盤膝坐在兩尊妖將身邊,尋思無論如何,這妖將也是會有自保意識的,他佔據的位置,一旦要攻擊他,就勢必會攻擊半妖地宮,這對兩尊準陰陽的雕像妖將來說,是絕對不允許的。

林邪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意識海里他盤膝坐着,眼裏的血光流轉着,在他的眼眸深處,血紅色的源泉彷彿一道無窮無盡的大海,這每一滴流轉着的血色水流,都是介於虛幻與實質之間,他掌控着這些血色水流慢慢凝聚,最後變成光。

睜眼,有着血光看了過去。

這一道光裏面,有着一道恐怖的血霧瀰漫開來,鋪天蓋地的籠罩了整個天地,凡是觸及這一道目光的武者,心神一時間都會被這血光牽引,旋即沉入其中,陷入了無邊無際的血海之中,舉目四望都是血,神智盡數被黑暗殺戮俘虜。

林邪微微一笑,嘴角揚起了 一絲弧度,心念一轉,那些血色霧氣盡數一變,化作了燃燒着的烈火。

無窮無盡的血霧化作了無邊無際的烈火,熊熊的燃燒着,只是這種火焰與霧氣一樣,介於虛幻和實質之間,這是精神層面的產物。

……

半妖地宮外界。

黃金武士命令手下的銀甲武士,將那些地宮中走出的土著生靈盡數集合起來,編製成爲衛隊,這些生靈對於黃金武士極其懼怕,因爲他舉手投足間身軀之上的那種王者之氣和隨時隨地都要炸裂的力量感,讓的這些土著生靈都爲之懼怕。

看到黃金武士,這些土著生靈腦海裏浮現出一個名字……半妖王!

至於血宗弟子等外來武者,看到這一幕哪裏還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都是避的遠遠的,生怕這半妖王一怒之下,下令大軍把自己夷爲平地。

畢竟。

這麼多年在半妖族地下城,血宗陣營和半妖族陣營可沒少起爭端,兩大陣營這麼多年來,也是處於一種互相廝殺的情況。

尤其是蟲族的武者,更是和血宗半妖族都是保持着遠遠的距離,而半妖王看到這蟲族的陣營 ,則是微微點頭,低聲說着什麼,旋即手下迅速出動,把蟲族的幾個武者都是抓捕到來。

“帶他們來。”

顧少一寵成癮 半妖**音冷漠,旋即手下把這幾個蟲族武者帶到了一片地域,黃金武士突然間擡起了手,頓時有着無窮無盡的光芒亮起,天地間都是一陣風起雲涌,那種從靈魂深處傳來的陣陣陰森,讓的附近地域一切生靈自然都是感到了靈魂上的天然顫慄。

“啊!”

隨着一道道發自靈魂的慘叫聲響起,這些蟲族武者頓時全部跪了下去,仰望向天,發出了悲慼無比的淒厲叫聲,就彷彿黃泉地獄中的惡鬼一般。

黃金武士只是把手掌放在了他們的頭上。

但是一瞬間。

蟲族武者的腦海裏一片天旋地轉,一道恐怖的九尾大妖從天而降,沐浴着金光鎧甲,一拳之下,捏住了他們的意識海,旋即在這種恐怖的抽離中,他們的意識迅速的萎縮,最後變成了一塊乾癟癟的白色粉末,下一刻也是徹徹底底的癱倒在了地上,雙眼一陣見到恐懼的絕望。

這幾個蟲族武者都被黃金武士給剝離了魂魄,旋即大手一張,輕輕凝聚,一個水晶球出現在他的眼前,這種水晶球璀璨絢麗,反射着豔麗的光華,在這種天旋地轉的倒影之下,映射出黃金武士冰冷的面盔,以及他恐怖的威嚴。

“我蟲族,要滅掉你半妖族,把你們的男人抓來當牛做馬,讓他們嚐嚐地獄的感覺!要把你們的女人抓來供我們享樂,我們好胯下承歡!哈哈!你們半妖族勢必被我們蟲族滅族!”

“該死的半妖族,你們不要囂張,早晚有一天,不是很快,我們蟲族的大軍會把你們這些垃圾,狠狠地踐踏在腳下!”

“這富饒美麗的半妖世界,不屬於你們半妖族,它是屬於我們蟲族的!你們卑微弱小的半妖族,根本就不配待在這個世界!”

“……”

黃金武士看着這些死前掙扎着,要把這些話都說出來的蟲族武者,冷笑不已。

但下一刻,他面色陰沉,看着這些蟲族的武者屍體,想把他們挫骨揚灰的心都有了,轉過身,他猙獰冷笑道:“以我看,這些蟲族武者的身上都有寶物,也得到了一些我們半妖族的先王傳承,你們把這些帶出來,挑選合適的武者去用。”

“我半妖族的先王傳承,怎麼可以落到外人手裏,當然,按照先王陵寢的規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落到蟲族手裏是絕對不行!”

黃金武士雙手揹負在身後。

“報,半妖王大人,那些血宗武者和囚犯組成的隊伍,已經背離了我們,朝着外圍圈衝了出去,那些人類的散修,則是明確了不願意和我們爲伍,他們說蟲族大軍來勢洶洶,這注定是一場我們半妖族和蟲族的宿命對決,他們不想摻和我們半妖族,也不願意參與蟲族,他們只想回去!”

一名銀甲武士過來,對着黃金武士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