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走到了半路,德蘭忽然指著山腳下的那一片菜田,說道,「我們去菜田裡走走吧!」

「也行啊!」

葉風自然沒有意見,兩個人走下去,順著中間的縫隙走著。

「這蔬菜我聽人說,是你發明出來的?」

德蘭好奇的問道。

嗯?

葉風看著蘭姐的樣子,似乎有所察覺,但又說不上來,他一直堅信,每個人做出不一樣舉動的時候,肯定是有什麼原因。

蘭姐今天的表現的確有些怪異,和之前有了很大出入。

「其實,不是我發明的,是別人!」

葉風看著蘭姐,忽然說道。

「啊?不是你嗎?」

聽到葉風的話,德蘭一陣驚訝,她到現在為止,不管是從教皇那裡,還是村民那裡,得來的消息,都是葉風發明蔬菜的,還從來沒有聽到任何一個人說不是葉風發明的。

但現在這話,又偏偏是從葉風嘴裡說出來,論可信度,自然是葉風更加可信了。

「那是誰發明的?」

德蘭沒有多少猶豫,便好奇的問道。

「這個你也不記得了?真可惜!」

葉風嘆了口氣,十分可惜的說道。

「怎麼了?」

德蘭一陣奇怪,她總覺得葉風接下來要說的話,也許很不一般。

「當初,你也是一個喜歡搞科研的人,如果不是你那次誤打誤撞,根本就發明不出來這種蔬菜!」

葉風無比惋惜的說道,「說到底,這蔬菜,其實是你無意之中培育出來的,只不過當初你非要讓給我,說要我利用這個蔬菜,帶領村民們發家致富!」

「現在我基本做到了,你卻不記得這一切了!」

啥?

我發明的?

德蘭聽到這話,有點傻眼!

她哪裡能想到,葉風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她也萬萬沒有想到,她一直在幫教會尋找的東西,居然就存在了她的大腦里。

「那你應該也得到了我給你的配方吧!」

德蘭收拾了一下心情,轉而問道。

「沒有!」

葉風卻是搖搖頭,說道:「當初你說,這個配方還不夠完善,所以讓我等等,等你完善之後,會將一個最完整的配方交給我!」

「不過,我還沒等到那一天,你已經被教皇給帶走了!」

最完整的配方?

德蘭心裡一動,按照這麼說的話,豈不是葉風的配方還不夠完整?

而自己的大腦里也許就有一個更完整的配方,如果能拿到這個,那教會想要的東西也就有了。

「你說的是真的?」

德蘭還是有點懷疑,畢竟,那麼長時間以來,所有人都說配方是葉風發明的,可現在倒好,在他口中,居然成了自己!

「那當然是真的了!」

葉風重重的點點頭,道:「你想想啊,我要是真有那麼厲害,只會發明一個蔬菜嗎,肯定還會搞其他的發明啊,水果那些都是根據蔬菜的成果才能弄出來的,可以說,這個蔬菜是一切的根源!」

「再說,當初我連大學都沒有上過,又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發明上的東西呢!」

葉風的態度十分誠懇,讓德蘭不得不覺得,這個說法也很靠譜的。

「你仔細看看,這些蔬菜真的不能讓你想起什麼嗎?」

葉風指著這一大片菜田,說道。

德蘭只是搖了搖頭,這片菜田她的確是什麼也想不起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了。

「那好吧,我們去其他的地方轉轉!」

葉風忽然拉著德蘭的手,上了石頭山,這裡經過兩個月的修建,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觀,風景樹和黑金玫瑰摻和在一起,再過幾個月,這沿線的黑金玫瑰全部長成之後,將會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剛玩一陣子,駕校那邊的黃教練卻是忽然打了電話過來,詢問葉風怎麼沒來學車。

「這……我有點事,明天再去你看行嗎?」

葉風看了看蘭姐,便解釋道。

「那可不行,我答應過小花姑娘,要每天都督促你學車!」

誰知,黃教練卻不管不顧,認真的說道:「現在才中午,你吃個飯,直接過來吧,別墨跡了,早點學完,你也好早點拿到駕照!」

得……

人家教練都這麼積極,他怎麼好意思不去?

也只能答應了下來。

「我跟你一起吧!」

聽到葉風要去學車,德蘭想也不想的便說道。

「那行,我沒車,乾脆讓你們教會的那位特使開著車子一起吧!」

葉風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隨後,兩個人坐在經過改裝后的跑車裡,一路往縣城開了過去。

在葉風的指引之下,車子開進了駕校里,頓時一片震動。

這可是蘭博基尼、保時捷、路虎三個豪車組成的車隊,在這個駕校里,最好的車子也不過奧迪,才二十多萬,和這種幾百萬的車子放在一起,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卧槽……今天是有什麼大人物來學車了啊?」

「那誰知道呢,該不會是咱們江寧縣的首富吧?」

「屁……咱縣城的首富有這個實力嗎?還開蘭博基尼,反正我不信!」

……

不少學員都沒有繼續學車,停了下來,看著這一切,就連一些教練都顧不上去提醒學員學車,而是站在一邊看著。

「誰要是有這個學員,那還不得牛逼死了啊?」

黃教練也是一樣,抽著煙,看著跑車,一陣艷羨,他在想的是,誰要是做了這個學員的教練,那以後肯定能有機會開這個車子。

不過,他也明白,自己肯定是沒有機會的,畢竟,他在駕校里的教練排名不算高,又沒有特別硬的後台支持,這樣的明星學員估計都是給那些關係戶了。

正想著,超跑的門開了,走下來一男一女,他也目不轉睛的看著,就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何等的龍鳳之姿,能開的起這樣的跑車啊!

等看清從車子上下來的人之後,頓時傻眼了!

就連煙頭燒到了手指頭,都沒有任何的發覺!

怎麼是他?

黃教練一張臉上都是錯愕的表情!

葉風?

這……

他這麼有錢嗎?

雖然前天的事情,讓他知道葉風這人似乎不簡單,但也沒厲害到這種程度吧,開著三輛跑車來學車,這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黃教練,怎麼了,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葉風和蘭姐兩個人走到了黃教練的身邊,笑了笑,問道。

「沒……沒什麼!」

黃教練這才回過神來,將手中的煙頭丟在地上,踩滅了,便問道:「這……這位是……也來學車嗎?」

他能看的出來,這個女人的氣質很不一般。

「她不是,我對象,這都是她的車!」

葉風隨口說道。

啥?

都是這女人的車?

黃教練頓時更傻眼了!

他更想不到的是,葉風這小子居然有一個這麼有錢的女人。

這年頭,很多男人都說找個富婆,這樣少奮鬥三年,但也只是當玩笑話說了,結果葉風還真做到了,但他這個富婆,特么也太年輕了吧!

修仙十萬年 黃教練心裡很想說:這樣的富婆,請給我來一打!

有多少要多少!

「你……你……你厲害!」

黃教練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說道。

「這都不算什麼!」

葉風擺擺手,然後便問道:「我現在能學車了嗎?」

「當然了,車子里有老學員,讓他們帶你一下!」

黃教練指著自己的車子說道。

「行!」

葉風點點頭,跟蘭姐簡單說了一下,便走到那邊,進了車子里,而蘭姐則是站在了葉風學車的旁邊,耐心的等待了起來。

「老黃,什麼情況啊,你這個學員也太牛逼了吧!」

重生之千金復仇 剛才這一幕,所有人都在看著呢,這會全都跑過來了,想問問什麼情況。

「那當然了,我這學員是大城市來的,為人就是低調了點,這三輛跑車全都是他家的!」

黃教練一臉的傲氣,好像,那車子是他的一樣。

沒辦法,他們這些教練之間也有攀比,以前都是攀比誰的學員多,誰帶的學員成績好,現在則是攀比起了誰的學員身份牛逼!

「那又有什麼用,你又不能上車去試試手感!」

那教練不屑的說道:「這可是跑車,我都沒摸過!」

「誰說我不行的!」

黃教練最忍不了被人嘲諷,便立馬反駁道。

「那怎麼可能,我聽說,這些有錢人都是把車子當做自己的兄弟,他怎麼可能把自己兄弟給你碰,我不信,別吹牛了!」

那教練依舊不信。

靠……

黃教練知道,這傢伙就是故意來激將自己的,他和自己關係並不好,今天一走過來,就這麼的客氣,擺明了就是要故意激將。

但他今天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可以反駁的機會,他也捨不得就這麼放棄了。

「等會你看好了!」

黃教練重重的說道,一臉的不服輸,但心裡卻有點慌,對葉風他也還不算熟悉,這等會萬一真不讓咋辦?

「行,那我看著,哈哈……」

那教練一陣大笑,似乎是想要看黃教練的笑話。

車子里,葉風正看著一個老學員操作,這一條路都是考試的項目,比如側方位停車、倒車入庫、蛇形轉彎、上坡等等。

葉風也就那天來的時候開過一次,還是在黃教練的怒罵之中進行的,現在自然也沒有什麼基礎。

「兄弟,你牛逼啊開著跑車,帶著美女來學車,我在駕校里這麼長時間,你是頭一個這麼牛逼的!」

掠情豪門:拒做總裁妻 葉風坐在後排,前面副駕駛上的一個哥們轉過頭來,沖葉風說道。

「哈哈,沒什麼牛逼的!」

葉風擺擺手,沒有多說,財不露白,現在既然已經露財了,那就要低調一點,越是高調,很容易被人噴的!

不過,他想的有點晚了,就他現在的行為已經讓不少有仇富心理的人都有點不服了。

「切,有什麼牛氣的嗎,不就是幾輛跑車嗎,要是憑他自己,能開的起嗎?不還是仗著家裡有錢!」

駕駛位置上學車的人一看就是一個老手,學了很多天了,很是熟練,聽到葉風和副駕駛的人說話,忍不住冷哼一聲,將手剎拉好,推開門走下車,跑到跟副駕駛的人換了一個位子。

「王達,你跟我換做什麼,你到後面去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