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亂刀狂舞!

紀飛的刀很狂,很亂,沒有章法可循。快如疾風,急如驟雨,噼噼啪啪的斬向秦月。

二人對彼此都很熟悉,以快打快,力求速戰速決。

另一邊,刑星目光閃動,現在四大宗門的宗主都已經隕落,只有巫月谷宗主下落不明,這是一個巫月谷趁機崛起的機會。

能夠除掉佛靈根,道靈根,還有劍靈根,對對巫月谷和離恨墟的形勢會好很多。平日里巫月谷和離恨墟並不太對付,但是這種情形下,她不會誤判。

近些年,天劍門,積塵寺還有常山道門突然得到三個異靈根,三位門主利用三個異靈根重修,很快便回到了御空境界,而且只差一步,就進入玉府境界。

從玉府境界開始,修鍊就由體而神,之後的逍遙與神都,都是錘鍊元神。

一痴和尚手持念珠,口中誦讀著經文,音波藉助念珠加持,形成一道一道的掌風,劈向巫月谷刑星。

刑星雙手合什,朝著空中一拜,大白天里憑空出現一輪月亮。

巫月谷以朝拜月亮為修鍊方法,也是戰鬥法門,如莫也那邊把拜出的月亮切割開來,做成人偶的,絕無僅有。

月光加持刑星,讓她的移動速度變得奇快無比,雖然是白天,月光的威能要小很多,但也在空中留下了浮光掠影。

刑星如同驚鴻般飛過,極短的裙子被風吹開,露出裡面光潔的玉體。

子虛道人看得臉色一紅,啐了一口:「巫月谷全是妖女,出門連個底『褲』都不穿。」

他手上卻也沒有閑著,拂塵一纏,化作千根遊絲藏在風中,御風而去。這些遊絲如同細小的銀針,直撲刑星全身的要害而來。

刑星嫵媚笑道:「常山道門的子虛哥哥還真是絕情絕性呢,剛剛看過人家就想辣手摧花了呢?不如我們找個僻靜的地方,人家讓道士哥哥好好看個夠,如何?人家早就想與子虛哥哥恩愛痴纏了呢!」

子虛道人心中一凜:「聽說巫月谷主老是想射門主的主意,想要採補他老人家,這小妖女也在打我的主意?」

月下花林皆似霰!

刑星施展出巫月谷秘技,空中的月光化作密密麻麻的雪霰,打落子虛道人的拂塵,隨後倒飛出去。

她的胸口中了兩根拂塵絲線,被前後洞穿,微小的血珠從拂塵絲線的創口中慢慢滲出來。而且一痴和尚的音波很密,她的胸口被震斷三根肋骨。呼吸也不敢用力。

「子虛哥哥,現在六月了,天氣熱,我這麼穿著涼快,再說了,這樣穿辦事不是更方便嗎?」她撫著胸口,目光盈盈看著子虛道人。

子虛道人也跌落在地,雪霰太密,月光所照,都無可逃避,他施展常山道門的太常清輝訣,硬接了刑星的月下花林皆似霰,口中吐出一口熱血,聽到刑星的話,不由又哇地多吐了一口濃血。

一痴和尚也硬接了月下花林皆似霰,只是佛門煉體,月光所化雪霰對他傷害不大。

他再次出手,向

另一邊,秦月與紀飛以快打快,不知不覺已經對拼近千記,各自受到百餘記重創,二人已經面目全非,僅憑肉體互搏,衣衫被撕成了碎片,露出裡面光潔的肉體。

岳江鴻閑的沒事,走到自己的桃子旁邊,開始吃起桃來,靜靜地看著場中五人受傷越來越重。

他只能吃一個,不由發愁:「這麼多桃子,一直這麼背著走也不是一回事,太容易招賊惦記了,比方說眼前這幾個。」

他心頭疑惑:「這幾個這麼賣命的想要弄死對方?」

照理說,五大宗門的弟子奈何不得對方就該各自退去,不會這麼拚命,然而眼前的五人太過拚命,拚命得有點奇怪。

四塊靈元晶石裡面,四大宗主紛紛在叫他們停手,然而他們都沒有聽見一般。

忽然,空中吹過一陣風,五大宗門的弟子各自打了一個冷噤,清醒過來,看著各自的樣子,面面相覷。

秦月和紀飛衣衫破爛,躺在一起,各自奄奄一息;子虛道人和刑星身上各自有無數小孔,正在滋滋冒著鮮血。

一痴和尚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鼻青臉腫,刑星見月下花林皆似霰對他傷害不大,便對他用起了拳腳。子虛道人與他也不對付,中間沒少下黑手。

岳江鴻啃著桃子,拔出長劍,來到眾人面前,笑吟吟地看著五人:「幾位師兄師姐,你們現在還想吃桃嗎?」

他把長劍對著秦月的胸口,寧承之大吼道:「小子,你如果殺了他,整個天劍門都會追殺你到底!萬里之內,沒有你的容身之處!」

岳江鴻露出森白的牙齒,將劍用力地扎入秦月的胸口,秦月的眼裡全是不能言說的絕望。

岳江鴻閉上眼睛說道:「我不殺他,天劍門就容得下我了?!」

他轉過頭來說道:「各位師兄師姐,明年今天我替你們上墳!到時候一定會在墳頭給你們擺上你們想吃的桃子。」

秦月死了,其餘人都冒著冷汗,岳江鴻的身影就像是催命的魔鬼。行走在他們之間,隨時會結束他們的生命。 岳江鴻心知肚明,眼前的四人,除了巫月谷刑星,其餘四人都不可能放過自己,不如先下手為強。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岳江鴻提著斬邪劍,徐徐走在眾人之間。斬邪劍沒有神芒,卻讓人更加膽寒。其本身的鋒芒,映照在日光之下,耀著三尺寒光。

寒光所至,可以斬殺一切邪祟,而現在這把劍,卻握在邪性無比的岳江鴻的手裡。

岳江鴻從秦月的胸膛中抽出斬邪劍,劍身上滴著淅淅瀝瀝的血,血滴將劍鋒染的斑駁,如同一抹經歷的歲月風霜是鐵鏽。

他走向紀飛,紀飛的魔氣消散得乾乾淨淨,露出慘白的笑容:「小兄弟,我看你的行事風格,大合我離恨墟的遺世之風,要不你加入我離恨墟如何?以後快意恩仇,逍遙九天?」

岳江鴻站定,問道:「紀雲是你爹?」

紀飛當即點頭,岳江鴻說道:「那我怎麼放過你?」

紀飛當即否認道:「等等等一下,我這就和他斷絕關係,老頭兒,從今天起我就不信紀了,你給我取的這個名字太廢了,紀飛紀飛,極廢極廢,我要改名字,對了,那個小兄弟,你姓什麼來著?」

岳江鴻低估了他的無恥程度,不由問道:「你想叫岳飛?」

紀飛當即點頭道:「岳飛好,就叫岳飛!」

岳江鴻搖頭:「不好,一點都不好,我還沒成親,豈能白白多個比自己大的兒子?」

紀飛慌神:「歪,我沒說要當你兒子啊!」

然而他沒有機會說出口了,岳江鴻手中的斬邪劍已經刺穿他的胸口,一股劇烈的疼痛傳遍了他的全身,呼吸的氣彷彿被切斷了,隨即,他便感覺到劍氣侵入識海,意識變得模糊。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岳江鴻走到子虛道人和一痴和尚面前,不等兩人說話,當即唰唰兩劍刺入兩人身體,兩人雙眼望天,瞳孔瞪得如同兩個燈籠,目光中充滿不甘和恐懼。

岳江鴻得臉色越來越難看,他上次殺人,是不自覺的,斬邪劍突然出現神芒,殺死周少明。

物傷其類,岳江鴻的心裏面翻江倒海。

雖然經桃林老人寬解過,岳江鴻還是很難接受。

這一次是自己主動殺人,雖也是迫不得已,但是看著幾人恐慌絕望的神色,汩汩流出,冒著白氣的鮮血漸漸冷卻,讓岳江鴻心血涌動。

最後,岳江鴻走到刑星面前,刑星臉上慘然。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慢慢過程。

刑星的舌頭已經不利索,囫圇道:「岳哥哥,你別動手,我什麼都依你!」

總裁的野蠻祕書 岳江鴻忍住胸口的翻湧的氣血,道:「你知道你的名字像我見到的一種動物嗎?」

刑星一怔:「猩猩?」

岳江鴻點頭,說道:「我們山裡的大猩猩,長得又黑又壯,奇醜無比,偏偏還人模人樣,我很討厭!一聽到你的名字,我就想到他們,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刑星驚愕:「這算是哪門子理由?」

下一刻,岳江鴻手中的斬邪劍從她胸口雙峰之間穿了一個窟窿前後透明。一陣抽搐之後,她就沒有了生息。

岳江鴻撫著胸口,雖然沒有受到任何傷痕,但他彷彿經歷了一場辛苦的戰鬥,險死還生。

「殺人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但不殺人連辛苦的機會都沒有!」

岳江鴻拾起地上的草葉,隨意擦拭了一下劍刃,插入劍匣。隨後又把桃子挑在肩上,朝竹林外走去。

「以後,我要出劍快一些,再快一些,讓你們不會痛苦,你們不痛苦,我也就不會痛苦了!」

岳江鴻又啃了一個桃子,心頭舒展了一些,背對著斜陽,走入黑雲城中。

在岳江鴻走後,竹林裡面傳來一陣騷動,有幾個影子從竹林中飄過,各自蒙著面孔,他們在幾人身上收了個遍,把值錢的寶貝一掃而空。

領頭的人說道:「殺害我少雲門少明師弟的那個人又出現了,一定要抓住他手刃他,從他身上奪回寶物,回到門中,門主必有重賞。」

在他身側有一人說道:「大師兄,那人能夠殺掉滄南州五大宗門的御風境弟子,憑我們幾個御風初期的,怕是拿他沒有辦法吧?」

領頭的說道:「無妨,你們看這這裡的戰鬥痕迹,這個離恨墟的身上的致命傷都是天劍門的招牌神通颯沓如流星,而天劍門的都是受到離恨墟的亂刀狂舞。還有這邊,巫月谷女子身上都是佛門掌印,還有道門的拂塵所傷。他們應該是因為什麼原因,自己互相拚鬥到力竭,最後被那個小子撿了漏。」

「大師兄就是大師兄,看得明明白白的!」

「對了,你們看這是什麼?」說話的是一個女子。

從紀飛的身體中,寧承之的靈元晶石掉了出來。

那位大師兄放眼望去,不由眼前一亮,高興道:「靈元晶石,這是異靈根啊,看來這次要發了,少雲門要在我的手中崛起了!」

他興奮道:「殺害周師弟的那個人就是一個菜鳥,這種好東西居然留在這裡!」

一個少雲門的男弟子說道:「大師兄,我感應到了,這是一塊劍靈根,我是劍靈根,這塊靈元晶石能不能讓我?」

那位大師兄臉色一沉,道:「五師弟,你莫要忘了,這一行,是我領頭,寶物歸誰,還由不得你說了算!」

他隨即心道:「這小子資質比我好,如果讓他得到劍靈根,要不了兩年修為只怕要比我高了,到時候我這大師兄位置恐怕不保。」

那位五師弟氣得臉色紅脹,卻也不能說什麼,自己的這位大師兄在門內獨斷專行慣了,而且此前,據說還有弟子在被他帶出宗門的時候,不明不白死掉,他從剛才自己大師兄的眼神看出來,自己這位大師兄神色不善。

少雲門大師兄握著靈元晶石,眉間露出一陣不易察覺的竊喜:「天劍門的寧門主,本來也就是普通劍修,自得到劍靈根重修之後,短短几年之間就即將開闢玉府了,我要是得到了,要不了幾年,成為少雲門門主指日可待。」

忽然,靈元晶石中飛出一道白光,沒入秦月的胸口的窟窿,「秦月」悠悠醒轉過來,他顫聲道:「好險,還好那個小土包子沒有見識,不知道修士的本命不是心臟,而是丹田和識海,他那一劍要是差插在丹田,這具身體就算廢了。還有,小小的少雲門,居然敢動五大宗門的心思,小子,你膽子不小!」

軍痞農妃:將軍家的小嬌娘 「你,你,你是寧老鬼?!」少雲門大師兄心膽俱裂,雙股戰戰。

這時,紀雲的靈元晶石中,一股魔氣飛入紀飛的身體當中,哈哈笑道:「不愧是我兒,賣老父也賣得如此乾脆,有為父風範,等回到百魔殿,就用重生功法把你復生。」

一痴和尚的身體站了起來,念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離恨墟紀施主當真是魔道行徑,被自己兒子背叛還樂滋滋的。」

「這次賊禿說的對。」子虛道人的身體裡面傳來洛塵的聲音。

「禿驢和牛鼻子你們知道個屁,為離恨墟奉行大自在,不拘一格,你們根本不懂真義。」

一時間,少雲門眾人鎮在原地,五大宗門宗主是萬里疆域內的主宰級人物,天劍門門主寧承之的星辰劍法,離恨墟紀雲的小自在魔功,積塵寺苦玄大師的無相劫經,常山道門的太常道典,巫月谷主莫也的祭月天功,威壓四方。

而今,五大宗主有四位在此地,少雲門弟子心中大駭。

寧承之說道:「這位少雲門的後生,你天生劍骨,留下少雲門是浪費前途,不如加入我天劍門,如何?」

少雲門五師弟心中震動,沒想到這個時候,天劍門門主竟然會像他提出邀請,他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猶豫,不由瞟了自己大師兄一眼。

寧承之捕捉到了他的眼神,嘆息道:「好好的一具劍骨,如果繼續待在少雲門,怕是性命堪憂啊!」

少雲門五師弟的心中弱點當即被擊中,寧承之所說,正是他所擔心的。

他當即跪到寧承之面前,大聲道:「師尊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寧承之面帶微笑,看了看紀雲,苦玄還有洛塵。

少雲門大師兄厲聲說道:「葉青羽,你敢背叛師門?!」

葉青羽頓覺腰杆子硬了很多,大聲喝道:「大師兄,你害怕同門師兄弟搶你大師兄的位子,多次借外出歷練殘害同門的事早就在門內傳開了,門主多次包庇你,這樣的少雲門,我不待了。」

葉青羽又對另外三人道:「師兄師姐,大師兄不能容人,你們繼續待在少雲門必遭其害,不如早早抽身,還可以保全自己。」

帝后兇勐:陛下請下榻! 少雲門大師兄目眥欲裂,轉過頭來盯著眾人,手中細劍已經拔出,他聲色俱厲:「今天誰敢背叛少雲門,我就當場執行門規,處死他!」

正準備脫離師門離開的幾人又站住了,氣氛無比的緊張。

少雲門大師兄提著細劍,朝葉青羽殺去,二人當即戰成一團。葉青羽對劍法掌握比少雲門大師兄更為精妙,但是少雲門大師兄法力遠超於葉青羽,葉青羽當即落入下風。

紀雲對著五人中唯一的女子說道:「你是女的,和尚和道士是不會收你的,就來我離恨墟吧,這次少雲門是肯定要滅門了,你們回門中,則是必死無疑。」

苦玄和洛塵收下剩餘兩人,各自說道:「你們知道該怎麼做吧?」

「知道!」

少雲門全體叛變,三人加入戰團,將少雲門大師兄圍在其中。少雲門大師兄頓時險象環生。

少雲門大師兄雖然有威勢,但在五大宗主面前就很不夠看了,被幾位宗主三言兩語就從內部瓦解了。

這也是因為他平日里的行徑太惡劣。

不到片刻,少雲門大師兄就喋血,被細劍刺穿,作困獸之鬥,他平日里欺壓同門,在場的都被他欺壓過,在圍殺他的時候也就很賣力。

他的結局已經註定。

一邊四位門主駕馭四具屍體,圍著刑星查看。

洛塵道士說道:「巫月谷的小妖女怕是死透了,莫谷主在哪裡呢,怎麼不來救人?」

三位門主齊齊看向寧承之,寧承之說道:「看我幹嘛,我怎麼知道莫谷主去了哪裡?」

他心中道:「莫谷主是不會來了!」

他在空中看到了莫谷主,先是被一頭眼中噴火的牛踩得沒有動彈之力,後來又被一頭從孤山叢林溜出來的野豬強行媾和,現在的莫谷主,生死未卜,不可能有心情來管刑星。 少雲門大師兄被圍殺在當場,四位門主帶著自己的新弟子朝黑雲城走去,他們需要調養,儘快恢復實力,少雲門弟子能夠背叛自己的師門,自然也能夠背叛他們,若是被少雲門看出自己沒有實力出手,那麼自己的新弟子就很有可能再次反叛,欺師滅祖。

沒有人喜歡背叛,對於背叛者,從來都不會有好結果,新的宗門也很少會信任背叛者。

葉青羽選擇叛出少雲門,只是出於求生的考慮。

一行人走入城中,各自找尋客棧入住,紀雲心知肚明,如果讓寧承之、苦玄和洛塵恢復,肯定會圍殺他,他準備先走為上。

洛塵和苦玄也不對付,各自尋了一家客棧。

月黑風高,紀雲喚來少雲門的女弟子,同時,還有聞訊前來保護他的四位御風境,兩位御空境的好手。

離恨墟眾人朝黑雲城北部大山急行而去。

夜風微醺,庭院中碧樹搖影,洛塵道士借子虛道人之眼仰觀天象,看見北斗南移,參商相見,不由心嘆:「天下要大亂了,道門該何去何從?」

苦玄和尚枯坐,沒有念經,沒有修佛,藉助一痴和尚的肉身,正在冥想。

他在參悟自身因果,驀然間,他看到一個自己因果中一個無比粗壯的線條連接到岳江鴻身上,而岳江鴻身上的因果線條,則是一團亂麻,基本沒有空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