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這已經不是廖博第一次給她送吃的了,一開始簡依依還會象徵性的拒絕,不過現在兩人關係已經公開了,她便也沒有再拒絕過,反而心裡很享受被人追捧示愛的感覺。

「你今晚有空嗎?」廖博突然開口問到。

簡依依不明所以的看著廖博眨了眨眼,疑惑的問:「嗯?怎麼了?有事情嗎?」

廖博見狀只是淡淡一笑,語氣隨意的說到:「今天我們有個聚會,我想帶你去。你不是過兩天就要進組了嗎,到時候就要和你分開一段時間了,所以我想趁這幾天,抓緊一切時間多和你待在一起。」

廖博看上去一本正經,實則是個情場老手,像這種話說出口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張口就來,臉不紅心不跳的。

而簡依依反而就吃這一套,當下臉『唰』的就紅了徹底。

「去吧?不然你過幾天就走了。」廖博語氣帶著些哀求,格外讓人心動。

簡依依低著頭,末了還是點了點頭:「那好吧,不過不能太晚。」

「不會很晚的,到時候我送你回家。」廖博見簡依依答應了,不禁面上一喜。

這時夏清歡和閆天兩人並肩從兩人身邊路過,隨意一瞥簡依依那羞的跟朵花兒一樣的模樣,夏清歡轉過頭就是一個大白眼。

一回班級,夏清歡便跟簡艾吐槽道:「簡依依和廖博也不知道在走廊里研究什麼呢,給簡依依臊的臉都滴出水來了。」

簡艾吃下最後一口麵包,聞言不由笑道:「這事兒你也管,人家現在不是情侶嗎。」 與此同時,第七禁區,中間之處。

「飛越,我知道在這數月之間,你籌備了不少,留有一些後手!事已至此,就別在藏著掖著,全部使出來吧!」

極道之主一邊催動著一尊古塔,一邊發出了如雷喝聲。

「那便如你所願。」

飛越女帝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單手結出了一個法印,向著虛空一摁。

吼!

一道無比驚人的咆哮聲,立刻從遙遠之處,滾滾傳來。

「嗯?」

極道之主、化心天主等等人的臉色,齊齊一怔。

很快,只見到一尊高有萬丈,渾身上下,結有無數鱗片,一雙眼睛呈現為血色漩渦之狀的奇特凶獸,從遠方迅速衝來,它每一個腳步落下,都有大片大片的虛空,化作一片粉碎。

在它的身後,還有一尊由無數塊仙石凝成的巨人,一尊由無數黑色九幽之水凝成的凶獸等等數十尊無比奇異的存在,攜帶著無比恐怖的氣勢,從遠方迅速衝來。

這股氣勢,都是堪比主境巔峰!

不止如此,在這些奇異存在的身後,還有一尊尊大大小小,各種形狀的凶獸,各種形狀的奇異存在,密密麻麻,宛如一場絕世大潮。

縱然它們當中,只有少部分是主境的存在,大部分都是堪比巔峰至尊的氣息,但是匯聚在一起,也是一個無比龐大的陣容。

「飛越,我來助你!」

一道充滿了鄭重和肅殺的聲音,在天地之間響起,一尊劍眉星目,相貌堂堂,黑髮垂肩,身穿一襲暗紅之色,布滿了無數痕迹的青年,手持一柄太古仙劍,率領著三道身影,從虛空而來。

「許相生?他竟然來了?」

不少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抹錯愕。

許相生,不僅僅是一位頂尖主境巨頭,也是九天仙域的一位傳奇。

此人擁有極高的巔峰,一路高歌,問道成主,更是成為了許家的少族長,但偏偏就在他集力量、天賦、背景、地位等等於一身之時,他竟然選擇與許家決裂,做一位散修!

傳聞之中,他非常愛慕飛越女帝,只是苦苦追求千年,也未曾得到飛越女帝的垂青。只是讓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敢冒著隕落,得罪十七方大勢力的風險,前來相助飛越女帝。

「哎,你們堂堂十七個大勢力,如今為了誅殺一人,竟然聯合起來,不覺得丟人現眼嗎?」

「匆匆歲月五千載,縱然這丫頭不認我,但我將她認為我的傳人,你們既然要動她,那就從我這把老骨頭身上走過去!」

「飛越,今日正好是我來還諾之時機!」

一道道蒼老、威嚴、冰冷的聲音,相繼在天地之間響起,一道道的身影,從那虛無之中走出,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驚天動地。

李季、莫笑離等等主境們,都是吃了一驚。

這出現的一些人當中,不乏是在上古時期,赫赫有名的存在。

「極道,今日也正好藉此機會,和你了清我們之間的種種恩怨。」

一道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名俊美的少年,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許相生等人的不遠之處。

「攝荒天主?」

眾人的瞳仁,齊齊一縮。

「攝荒,你這是何意?難道你們整個穹宇太荒宗,都要站在飛越女帝這一邊了?」

極道之主眼睛一寒。

「不,我此行前來,只代表了我一人,想必你還不知道,早在半個時辰之前,穹宇太荒宗的長霄掌教,就已對外宣布,我觸犯門規,被永遠逐出於穹宇太荒宗內。」

攝荒天主一臉風輕雲淡。

「哈哈哈,飛越,沒想到,短短數月,竟能讓你聯合時代戰場不少的神秘存在,還有這麼多赫赫有名的巨頭!倘若你此次不是出於某種緣故,不得不發動萬主之戰,再讓你籌備數十年,我們恐怕也無法將你給拿下!」

極道之主發出了一道大笑聲,隨後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可惜,現在毫無任何意義!」

話音一落,一場萬眾矚目的大戰,立刻拉開了序幕。

就在這時,第一小仙域,周天不死山!

自上古時代,四大無上天尊爆發那場大戰之後,七大天尊世家,各方大勢力,那些主宰,天尊們,無不在尋找著這座山。

但,這座山就好像徹底從大上界消失了一樣,無論他們動用怎樣的手段,怎樣的方法,依然毫無所獲。

現在,這座山的山腳下,一座木屋的門,忽而被推開了,一名中年男子,從中走了出來,將放置在門邊的一件件已經破爛的戰甲,一一拿去,穿戴在了身上。

「大哥,你這是,要出手了?」

諸仙第九人,當初出手斬掉秦南道基的灰袍老者,神色有些鬱郁,道:「現在時代戰場那邊,幾乎匯聚了各方巨頭們的目光,如果你真的出手了,那主人的身份就徹底曝光了,一旦提前曝光,那些勢力恐怕都要徹底瘋了。」

「現在主人的修為,也不過才巔峰至尊啊。」

「不如……」

中年男人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不如怎樣?」

灰袍老者撓了撓頭,道:「不如,我去出手,將主人給提前帶過來,主人要恨的話,就讓他恨我好了。」

中年男人淡淡道:「以後,不要再這樣想了。 六宮無妃 你所做的事情,只是你認為是好好的罷了,在主人的眼裡,它一點也不好。作為臣子,我們所要做的,只是去執行他所想的事情。」

說到這裡,他突然罵了一句:「不過,仔細說起來,這傢伙都轉世了,還他媽是這種操蛋的性格,有的時候恨不得罵死他。」

話雖如此,但灰袍老者看的清楚,他眼睛明明帶著一絲笑意。

中年人將一把漆黑的古劍拿起,輕撫劍身,道:「話說,你曾經遇到的那位瞎眼女子,真的和飛越女帝長得一模一樣?」

灰袍老者點點頭:「確實一模一樣,而且我敢肯定,那個瞎眼女子的修為,絕對達到了天尊級別。」

中年人將古劍插入劍鞘:「那就真的有意思了,一模一樣的人,天尊級別的修為,還有飛越女帝所修鍊的十生十世功……」

「算了,不琢磨了,反正那個瞎眼女子沒有惡意。」

「四弟,去將我的經書取來,幾萬年了,已經好久都未念經殺人了。」 此時此刻,第七禁區,中間之處。

只見到,方圓數十萬里的天地,都變得破爛不堪,一處處的虛空,化作了混沌,各種各樣的光芒相繼閃耀,還有那一道道無比驚人強大的武道意志,由於無數次的碰撞,宛如一場無形的大風一般,刮到了方圓百萬里之外。

李季和莫笑離等等其他主境強者們,早已退出了這中間之處,根本不敢靠的太近,以免被捲入這場無比恐怖的大戰之中。

「飛越,如此戰下去,我們根本毫無勝算,得將他們這些大陣破開!」

許相生施展出來了一門絕世劍訣,與他帶來的三人,組成了一尊太古劍陣,一邊將那襲來的強大陣力斬碎,一邊傳音喝道:「我有一招,可破他們兩座陣法,但是,我需要先打開缺口!」

飛越女帝沒有理會他,他也不以為意,給他的三位好友傳去了一道神念之後,施展劍陣的同時,暗中準備起來了一門禁術。

「飛越!」

忽而之間,攝荒天主的身形,暴漲了數十倍,雙眼之中浮現出來了一個個上古文字,口中同時發出了一道低喝。

「萬法遮天,一劍斬仙!」

飛越女帝手中的三尺青鋒,忽而脫手而出,化作了全場一道最為璀璨的青光,將她上方的一股股龐大陣力,一個個上古殺局,一道道驚人意志等等,全部斬碎開來,於這大混亂之中,撕裂出來了一條筆直大道。

她的一雙玉手,結出了一個法印,額頭上的金色符號,如同火焰般燃燒起來。

嗡!

在那天穹深處,一直寂靜的無上昊天令,突然震顫起來,爆發出了一道金芒,以著無比驚人的速度,從那筆直大道沖刷而下,落在了飛越女帝身上。

飛越女帝一身氣勢,再度暴漲,充滿了一種古老的威壓。

「無上昊天令怎麼給了她這麼大的加持?」

極道之主、化心天主等等巨頭們,都是神色一愣。

緊接著,飛越女帝手中法印一變,每結出一道,她身上閃耀的金芒,便黯淡了一點。

「她再利用無上昊天令的力量施法!」

極道之主、化心天主等等巨頭們,幾乎瞬間看穿了其中的奧妙,臉色齊齊一變。

雖然他們不知道,飛越女帝此舉為何,但是他們的心中,升起了一種極其不好的預感,必須要阻止。

可,一切已經遲了。

因為,飛越女帝施法的速度,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們反應過來之時,最後一個法印已經結出,她身上的金光,額頭上的金色符號,也徹底消失不見。

「召!」

飛越女帝冷冷一喝,聲音響徹十萬八千里。

下一剎那,整個中間之處的混亂,都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凍住,變的緩慢起來,天穹最深之處的無上昊天令,也開始急劇震動起來,上面那一幅幅神魔圖案,不斷閃耀。

一股磅礴的壓抑之感,不知從而來,籠罩了整個第七禁區。

「怎麼回事?」

所有的主境強者們,臉色都變了。

因為他們的心中,都生出了一絲焦躁與不安。

「嗯?」

不只是他們,那一位位施展著大神通,注視著這裡一切的恐怖存在們,主宰級別的強者們,全部察覺到了不對勁之處。

一息……

五息……

這種古怪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了二十息之時,第七禁區中間之處的上方,才有著方圓十萬丈的虛空,陡然如同水紋般波動起來。

一尊通體漆黑,上面布滿了一條條裂紋,充滿了一種古老滄桑神秘之感的大鐘,從中浮現而出。

極道之主、化心天主等等頂尖巨頭,李季、莫笑離等等其他主境強者,就連那些注視著此地的恐怖存在,主宰級別的存在,心神無不震動,不敢相信。

「冥道天鍾?」

「飛越女帝怎麼掌握了冥道天鍾?」

冥道天鍾,乃是時代戰場一件無比神秘,最為頂級的至寶之一,沒有人知道它曾經屬於誰,只知道它所擁有的力量,比起無上昊天令,也只差了一籌而已。

這無數年以來,不少主宰強者和大勢力,都對它垂涎三尺,數次出手,也未能將其降服。

鐺!

天鍾運轉,鐘聲自響。

諾大的第七禁區之中,無數個角落裡,都掀起了滔天冥氣,化作了滾滾浪潮,向著四面八方洶湧而起。

「不好!」

極道之主、化心天主等等頂尖巨頭們,臉色勃然大變。

轟!轟!轟!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由十七方大勢力的主境強者,催動的那一座座大陣們,像是遭遇了無上大道的衝擊,無數道陣紋,接連破碎開來,陣中一些才主境初期、大成的存在們,臉色變的一片蒼白,吐出了一道道鮮血。

冥道天鍾,緩緩消散。

可是,它展現出來的絕世神威,令無數主境強者們,那一位位恐怖存在,主宰級別的強者,都是震撼不已。

僅僅一擊,十七方大勢力的聯合殺局,差一點就崩潰了!

這哪怕是一位主宰級別初期的存在,全力出手,都難以辦到啊!

「荒蕪之瞳,大荒世界!」

攝荒天主早有準備,抓住了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一雙眼睛之中,湧出了無數的太荒之力,演化成為了一尊若隱若現,若有若無的古老世界,朝著那一座座大陣,碾壓而下。

「飛越啊飛越,你的手段,果然不是我能夠相比的!」

許相生驚嘆一聲,一雙眼睛,變的無比犀利。

「消今問古,許祖歸臨!」

他張口猛地吐出了一道精血,他身後的三人,立刻對著這道精血,打出了一道光芒,一道無比偉岸的虛幻身影,當即浮現出來,盪開了無邊威壓,令得四方的主境強者,都黯然失色。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