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我聞道了生者的氣息,而且這個氣息很是清新,顯然是年齡不大。王馨,想不到消耗那般龐大的力量,才得以把我關在聖書本體之中,居然只是去向一個年輕人類求助!看來,你確實已經到極限了。」

「哼!那個少年雖然年輕,但是卻讓我找到擺脫你的方法,同時也給你準備了一個你絕對不喜歡的囚牢。」王馨語氣冰冷的對著虛空說到。

「王馨,當你把我創造出來的那一刻,我跟你就是一體的,你無法擺脫我,而我也無法離開你,所以不管你在做什麼,都會是無勞之功。」神秘聲音再度出現。

等她說完之後,王馨的身前還出現了一個虛幻的陰影。

透過這裡的紫晶光芒,大致可以看清這個虛影的容貌。

要是外人在這裡的話,定回發現她們兩人樣貌一模一樣,只是一個是實體的,一個是虛幻的而已。 「別說笑了!你只是集合了無盡死亡之念,才形成的書靈而已。你把那些惡念、怨念、鬼怪召集到死域禁地內之中,無非就是想借它們之手佔據我的身體而已,然後成為死域之主。但是,你是絕對不會成功的。」

王馨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黑棺,一邊走了進去。

「放棄抵抗吧,你的身體註定要屬於我!」黑影大喝一聲,趁著王馨轉身時的瞬間,化作一團黑氣衝到了王馨的身前。

嗡!

只是,她才剛剛靠近王馨,就被一道憑空出現的金芒給擋住了。

散發出這股光芒的,自然就是《西遊釋厄傳》的手抄本了。

「聖書之力? 我在荒古撿屬性 難道你向其他聖者尋求幫助了?」黑影凝重的看著王馨,知道事情有點超乎她的想象了。

「與我一同沉睡吧,或許下一次我們蘇醒的時候,你就要換個地方了。」進入黑棺后,王馨就慢慢躺好,然後把《死亡經論》的原本,以及《西遊釋厄傳》的手抄本放在胸前。

話音一落,虛幻的王馨就被一股強橫的力量拉入到了《死亡經論》之中,隨後王馨也就慢慢閉上了眼睛。

但是,就當棺材閉上的一瞬間,王馨所在的這片空間也變得沉寂起來。

只是她並不清楚,黑棺關上之後,還有一道非常虛弱的幻影出現在了黑棺的上方。

「王馨,最終還是你大意了!你為了見那個人類,近乎耗盡了自己的力量,所以根本沒有感應到我分離出一縷書靈。」

黑影出現后,就對著黑棺喃喃說道:「還有,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手抄了一本《死亡經論》嗎?現在,我就去看看那個給了你希望的人類,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黑影說道這裡,就慢慢化作虛無,徹底消失不見了。

……

落雪書院內。

此時,楊易跟王遠決戰的周圍已經圍滿了學生、先生。

就連楊月、宣靈也被一些有人給叫了起來。

當兩女趕到這裡,發現只有王遠一個人站在場地中,而楊易則是消失不見后,心中一同充滿了驚恐和恨意。

尤其是楊月,她在剛到這裡的瞬間,就直接使用楊易交給她的《沖虛經》拓印本,將裡面的山神跟大力神召喚了出來。

顯然她是打算等書戰結束后,親自去與王遠戰鬥。

王遠的侍衛看到這裡后,自然想要去阻止楊月,但是他們卻被書院的一些先生們給牽制住了。

而洛院長卻彷彿根本看不到這些,由此可見他也對王遠有了殺意。

宣靈也召喚出了劍衛,不過她的劍衛卻被宣王府的給牽制住了。

要知道,宣靈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同時也代表著宣王府。

出於立場的考慮,一旦宣靈動手的話,那麼宣王府肯定要出現巨大的損失。

如此這般,在楊易消失的這段時間裡,落雪書院的情況已經變得異常複雜了。

「咳咳!」

就在外面鬧翻天的時候,屏障之內的王遠突然咳嗽兩聲,隨後吐出一口鮮血,然後身體一軟,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我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如果在不治療的話恐怕會落下病根!」王遠感受到了自身的狀況后,就艱難的從墨印中取出一本醫書。

醫書也是靈書的一種,只不過醫書一般都是非常珍貴的,可惜王遠現在還不能夠使用,因為書戰還沒有結束。

「為什麼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他還沒死,我曾聽爺爺說過死域禁地有多麼可怕,按道理來說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哪怕是一個不受到限制的舉人都應該已經死亡了才對。」

王遠非常的疑惑,而且他心中還隱隱約約生出了一股不安。

就在此時,空間突然傳來了陣陣漣漪,隨後一個周身包裹著紫黑之氣的人影,慢慢出現在了屏障之內。

這個人影的出現,就彷彿是為了證明他的預感一般。

因為這道黑影,正是楊易。

「抱歉,我又回來了!」

楊易回來后,看著跪在地上的王遠輕聲說了一句。

「這……怎麼可能!」

王遠聽到楊易的聲音后,臉色頓時變得慘白無比,因為楊易的出現就代表著他已經必輸無疑了。

此時的王遠不僅沒有了靈書,也沒有了書氣,所以根本無法與楊易抗衡。

但是最讓王遠絕望的不是這一點,而是楊易手上持有的那本擁有黑色書籍。

「地榜第二《死亡經綸》,為什麼老祖宗會把它交給你。」身為王家的弟子,在場沒有人比王遠更加清楚這本聖書代表著什麼。

「我能夠得到《死亡經綸》這本聖書,說到底還要感謝你不惜放棄了自身血脈,以及五十年的生命精華來為我創造條件呢。」

楊易把《死亡經綸》輕輕舉起,然後看向了虛弱無比的王遠。

噗!

王遠本身就傷勢很重,所以當他聽到楊易的感謝后,立即氣的噴出一口鮮血。

喘了一口氣后,王遠繼續問道:「為什麼?至少告訴我為什麼?」

王遠真的很不甘心,他不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輸,尤其是輸的還這般慘。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跟底牌,而你的底牌不如我,所以你現在的下場從書戰開始之時就已經註定了。」楊易如是說道。

他當然不會告訴王遠為什麼了,所以王遠註定不知道自己輸在了哪裡。

「結束了,雖然你我相遇並不愉快,但是我依舊會給你一個符合身份的死法。」

到了這一步,楊易明白是時候結束跟王遠的書戰了。

「王遠,念在你身為王家弟子,更是王家的嫡系後代,今天我就用家師賜予我的死亡聖氣,賜予你永恆的死亡。」

嗡~

隨著楊易的話音一落,圍繞在他周圍的黑色氣體,瞬間快速聚集到楊易的右手之上。

「死亡聖氣,想不到我把你傳入死域禁地,竟然是反倒讓你拜得老祖宗為師,這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王遠看到楊易手上的死亡聖氣后,就大致明白楊易為何沒有死在死域禁地了。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楊易沒有直接動手,而是最後對著王遠問了一句。 被楊易這麼一問,王遠還真發下自己有需要交代的遺言。

「楊易,我可以把我的靈幣都給你,但是還請你把這些靈書留給我的隨從,他們追隨了我十幾年,我不希望他們什麼都得不到。」王遠看了一眼屏障外的僕人,然後把墨印中的靈書都取了出來。

面臨死亡之時,人類要麼會表現出醜陋的一面,要麼就會表現出善良的一面。

而王遠這一刻表現出的一面,倒是出乎了楊易的意料。

「我答應你!」楊易點點頭,答應了王遠的託付。

雖然兩人是敵人,但在再怎麼說楊易現在也是死聖名義上的徒弟,所以看在死聖的面子上,以及王遠臨死前的表現,讓楊易決定答應他的要求。

要知道,一開始的時候,楊易還以為王遠在臨死前會做最後的掙扎呢,誰想他最後竟然做的竟然是把財產分給手下。

「還有別的事情嗎?」突然之間,楊易有那麼一點不想下手了。

但事實上,楊易卻不可能放過王遠,這不是說兩人之間沒有合解的可能,而是楊易不能夠讓王遠說出死域禁地的秘密。

哪怕王遠知道的根本不多,甚至可能什麼都不知道,但他也不想冒險,因為楊易不是孤身一人。

「最後我想說,謝謝你!」王遠苦笑一聲,然後閉上了眼睛。

「不客氣!」

楊易同樣苦笑一聲,隨後就對著王遠虛空一點,緊接著死亡聖氣就把王遠纏繞起來。

「想不到結局竟然會是這樣,如果你要是一直蠻橫下去多好!」楊易看著等死的王遠,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說實話,王遠最後的選擇讓楊易很是感慨。

剛剛被死聖剝奪了血脈跟生命精華的王遠,在這道死亡死亡聖氣的侵蝕下,連一分鐘都沒有堅持到,就被死亡聖氣徹底吞噬,連一根骨頭都沒有剩下。

「嗯?《死亡經論》在給我傳遞某種力量!」

就在楊易剛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手上的聖書手抄本出現了一樣。

死亡聖氣在吞噬王遠的時候,力量僅僅消耗了不到一成,而且楊易還發現死亡聖氣竟然擁有轉化生機的功能。

也就是說,楊易利用死亡聖氣吞噬王遠的時候,王遠的生命精華跟魂魄精華有一部分被轉移到了楊易的體內。

這一部分雖然很少,但是卻少許的增加了楊易的生命和精神力。

連帶著之前楊易肉身上受到的傷害,都已經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楊易感受著《死亡經論》的反饋,心中暗自說道:「好舒服的感覺,彷彿有人在為我治療身體一樣,最重要的是,我竟然還感受到了一種類似服用龍魄精華時的感覺,雖然這種感覺很小,但絕對不會有錯!」

其實,當他得到死亡聖氣的時候,就知道死亡聖氣有很多使用方法。

例如,死亡聖氣不僅可以打開進入死域禁地的大門,同時也可以利用死氣侵蝕任何生靈。

可他沒想到用死亡聖氣直接攻擊敵人,還會掠奪對方的生命跟靈魂。

這樣的手段,如果被外人得知的話,要是不被列入禁書才怪。

咔嚓!咔嚓!

當楊易吸收完了《死亡經論》的所有反饋,並把死亡聖氣收入聖書手抄本之內時,之前王馨設下的屏障終於崩潰了。

屏障破碎的瞬間,頓時就有一道倩影衝進了楊易的懷中。

同一時間,楊易就就感覺到自己的胸前出現了一絲濕潤,顯然這是被楊月的淚水給打濕的。

要知道,剛才可不止是楊月認為楊易死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楊易死掉了。

畢竟,王遠可是召喚出了聖書之氣。

但誰也想不到,事情居然會出現這般戲劇性的變化,那王家老祖居然不幫自家弟子,反而收楊易為徒,並將地榜第二的《死亡經論》拓印本交給了楊易。

因為手抄本跟拓印本不看內容是發現不了的,因此外人都以為楊易得到的是拓印本,根本想不到楊易手上的會是手抄本。

如果讓他們知道這是手抄本的話,只怕眾人還會更加震驚。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