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叮咚!

就在這邊正嚴查的時候,隨著耳邊傳來一道清晰的聲音,第五貝殼從兜中掏出手機,仔細的看起來。如果蘇沐在這裡的話,他會驚奇的發現,手機上此刻顯示的赫然是他的信息。從蘇沐開始上學到現在,他的所有事情都記錄在案。這其中包括他曾任職黑山鎮鎮委書記,包括現在他副縣長的身份,甚至還有徐中原認下他當孫子的記錄。

「徐老的孫子!這就難怪了!」第五貝殼若有所思道。

第五貝殼心頭的疑惑全都解開,盛京市那輛牛逼的軍車送行,京城機場少將局長接機,原來因為這傢伙還有那樣的身份在。只是如果讓蘇沐知道,第五貝殼竟然是這麼想他的話,那蘇沐估計就真的會感到無語。

「組長,都搞定了,東西都在這裡,他們怎麼辦?」

第五貝殼掃了一眼孫元勝幾人,神情比剛才更加輕鬆道:「將他們全都請回去喝茶。」

「你真的要這麼做?」孫元勝獰聲道。

「孫元勝,別拿你嚇唬別人的手段來嚇唬我?實話告訴你,我不怕,全都帶走!」第五貝殼淡然道。

「走!」

流蘇酒吧外,路虎車內。

李樂天瞧著流蘇酒吧的大門,有些不解的問道:「我說兄弟,你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那個女人又是誰?她能夠擺平這件事嗎?要知道那個孫元勝可不簡單,他是孫家的人。」

「孫家?」蘇沐問道:「什麼情況?」

「孫家和我們李家一樣,都是老一輩活著興起的。真要細說的話,那便是孫家的第二代和我們李家針鋒相對,老孫家那位和我家老祖宗關係一直不好。所以第二代第三代關係也就那樣,水火不容的。孫元勝這麼針對我,費盡心思的設下這個陷阱,除了想要打倒我的李氏娛樂,更多的還是這個原因。

所以我說,你找的那位根子要是不硬的話,就算了。她是沒有可能將孫元勝怎麼樣的,就算抓緊公安局,很快也會被放出來。要不我現在找人吧?這個孫子竟然出陰招陷害我,那我也就沒有必要再和他裝什麼君子。我還就不信,這次和他硬碰我會輸。」李樂天狠聲道。

「沒必要,等著吧,她能搞定的,我相信她!」蘇沐微笑道。

蘇沐是有別的辦法能夠解決這件事情,但不管是哪種,對現在的他來說,都不是最明智的。他不想讓人以為自己是仗著徐中原,在外面胡作非為。等到這件事情解決掉后,哪怕再想辦法收拾這個大華娛樂,都不能現在做出讓別人挑刺的事情來。

事實正如蘇沐所料。

沒隔多久,孫元勝幾個人便被送進兩輛車內帶走,而第五貝殼的手中則拿著一個塑料袋,向著路虎車走來。塑料袋中裝著剛才撒下來的所有艷照,還有那兩個相機,額外多出的是一盒帶子,帶子便是流蘇酒吧監控室中所錄下的事發情況。既然要做,第五貝殼不介意做全套。 醜女悍妻:撿個夫君是暴君 ? 重返九五:不負時光不負卿 時間很快到了十二月下旬,東北的冬天是很冷的,尤其是哈市,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溫讓人受不了,走到哪裡都必須穿厚厚的羽絨服★精~彩`東方』文手打★《》劉伯陽第一次覺得哈市定居也不是一件十分理想的事,他是s省長大的人,可s省每年冬天的低溫度絕不會低於零下十五度,哈市卻是s省的一倍

所以這段時間劉伯陽連門都不想出,很多事情都是呆溫暖的琉璃宮裡解決,得虧嚴冬季節是萬物蟄伏的階段,所以這段時間也沒什麼大事發,劉伯陽還和高震飛詳細商討年會召開的具體日期,覺得這事兒不能再拖,越拖天越冷,到時候首都的兄弟們趕過來會加適應不了。

——

哈市已經連續下了幾天的鵝毛大雪,這座城市無愧於「冰城」的美名,到處都被冰雪點綴的銀裝裹,很多哈市的土文化開始冷酷的時節展現風采,諸如滿大街的冰雕藝術、防洪紀念塔下面的冰燈展、江邊上的冰雪大世界有許多玩冰的方式享譽全國:滑冰、抽冰嘎、坐狗拉爬犁、冰梯所以越是寒冷的時節,哈市越熱鬧,成了全國趨之若鶩的旅遊勝地,每天都有幾千名遊客來到哈市遊玩,這倒讓第一次哈市定居劉伯陽沒想到。

這天晚上,天空又是飄著鵝毛大雪,劉伯陽和高震飛終於定下了開年會的時間,就選月末,大會將進行三天,一是讓遠道而來的兄弟們開完會後還能趕回家去過年,再就是留出時間讓他們哈市玩玩兒。劉伯陽心情大,沒出門了,就想出去轉轉,高震飛欣然陪同,家裡的兄弟們早就悶夠了,全都要跟著劉伯陽一起上街耍耍。

於是兄弟十多人,連同老貓的媳fù馬菱怡、虎子的媳fù克里斯汀娜,一起開車去街上轉轉。.由於大雪封路,所以車輛必須開得很慢,快要抵達市區的時候,劉伯陽不想顯得太招搖,就讓兄弟們把車停附近的停車場,然後步行逛街。

今天的哈市與平常一樣,又迎來了數以千計的旅遊人群,哈市到了晚上就是節目上演的時候,大街巷的冰燈冰雕全部展現出來,遊覽的人群絡繹不學,那熱鬧程度不亞於過年。

劉伯陽終於再一次覺得,如果適應了這座城市的溫度,長定居下去真不是壞事,首先低溫天氣有助於殺死病菌,保護人的身體健康,再者這座城市也真的很有玩頭,全國沒有哪一座城市冬天可以這樣有特sè。

「王天海王天海你那條冰龍哇漂亮啊」這一路上克里斯汀娜都顯得很興奮,她一個國人何時見過如此華麗的冰景,指著遠處一家酒店門面上的一條冰龍叫道。

那條冰龍通體用白冰雕刻而成,長達十幾米,是直接用冰水黏酒店的大門上方,張牙舞爪,猙獰可怖,確實栩栩如、惟妙惟肖,有很多觀光遊客們正奇的對它拍照呢

虎子大咧咧的摟她笑道:「行了別大驚怪的,喊那麼大聲幹什麼,丟不丟人?喜歡我以後天天帶你出來」

克里斯汀娜開心道:「怎麼啦?我願意你的哦,以後經常陪我出來玩兒,天天呆家裡,悶都悶死了」

馬菱怡著自己心目中一向很有xìng格的克里斯汀娜姐姐居然興奮的像個孩兒,也覺得很開心,主動幫她介紹哈市的冰城文化,還要帶她去哈市出名的幾個觀光景點瞧瞧,克里斯汀娜高興的不行,讓馬菱怡馬上就帶她去玩兒。

於是兩個人就嚷嚷著要先去江邊冰雪大世界,兄弟們都很無語,不過今天難得出來一次,大家都是抱著玩樂的心態,連劉伯陽都想放鬆一次,跟著蹦蹦跳跳跑動跑西的兩一起趕往江邊。

「陽哥,剛才走進來的時候我到那邊有家藏獒專賣店,我早就想養一條藏獒了,咱家地兒那麼大,不如回頭弄幾頭回去,門啥的也,整天那些孩兒才喜歡的動物,我都膩了。」老貓道。

劉伯陽點點頭道:「行買兩頭吧,一公一母,你親自去挑,要純種的,幼年期能養活的那種,還要精挑細選出裡面健壯的,要養就養將來能守家的」

「行那待會兒咱們轉完我就去挑」老貓道。

——

東北當然不可能有純種藏獒,真正的純種藏獒都快絕跡了,而且只分佈青藏高原,是那些牧民們的忠實夥伴。劉伯陽所謂的純種是相對概念,東北這邊確實也有不少青藏高原藏獒的近親,也是被山裡的農民們養來家護院的,據一頭猛藏獒足可以拼殺山林里的狼群劉伯陽的琉璃宮太大,養兩條裡面隨時巡邏守家,也是不錯的選擇。

一行人走了很都沒到江邊,原因很簡單,克里斯汀娜今晚太「瘋」了,到什麼都覺得很奇,非要嘰嘰喳喳拉著馬菱怡期已過去敲個究竟,就這樣,明明半個時的路,走了一個多時都還沒到,兄弟們累的氣喘吁吁,把身上羽絨服的扣子都解開了,崔國棟很是無語道:「她們就不累嗎?真搞不懂人這種動物,平時力氣也不大,逛起街來卻有無窮的力氣,我腳都走酸了」

虎子翻翻白眼兒道:「現你知道我為啥不願陪克里斯汀娜傳來了吧,娘的,出來一次折磨我一次,這次幸虧有嫂子替我陪她,不然我又得累夠嗆。」

兩人正著抱怨的話,忽然跑到前面的馬菱怡轉身歡快的朝劉伯陽等人招手:「快來呀你們快點,這個玩」

「走過去瞧瞧」劉伯陽也發現那座冰雕下面的圍觀人群格外多,不知道裡面發了什麼事。

兩前面興奮的開路,兄弟們分開人群擠到了前面,發現裡面也沒啥稀奇的,就有一個江湖賣藝似的乾巴老頭坐一條板凳上,腳邊擺著五枚篩子和一個搖筒,正用手地上刻字呢。

劉伯陽敏銳的注意到這老人似乎有功力身,居然只用一根食指就厚厚的冰層上刻下了兩排大字:「千王之王一隻手,賭遍天下無敵手」

當這兩行字刻完的時候,人群嘩然一驚,這乾巴老頭大的口氣居然自稱「千王之王」,就他這模樣也敢自稱賭王?

那老頭刻完字之後,也不對他指指點點的那些圍觀群眾,裹了裹自己身上破舊的黑sè羊皮外套,用左手輕輕撫mō著腳邊的搖筒。

這時劉伯陽才敏銳的發現,老頭的一手一隻蜷腹部,根不外lù,聯想到他刻的字,很可能他那隻殘疾的手是故意藏起來的,他真的只有一隻手

「大爺,你的口氣還真大,什麼叫『千王之王一隻手,賭遍天下無敵手』?我就不信了嗨,有事你lù一手給我們?」人群中走出一個剃著寸頭的胖子,蹲到老人身邊大咧咧的道。

首發無廣告

請分享t!。 ()「這是你要的所有東西,現在都給你了!」第五貝殼敲開蘇沐的車窗,直接將塑料袋塞了進來。

蘇沐倒是沒有看,他相信第五貝殼的實力,絕對能做到盡善盡美。

「孫元勝,你準備怎麼辦?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吧?」蘇沐問道。

「怎麼?現在知道心疼我了?那剛才為什麼要將我拉下水那?你還真的以為國安的身份是你能隨便調用的嗎?」第五貝殼輕笑道。

「是啊,你要是不說的話,我還有些奇怪那。其實你就算不答應幫忙,那個u盤,我都會給你的。但你為什麼真的動手了那?」蘇沐好奇道。

國安不是誰的私人勢力,蘇沐很清楚這點。要是說他剛才是想著讓第五貝殼幫忙解決事情是真的話,那倒是有些離譜。因為他也不認為第五貝殼會真的動手,即便動手也不會怎麼幫忙。但眼前的一幕卻讓蘇沐真的有些意外,因為第五貝殼不但幫了忙,還將孫元勝他們給帶走。

孫元勝的背景,蘇沐現在已經清楚的很,所以蘇沐更加確定,第五貝殼是不會怎麼對付孫元勝的。而她現在既然這麼做了,就應該知道,接下來會面臨怎麼樣的大難題。要是孫家給第五貝殼製造些麻煩的話,她以後在國安想要正常工作下去,那基本就是奢望。

所以蘇沐很好奇,好奇第五貝殼到底是怎麼想的。

「咯咯!」

第五貝殼瞧著好奇的蘇沐,突然間花枝亂顫般的笑起來。在李樂天的傻眼中,她笑著道:「你還真的以為自己那麼厲害嗎?真的以為你是我們國安的老大嗎?流蘇酒吧我們早就盯上了,這裡和我們的一個任務有關係。所以我們才能夠在這裡安排下那麼多人,不然你以為事情會這麼湊巧嗎?」

原來如此!

蘇沐瞧著第五貝殼,覺得這世界上長的好看的女人。還真的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行了,既然如此那咱們兩清了,再見。兄弟,開車走!」蘇沐說道。

「好咧!」

李樂天一踩油門,路虎便閃電般的消失在當地,第五貝殼站在原地,瞧著路虎的車影融入到車流中,嘴角露出一抹玩味般的笑容。

「兩清?你說兩清就兩清。做夢吧!我會讓你欠我一份大人情的。」

說著第五貝殼掏出手機摁下一個發送鍵后,轉身便走向自己的車。

蘇沐坐在副駕駛上,雙眼微閉,將今晚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的過了一遍,確定沒有任何疏漏外,緊繃的神經才算是慢慢的放鬆下來。

今晚原本只是很為尋常的一個聚會,蘇沐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會遇到這麼湊巧的事情。孫元勝給李樂天設下一個局,流蘇酒吧又被國安盯上,恰恰自己又是第五貝殼想要找到的人。如果不是這麼多陰差陽錯的話,現在恐怕李樂天就會被孫元勝真的給抹黑了。

「兄弟,你說孫元勝這個孫子會不會讓那些娛樂報紙都準備看我的笑話那?」李樂天狠聲道。

一句話。提醒了蘇沐。

沒錯啊,孫元勝這人肯定不會做無用功的,他既然安排好了娛樂記者,想必也暗中收買了娛樂報紙,要是這些娛樂報紙真的做出些什麼過分舉動,李樂天的名聲可就真的要被潑上髒水。

滴滴!

就在蘇沐剛想琢磨下怎麼應付這種局面時,他的手機郵箱顯示收到一份郵件,打開后眼前一亮,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后,臉上的笑容便濃郁起來。

國安的人,還真是夠厲害的,這麼短的時間不但搞到了自己的手機號碼,還能做到發送郵件。當然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第五貝殼送給他的這份禮物,簡直就是及時雨。

「樂天,想不想一舉擊潰孫元勝,徹底吃下大華娛樂?」蘇沐微笑著問道。

嗤!

正在開車的李樂天聽到這話,猛地一踩剎車,隨即面露震驚神色,「兄弟,你知道你剛在說的是什麼嗎?你說徹底吃下大華娛樂?可能嗎?」

「以前或許是不可能,現在卻沒有任何問題,只要稍微運作下,便能夠讓孫元勝吃不了兜著走,你瞧這些是什麼?」蘇沐笑著將手機遞過去。

李樂天接過之後,越看越是興奮,他看完之後猛地一拍方向盤,「這下夠孫元勝那條瘋狗喝一壺的了!」

原來第五貝殼送過來的這份禮物,著實不輕,那些資料竟然是大華娛樂涉嫌通過經營娛樂,拍攝電影電視來進行洗黑錢的證據。只要有了這些證據在手,就不怕拿不下孫元勝。

「活該他這條瘋狗倒霉!」蘇沐笑道。

「哈哈,兄弟,我發現你就是我的福星。啥也別說了,走,咱們找個地兒好好喝一場!」李樂天大笑道。

「今晚是不行了,後天吧。」蘇沐說道。

「為什麼?」李樂天不悅道。

「想知道原因,好啊,你要是能說服我爺爺讓我和你痛快喝酒,那我就喝!」蘇沐說道。

「那還是算了,我沒那個膽子!」想到徐中原的眼神,李樂天便縮了下脖子。

「走吧,送我回西山別院,你也別閑著,回去后拿這些材料趕緊動手,記得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能夠給孫元勝再翻盤的機會!」蘇沐眼放精光。

「我明白!你就瞧好吧!」李樂天森然道。

作為京城的一流紈絝,李樂天別的不敢說,整人那是一流的。況且現在自己還手握證據,就算沒辦法怎麼孫元勝,吃掉大華娛樂卻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回家之後,好好和老爹老叔他們商量下。沒準還能夠通過大華娛樂洗黑錢這件事,撈取到意外的政治資本。

沒錯,就這麼干!

李樂天在心裡想到這些的同時。對身邊坐著的蘇沐,又多了一份感激。但這樣的感激,他是永遠都不會說出來的。因為從他們兩人結識到現在。早就成為比親兄弟還要親的兄弟。說那些謝謝的話,實在是見外的很。與其說什麼謝謝,倒不如為蘇沐在暗中做些別的事情。

比如說幫助蘇沐投資,拉動他執政地方的經濟發展!

比如說讓李家幫襯著蘇沐,為他在合適的時候說話!

流蘇酒吧。

這家剛才還是熱熱鬧鬧的酒吧,如今卻是變的一片衰敗。所有的客人全都離開,酒吧裡面的服務生也都各自回家,空蕩蕩的大廳中只剩下李夢和關魚兩個人。

李夢沒走是因為她沒地兒可去。關魚沒走是因為一直很照顧她的李夢沒走。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李夢喃喃自語著。

今晚發生的這一切,對李夢來說那就像是在做夢,是那樣的不真實。如果不是眼前就是這死寂的場面,李夢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孫元勝和李樂天的鬥法,這對李夢而言,倒是沒有什麼過大的影響。畢竟不管是誰勝了,貌似都和流蘇酒吧沒什麼關係。但要命的是常山出事了。

想到常山被帶走那刻。給她說的那句話,李夢便感覺從頭到腳一陣發冷。

「李夢,從現在起流蘇酒吧會徹底關門,你自謀生路吧!」

就是這麼一句話,聽在李夢的耳里不亞於晴天霹靂。常山說流蘇酒吧要徹底關門?而且瞧帶他走的那些人,絕對不是一般的警察。難道說常山真的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現在被查出來了?老闆都被抓進去,這流蘇酒吧必然是沒有可能再經營下去,不關門怎麼辦?

最主要的是流蘇酒吧關門了,李夢將何去何從?

「關魚,做姐姐的恐怕以後沒有辦法照顧你了。這家酒吧應該是真的要關門了,如果你還想當駐唱歌手的話,我倒是能夠介紹你到別的酒吧,但卻沒辦法繼續罩著你了。」李夢瞧著坐在旁邊的關魚,苦笑了下道。

「夢姐,別這麼悲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手中不是有那個人給你的電話嗎?打過去,明天你就能夠有一份更好的工作。」關魚說道。

「關魚,你還是太年輕了,怎麼能夠這麼輕信別人的話那?你真的以為那個手機號會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你以為他會接嗎?就算他會接,你以為他真的會用我嗎?首席秘書,還是李氏娛樂的首席秘書,這意味著什麼,你是不知道的。」李夢自嘲般的一笑。

李夢的話讓關魚眼神一陣恍惚,不過很快她便清醒過來,臉上浮現出一種堅定的神情,就像她剛才唱歌時一樣,「不,夢姐,我覺得這次是你錯了,那個人眼睛中透露著真誠,你應該相信他的話。」

「真的行嗎?」李夢自語道。

「肯定能!」關魚說著掏出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李夢,「夢姐,你應該知道我每次唱歌的時候,都會開著錄像功能,為的便是記錄下來我唱歌的樣子,回去后好給母親看。湊巧那兩個記者就站在我身後的位置,所以這裡面錄下了一些東西,你到時候只要將這個手機交給他們,我想你的勝算將會更大。」

李夢倒是沒想到,關魚竟然拍到了這麼實質性的東西。但震驚過後,她便隨即釋然。

不就是打個電話的事情,又耽誤不了什麼,自己總的找碗飯吃不是?有著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李夢才不會傻到不去珍惜。

「好,那等我辦好這事後再還給你手機。」李夢說道。

「拿去用吧,反正我很少用得著。」關魚淡然一笑。

是啊,關魚是真的暫時用不著了,因為過了今晚,她便不會再讓手機成為身邊的消費品。每個月的手機費,足夠她為母親買下一天的葯了。() ?有了胖子這一帶頭,後面的人也紛紛躁動起來,人們無論如何都不願相信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乾巴老頭竟然會是賭王,這也與港台電影中周潤發的形象差太遠了。ihong不過話又說回來,敢說這種大話的人,身上肯定也有些斤兩,人們迫不及待瞧瞧這老頭有什麼看家本事。

那老頭抬起頭來淡淡看了看胖子,見那胖子完全是用挑逗和蔑視的眼神跟他說話,他淡淡嘆口氣道:「年輕人莫要不敬老,若非老夫酒後失防,招了小人算計,就你這種市井小民,恐怕一輩子都見不到你家太歲我。」

那胖子一聽這話,頓時大怒,擼起袖子道:「哎我艹!你這老棺材瓢子說話怎麼這麼難聽?老子我招你了惹你了?不就是讓你露兩手嗎?沒本事就別坐這兒丟人行不行?」

老頭這一次卻懶得理睬他,繼續低下頭擺弄自己的搖筒,胖子臉上掛不住了,大罵道:「老東西你什麼意思?誠心不把我放在眼裡是吧? 逆仙龍帝 信不信我揍你?」手腕還真擼起袖子擺出要揍人的架勢。

老頭動作頓了頓,抬起頭來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人群這時變的更加吵哄哄的,連很多女人都開始小聲議論這老頭到底有沒有真本事,是不是在嘩眾取寵,老頭終於怒了,對胖子道:「本來我老人家跟人賭也是要看著順眼才行,但你咄咄相逼,我也沒辦法,既然你質疑老子的賭技,何不跟我賭一局?我輸了,剁下另外一隻手給你,但若你輸了,給我老人家叩頭認錯,然後馬上消失在我面前1,!」

「艹!你讓老子跪我就跪?你算什麼玩意兒?」胖子冷冷道。

「不敢?」

「笑話!賭就賭,跟我怕你似的!」東北人都直爽好面子,這胖子也不例外,雖然他已經意識到自己落了老頭的套,但後面這麼多人看著,不賭就掛不住了。

老頭熟練的用手撈起搖筒,又把五枚篩子一一倒進筒內,對胖子道:「我今天出來就帶著這點東西,賭篩子,無非就是賭大小賭數字,你押大還是押小?」

這就開始了?人群馬上安靜下來,就連劉伯陽眾兄弟也都屏住呼吸,仔細觀看老頭的身手,劉伯陽絲毫不懷疑這老頭確有真功夫在身,就憑他能單指刻嚴冰,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通過他剛才與胖子的談話,劉伯陽還捕捉到兩層信息:一,這老頭可能在賭界很有名,只不過遭小人迫害才淪落至此;二,他淪落之後,與以前的風光有了巨大落差,以至於他憤世嫉俗,還保留著以前的清高,渴望東山再起。

「賭個破篩子你也好意思自稱賭王?這玩意兒憑運氣,贏了輸了都不能說明什麼!」胖子冷笑著諷刺完,仔細觀察了一會兒,道:「我押小!」

老頭也不說話,用手抖了抖搖筒,所有人都能聽到篩子在裡面飛舞亂轉的聲音,然後老頭猛的把搖筒往地上一扣,打開一看,五枚篩子整齊排成一條直線,均是六排黑點向上,六六三十六,這是最大的數字!

人群嘩然一驚,終於領教到老頭的身手,想把篩子晃成「大」很簡單,但要把它們全部晃成「六」字向上,就難如登天,而讓篩子整齊排成直線,就難上加難了,老頭的動作一氣呵成,讓人隱約感受到他以前在各種大型賭局上的風采。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