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當真奇怪。”說完這句話,他才發現,自己與馮不歸的身周竟然佈滿了一絲絲青色的玄剎力。

“師父,你醒過來了?”寧浮生驚喜的叫道。不過很快他就失望了,馮不歸沒有醒過來,這些玄剎力不過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潛在的能力罷了。

兩天之後,寧浮生將那隻野兔最後的一點點肉絲也吃掉了,但無濟於事。看了一眼兩天沒有進食,但氣色卻更好的馮不歸,不由有些羨慕。

找到一個比較乾燥的地方,寧浮生將馮不歸放在了一塊石頭的旁邊,說道:“師父,我找點吃的去,你別亂跑。”或許因爲習慣了,現在,寧浮生已經感覺不到害怕了。

寧浮生的運氣還不錯,沒有浪費多少時間,他就找到了一些可以果脯的乾癟了的野果。而當他回到原地的時候,卻發現一個年輕人正在馮不歸的身前站着。

倒吸一口涼氣,寧浮生絲毫不敢移動。萬幸那個年輕人是背對着寧浮生的,不然寧浮生早就被發現了。

“運氣不錯,竟然見到了這個老頭子,呵呵,這一百兩金幣來的真輕鬆。”那年輕人笑道。雙手謹慎的伸出,雙手之上閃爍着橙色的玄剎力。

“橙色玄宗!”寧浮生又是一驚。但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用來驚訝了。當那個年輕人的雙手將要碰到馮不歸的腦袋的時候,寧浮生猛然叫道:“住手!”

下一刻,寧浮生潛意識的動用出了他感覺最爲強悍的玄剎技!

“犀照!”寧浮生喝道。幾道赤色玄剎力驟然涌動而出,下一刻就卷向了那個年輕人的腦袋。

那年輕人在聽到寧浮生的聲音的時候就回過了身子,但當他見到對面是一個小孩的時候,心中的警惕不由降到了最低。剛要嘲諷幾句,卻見到了如同利爪一般的赤色玄剎力。

還沒有來得及分辨這是什麼玄剎技,那年輕人就感覺自己的意識一陣模糊,下一刻,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而寧浮生見到那年輕人的腦袋如同一個被打碎了的瓷瓶碎裂後,差點嚇暈了過去。深吸了一口氣,他強自將這種感覺壓了下去,飛快的跑到了馮不歸的身邊,叫道:“師父,你沒事吧?”

馮不歸沒有迴應,寧浮生戰戰兢兢的摸了一下他的心口,接着‘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叫道:“師父,我都殺人了,你還不醒過來嗎?”

“呵呵,殺人有這麼可怕嗎?唉,一個無知的小孩子啊。”就在這個時候,寧浮生的背後竟然傳來了一個滿含嘲弄意味的聲音。

“他沒死?”寧浮生猛然轉過了身子。而現在站立在他對面的,卻是另外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但眼中的貪婪與嘴角的不屑卻像是一個三四十歲刻薄的男人一般。

“你是誰?”寧浮生問道,心中也打起了警惕。

“聽好了,我叫王山,死在我的手裏,不丟人。”王山玩味的打量着寧浮生。

寧浮生驚恐的問道:“你爲什麼要殺我?”

王山哈哈大笑,像是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一般。

“哈哈,你真有意思,殺你還需要理由嗎?要怪就怪你帶着的人是馮不歸!”說完這話,王山緩緩的走向了寧浮生,同時,他的雙手與雙腳之上都升起了橙色的玄剎力。

“又是一個橙色玄宗!”寧浮生心道。可能是因爲此前他殺死了一個橙色玄宗的緣故,所以現在他倒是沒有多少緊張,而且感覺自己可以應付。

“你是光明伏葬界的人?”寧浮生問道,說話的同時,他暗中觀察了一下地形,無奈,這裏的地形很簡單,一點可以藉助的地方都沒有。

王山眼中閃過一絲異彩,說道:“不是,我倒是想加入光明伏葬界,但卻沒有那個運氣。不過以後就難說了,如果我將馮不歸與你的屍體帶到懸賞人的面前,或許就有機會了吧。”

寧浮生還要說些什麼來拖延時間的時候,卻見眼前橙色光輝猛然閃動,心中一驚,腳尖微微點地,身形爆閃而退。‘噝’的一聲輕響發出,寧浮生的衣襟就被切下了一塊,而他的胸前也被劃開了一個口子。

寧浮生見此想要大聲叫喊,因爲他害怕。沒有人不怕死,況且他還是一個孩子。但他也知道,現在如果不平靜下來,那麼他就真的要被殺死了。就在寧浮生愣神的瞬間,他就感覺自己的肚子好似被萬鈞重的鐵錘擊中一般,絞痛中,他的身子也遠遠的落在了地上。

“一個廢物,呵呵。”王山輕輕的笑道。說話間,他見寧浮生的身子在泥濘的雪地中抽搐,知道他已經不行了,於是也沒有理會,徑自走向了馮不歸。

“你說誰是廢物?”就在王山想要將馮不歸的腦袋摘下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充滿了憤怒與殺意凜然的聲音。這個聲音竟然讓他一陣心驚,緩緩轉過身子,卻見剛纔還在泥濘中抽搐的寧浮生已經站起了身子!

“他怎麼能夠站起來?”王山感覺不可思議,又見寧浮生的眼中帶着一種瘋狂的意味,他的心中也是驚動不已。

“難道我在害怕這個小屁孩?”王山自問,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氣,笑道:“就是說你,怎麼,你不服氣嗎?”

“找死!”寧浮生咬牙嘶聲說道,說話的時候他的雙手之上也帶起了赤色的玄剎力,身形更是如同一團烈火似的衝向了王山。 蕭輕塵帶著自己的千名親衛直接穿過北涼城.然後走向北涼王府.那裡聞人清淺帶著眾幹人等已經等候多時了.

蕭輕塵到達北涼王府山下.身後千名親衛轟然下馬.只有蕭輕塵一人騎馬而上.而在通往北涼王府門前的斜坡之上的士卒皆是一一跪拜而下.

等的蕭輕塵一人駕馬來到北涼王府門前.一名校尉替蕭輕塵拉住韁繩.蕭輕塵反身下馬.

其餘皆是行跪拜禮「參見王爺.」

「王爺.」

「見過王爺.」

聞人清淺和太子妃則是施半身禮.

蕭輕塵虛扶聞人清淺.讓對著太子妃說道「見過太子妃.」.葉飄香微微頷首.

隨即聞人清淺便走到蕭輕塵的身旁.蕭輕塵微微一笑.走入北涼王府之中.

蕭輕塵先是回到墨雨閣沐浴一番之後.換上蜀錦金絲白袍.蛟龍騰雲靴.懸挂泫然玉佩.然後身上再噴上熏香.

蕭輕塵伸了一個懶腰.走出墨雨閣.坐在前庭的搖椅上.水榭這個幾個丫頭就過來伺候在一旁.水榭替蕭輕塵捏肩.其餘的則是給蕭輕塵端茶送水.時不時的喂水果給蕭輕塵.

蕭輕塵此刻倒是舒坦.他笑說道「哎呀.本少爺今天也是能得到你們幾個伺候了.」

水榭淺笑道「少爺這也是趁著小姐不在的時候享福了.」

蕭輕塵撇撇嘴.說道「她啊.」

說完.蕭輕塵回頭看了看.問水榭道「煙顏呢.怎麼沒看見她.去哪了.」

水榭給蕭輕塵捏肩的手瞬間一僵.「這.」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這時候聞人清淺從墨雨閣裡面走出來.也聽的蕭輕塵問到此事.知曉水榭幾人不大好說.便出言讓幾人退下.幾人極為聽話的退入了墨雨閣中.水榭微微對著聞人清淺默默點頭.其意思不明而語.

蕭輕塵此刻卻是面色沉了下來.

等的聞人清淺走進.自己給蕭輕塵捏肩.聞人清淺便說道「有些事你就不要為難她們了.雖然你們關係極好.但是有時候有些事情她們不好說.」

蕭輕塵哼了一聲說道「然後你來說.」

聞人清淺淺然一笑.拉過椅子坐在蕭輕塵身旁.握起蕭輕塵的右手.用玉搓給蕭輕塵修理指甲.

聞人清淺淺然笑道「煙顏她出去了.是姐姐叫她出去的.說是有些事有煙顏她才放心些.」

蕭輕塵看了聞人清淺一眼說道「等於是說你也不和我說什麼事.」.聞人清淺說道「這些事我也不大好說.畢竟是姐姐做主.」

蕭輕塵眉頭一皺.口中說道「隱塵.」

「奴婢在.」.隨著蕭輕塵一聲輕喊.一名身穿白袍的人突然出現.跪拜在蕭輕塵身後.這人是隱塵當中頂尖的高手.也是蕭家最頂尖的死士.時刻跟隨在蕭輕塵的身旁保護蕭輕塵.

蕭輕塵淡淡說道「你去將最近的卷宗交給我.」

「奴婢遵命.」.隱塵一接令便退了下去.

聞人清淺卻是莫名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為何這麼犟呢.」

蕭輕塵雙目微閉的說道「你們還不是一樣.不好說.不好說.只是礙著流觴墨舞在那而已.你們不好說我就自己查唄.」

聞人清淺卻是無奈的搖搖頭.

聞人清淺接著說道「對了.你在蘭州.太子怎麼樣.」

蕭輕塵說道「白秋影.他好的很.不過也被我氣的不輕.過幾天他也應該會沖蘭州來到這.他奉命來到邊疆.如今沒有接到回京的聖旨他是不敢回去的.對了.你這些日子和太子妃處的如何.按著情分來說.她算是你的表嫂吧.」

聞人清淺聽得蕭輕塵說到這件事.面色居然不由的一紅.然後說道「好的很.沒事的時候.我們就隨處走走.不過.不過.」

蕭輕塵疑惑的看著聞人清淺說道「不過什麼.」

聞人清淺輕咬下唇.糾結一會兒.貼近蕭輕塵的耳旁細細念了幾番.

聞人清淺一說完.便是臉紅到了脖子.

蕭輕塵看的聞人清淺的樣子.取笑道「這不正是春天到了嘛.」

「哎呀.討厭不討厭啊.」.聞人清淺嗔道.

蕭輕塵哈哈大笑起來.笑說道「好啊.既然這春天到了.我也不反對不是.要不就今天晚上.」

聞人清淺嗔怒道「不和你說了.」

蕭輕塵壓不住心中的笑意.

等的片刻.隱塵已經將最近的卷宗給蕭輕塵帶了過來.蕭輕塵認真看了片刻.斥道「這簡直是胡鬧.胡鬧.」

蕭輕塵喘了幾口怒氣.隨即也只有無奈的搖搖頭.說道「你們這些人啊.一點都安分安分.一個女子怎麼隨便就率兵出征.就算是出征也不用深入敵後吧.」

聞人清淺卻是喃喃念道「人家也想出征呢.」

蕭輕塵剛好聽得這句話.白了聞人清淺一眼.說道「那就給我好好的呆在北涼王府.那也不許去.外面打仗的厲害.」

聞人清淺噘著嘴巴說道「當初姐姐還和我說.到時候打起大戰的時候我負責駐守南邊呢.再說了姐姐她都能在北涼大營之中指揮數十萬兵馬.為什麼我就不能啊.「

蕭輕塵嗬的一聲說道「我看你是純純的嫉妒不是.指揮數十萬兵馬.你當好玩啊.要不是她比我厲害.我打不過她.我才不讓她在前線統帥兵馬呢.」

聞人清淺還說道「那當初不是還讓我駐守南邊嘛.」

蕭輕塵無奈的看著聞人清淺說道「這不是還沒到時候嘛.再說了.還不到你駐守南邊的時候.」

蕭輕塵說完.忽然心中一動.笑說道「這不是到了春天了嘛.春天啊.好啊.萬物復甦.生機遍布啊.」

聞人清淺嗔怒道「人家不理你了.」

說完.聞人清淺一跺腳就走入了墨雨閣之中.

等的聞人清淺一走如墨雨閣中.蕭輕塵面色上的笑意消減下去.眼中泛出冷光.

他從卷宗之中抽出一份密信.那份密信是乾達婆讓隱塵遞過來的.

蕭輕塵眼睛掃過這份密信.這份密信的落款人便是劉無知.蕭輕塵看的片刻之後.說道「萬無一失.便十面埋伏.告訴所有人計劃提前.」 卻說寧浮生如同瘋癲了一般的衝向了王山,雙手之上的玄剎力也是隱約的在涌動着,這也暴露了他的修爲。開始的時候,王山還有些警惕,但當他見到寧浮生僅僅是赤色玄宗的層次後,心中的警惕就變成了一種不屑。

在這個時候,寧浮生已經衝到王山的身前了,雙手引動中,引鳳訣就自用出。王山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雙手帶着橙色玄剎力轟然撞上了寧浮生的雙拳。一聲爆裂之音發出,寧浮生後退了一步,而王山卻是退後了三步。雖說寧浮生的修爲不如王山,但他的力氣卻是不小的。話又說回來了,在某種時候,力量大一些並不會起到什麼作用。如同寧浮生與王山,看似寧浮生佔據了上風,其實現在的王山是毫髮無損的。

輕輕摩挲了一下自己的雙手,王山呵呵輕笑,說道:“力氣倒是不小,但是,那遠遠不夠!”說這話的時候,王山首先發起了進攻,身形如電中,那橙色的玄剎力也如同利刃一般衝向了寧浮生。

寧浮生見此一驚,連連變化了幾個身法,都無法避開王山的攻擊。

“難道還要用犀照嗎?”寧浮生心道,在他的認知中,想要扭轉形勢,或許只能依靠犀照了。

“犀照!”寧浮生心中冷喝,雙手猛然探出,赤色的玄剎力又自變幻成了數道光幕,流轉中就撞上了王山的玄剎力。兩人的玄剎力在瞬間碰撞了無數次,王山連連後退。後退中,王山的攻擊也顯得凌亂了起來,落敗只是瞬間之後的事情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寧浮生卻感覺一陣力竭,他不能繼續控制犀照了。王山見此心中驚喜,眼中的殺意與屈辱也顯露了出來。誠然,被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擊退,這怎麼也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君臨!”王山冷喝一聲,後退的身形驟然變成了前進,雙手變幻中更是交織出了一股破殺萬物的氣勢。

“完了!”寧浮生一驚,這君臨雖然不能與犀照相提並論,但寧浮生對犀照的領會僅僅是皮毛罷了,況且他現在根本無法繼續控制了,如此怎麼能夠全身而退。

思緒間,寧浮生連連後退,而他後退的速度根本不能與王山進攻的速度相比,眼看自己就要再次被王山重創,寧浮生眼中一冷,那已經變的模糊不堪的犀照再一次的凝聚了起來。

王山見此微微感到驚訝,但當他見到寧浮生的玄剎力幻化成一柄鐵錘後,差點沒有笑出聲來。

“這算哪門子玄剎武技?鐵錘大法?哈哈。”王山心中嘲弄的笑道,但手上的殺招卻是一點不慢,揮動中,橙色的玄剎力如同一張要網人性命的網子般籠罩了寧浮生。眼見自己的君臨已經把寧浮生覆蓋了,他的嘴角也慢慢的翹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寧浮生的玄剎力卻是顫動了起來,一時間幾道殘影劃過,只聽‘次啦’一聲響動劃過,王山的君臨竟然被擊破了。

豪門協議,純禽老公別太壞 “這算什麼?”王山驚訝的叫道,還沒來得及細細去想,王山只感覺自己的胸口被幾道悍然無比的力量快速的衝擊了幾下,下一刻,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如同被風吹落的黃葉一般落在了地上。

“這是什麼武技?”王山喃喃的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