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他的拳頭緊握,身體咯嘣咯嘣作響。

爆骨。

無氣而爆。

也就是說,不需要特別的灌注力氣,只需要情緒的牽引就能夠做到。

和上次對戰軍師相比,瞎了眼的伯爵更加恐怖了。

咔嚓咔嚓——–

伯爵的身體快速拉長長高,塊頭也變壯—-

金童玉女也動了。他們一左一右的沖向紅衭,變成合圍之勢。

只有鬼影沒動。他的位置不便於行動,那樣只會影響戰友的施展。

他悠然的喝著眼淚,站在一旁給他們掠陣。

耶穌笑眯眯的看著伯爵,看到一個小老頭咔啪咔啪的就長高了,變壯實了,說不驚訝是虛偽的。在來之前,秦洛擔心他會碰到伯爵,就提前給他講了有關伯爵爆骨的事情。

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事情發生在眼前,他還是沒想明白要如何對付他的爆骨。

人的名,樹的影。伯爵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還沒有交手,耶穌就下意識的覺得自己不是伯爵的對手。

耶穌雖然在笑,但是,他的嘴角卻在抽搐——好緊張。

孩子一樣的紅衭是全場看起來最沒有戰鬥力的女孩子,也是最讓人防備的。

可是,如果能夠防備的了的話,那還叫蠱王嗎?

在金童的手套即將掐上她的脖頸,在玉女的匕首即將捅破她的胸口時,她突然間端起剛才喝過的那杯蘇打水潑了過去——

水能傷人嗎?

很顯然是不能的。

可是,如果是紅衭潑出去的水的話,即使不能傷人也是十分恐怖的。

所以,金童和玉女停止了攻擊,他們倆齊齊向兩邊閃去。

因為他們實在是怕極了這個女人,怕了她的毒蛇毒蟲毒藥—–

鬼影閃得最快。剛才還在喝酒,在感覺到那白水可能濺到自己身上時,一瞬間就消失在了數米開外的位置。

知道金童玉女遭遇的伯爵也不敢怠慢,身體一彈,就退到了鬼影身後。不得不說,他的彈跳能力確實很好。

於是,剛才還處於被圍攻的耶穌和紅衭面前就變成了空白地帶。

「蠱王威武。」這是耶穌憋在喉間想要喊出來的話。 而此時的楚天注意力則是完全集中在這個軒轅路的身上,後者給他帶來的感覺相當的危險,畢竟這個軒轅路可是生死境後期的高手,像是這樣的存在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也不知道你是否擁有什麼身份,但是竟然敢破壞我羅宋教的計劃,而且讓我羅宋教遭受這樣的損失,我絕對不會輕易的饒過你。」軒轅路冷漠的開口道。

「廢話少說,如果你能夠奈何我的話,儘管放馬過來。」楚天向著軒轅路勾了勾手指頭開口道。

神級農場 「狂妄!」

軒轅路隨後從身上擴散出強大的氣勢來,生死境後期的強大聲勢壓迫著楚天,讓他感覺身體行動艱難。

「如今雷劫的力量已經全部消散了,現在的你已經沒有辦法仗著雷劫的手段了,我現在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可以和我抗衡。」軒轅路開口道。

「區區的生死境後期,也敢在我這裡大放厥詞,如果你有真本事的話,恐怕就不會在這裡和我啰嗦了。」楚天開口道。

確實軒轅路雖然十分的惱火,並且口中聽上去也是非常的自傲,但是有了方才的前車之鑒后,軒轅路已經變得相當的小心,再加上看到自己的氣勢后,楚天竟然完全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這讓他心中懷疑楚天是否還藏有什麼殺招沒有施展出來。

現在被楚天點破后,軒轅路的老臉一紅,隨後也不管其他了。

「就算你小子真的還隱藏了什麼,境界差距如此之大,我看你有什麼本事和我來抗衡。」軒轅路開口道。

而就在此時軒轅路已經向著楚天沖了過去,他的速度奇快無比,畢竟境界實力對楚天來說都是有壓倒性的優勢。

面對後者的進攻楚天也是不敢硬碰硬的強行進攻,因為那樣的話自己必輸無疑,他最大的優勢莫過於手中的陰虛意境。

陰影籠罩在了楚天的身上讓楚天看上去如夢似幻一般,而看到這一幕後,軒轅路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了一道銳利的寒芒,在他的手掌之上增加了一股強橫的威壓感,那便是後者的意境。

先前軒轅路也已經看到了楚天所施展出來的陰虛意境了,憑藉他的眼力自然懂得應付之法。

只不過面對軒轅路的意境進攻,楚天也是毫不畏懼,就這樣正面迎了上去,隨後在軒轅路的手掌即將集中他的一瞬間,楚天的身體已經做出了反應,成功繞過了軒轅路。

但就在此時軒轅路的另外一掌已經襲來,楚天的腳掌在地上一滑,堪堪躲閃開來,軒轅路的手掌從楚天的虛影之上穿行而過。

此時雙方已經拉開了一段距離,軒轅路皺眉的看了楚天一眼。

「果然厲害,看來你之所以能夠躲閃開那些雷電的進攻,靠的應該就是這個意境的關係吧,在你的意境領域之中,五感能夠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來吧,剛剛我的偷襲本來應該擊中的,但是被你那敏銳的五感所捕捉到了,所以才能夠躲閃開。」軒轅路開口道。

後者不愧是身經百戰的老修士了,戰鬥經驗相當的豐富,只會短暫的交手已經大概摸清了楚天的情況。

「是嗎?看來你是自信滿滿啊,既然如此的話就讓我來看看,你有什麼辦法能夠破開我的意境吧。」楚天開口道。

軒轅路皺眉了起來,其實他方才的那一掌擦中了楚天的陰虛意境,但是憑藉他的意境力量,竟然無法撼動後者的意境,對方明明不過就是一個生死境初期的小輩罷了,意境的堅定程度竟然還要在他這個生死境後期之上。

「小輩我勸你還是不要太過張狂,我承認你天賦異稟,實力更是毫無疑問的強大,但是就憑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軒轅路開口道,而此時在後者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支旗幡。

楚天皺眉的看著後者手中那隻黑色的旗幡,在你旗幡之內他感覺到了一股不詳的氣息。

「此物乃是掌教交付給我的至寶,我原本不想輕易使用的,但是現在事已至此,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小輩納命來。」軒轅路冷哼一聲道。

隨後他揚起自己手中的那黑色旗幡,頓時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傳來,從旗幡之內衝出了一道道陰森森的虛影。

這些虛影張牙舞爪的向著楚天襲來,楚天皺眉的看著這些虛影。

「冤魂?難道這是鎮魂幡?不,不對,這種力量波動太弱了,應該是鎖魂幡的一種吧。」楚天心中暗自道。

而他的身影也是躲閃開了這些亡魂的追擊,但是這些亡魂卻是不依不饒的追逐而至。

「這些乃是冤魂,憑你的力量根本韓動不了它們分毫,你就這樣成為我這些冤魂的晚餐吧。」軒轅路冷笑的開口道。

楚天嘴角上揚露出了一道笑容來,確實冤魂無法靠外在的蠻力來破解,但是想要應付這樣的冤魂也並非沒有辦法。

至少楚天自認這種程度的冤魂還難不倒他,此時楚天突然收回了自己身上的陰虛意境,軒轅路皺眉的看了楚天一眼。

他不認為後者會這樣乖乖的束手就擒,但是面對這種亡魂的進攻,就算是他都只能夠束手無策,難不成面前的這個小輩竟然還要比他更為的強大。

「軒轅路,看來你對於手中的這把鎖魂幡很有自信啊,就讓我來告訴你吧,像是這種陰煞的亡魂,最忌諱的便是血氣的力量。」楚天開口道。

就在此時他向前踏出一步,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了沉穩的氣勢來,血氣的力量向著周圍散發而出,而面對著這種血氣的力量,所有的亡魂都是發出了慘叫聲,紛紛退避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呢,給我吞噬掉他的血肉!」

看到這一幕軒轅路顯得更加的焦急,他自認為自己手中的這把鎖魂幡乃是致勝的法寶,本想用這東西來對付那名隱藏在後方的女子的,沒有想到此寶竟然連面前的這個楚天都無法戰勝。

此時隨著鎖魂幡不斷的揮動,更多的亡魂從幡內沖了出來,這些亡魂就這樣環繞在了楚天的身旁,但是它們根本無法靠近楚天,因為楚天那血氣的力量遠遠超過它們能夠承受的範圍。

軒轅路獃滯的站在原地,自己信心滿滿的法寶,竟然完全無法奈何楚天,這讓他心中升起了一股無力感。

「這麼多亡魂實在是礙眼的很,就讓我來幫你打掃戰場吧。」楚天開口道。

軒轅路微微一愣,隨後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覺,就在這時的楚天手掌心上燃燒器了一朵金色的火焰,隨著這股火焰的出現,周圍的空氣溫度都彷彿上升了許多一般。

這金色的火焰就是楚天所煉製而出的內火,內火不光是對於煉丹有著奇效,而且還可以用來對付敵人。

而楚天看著這滿天的亡魂,準備用自己的內火來煉魂。 此時軒轅路在聽到楚天的話后,已經準備將這些亡魂給收回來了,為了煉製這樣的鎖魂幡,收集亡魂可是相當不容易的,要是連這鎖魂幡都被毀掉的話,他就真的無顏回到羅宋教了。

但是雖然他的動作很快,卻依舊比不上楚天的速度,楚天手掌一拋,將自己的內火趨勢到了空中,頓時恐怖的內火開始點燃空中的這些亡魂。

所有的亡魂發出了驚慌的慘叫聲來,軒轅路雖然竭盡全力想要將所有的亡魂收入鎖魂幡之內,但是如今的亡魂已經徹底失去了與鎖魂幡的聯繫。

因為楚天的內火緣故,導致了這些亡魂的驚慌失措,而這正是楚天想要看到的,他手中正好有一種可以用來煉魂的丹方,這種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

楚天騰身到了空中,利用自己手中的內火不斷的將魂魄給煉化,而在這些被煉化的魂魄之中,一點點渾濁的液滴被熔煉了出來,這便是楚天煉魂最為關鍵的東西魂液。

這之後楚天就像是正在追逐蝴蝶的頑童一般,不斷的跳躍到空中,難道用手中的玉瓶將這些魂液給收集了起來。

軒轅路看到這一幕勃然大怒,自己準備好的殺招竟然成了楚天嬉戲的玩物,這怎能夠讓他忍氣吞聲下去。

「小輩,你在找死!」軒轅路怒喝一聲道。

隨後他放棄了將這些亡魂收回來的打算,如今驚慌失措的亡魂已經不再受到鎖魂幡的控制,他就算是空守著鎖魂幡已經無濟於事了。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此時軒轅路可以說是恨死面前的這個楚天了,要不是因為後者的出現,如今他們羅宋教已經成功拿下出雲國了。

面對著軒轅路的進攻,楚天也是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畢竟這個軒轅路生死境後期的實力擺在那裡,並不是好對付的存在,他想要一邊煉魂一邊對抗這個軒轅路顯然是不現實的。

「紫菱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點出手,幫我壓制這個軒轅路。」楚天開口道。

「你不是說自己能夠解決嗎?」紫菱開口道,楚天每一次都能夠讓她出乎意料,所以她也是忍不住想要看看後者出醜一次。

對於後者心思,楚天也是看的相當的明白,他嘴角上揚露出了一道笑容來。

「是嗎?這樣的話,看來我只好放棄這些亡魂了,真是可惜了,本來我是想要提取這些魂液,來為你煉製丹藥,好壓制你體內的體質問題的,既然你不願意幫忙的話,那麼就這麼算了好了。」楚天一邊躲閃著軒轅路的進攻一邊開口道。

原本紫菱是準備好好在旁邊看戲的,但是聽聞此話她的面色一變,隨後正在進攻的軒轅路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氣勢籠罩在了自己的身上,這股氣勢讓他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頭洪荒猛獸給盯上了一般,渾身根本無法動彈。

「給我安分一些不要亂動,否則的話我就取你性命。」紫菱冰冷的話語從軒轅路的身後傳來。

被這樣的聲音恐嚇著,軒轅路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二話,他可以感覺的出來,一旦自己敢多說什麼的話,恐怕後者真的會取他的性命。

而看到軒轅路不敢動彈了之後,紫菱也是目光再次落在了楚天的身上。

「你說利用這些魂液能夠壓抑我的體質,這是真的?如若你欺騙我的話,應該知道會是什麼下場。」紫菱冷漠的開口道。

「放心好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人了,你在體質爆發的時候,會壓抑不住自身的殺意,但是到時候只要利用我煉製的魂丹,將殺意給壓制下來,這樣一來的話,自然體質問題就暫時的解決了。」楚天開口道。

紫菱皺眉的看了楚天一眼,但是看到後者如此的自信,應該不是欺騙她的話語。

「但是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紫菱開口道。

「我不是說了,等我修為提高了之後,自然會想到辦法的。」楚天開口道。

紫菱的目光看著天空中正在四處逃竄的亡魂,能夠暫時找到壓制的辦法已經十分難得了,自己倒是因為楚天的話而讓心情焦急起來了。

「還有什麼我能夠做的嗎?」紫菱開口道。

「如果你能夠鎮壓住這些亡魂的話,我就能夠更好的收集魂液了。」楚天開口道。

聽到了楚天的話之後紫菱的目光看了天空中的亡魂一眼,隨後點了點頭,這之後從紫菱的身上擴散出強大的氣勢來,這股氣勢瞬間就擴散籠罩了全部的亡魂。

一時間原本慌亂的亡魂都是無法動彈了,楚天的目光看了紫菱一眼,雖然他一直都知道紫菱的實力深不可測,但是沒有想到後者竟然能夠這麼輕易就控制了全部的亡魂。

要知道在這裡的亡魂數量可是已經超過了上千隻,雖然單獨的亡魂實力並不怎麼樣,但是想要鎮壓如此之多的數量,並沒有那麼簡單。

「現在可以了嗎?」紫菱開口道。

楚天點了點頭,隨後他立刻開始控制自己的內火熔煉這些魂魄,一時間空中的亡魂在楚天的內火下被熔煉成了魂液。

如此長時間的控制內火,楚天也是感覺到了一股疲憊之感,即便他有通匯穴的優勢條件,但是長時間的使用這內火,對他的消耗依舊是不容忽視的。

不過有付出自然也有回報,楚天此時的手中已經裝有幾個玉瓶的魂液,這些魂液都是那些亡魂的精華,楚天並沒有浪費哪怕是一滴。

而此時所有的亡魂都被消滅了后,楚天的目光看向了軒轅路,此時的後者正用憤怒的目光瞪著楚天。

「軒轅路不要這麼不甘心,我這個人一向很公平的,紫菱放開他吧。」楚天開口道。

紫菱看了楚天一眼,隨後點了點頭收回了自己的氣勢,沒有了束縛之後,軒轅路從地上站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立刻動手,畢竟有紫菱在,見識過方才後者的身手后,軒轅路明白自己絕對不是紫菱的對手。

「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紫菱不會插手我們的戰鬥,我與你正面交鋒,看看鹿死誰手。」楚天開口道。

軒轅路皺眉的看了楚天一眼,隨後他露出了一道冷漠的笑容來。

「楚天士可殺不可辱,你別以為這件事我羅宋教會善罷甘休,你等著吧,破壞我羅宋教的大計,你必死無疑!」軒轅路大笑一聲道,這之後他直接震碎了自己的心脈。

楚天看了後者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本來還想要利用後者來試試看自己的實力的,但是現在看來是沒有機會了。

而就在此時陣陣的腳步聲傳來,楚天回頭看向了後方,來人正是清康平一伙人,看來他們已經突破了西梁王軍隊的封鎖。

當他們看到面前的戰場后都是相當的震驚,尤其是凌霄寶殿此時已經變成了廢墟一片了。

顧少,情深不晚 「楚天發生什麼事情了?」清康平看向了楚天開口道。

楚天隨後將大概發生的事情和後者交代了一聲,當聽說清澤民身死道消后,清康平雖然沒有悲痛欲絕,但是他的眼中也是留下了兩行清淚。

而最傷心的應該是清憐兒,她就這樣雙膝跪在了凌霄寶殿的前方失聲痛哭,畢竟清澤民平日里可是最寵愛她的,如今後者聽到這樣的噩耗,會有這樣的神情變化也是正常的。 第1249章、八大戰將之魔術師!

啪——

清水落地,發出清脆的響聲。

水花四濺,卻沒有電視電影中毒藥落地時表現出來的『磁啦啦』冒白煙的情景。

咔嚓——

隨之甩出去的還有那隻盛水的杯子,玻璃杯砸在不遠處的桌子上,發出破碎后的響聲。

而耶穌和紅衭在逼退眾人的瞬間,飛一般的向酒吧內部衝過去。

伯爵知道自己這些人被耍了,這杯清水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毒液。

他的爆骨狀態已經完成,身高雖然不及金童,但是要比鬼影和玉女還要高一些。

大手一揮,吼道:「殺。」

人便緊跟其後的沖了出去。

鬼影沒有發聲,卻后發先至,跑到了伯爵前面。

最後面的才是金童玉女,兩兄妹在速度上沒有優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