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 日 0 Comments

廠房外面兒的樹木,開始凋零,這些草木的生命力,在窮奇開始升華的那一刻,被活生生的剝奪了。

「你活了這麼久,也該死了!」

趙吏盤膝坐下,口中念誦著梵文,金色的佛光出現在破舊的廠房之內。

窮奇抱著腦袋,嚎叫道:「佛門你是佛門的人,沒想到有鬼差投靠了佛門,啊哈哈哈!」

佛門的力量對於妖魔來說無疑就是砒霜,金色的佛光不斷地洗滌著窮奇。

在這洗滌之下,窮奇再無絲毫的力量!

這不是神通,而是來自世界,本源地法則。

「克制!」

梵音依舊,玄女小聲地說道:「阿羅漢的度化法則!」

作為永恆的天人,玄女知道不少的隱秘,包括了已經離開了這方世界的佛門。

阿羅漢是佛門的一種果位,也是一種很強大的仙神境界!

哪怕在上古年間,一尊阿羅漢都是十分強大的仙神。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尊阿羅漢,做了靈魂擺渡人呢?」

不久之後,梵音消散,窮奇也在隨著梵音消散。

窮奇的光影,不斷地出現在,破舊的廠房內,似乎幼年的窮奇,也不是這麼兇惡,也僅僅是個天生地養的妖而已!

無錯 井下神社,看著神宮悠、水黑玲奈、麗院千華三人的身影消失,且很久都沒有出現,院內僅有自己的師兄弟在駐守,井下空忍不住闖進了神社內的一個房間。

那是一個茅草屋,房門打開,井下空發現,裡面不止一人,一老人一青年正在房間內活動著手腳。

「出什麼事了,空,怪物攻進來了?」

說話的是老人,明顯能夠感覺到,哪怕在房間內,他的聲音也很緩慢,給人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旁邊的年輕人情況好一些,但也行動遲緩。

「怪物還沒過來,但你找的人獨自出去了,他們根本不在乎我們的駐地,也不關心我們的安危。」說話的井下空怨氣很足,也很不滿:「爺爺,為什麼一定要找他們,按我說的,讓我的師兄弟們過來就行。」

聽出自己孫子話語中的怨氣,井下健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最後,他沒說什麼,而是看向了旁邊的年輕人,示意他解釋一下。

恭敬的對著自己爺爺點了下頭,那青年才看向井下空,臉色和緩道:

「表弟,我知道你信任雷之爆殺流的師兄弟,但如果僅有我們兩家,出力多的雷之爆殺流將佔據四個節點中的三個,你覺得這條靈脈算是我們井下家的,還是道場的?如果他們要把最後一個節點也佔據,我們拿什麼抵擋?」

「我師兄師傅對我很好,他們不會這樣做的。」

聞聽井下空的話,井下健臉上的愁苦更重。

「不會?呵呵,你憑什麼覺得他們不會?就因為他們對你好?我問你,他們對你比自己兒女更好嗎?」

「我……」

「如果你們真的關係好到如一家人,為什麼他們助拳還要節點,家人不應該互幫互助嗎?」

「……」

「他們現在對你好是因為你還有價值,能供給他們資源,如果你把家底全部敗光,你看他們會不會改變態度!」

連續三個疑問讓井下空啞口無言,井下健也是咳嗽不斷,半晌,他才嘆息著道:「我也不信任麗院家,但唯有他們互相牽制,我們才有可能保下最後一個節點。」

聽完此番話語,井下空才明白了自己爺爺的深意,就在他感覺腦子不夠用的時候,他爺爺的聲音再度響起。

「空,以後要多聽聽你表哥勝的建議。」

「是。」

「勝,你比空聰明,但我仍然會把家主之位交給你表弟,你應該明白原因吧。」

沉默了一下,井下勝才道:「因為實力。」

「對,就是實力。」說到這裡,井下健臉上露出了凄然苦悶之色:「時代變了,唯有自身掌握實力咱們井下家才能渡過這次危機,沒有實力,一切都不是。這次就是這樣,地下這條靈脈是我們井下家的,但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實力守護,我們要把四分之三都分出去,就這,還不一定能保留僅剩的一點。」

他在感嘆,井下空也是心有戚戚,雖然信任自家師兄弟,但自己的寶物他可不想送人,還是送去大半。

帶著不好的心情,他出了自家爺爺的房門,而在他出門的時候,正好看到神宮悠三人自外面走進神社。

「你們回來了……等等,這是!」

雖然心有怨氣,但神宮悠等人在魔物攻擊前返回還是讓他高興的,只是,他話語中的高興很快就因麗院千華攜帶著的盔甲而停止,臉上的表情也由歡迎變為了驚愕。

「你們不是出去玩,是主動出擊了!」

「什麼?」

他那無頭無腳的話語神宮悠剛開始沒想明白,但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盔甲魔怪就是想要攻佔井下神社的那群妖怪。

這並不奇怪,妖魔鬼怪也有領地意識,在陰境的妖魔還沒有滿溢的時候,其他魔怪不會貿然與盤踞在這裡的盔甲魔怪起衝突。

而知道這些后,神宮悠不是欣喜,而是臉色不悅的開口道:「所以,今天沒有魔物過來了。」

「呃……」

察覺到了神宮悠的不高興,且是因魔物不來而生氣,井下空有些無語。

『這位怎麼很期待見到魔物?』

雖然心中吐槽,但他還是很恭敬的開口道:

「是的,沒了。」

「掃興,白跑一趟。」

無奈的搖了搖頭,神宮悠就準備離開此地,但沒等他走開,麗院千華就站了出來。

「井下先生,現在不是講這些的時候,魔物已經被清理,該結算一下任務報酬了吧。」

「當然,商議好的我們會給的。」

「不止商議的哦,這次魔物全都是悠君所清理的,那邊可什麼都沒做,我們這是按勞分配哦。」

「呃……我去找爺爺商議一下。」

……

房間內,腦袋昏沉的井下健還沒有休息多久,就發現自己的孫子再次進來了,這讓他的心中一緊。

「怪物攻過來了?」

「不,沒有,那批怪物永遠都不會再過來了。」

「……什麼意思?」

「剛才麗院千華跟神宮君出去,把想進攻咱們的怪物給剿滅了。」

「呃……」

聞聽此言,井下健跟井下勝也是愣了一會,但作為聰明人,他們很快從井下空的神色中察覺到一些什麼。

「麗院家想要更多的靈氣節點。」

聞聽此話,井下空先是點了下頭,隨後又搖了搖頭。

這反應讓井下健有些糊塗了:

「到底什麼意思?」

「她們確實要更多的靈脈節點,但不是麗院千華為自己家要的,而是給神宮悠的,甚至,那兩個女的願意把自己的節點也給神宮悠,她們說,這次清除魔物,全都是神宮悠的功勞,無功不受祿,自然不會要靈脈節點。」

「哼,障眼法而已,那個神宮悠必然是她們的下屬,還一個人清理所有魔物,連個好借口都不願意找嗎。」

聽完井下空的話語后,井下勝按照自己的經驗進行了推斷,只是,如此說過之後,他卻發現自己的表弟臉上很不認同。

就在他想教育一番,讓自己表弟認識一下人世間的險惡時,井下空開口了。

「表哥,如果是其他人,我會認同你的看法,但神宮君,那個怪物是不同的。」

說到這裡,井下空還打了個寒顫,顯然想到了擂台上的噩夢。

「你認識他?」

「不僅認識,還跟他打了一架。」

「輸了?」

「很慘,且輸的不止我一人,我們天羽學院劍道部五人輪番上陣,其中還有劍豪的弟弟,掌握了波動流真傳的平野寬仁,但我們五人上場,連那個怪物的防禦都沒打破,他就是個怪物。」

當井下空把神宮悠的事情講完之後,房間里的其餘兩人心中第一時間湧現的是不可思議,但很快,井下健就明白,自己的孫子不可能拿這種東西騙自己。

確定一切都是真的,井下健就是滿心的羨慕了。

「唉,這麼強的人如果在我們家該多好,擁有他,這次危機我們根本不用把靈脈節點送出去,甚至,可以自其他家族那裡獲取靈脈節點。」穿過了幾座山谷后,地勢開始驟然上升,山勢更是傾斜地鋪向了天空,氣勢巍然!

巍巍峻岭,遙遙望去,一重疊著一重。涌動的雲好似一條遊動的霧龍,繚繞在那壯闊無比倒插雲霄的雄渾山峰!!

洛塵坐在太陽嶺霸主的屍體上,緊貼著磅礴的山勢而行。

天空一朵白雲,彷彿靜止了一樣,如畫卷般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94章崑崙魔虎 穆秋覺得很奇怪,大白天這裡都有人守著,怎麼到了晚上反而沒人了呢?

一深想他就明白了,夏府戒備森嚴,晚上也沒人來這裡。

除了他這種偷偷摸摸的。

總之一座不起眼的宅院有人緊張兮兮地看管著,肯定有問題就是了。

佳瓊耳朵動了動,拉起穆秋的手蹲在一棵冬青樹後面。

穆秋:這小手拉的真熟練。

一隊巡邏的家丁打著燈籠從冬青樹前走過去,直接到了宅院門前。

「老爺真是,大冷的天還讓咱們半個時辰巡邏一次,誰膽大包天敢來夏府造次不成。」一個家丁打著哈欠埋怨。

「又少不了你的銀子,別抱怨,抓緊巡邏完睡回籠覺去。」他的同伴說。

幾個人拿燈籠在門口仔細地照了,發現門鎖完好才放心地離去。

看來巡邏只是幌子,保護這座院子才是真。

等他們走遠,佳瓊和穆秋躡手躡腳出來。

牆頭不高,穆秋一躥就上去了,他回頭又拉佳瓊上去。

他們進了院子,院落不大,除了幾棵光禿禿的樹,院子里別無他物。

院子里還有個後院,他們去溜達了一圈,也未有發現。

東西應該就在這幾間屋子裡。

他們傾聽了一會,確定四下無人才開始行動。

他們摸到門前,發現有鐵將軍把守。

「你會開鎖嗎?」穆秋問。

佳瓊:「不會。」

誰知道穆秋突然帶她來這麼一遭,她想學都來不及。

「那就我來吧。」穆秋從懷裡掏出一把小鑰匙和一根細鐵條。

佳瓊:這也能行?

話又說回來,他什麼時候學會溜門撬鎖的,等會出去她一定問問。

黑燈瞎火的,穆秋鼓搗了好一陣,鎖才開了。

佳瓊心裡一陣激動,了不起了不起。

「你在這裡守著,我進去看看。」穆秋把鑰匙和鐵條收起來,叮囑到。

佳瓊的心緊張起來,屋子裡黑乎乎的,穆秋這是以身涉險,把逃脫的機會給了她。

穆秋摸索著進去了,佳瓊的心提到嗓子眼,度秒如年。

還好穆秋很快就回來了。

他的胸口鼓起一塊,佳瓊用手摸了摸,硬邦邦的。

從形狀判斷,應該是銀錠子,官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