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他沒事,只是太累了。」

男人說道。

他掃視著躺著的這個瘦弱青年。

身上幾乎沒有一處地方是完好的。

皮甲在魔物的攻擊下早已變得破破爛爛。

到處都是漆黑的血液,粘稠的幾乎快要成固態了。

他嘆了口氣,手中出現一個翠綠色的種子。

右手猛地一捏,男人往艾倫的身上一拍。

精純的生命能量瞬間朝著艾倫的全身擴散而去,開始修復那些戰鬥中受到的傷害。

「照顧好他。」

男人走向不遠處的米婭。

柳眉緊緊地皺在一起,一雙緊閉的眼角還有一些濕潤,米婭依舊不省人事。

看了看米婭那隻被巨力扭曲的腿,男人蹲下來,捏碎手中治癒之種的同時,另一隻手將那隻腿輕輕一抬。

隨著輕輕的「咔嚓」一聲,那隻腿被恢復了原位,原本那深可見骨的傷口也開始恢復起來。

男人站起來,走到三頭犬所在的地方。

先前那龐大的三頭犬,此時只剩下一個人。

那是個全身被血污遮住,看不清模樣的男人。

他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和艾倫一樣,男人的手上同樣長著一張嘴巴。

不過這張嘴巴的嘴唇卻呈暗紅色,嘴唇上滿是詭異的紋路。

似乎是感受到食物,那隻嘴巴張了開來,露出裡面層次不齊的尖利牙齒。

將魔口對準地上那個無助的人,男人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

凄厲的慘叫聲不停地從那人的嘴裡傳出,他的身體不停地在地上滾動著,似乎想要減輕那蝕骨般的疼痛。

但這卻絲毫沒有減緩生命力流失的速度。

隨著最後一聲慘叫,那人壯碩的身體猛地爆炸開來,化成一團血霧,全部都被那張詭異的魔口大口吞噬進去。

那人原本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把斷劍。

如果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這斷劍就是先前三頭犬手中所握的那張長劍的一部分。

看著不遠處安娜那驚駭的眼神,男人沒有任何解釋的打算。

「這裡不會再有危險,援兵還有兩天就到,等他醒來之後,把這東西給他。」

將斷劍拿在手裡把玩一會後,男人將其交到了安娜的手中。

還沒等安娜反應過來,男人背後的翅膀一震,騰空而起,朝著灰石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掠去。

僅是幾個呼吸,男人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安娜的視野之中。

低下頭來,安娜看著懷裡的那張臉龐,忍不住擦了擦眼淚。

沒有顧艾倫臉上的骯髒,安娜低下頭去,蜻蜓點水般地在艾倫乾涸的嘴唇上點了一下。

一時間,安娜的臉上變得滾燙,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翹起。

費盡渾身力氣,她才將艾倫和米婭拖到了旁邊的一塊石頭旁靠著歇息。

正當安娜準備去灰石鎮里給兩人弄一些食物和水時,她發現艾倫的眼睫毛突然動了動。

「安……安娜?」

艾倫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眼前那張精緻的俏臉,有些疑惑。

「沒事了,那個魔法師說周圍已經安全了。」

安娜雙手捧著艾倫的頭,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毫無疑問,安娜是個很漂亮的姑娘。

華娛是一種生活 白裡透紅的臉頰,哪怕沾上了些許黑色的血污,但卻絲毫沒有影響她的嬌顏。

看上去就像前世的大明星一樣。

從未和漂亮女生有過親密接觸的艾倫看得不禁有些痴了。

在艾倫灼熱的目光下,安娜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兩朵火燒雲竄上了她的雙頰。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艾倫不由自主地朝著安娜湊了過去。

穹天女帝 「咳咳……」

就在這時,卻傳來了一聲不合時宜的咳嗽聲。

艾倫和安娜面紅耳赤,不約而同地避開了對方的目光。

「那個,他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安娜突然想起來男人的囑咐,連忙掏出了那把斷劍。

艾倫接過來,感受著裡面那澎湃的生命力,不禁臉色一變。

這裡面的生命力,比他之前接觸到的所有祭品加起來還要旺盛。

看著那有點眼熟的形狀,艾倫不禁想起來三頭犬胸口的那把長劍。

難道這斷劍是那三頭犬死後留下來的祭品?

米婭緩緩站起來,看著艾倫將那把斷劍收到懷中,臉上並沒有什麼異樣。

「剛剛發生了什麼?」

倚靠在石頭上,米婭揉了揉自己還有些酸痛的腿,問道。

「有個長著翅膀的男魔法師,一劍就擊敗了那隻魔物。」

艾倫看著遠處的那攤血跡,回想起那個男人的面貌,說道。

那個男人看上去有三四十歲,身材並不高大。

「他還用魔法治好了你們。」

安娜補充道。

「翅膀……那應該是會長。」

米婭低著頭。

「你認識他?」

艾倫有些驚訝。

「你忘了我是從巨石城來的嗎?巨石城分會的會長可是五星魔法師,還有著從伊卡洛斯牧場得來的翅膀,來救我們的,一定就是他。」

米婭斬釘截鐵地說道。

五星魔法師嗎?

他和米婭都是二星魔法師,但攜手面對身為三星魔物的三頭犬時,卻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雖然他們的祭品在當時都已經損毀,但這也足以證明等級之間的巨大差距。

難怪只是一劍,三頭犬魔物就直接倒下……

艾倫點點頭。

三人陷入了沉默當中。

「我們先回灰石鎮吧,經過這麼久的戰鬥,你們一定餓了,我去給你們做麵包吃。」

安娜打破了沉默,她轉身,朝著灰石鎮的方向走去。

艾倫兩人跟在她的身後。

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安娜,艾倫又看了看自己身旁的米婭。

她走路的樣子看上去沒有任何異常,看來那個會長的確非常強大。

米婭低著頭,露出一張被黑色血污玷污的側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老公來勢洶洶 突然,她湊到了艾倫的身旁。

「你想好了嗎?」

「想好什麼?」

「怎麼安置她。」

米婭挑了挑下巴,示意前面的安娜。

艾倫的目光轉向那頭燦爛的金髮,聽到米婭的話語,原本還不錯的心情頓時變得沉悶起來。

「我還沒想好。」

他嘆了口氣。

「你要知道,身為魔法師,隨時隨地都有著生命危險,你總不可能一直帶她在身邊吧?」

「而且,萬一有一天她變成了魔物,你還必須要對她下手,一分情面都不可能留。」

「作為魔法師,這些事情最好還是遠離,傷人也害己。」

米婭說完之後,就看向了遠方,也沒顧低垂著頭的艾倫。

「弗朗特,醜人是什麼?」

心裡亂成一團麻的艾倫,決定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他還記得,在老奧克出現異常的時候,米婭說出過這個詞語。

「醜人,就是曾墮落成魔物的人。」

聽到弗朗特的話語,艾倫的嘴微微張開,有些驚訝。

在他的印象里,人類一旦墮落成魔物,只有死這一條路。

「魔物在被擊敗后,會恢復墮落之前的模樣,這個你應該是知道的。」

「在魔法師鐵則中,一旦墮落成魔物,哪怕它恢復成生前人類的樣子,也不能手軟。」

「但是有一些敗類選擇違背鐵則,通過犧牲自己的魔力,來救贖那些怪物。」

「被救贖后的怪物,能夠以正常人的身份生活,但身體卻還殘留著慾望之神給予的力量,由於曾經因為慾望而獻出自己的身體,醜人在誘惑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

「可以說,醜人一定會再次變成魔物。」

弗朗特停頓了一下,問道,「你遇到醜人了?」

艾倫將老奧克的事情告知了弗朗特。

「真是奇怪,醜人無論在哪裡都是被人唾棄和排擠的,怎麼能夠成為辦事處的管理人?」

弗朗特有些疑惑。

艾倫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知不覺之中,他們一行人已經來到護城河處。

「你抱我吧。」

安娜轉過頭來,看著艾倫,說出這句話時,臉上不禁有些滾燙。

米婭什麼都沒說,輕輕一躍,就跨過護城河,來到了對面。

點了點頭,艾倫扶住安娜的腿,像是公主抱一樣,雙腳往地上一蹬,輕鬆越過護城河。

兩人剛落地,艾倫就急忙將安娜放了下來。

看著朝城門處走去的艾倫,安娜皺了皺柳眉。

她感到有些奇怪。

剛剛還和她情投意合的艾倫,此刻卻彷彿主動要和她分開距離來。

難道發生了什麼嗎?

她的目光在艾倫和米婭的背影上來回跳動,咬了咬牙,提起裙子追了上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