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這道命令一出來,負責攻城的波蘭國防軍立刻就不爽了,明明可以大踏步前進,你畢蘇斯基怎麼命令我們原地不動呢?你這是擔心我們功勞太大,搶了你嫡系的風頭吧! 宋千夏聽到了鄭凡塵的話,此刻又看到他邪邪的朝自己和小柔這邊走來,心裡早就嚇得發傻了,她一個乖乖女何曾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兩腳都有些發軟。

她猛然想起剛才他們所說的「蛇哥」是誰,十有**就是中午企圖霸佔自己那個超級大壞蛋,花蛇!!

一想起那個人的嘴臉,宋千夏心中的無助之感更加的強烈!花蛇中午是怎麼對她的她一輩子都忘不了,不但打她罵她,還給她灌藥,要讓她自己把寶貴的身子獻出去……

宋千夏想的怕極了,連哭都不跟發出聲來,心中一個絕望的聲音不停的呼喊著:劉伯陽你到底在幹什麼啊,你怎麼還不來……

她本能的想找機會逃跑,可是後面那禿頭看的她死死的,一直都在背後抓住她的手,不讓她有絲毫逃跑的餘地。任她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

最後也只能可憐巴巴的望著那惡魔一般的鄭凡塵走向自己,臉上早已被冰涼絕望的淚水浸濕。

而她旁邊的孫小柔也害怕極了,但是小柔的膽子好歹比宋千夏大一點,她不甘心自己就這樣落到這群大壞蛋的手裡,當下趁那刀疤臉不注意,抬起那傢伙的手背就狠狠咬了一口!

刀疤臉不及防備,立馬就疼得發出了一聲慘叫,孫小柔抓住時機,果斷從他手中逃跑,她現在也來不及去救千夏,畢竟她知道憑藉自己的力氣是絕對做不到從這群人手中搶回千夏的,但是自己如果真能跑掉了,出去報警或者找陽哥來救人,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只不過她想的還是太天真了,她還沒等跑出多遠,就被後面那氣急追上來的刀疤臉再一次死死的抓住。刀疤臉從剛才在車裡一看到孫小柔的時候,起就萌生了想干她的**,之所以憋到現在,那是因為他必須先把人帶回來給塵哥瞧瞧。

此時此刻,塵哥看也看了,這丫頭又不識好歹,居然還敢咬自己!

他連氣帶怒,心中慾火瞬間噴發,恨不能立馬就把孫小柔壓在胯下狠狠鞭撻,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拽住孫小柔的手,不顧她聲嘶力竭的哭喊和拚命掙扎,拖著她直接就拽到了那邊的草地上,把孫小柔狠狠推倒,雙目中是淫狼一般的肉慾,喘著粗氣,正想一把撕開孫小柔的衣裳,忽然聽到後面鄭凡塵冷冷喝道:「馬三,你想幹什麼?」

「塵哥,我受不了了,媽的這小妮子太誘惑人了,我想干她!」原來這刀疤臉名叫馬三,他急切的說道。

「去你媽的!現在還不行,那邊事兒辦完了嗎你就想這個?給老子出息點兒,等鷂子他們回來再說!」鄭凡塵板著臉道。

「塵哥,還等啥啊!他們回來那是早晚的事兒,先讓兄弟我爽爽吧,我實在受不了了!」說著不顧鄭凡塵的意思,立馬撲下去就要強吻孫小柔。

宋千夏被這一幕嚇壞了,忙不迭的哭喊道:「小柔小柔你快跑!你快跑啊!」

其實孫小柔又何嘗不是在賣力的掙扎,只不過她的力氣沒有馬三的大……

可是馬三還沒等親上,忽然屁股後面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腳,他一個猝不及防,立馬就擺出個華麗的野狗吃屎的姿勢,向前飛了的出去,摔在地上后還打了兩個滾,回過頭愣愣的看著踹他之人,只見竟然是鄭凡塵的心腹,自己的洪哥,洪建邦!

剛才鄭凡塵帶著兩個人從那破廠子里走出來,一個是李東陽,而另外一個就是這位洪建邦。

當下洪建邦毫不遲疑,走上前來拽起馬三的領子,「噼噼啪啪」扇了他幾個響亮的耳刮子,喝道:「馬三,你狗日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連塵哥的話都敢不聽!」

馬三看著洪建邦那冷冰冰的眼神,背上立馬「刷」的起了一層寒皮疙瘩,心中知道自己該死,一不小心居然被**沖昏了頭腦,杵逆了塵哥的意思!他回神來后立馬討繞道:「洪、洪哥我錯了!」

說完又扭頭朝那邊的鄭凡塵說道,「塵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你就是個豬腦子,滾一邊去,別讓老子看見你!」鄭凡塵冷冷道。這一刻他心中忽然莫名有些急躁,竟然隱隱有不詳的預感。

自己其他的手下,鷂子那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都多長時間了,怎麼還不回來?

按理說自己前後算計,今晚的行動可以說是百密無疏,應該事半功倍才對,那麼多人砍一個,絕對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他們早就該回來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現在怎麼現在連個鬼影都見不著?

他越想越心煩氣躁,心中不妙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家裡老頭子之前就跟他說過劉伯陽這個人不好惹,讓他三思而後行。可是他沒聽老東西的話,自己一個人做主,就安排人來砍劉伯陽了。

照現在這個樣子看來,不會真的出現什麼意外吧?如果真是那樣,自己可就慘了,賠幾個手下不算什麼,關鍵鄭凡塵有預感自己只要砍不死劉伯陽,就會惹來大麻煩!

有一點花蛇猜對了,正所謂無利不起早,鄭凡塵才沒那麼好心,那麼講義氣的去幫他修理劉伯陽,鄭凡塵收拾劉伯陽,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為了他自己,為了他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鄭凡塵貪圖花蛇的錢和貨源,只是一個很小的原因,其實他自己本人之前就想對付劉伯陽了!而花蛇派李東陽來找他,只不過是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當然,如果沒有花蛇從中插了一腳,他倒也不見得狠下心,直接派人將劉伯陽砍死,最多也就是將其打殘!

可有了花蛇這件事兒,他就徹底鐵了心腸,既然要做,不如就斬草除根、趕盡殺絕,也省得以後麻煩!

鄭凡塵從來都是一個心狠手辣詭計多端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雖然不是什麼大角色,但也絕對不能輕惹,比他老子當年還毒!做事在很多情況下都是不計後果,只要能滿足自己的私慾,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畢蘇斯基真是小肚雞腸擔心被搶了功勞,才命令攻城的國防軍停止進攻嗎?

不是的,畢蘇斯基這個傢伙雖然算不上一流的政治家,但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如果國防軍能一鼓作氣吃掉奧爾什丁猶太人的主力,他自然會放手讓他們施為。作為總司令,不管是嫡系波蘭兵團還是雜牌國防軍取得了勝利,榮譽都是他的。畢蘇斯基怎麼會那麼目光短淺,自己葬送好局呢?

他之所以要對攻城部隊喊停,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覺得繼續讓攻城部隊發動狂攻達不成他想要的戰役目標。

畢蘇斯基的目標是什麼?那是全殲奧爾什丁的猶太軍隊,然後相機各個擊破殲滅前來增援的猶太軍隊。可是現在繼續放任攻城部隊狂飆突進,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擊潰奧爾什丁的猶太軍隊,讓他們提前逃跑!

全殲和擊潰可是兩回事,誰都懂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才是王道。擊潰了奧爾什丁的猶太軍隊有什麼意義?只會讓他們向柯尼斯堡方向逃跑,不光可能將兵力分散的敵人趕攏,還會使之前制定的計劃全部作廢。

畢蘇斯基的作戰計劃有點圍點打援的意思,如果嚇跑了敵人,作戰計劃也就可以直接拿去擦屁股了。所以眼看著城內的敵人不堪一擊,而包抄部隊還沒有到位,繼續攻城就沒有意義了。所以畢蘇斯基只能對攻城部隊喊停,只能命令自己的嫡系加緊步伐包抄。

應該說這是一個比較明智的決定,但是這個決定卻有爭議,卻可能會被誤解。比如說進展順利的攻城部隊,他們就全都不理解畢蘇斯基的苦心,一致覺得那貨就是想讓自己的嫡系出風頭。一時間是怨聲載道。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過 「波蘭人好像很不爽啊!」李曉峰放下望遠鏡,沖身邊的烏博列維奇笑道。

「嗯,他們和畢蘇斯基關係本來就一般,現在又覺得畢蘇斯基太偏心。不爽是肯定的。」烏博列維奇回答道。不過他馬上就補充了一句:「不過這種不爽還不至於讓他們無視畢蘇斯基的命令,我們還需要加把勁!」

烏博列維奇說要加把勁。可是苦了猶太戰士,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前來東普魯士的,他們想要轟轟烈烈地大幹一場,想要用自己的鮮血為猶太民族奪得一塊立錐之地。他們不畏懼流血不畏懼犧牲。巴不得像英雄一樣死去才好。

可是眼下上級卻讓他們這些「英雄」裝狗熊,故意在敵人面前示弱,表現得懦弱不堪,說實話,他們很不理解——為什麼不能真刀真槍正大光明的跟敵人大戰一場,我們完全可以擊敗這些自以為是的波蘭人!

可李曉峰說不,烏博列維奇也說不。甚至聽了特里安達菲洛夫的作戰計劃之後,帕維爾也說不。於是乎猶太戰士們只能很憋屈的選擇裝孫子了。他們只能在敵人面前盡量顯得不堪一擊,盡量顯得荒唐可笑。

「猶太人就是一群小丑!」

攻城的波蘭國防軍經過新一天的戰鬥之後,對他們面前的敵人表現得更加不屑了。覺得只要吹口氣就能讓猶太小丑們屁滾尿流,而可氣的是畢蘇斯基卻緊緊的拉緊他們脖子上的鏈條,讓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猶太人進行各種拙劣的行為藝術表演,讓他們只能看著放到嘴邊的肥肉卻不能下口。

這種滋味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實話實說,波蘭國防軍已經快要忍不住了。

「閣下,攻城部隊一再要求立刻投入進攻,他們保證一口氣全殲敵人!」

「閣下,攻城部隊強烈地要求投入戰鬥,士兵們已經無法忍耐了!」

「閣下,攻城部隊再忍耐下去,士氣就會跌落在谷底,他們已經對您的指揮能力表示強烈地質疑,已經向國會提出強烈地抗議了!」

作為國家元首和陸軍總參謀長,畢蘇斯基很不耐煩這些攻城部隊渣滓們的抗議和請求。你們這幫貨懂不懂什麼叫大局,讓你們投入戰鬥固然爽快,但是嚇跑了敵人我們還不得費腿去追?

當然,讓他更不耐煩的是嫡系的「拙劣」表現,昨天夜裡,他們借口不熟悉環境,借口敵人善於隱蔽,這才沒能打穿猶太人的防線。可如今天光大亮了,你們依然在森林裡跟猶太人躲貓貓,你們這是鬧哪樣?

畢蘇斯基不得不再次催促嫡系:「加快步伐,全波蘭都在看著你們!」

問題是,全世界都在看著他們也沒用,負責在森林湖泊地帶阻擊波蘭兵團的屬於猶太解放戰線的精銳部隊,大部分戰士都在拉加多湖訓練基地接受過正規訓練,之後又在芬蘭經歷了實戰。而維堡周邊地區恰恰屬於河流湖泊密集森林密布的環境。 愛久成婚 在這種地形條件下作戰,對於這些猶太戰士來說一點兒也陌生,甚至是如魚得水。別說是畢蘇斯基的嫡系,就是德國正規軍也別想在這種環境下從他們手裡討到便宜。

森林、湖泊附近的戰鬥依然在繼續,畢蘇斯基的嫡系部隊就像沒頭蒼蠅一樣被無情的戲耍,別說前進了,想要撤退都不可能!

「行了,別表現得太過,引起了畢蘇斯基的警惕就麻煩了。」

對某仙人的建議,烏博列維奇欣然接受,按照原本的作戰計劃,如今也可以進入下一個環節了:「命令部隊開始後撤,務必要在天亮之前和波蘭人脫離接觸!」

說實話,森林裡的猶太戰士們真心不想就這麼放過傻乎乎的波蘭人,這一天的戰鬥下來,他們還沒過癮呢!不過命令就是命令,哪怕他們不情願也必須執行!

「撤退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丟棄武器?」達揚很不高興地向上級表示抗議。

這位出生在俄國的猶太漢子有著鋼鐵一般的意志,屬於最早一批返回以色列的猶太人。聽聞柯尼斯堡爆發猶太起義,立刻就辭別了妻子和僅僅四歲的兒子,風塵僕僕的趕往了柯尼斯堡。

在一個月的戰鬥生涯中。達揚贏得了戰友們的尊重,他比任何人都要勇敢,簡直就是悍不畏死。

「雖然這些毛瑟步槍沒有sks45好使,但是也不能就這麼送給該死的波蘭雜碎啊!」

面對達揚的抗議。上級只能耐心地解釋道:「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我們必須裝得更像一點兒!」

好一番口舌之後,達揚才悶悶不樂的接受了命令。戀戀不捨地丟棄了德國軍械。

「猶太人崩潰了?」

畢蘇斯基原本還在布置晚間的戰鬥,準備乘著夜色來一次突襲,看能不能打穿猶太人兩翼的防線。誰想到他還沒開始行動,猶太人自己就崩盤了。

「你確定敵人是崩潰。而不是誘敵深入?」畢蘇斯基板著一張臉質問道。

「完全可以肯定猶太人是崩潰了,他們的武器彈藥丟了一地,逃跑的時候比兔子還要慌張!」

當畢蘇斯基看到「繳獲」的軍械之後,才信了幾分,都是標準的德制式武器,有的一看就是剛拆封沒多久的新槍。沒人會心甘情願的丟下這大把的武器逃跑。

就在畢蘇斯基準備命令嫡系部隊加快步伐,趕緊完成包抄。將城內的猶太人留下來時,壞消息來了。

「閣下,攻城部隊反應城裡的猶太人開始潰散逃跑了,他們請示是否要追擊?」

「城裡的敵人好端端的怎麼會跑?」畢蘇斯基一聽就火大了。在他看來一定是攻城部隊陽奉陰違,擅自發動了進攻。

而攻城部隊卻覺得自己冤枉啊!從昨晚到現在,他們是規規矩矩的按照畢蘇斯基的指示,絲毫不敢越雷池一步。明明有大把擴大戰果獲得戰功的機會都放棄了。敵人忽然逃跑了,這筆賬怎麼能算在他們頭上呢?

在攻城部隊看來,要為此負責任的絕對不是他們,而是畢蘇斯基的那些嫡系,正是因為他們慢吞吞的貽誤了戰機,這才導致煮了一鍋夾生飯。 營銷女王 要是你們這幫貨動作快一點兒,果斷一塊,早早的就趕到了包抄的位置,能有這麼多屁事?能放跑猶太龜孫子?

甚至不少攻城部隊覺得畢蘇斯基就是偏心,就是幫著那些慢吞吞貽誤戰機的混蛋開脫,就是在推卸責任。一時間,攻城部隊對畢蘇斯基以及畢蘇斯基的嫡系是一肚子的意見!

當然,意見大歸大,但是負責攻城的部隊還不敢違抗畢蘇斯基的命令,在畢蘇斯基下令,命令他們去追趕猶太人的時候,他們還是選擇了執行命令,哪怕不太樂意,但他們還是照辦了。

從後來戰役總結來看,畢蘇斯基在這個時候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後世普遍的觀點是,他不應該命令不太靠譜的非嫡系部隊前往追擊,因為這個舉動一點兒好處都沒有。

後世的分析家認為,這些非嫡系部隊戰鬥力相當有限,而且因為之前的摩擦和不快,積累了相當大的火氣。很有可能在不利的時機,這股火氣就會爆發,而一旦爆發就是致命性的。

事後諸葛亮們紛紛認為,畢蘇斯基應該派他的嫡系前往追擊,波蘭兵團戰鬥力更強,更服從指揮,由他們打前陣是再合適不過了。

這些分析有道理嗎?肯定有,但是這都是事後分析,毫無意義。實際上畢蘇斯基不是不知道那些非嫡系部隊存在的問題,他相當清楚。那為什麼他會派遣這些部隊打前鋒呢?

原因是相當深刻的,畢蘇斯基肯定不是什麼軍事天才,客觀上說他的軍事能力也就是中人之姿。但中人之姿不等於是庸人,畢蘇斯基在個別的方面還是有長處的。比如他的警惕性很高,從之前的戰鬥中察覺出了什麼。

他能夠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尋常,而且必須看到,因為猶太人過早的「崩盤」,導致了他之前制定的戰鬥計劃已經全盤落空了。擺在他面前的是一場沒有太大價值的勝利。他沒能達成殲滅猶太人主力的目標,而且猶太人還跑了。

這讓他必須謹慎地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辦。此時此刻,畢蘇斯基站在了一個分岔路口上,是飛快的追上去痛打落水狗,還是穩打穩紮慢慢推進呢?

畢蘇斯基當然希望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猶太人。那樣他可以去烏克蘭、白俄羅斯和波羅的海三國撈一票,對他腦子裡那個大波蘭的夢想而言,速勝的吸引力相當的大。但與此同時,他又保持了足夠的警惕性。他總覺得猶太人搞出的這幕戲有點不尋常。追擊似乎有風險。

這麼說吧,畢蘇斯基現在的狀態就是小毛賊。有賊心但是賊膽卻不大,跟歷史上那個在西烏克蘭撈了一票,被完全了沖昏了頭腦的畢蘇斯基相比,現在的這個畢蘇斯基更難對付一些。

經過一番思考。畢蘇斯基做出了一個他認為最恰當的選擇,派遣非嫡系部隊追擊。首先,這幫人在昨天的戰鬥中基本上就是在看戲,跟」苦戰了一天一夜的嫡系部隊相比,精力更加充足。在他們追擊的時候,嫡系部隊正好可以休整一下,等這幫雜牌追上了猶太人。把猶太人的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的嫡系再上去接收勝利的果實,可謂是輕輕鬆鬆。

其次,如果猶太人真的有陰謀。在前面設下了埋伏和陷阱,那麼趟雷的也是這些雜牌,他們死光光了畢蘇斯基也不會心疼。大不了再拉一批壯丁就是了。

畢蘇斯基的想法有錯誤嗎?從明哲保身的角度看,他的選擇萬分正確。但是從純軍事的角度看,這種選擇就相當的蛋疼了。誰也不是傻瓜,他的這些小算盤雜牌部隊能看不出來?看出來之後,還會有傻瓜為他賣命?

可以說,畢蘇斯基的選擇看似保全了實力,可實際上卻是削弱了他的實力,至少他的部隊再也不可能做到同心同德共赴患難。打順風仗的時候,這種隱患還沒什麼,可一旦到了逆境,分分鐘就會崩潰!

而且派遣雜牌趟路也絕不是什麼好辦法,如果前面真的有陷阱,這些雜牌一旦陷進去了,被殲滅了。後面怎麼弄?畢竟畢蘇斯基也就只有這麼十來萬人,對上猶太解放軍有優勢,但並沒有絕對的優勢。一旦雜牌軍覆滅了,後面的仗就很難打了?

政客和政治家之間的區別也就正是在此,畢蘇斯基只是個政客,不是政治家,他野心勃勃但手段卻不怎麼高明。從歷史上也能看出,這個貨有點狗仗人勢的意思,當年仗著有協約國集團在後面撐腰,人心不足蛇吞象,去撩撥北極熊,結果差一點兒葬送了剛剛才贏得獨立的波蘭。哪怕是有華沙一役的勝利,可是這個貨眼高手低的缺陷完全被暴露出來了,可以說正是他當年的種種選擇,導致了二戰中波蘭的悲劇以及後來卡廷慘案的發生。

現在也是一樣,畢蘇斯基看似做了一個最正確的決定,實際上卻給後來的失敗埋下了陰影。當雜牌軍們心不甘情不願的上前追擊的時候,他帶著嫡系部隊端坐在奧爾什丁看戲。他用了一招投石問路去探明猶太人的虛實,但他絕對想不到這一招正是烏博列維奇和特里安達菲洛夫想要的。

「畢蘇斯基上鉤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吃掉他的雜牌部隊了?」帕維爾有些興奮地問道。

對此,烏博列維奇搖了搖頭:「還不是時候,從畢蘇斯基的安排來看,這個傢伙已經起了疑心。這個時候反擊,他的主力會立刻跟上來,到時候就是一鍋夾生飯!」

特里安達菲洛夫也說道:「我們必須將波蘭雜牌部隊和畢蘇斯基主力之間的距離再拉開一點兒,這樣我們才有充足的空間和時間去吃掉他們!」

帕維爾對軍事不在行,問道:「具體該怎麼做呢?」

李曉峰笑道:「很簡單,再放棄一兩座城市,將雜牌引進來唄!」

放棄城市讓帕維爾有些肉疼,上千年的流浪生涯,讓猶太人對土地有著深深地眷戀,如今好容易搶下了這些地盤,讓他拱手送出去,真心是捨不得啊!

「一城一地的得失完全無關緊要!」李曉峰看出了帕維爾的糾結,警告道:「只有殲滅掉畢蘇斯基的有生力量,你們才能真正在東普魯士、在波蘭站住腳跟……再說,咱們又不是真的將地盤拱手相讓,那不過是釣魚的魚餌而已!」

想了想,帕維爾深深地吸了口氣,斬釘截鐵地回答道:「就這麼辦!」

李曉峰和烏博列維奇、特里安達菲洛夫相視一笑,說道:「那我們就可以開始下一階段的行動了,不光要繼續釣魚,而且還得讓畢蘇斯基的主力在奧爾什丁多停留一會兒……免得他一看魚餌這麼好吃,迫不及待地上來搶食就不美了!」

可憐的畢蘇斯基並不知道他已經被盯上了,在奧爾什丁他過的很愉快,大批的記者趕到了這座城市,熱情的採訪他和他的部隊,一頂頂的高帽子讓他有些找不到北了……

ps:

鞠躬感謝hzwangdd同志和尤文圖斯同志! 然而這一次是鄭凡塵出來混以來,第一次有這種心慌意亂的預感,當下掏出手機不停的給鷂子那些人打電話,可全部都是無人接聽

旁邊寧葉琪和宋千夏那哭哭啼啼的聲音,加攪的他心煩意亂,於是不耐煩的擺擺手,讓洪建邦和李東陽先把這兩人帶進工廠里去,找個繩子捆起來他自己則帶著刀疤臉馬三,禿頭薛六和剛剛那個計程車司機關賀,繼續站在外面等著

他告訴自己再等十分鐘,要是十分鐘之後再看不到有人來,就再也不等了,果斷走人,最多不過到時候派關賀開車去市景花園那邊看看情況

可是僅僅過了五分鐘,他就等不下去了,越來越心神不寧,不詳的預感也越來越強烈,當下再也沉不住氣,招呼馬三等人道:「走不管了,咱們先撤」

他的話剛說完,忽然看到遠處通向自己這邊的路上,「轟」的一聲奔騰出一輛鋼鐵野獸一般的巨大悍馬,那犀利的探照燈一下子就鎖定在了自己這邊然後它毫不遲疑,如追風利箭,瞬時就朝著這邊開了過來

「不好有人來了,媽的快跑」鄭凡塵立馬戰慄了一下,然後轉身扭頭就跑

馬三等人見鄭凡塵拔腿就跑,一個個也不敢多做停留,都學他一樣,沒命的朝著不同的方向放足狂奔,他們心慌意亂,竟然也沒想到先去工廠裡面躲一下其實去與不去也沒啥區別,那破工廠空曠的厲害,除了最裡面有一台生滿銹的大機器,其他的地方跟這外面也沒啥兩樣,最多多了四堵牆可以擋風……,四個人都朝著那些一人高的草莽里跑,以為那裡面才是相對安全的

可是吳天那邊,狂飆起來的悍馬是什麼度,近乎眨眼的功夫就快衝到了四個人剛剛立足的地方,帶來一股充滿殺氣的勁風

吳天是鐵了心要除了這幫畜生,眼見那四個人中馬三跑得最慢,直接猛轟油門,驅車朝他撞了過去,而馬三也聽到了自己身後轟鳴聲越來越近,內心之中真箇恐懼到了極點

他生平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跑的這樣慢,也第一次痛恨自己運氣為什麼那麼差,四個人朝不同的方向跑,你單追我幹啥啊

一種絕命的恐懼攫緊了馬三內心,臉上濕乎乎連眼淚都嚇出來了,腳下步子不停的奔跑,可無論左閃右閃,都避不開吳天,在最後關頭他猛的回了一下頭,眼睛一下走就被那瞬間刺過來的兩束燈光晃住了,他以手護頭髮出了一聲癲狂的呼喊:「啊」

下一刻就只聽「砰」的一聲,他淪為了和那苦命乞丐相同的命運,直接被面無表情的吳天狠狠撞飛,整個身子如破麻袋一樣重重拋了出去,在一人高的草莽里滾了十多米遠,眼見是活不成了

對待這樣的惡人,吳天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撞死他算是便宜了他吳天沉著臉繼續將車調頭,轉而去追第二個人

這個時候鄭凡塵、薛六和關賀三人已經重匆忙跑回了那輛計程車附近,他們都不是傻子,跑能跑到什麼時候?早晚都會被他追上,哪裡比得上駕車逃竄逃跑的幾率大?

可是三個人都這樣想,都想第一個衝進車裡,這個時候薛六和關賀也顧不得鄭凡塵是誰、是不是老大了,媽的活命要緊,誰還在乎這個啊

倆人都爭先恐後的跟鄭凡塵搶,此時此刻搶時間搶機會,就等於搶生命直氣的鄭凡塵是暴跳如雷

可他們三個人越是這樣,就越是誰也上不了車,鄭凡塵氣急敗壞的罵道:「**你媽兩個王八蛋,居然敢跟老子搶,你們活的不耐煩了回頭我……」

話沒說完,直接被薛六「嘭」的一拳砸在臉上,一下子就打在了地上,薛六和關賀早已經歇斯底里,哪裡還管得了他?你的命是命我們的命不是命嗎?就你的命值錢?要是連命都逃不了,你還講你媽逼的「回頭」啊

鄭凡塵被打的左臉火辣辣生疼,望向薛六二人眼中一狠,恨不能親手掐死他們只不過當他一咬牙準備爬起來的時候,一看那邊的吳天已經又把車開了回來,他立馬不作停留,果斷從地上蹦起來,狼奔虎躥,直接朝著濃濃黑暗中遠處的草窩子里逃去

而這邊薛六和關賀急急忙忙手腳錯亂中總算打開了車門,然而這時候悍馬的聲音已經飆到自己身後了,這兩人登時就嚇得渾身發麻屎尿氣流,媽的***馬三怎麼跑的那麼慢這麼快就被人家撞死了就不知道多拖延會兒功夫嗎

薛六比關賀急,他自己不會開車啊這個時候還得指望關賀,如果讓他自己開著這輛車跑,保准不出十米就撞死,都用不著吳天動手

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關賀身上,歇斯底里的喊叫:「你媽逼快進去開車啊你媽逼還耽誤什麼功夫啊」

那邊關賀也是氣急,趁他沒防備,直接猛的一拳又把他打出去,喝罵道:「你個***跟老子搶、光擠老子,我怎麼進?去你媽的,你去死」說完總算自己一頭扎進了計程車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