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我弟弟那邊怎麼樣了?」程溫如按著眉心,臉上一片愁容。

程金把一杯茶遞過去,「有點消息,不過挺麻煩。」

程溫如抬頭,「什麼麻煩?我大哥在找歐陽薇,她也查到了一些結果……」

「聽程水說,雋爺好像跟那個勢力……」程金說到這裡,嘴角不由抽了抽。

後面兩個字「有仇」沒敢說出來,怕嚇到程溫如。

M洲本來就是幾大勢力鼎足而立……

程雋年初的時候,去把這幾個勢力惹了個遍,無緣無故的……

兩人正說著,傳來開門的聲音。

程溫如立馬停下來,沒說這件事。

秦苒換好鞋進來。

坐在沙發上跟程金說話的的程溫如面上的嚴肅一改,她站起來,攏了攏旗袍外面的披肩,往餐桌邊走,神色如常,「苒苒,你回來了。」

又朝廚房說了一聲,讓他們開飯。

程溫如這兩天也忙,不僅要忙公司的事情,還要擔心那幾個堂主,擔心程雋再M洲的狀況。

但是她也知道程雋不在,所以今天特地在下班後來這裡陪秦苒。

見秦苒回來,她又下意識的迴避了這個問題,不想要秦苒被這件事影響,這件事有些複雜,主要她也怕秦苒會擔心。

卻不知道這件事程金早就給秦苒說過了。

秦苒把圍巾跟大衣放好,走到餐桌邊,拉開椅子坐好,抬頭看程溫如,手微頓:「程姐姐,你最近很忙?」

程溫如眉宇間都是倦色。

她還沒開口,程金也朝這邊走:「大小姐最近擔心M洲雋爺的情況。」

程溫如還沒想出來,為什麼程金這麼簡單就說出口了。

她身邊的秦苒淡定的拿起了手邊程木剛遞過來的茶杯,聞言,笑了笑,眉眼挺清淡的:「你放心,不會有事的。」

不說其他,彼岸莊園在M洲佔據的分量就不小。

於其他齊名的勢力將M洲分為幾個部分。

二堂主他們的消息不知道會不會有事,但絕對不會出什麼大事。

涉及到M洲那邊的消息對京城人都挺神秘。

程溫如本來以為秦苒聽到這件事會擔憂惶恐,沒想到對方這麼淡定,不符合她的想象……

她還在想著,秦苒伸手,夾了根菜放到程溫如碗里,淡定的開口:「程姐姐,吃吧。」

程溫如恍恍惚惚的應了一聲,然後拿起筷子,吃著秦苒夾給她的菜。

吃完飯,程溫如晚上也沒走,睡在了唯一一間客房。

程溫如洗完了澡,打開了自己的辦公電腦,想了想,又拿出手機。

微信上歐陽薇發了一串網址。

程溫如看了半晌,給歐陽薇發了句「謝謝」。

然後按照這網址,在電腦上輸進去。

很快就進了一個黑色論壇。

正是129頁面。

她不是會員,只用手機號註冊了一個普通賬號。

找了找下單的流程。

還沒研究完,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不緊不慢的三聲。

正是秦苒。

她手裡拿著兩杯溫牛奶,一杯是自己的,一杯遞給程溫如:「程木熱的。」

程溫如接過來,側身讓秦苒進去,「你今天不忙嗎。」

「多了個師兄,不是很忙。」秦苒隨意的抬頭看了眼房間,目光停在程溫如打開的電腦上,停在下單的頁面。

程溫如點點頭,她喝了口牛奶。

見秦苒看她的電腦,她直接開口,「那是129頁面,你要好奇,我待會兒發給你。」

129頁面都是獨立鏈接,網上自然搜不到。

需要特殊的引擎跟鏈接代碼。

「不用,」秦苒低頭,抿唇喝了一口,若有所思,「你是在下單嗎,我幫你。」

「你會不會?旁邊有流程。」程溫如還想說什麼,兜里的手機響了一聲。

她拿出來看了看,正是程老爺子。

他這個時候打給她,肯定是說幾個堂主跟M洲的情況。

程溫如看了眼秦苒那邊,還不知道老爺子要跟她說什麼,她想了想,還是出去接了電話。

秦苒拉開程溫如電腦面前的凳子,看了一眼。

然後伸手敲著鍵盤。

三分鐘后。

程溫如打完電話,她站在門邊,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才恢復了以往的表情,伸手推開了門。

秦苒也剛好從椅子上站起來。

白皙的指尖從鍵盤上移開,眸色冷淡,「程姐姐,我幫你弄好了,早點睡。」

程溫如把秦苒送出了房門,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看向電腦頁面。

微微一愣。 “好~慢~哦~楚霞,夢神真是囉嗦。”楚潔飛在半空之中,撲扇着背後的四翼看着正向自己的靠近楚霞,對於自己眉宇之間的不耐,她絲毫不加掩飾。

這也是現在嘎嘎猿們的通用優點——有什麼都表達在臉上,單純,卻又可愛。

“夢神也是爲我們好,說細一點不易出問題不是嗎?”微笑着向楚潔點了點頭,楚霞指了指神殿門口正向外飄出的空幻,在楚潔轉頭之際突然一個振翅飛向遠方。

“啊!你偷跑!”神情一愣,楚潔看着已經竄到前方的楚霞,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然後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充斥着清醒空氣的半空中,留下了一串爽朗輕鬆的笑聲。

在空幻的印象之中,楚潔是典型的暴力女,而楚霞正好相反,是典型的溫和大姐氣質。

嘛,這也是空幻讓楚霞和楚潔一同組隊的原因了,這很大程度上,是爲了讓楚霞感染楚潔,讓她收收性子,好進一步學習知識而不是隻知道打架,這可以叫做保障吧。

“這個冥想法,有鍛鍊精神力的效果,你需要做的就是……”神殿正中,空幻正對睡了一會兒就又起牀的靈韻,傳授那種據說很有用,但自己卻從來木有成功過的冥想術。

在空幻想來,即便在精神力鍛鍊上無用,冥想術也可以作爲一種睡前催眠方法來用,至少對自己的催眠效果比數喜羊羊快多了,至少冥想催眠時不會突然冒出個灰太狼或者平底鍋。

“嗯?”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正期待着這種能鍛鍊自己最喜歡用的精神力的方法,靈韻卻突然發現眼前的空幻停下了說明,此時正驚訝的看向神殿門外,那裏處在自己身後。

“夢神,我需要做什麼啊?”話說到一半就停下,小靈韻很明顯的表示無知加不滿。

“完了,結果楚霞被楚潔污染鳥!”這時,空幻的悲鳴傳入這位可愛的大祭司候補腦中。

“哈?”

事實上,當空幻看清正向自己衝來的兩四翼生物之時,就有了不祥的預感。而當楚霞和楚潔相差無幾的驚慌神情出現在空幻眼中之時,他發出了痛徹心扉的悲鳴。

要知道,雖然現在空幻有心無力,但也有調嘎教出幾位後宮候補的偉大想法,但是現在,他似乎對自己的調嘎教手段產生了嚴重懷疑。

不說以前的小靈韻,本來想培養成可愛小蘿莉,最多傲嬌點,現在卻貌似成了嬌蠻大小姐;

就說這次的楚潔,本想讓自己感覺很完美的楚霞前去安安楚潔的性子,但此時看來,只不過和楚潔單獨外出了,嗯……不到半個鐘頭,楚霞那讓猿如沐春風的笑臉居然就消失了。

“你不能這樣啊,還我溫柔的楚霞!”

不過讓空幻更慌張的事還在後面……

“大頭領,不好了,獸潮!”對空幻的話持無視態度,楚霞已接近空幻就說出了讓自己驚慌的原因。

“獸潮?”

歷數空幻所遭遇的獸潮,第一次遇到了食人魚同學,直接對當時的魚羣來了次精兵簡政;第二次遇到了火焰MM,更是多次熱情的挽留了當時的空幻;第三次……嗯哼,貌似是他自己弄的,雖然傷亡不大,但很是考驗了一把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好吧……於是,當一聽到“獸潮”這兩個字,空幻首先想到的,就是立馬躲起來,沒辦法,心理陰影;

然後,自稱很有面對獸潮經驗的空幻,突然想起自己是意識體,根本不用擔心獸潮的衝擊,要知道,已知除了那種神祕呼喚能有點威脅外,就算是森林大火也燒不死意識體的空幻;

這時,空幻突然又想起嘎山部落幾百嘎嘎猿可不是意識體,於是他一個激靈,不自覺的環視了一邊周圍的同伴們,立馬就近吩咐身旁的靈韻召集所有嘎嘎猿做好防衝擊準備;

再再然後,他又想起了自己嘎山部落所處的位置……

“這裏可是半山腰的說,獸羣怎麼可能衝到這裏來捏。”想到這兒,空幻又舒了口氣,終於冷靜了下來。然後,他略帶責怪的看了看楚霞,至於急躁暴力的楚潔神馬滴,再次被無視鳥。

“楚霞,要穩重,這裏可是半山腰,一般而言獸潮都是不會衝上山來滴,因爲那樣會造成速度減緩,同樣因爲這個原因,就算它們衝上來,我們也不用太過擔心啦,以嘎嘎猿的實……”

誰知楚霞看起來並不買空幻的賬,她以清風一般的速度清晰的描述出了自己的所見所聞:“嘎嘎山很低緩,以獸潮的速度和規模,從山腳衝上來,應該也不過幾吸時間!”

空幻剛剛放鬆下來的神情驟然繃緊,自己看來考慮不周啊。

但是,楚霞貌似連空幻自責的時間都木有打算賜予:“這次獸潮還有空中飛行生物,只是四翼翼龍我就看見了不下三十頭!”

空幻冷汗出來了,雖說四翼翼龍現在相比翔翼嘎嘎猿已經沒什麼優勢了,但以三挑一打成平局應該是木有問題,甚至四翼翼龍還會佔優,畢竟是以多打少。但現在部落裏的翔翼嘎嘎猿數,也只有十幾個,何況看情形天上還有其它飛行生物。

“不過,獸潮應該只是路過,它們不可能咬住嘎山部落不放的說。”

空幻不說還好,當他這句話一說出口,就發現楚霞和一直插不上嘴的楚潔的臉色,都瞬間變得陰沉,很陰沉,比前段時間的天還陰沉,這讓腦海中對楚潔楚霞性格都已經有了大致定型的空幻大呼意外。

“這……我說錯了什麼嗎?”

“大頭領,這次獸潮很不正常,我們剛剛飛在高空看的很清楚,總計四個方向都有獸潮,雖然很不願相信,但四方獸潮的中心,似乎就是嘎山部落。”

就是嘎山部落!

這一刻,空幻的臉色也同兩女一樣了。

如果是一個方向的獸潮,空幻能迅速產生“這應該是前幾天大雨,造成某些地方洪水或者什麼災害,然後動物們避難大遷徙”這樣的想法,而且深信不疑。但是四個方向,目標還瞄準嘎山部落……

“不好!還有多久?”

空幻凌厲的神情將楚霞嚇了一跳,從沒見過空幻這樣表情的她,雖然知道這不是針對自己,卻依舊產生了一絲畏懼。

稍稍後退一些,楚霞回憶了片刻,這纔對靜靜等待中的空幻說道:“四個方向獸潮距離嘎山部落都不遠,現在應該只有一鍋飯的時間了。”

“一鍋飯?要做辣椒湯鍋麼?”靈韻期待的聲音傳來。

“不是!其它猿都叫醒了嗎?”看着回來的靈韻,空幻焦躁的揮了揮觸手,止住了靈韻的話語,然後直接提問。

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靈韻也發現看來不是要做飯了:“哦,大家都睡了沒多久,只有翔翼嘎嘎猿和兩個狩獵小隊叫醒了,其他傢伙都還沒起來。”

一聽到這裏,空幻就感到麻煩了,貌似天晴纔不到兩個鐘頭,大家也才休息不到一個鐘頭。

“怎麼會這麼巧!”腦中喃喃自語,空幻立刻飛上半空,放出精神力開始直線掃描:“幸好還沒有進入精神力掃描範圍。”

“如果進入就來不及了。”這句話空幻沒說,雖然平時不怎麼管事,但空幻這個大頭領,卻一直受到整個嘎山部落的絕對信任,但卻也產生了幾乎絕對的依賴。

現在如果空幻慌了神的話,那麼嘎山部落恐怕就得在今天除名了。

“到底是誰在對付嘎山部落?這種有目的性的獸潮,自然產生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 是幻靈甲蟲?還是……系統?”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但即便知道是誰,空幻也沒轍。

如果是幻靈甲蟲,空幻消滅對方的可行性低於1%。因爲在空幻記憶中,幻靈甲蟲就如同召喚師一樣,自己很少露面,上次如果不是對方主動攻擊,爾後有運氣太差,空幻幾乎無法殺掉那隻幻靈甲蟲。

而現在的空幻是意識體,幽神空幻所能控制的精神力量,甚至少於處在嘎嘎猿身體中時的控制量,其最高半徑也只有一兩千米。對於原幻靈甲蟲的有效攻擊範圍,更是隻有四五百米,何況都幾千萬年過去了,真要是幻靈甲蟲也早就進化了。

更主要的是,現在的神殿領域,這是空幻賦予給那個禁錮了自己,卻保護了亡魂的屏障的稱呼。經過兩次擴展的神殿領域,也只不過將嘎山部落新建的一衆房屋包裹,最多隻達到了半山腰,連石板路也沒有完全包裹進入。

如此一來,空幻的攻擊範圍更是大打折扣,如果真是幻靈甲蟲,即便沒有進化,以對方的智慧也不是現在的空幻能找出並殺掉的。更不要說,面對這樣大量的獸潮,現在唯一能攻擊到物質世界的精神力,空幻也不可能多次使用,因爲他也會累。

如果不是幻靈甲蟲,而是系統……

“呵呵,搞不好是系統的話,還好些,至少他應該不會斬盡殺絕。”

但現在的情況卻是信息不明,大自然的事誰也無法完全說清楚,除了幻靈甲蟲和系統,搞不好還有很多生物也可以做這種事,誰知道了。就算現在告訴空幻:“這是所有動物集體做出的決定,要幹掉嘎山部落。”恐怕空幻也只是驚訝一陣之後,便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例如……安排防務。

“夢神,靈雪她們我叫來了,現在我就去把那些睡懶覺的傢伙拉起來。”很是可愛的揮了揮拳頭,剛剛回來的靈韻又轉頭衝向了各個小隊房屋,掀起一陣草飛猿跳。

可惜,現在幾乎全都掛着類似殭屍臉的衆猿,沒誰有心思去欣賞而已。

因爲一直擔憂着部落的問題,加上雷雨的嘈雜,靈雪這九天都沒怎麼睡過好覺。現在剛剛睡下又被靈韻拉過來,雖然強撐精神,但她眉目間的疲憊卻無法掩飾。

空幻嘆息一聲向全都難掩疲憊的成員們點了點頭,然後點出楚霞:“那麼,楚霞,給大家說明下情況,長話短說!”

“嗯”

“簡單的說來,這次有四個數量均不少於嘎山部落成員數的恐龍羣,正分從四個方向衝向我們,原因不明,但敵意明顯。其中還包括不下於三十頭的四翼翼龍,至於其它生物的實力,看起來也不會低到那兒去,裏面我還看見了不少實力不下於翔翼嘎嘎猿的動物。以上。”

滿意的向楚霞點了點頭,空幻轉頭看向已經變色的一衆成員,見他們望向自己的擔憂而又帶着一絲期待的眼神,空幻只得在心中苦笑,但臉上還必須保持淡定。

“蛋定啊,領導者真他喵的痛苦,特別是咱這種事必躬親的,豬哥的前車之鑑啊。”

“現在情況危急,要不了多久獸潮就會趕到,所以雖然它們是來者不善,但作爲主人,我們還是要好好迎接的。”

雖然很想調節一下氣氛,但空幻突然發現,成員們在短暫驚慌之後,開始變得戰意昂然起來,空幻此刻纔想起,這裏坐着的,並不是被安定消磨了鬥志的人類,而是還沒有完全脫離動物行列的嘎山部落主要成員們。

看到這兒,空幻神情一鬆,語言也變得輕鬆起來。

“靈雪啊,不是說倉庫食物不多了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