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他的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

「蹬!」的一聲,整個人飛掠上了虛空。

「龍騰變!」

巨大的龍影出現在了秦浩天的劍身之前。

「嗷!」的一聲。那咆哮的巨龍虛空向著那黑衣人的身上飛去。

那黑衣人覺的自己身體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鎖定住了。他的心裡無比的驚駭。瘋狂的運轉起了自己身上的玄氣。看著虛空中,向著自己身上飛來的龍影,手中的刀狠狠的劈了過去。凌冽的刀氣,向著那龍影飛了過去。

「轟!」的一聲,兩股力量在虛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不過那黑衣人的這一刀,卻是完全的沒有將這龍影給擋住。他的整個人被震飛了出去。在虛空中,噴出了一團的血霧。而那道龍影,卻是如影隨形的追了上去。將那黑衣人給完全的吞噬了。連一塊渣都沒有留下。

打完了收工。秦浩天拍了拍手。以他現在玄主期巔峰的實力,同級的修鍊者,在他的面前,沒有什麼太大的挑戰性。在以前,秦浩天就是屬於那種常常可以越級挑戰的那種,更不用說現在了。

而在另外一邊,柳晴雨、西門靈鳳也將自己的對手都解決掉了。

「這些都是震天教的人!」秦浩天來到西門靈鳳的身邊,神色凝重的說。

西門靈鳳對秦浩天點了點頭,神色凝重的說道:「嗯,看來,他們這一次的收穫也不大……」

「你說震天教的教主會不會親自前來?」秦浩天現在最為擔心的就是這個。

對震天教的教主,秦浩天可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絕對不會是對手。那可是連北影狂刀這玄聖期的修鍊者都能收服的人。如果不是因為震天教的教主實力在北影狂刀之上,秦浩天不認為這北影狂刀能夠如此的心甘情願的臣服於他。是以,秦浩天現在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

「嗯,我的師傅聯合縹緲宮的人,也趕來了……震天教的教主此時也許被我拖住了,我們現在最好以最快的速度,衝出聖殿。」西門靈鳳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嗯……我們走吧!」秦浩天此時也絲毫的不敢怠慢。

就在秦浩天、西門靈鳳、柳晴雨三人即將要離開的時候。整個大地開始劇烈的晃動了下來。一股恐怖的威壓,從虛空中爆發了出來。

「哇……」秦浩天感到一股發自內心的寒意。

「這……這是什麼?」秦浩天感到一股巨大的壓力,如泰山壓頂般從自己的頭頂壓了下來。

不但是秦浩天,就連西門靈鳳、柳晴雨兩女似乎也比秦浩天好不了多少。

秦浩天下意識的向著自己的頭頂看去。

當秦浩天看到虛空中的東西的時候。他幾乎連自己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那……那是?」秦浩天的神色無比的震驚,就好像看到了一個外星人的一般,或者就算是秦浩天看到外星人,也不會有如現在這般的震驚。

秦浩天身邊的兩女也比他好不到哪裡去。

「哇……這是……這是神馬?」柳晴雨那美麗的大眼睛也有些怔住了。 炸彈被平安的放到了茶几上,雙手脫離了炸彈,林若娘立刻有種脫虛的感覺,剛剛精神一直在緊繃著,暫時解脫了危機感,身子都有些站不住了。【шww.】

「站著別動。」陳青雲扶住了有些搖搖晃晃的林若娘,拽過一張椅子放在林若娘的身後。「坐下吧!」

「謝謝!」坐到椅子上后」林若娘長長的喘了一口氣,舒緩了一會後這才恢復了正常。

陳青雲安設好了林若娘之後就開始著手裁撤炸彈的事情,眼下時間緊迫」他可不克不及分心。然而當他認真觀察了一下炸彈后,眉頭皺了起來。

「是不是很難裁撤?」林若娘一看陳青雲的臉色,原本已經恢復正常跳動的心臟再次跳動過速了。

也不怪林若娘,任誰知道隨時可能死失落都不會心平氣和。

「不是很難,只不過要耗費一些時間。」陳青雲抽出了一把飛刀,按住了炸彈,準備開始拆卸了。

「如果太難的話,你就不消管我了。我不希望你也失事」只要你承諾我好好照顧小王子,就算我死了,也沒有關係。」林若娘考慮了一下后」不想再讓陳青雲冒險了。

「呵呵,安心吧!這各個破炸彈是難不住我的。好了,我要開始拆了。」

陳青雲已經利用匕首撬開了炸彈的外殼」接下來就要進行最關鍵的步調了。

這個炸彈比較特殊,居然沒有及時裝置。也就是說」只要連結這個水平裝置的完好,只要不呈現意外,一輩子都不會爆炸。另外也說明了一件事情,陳青雲有足夠的時間來拆卸這個炸彈。

對方為什麼會設置這樣一個炸彈呢?

「給你安裝炸彈的人讓你轉告我什麼?」陳青雲一邊盯著炸彈一邊問道。

「他說他叫化傾城,這次來的目的你知道。炸彈裁撤體例有32關組合要破解,如果一條一條試驗的話,年夜概需要三個小時的時間。他說沒有設置按時裝置你有足夠的時間來試驗。」陳青雲一愣,看來對方是故意留下這麼一個難題的炸彈留給自己拆卸」為的什麼?如果想炸死自己,似乎更加容易一些。

那麼似乎就只有一種可能了,他們在用這個炸彈拖延自己。

很顯然,化傾城成功了。以陳青雲的性格是不成能丟下林若娘跑失落的。哪怕知道對方要做什麼,他也不會這麼做。

「他是不是想用這種體例纏住你,然後去做壞事?」林若娘很伶俐,之前害怕並沒有好好考慮。現在冷靜下來了,卻是很容易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

「也許吧!先不消管他,炸彈很好裁撤。

我們先把炸彈裁撤了再說。」陳青雲屏氣凝神」說什麼也要先將炸彈給裁撤了再說。

此刻,在酒店的樓下一輛賓士s600裡面坐著化傾城,臉色有些病態的白,看起來身體狀況其實欠安。

在車內的副駕駛上坐著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小男孩手中拿著一個冰激凌,正快樂的消滅著。

「開車!」化傾城看向樓上的目光收了回來,叮嚀司機離開這裡。

小男孩tiǎn了一下冰激凌,問道:「哥哥」為什麼不讓我上去直接殺了他呢?還放了一個根本就不會爆炸的炸彈」就為了困住他多費事啊!」

「天狼,你不懂。有些時候為了久遠的利益,是不克不及趕盡殺絕的。我讓你做的事情都做了嗎?」

「恩,做了。再過一會應該就會有人來了。安心吧!沒有幾個小

時,他別想從這裡離開。」天狼笑眯眯的繼續垂頭猛吃冰激凌。

陳青雲額頭的汗不住的往下流雖說房間裡面有空調。可是緊張的氣氛也讓人感覺房間的氣溫很高。

雖說有信心裁撤失落炸彈,但什麼事情也都有意外。一旦這次選擇毛病」那麼炸彈就會毫不留情的錄奪走他和林若娘的生命。

每做出一次抉擇,就有種驚心動魄的意境。可惜這種感覺陳青雲自己承受,卻不克不及跟一直注視他的林若娘分享。

「你說,如果炸彈爆炸了。你的女朋友是不是會恨死我?」

「不會。她們會感謝你把苦海中拯救出來。」陳青雲笑了笑沒有想到林若娘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想到這種問題。

「呵呵,我想她們一定會很羨慕我吧!可以跟你死在一起。」林若娘自言自語道。

陳青雲的手一抖,差點就剪錯了線。女人的思維果然不是男人可以輕易參透的原來死也是一種可以嫉妒的事情啊!

「不克不及不說,你調劑緊張氣氛的招數真的很爛啊!我差點都剪錯了線了。」陳青雲笑著搖搖頭。

林若娘吐了吐舌頭說道:「看來我還真是個笨女人,連這麼點事情都做欠好突然,陳青雲停住了一切動作,轉過身面對門口。

危險來襲」在精神高度集中的過程中,神經反而更加的靈敏。門口來人了,並且還不是一個。

「怎麼了?」林若娘自然不會明白陳青云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沒事。一會不管產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動。如果害怕的話,那就閉上眼睛。」既然對方在這個時候找上門了,肯定不會浪費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將會是一場惡戰。

固然了,也有可能是三拳兩腳就解決,首先得看對方是什麼人?

不管來什麼人」有一點是肯定的。陳青雲現在有一個很年夜的弱點,那就是林若娘。如果對方要用這個來威脅他的話,那麼也就只能就範了。

為了不讓這種事情產生,陳青雲擋在了林若娘的前面,身體的肌肉已經完全緊繃起來,準備進行快速的一擊,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戰鬥。

房門慢慢的打開,陳青雲雙手飛刀在握」只要看清楚門口的人是誰,立刻就飛出去了。然而房門打開,卻不見人影。

對方似乎料到陳青雲會主動攻擊,所以並沒有立刻就呈現。

陳青雲知道對方就躲在門口的兩邊,並沒有貿然進來。以為這樣就攻擊不到你們了嗎?確定了不是朋友后,陳青雲還有什麼可顧忌的,手中飛刀一抖,兩把銀亮的飛刀同時飛出,直奔門口。

總裁的暖心寶貝 當……當,

匕首撞在了門外的牆上,經過折射之後,分為左右攻擊向門的兩旁。

與此同時,陳青雲再次飛出了兩把飛刀直奔門口。

之前的兩把飛刀只是虛晃」經過撞擊后就算射到人,也沒有太年夜的傷害力了。如果是高手,理論上是可以躲開的。依照正常的移動方位,對方肯定會衝進來,那麼接下來的兩刀才是真正的殺招!

當……當……匕首牆上失落落到地面。

居然還沒有逼人lu面,看來對方很伶俐,而是躲閃開來,並沒有急於衝進來。一看就是老敵手了」知道他的一些手段,否則是不會有這樣反應的。

「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呢?難道你們準備一直待在門口嗎?」陳青雲聽到外面身形移動的聲音,知道門口有兩個人。

「如果我獻身,你是不是能把飛刀先收起來呢?」門口傳出的竟然是女人的聲音」不過對方說的是英文。

陳青雲的外語很好,英文就更是沒話說了,自然能聽懂對方說的是什麼。

「好吧!那你最好把槍也收起來。這麼進的距離,我又有掌控在你開槍之前先讓你倒下。」

「pk」成交!」女人立刻承諾下來。

話音一落,門口傳出腳步聲,很快就在門口閃現出兩個人,一男一女,全部是金黃色的頭髮。

女人穿戴緊身的黑色服裝」男人一身白色的西裝。一黑一白,看起來極其扎眼。兩人的樣貌卻是可圈可點」算得上帥哥美女了。

「是你們?」陳青雲的語氣立刻變得欠好了,因為他認識門口站著的兩人。這兩人別看外表很養眼」而他們的行為卻是讓很多人不恥。

這兩人是親兄妹,同時也是夫妻。就沖這一點解纜,也知道兩人的心理健康有些問題。簡單直接的說,就是有點反常。

在外界,兩人有一對很好的名字,男的叫做亞當,女的叫做夏娃。

他們算得上英國的頂級特工了。

陳青雲曾經跟兩人有過一次接觸」對方的手段不錯,可就是喜歡陰損的工具,所以才會令很多人不恥。

「看起來你好像不太願意看到我們。是不是有些太意外了?」 總裁de舞娘老婆 夏娃做了個liáo人的動作,準備向前走。

「不要亂動。否則我的飛刀可不長眼睛!」陳青雲立刻權衡了一下手中的飛刀。

「哦,不。我是很有誠意前來的,你不克不及拿著飛刀看待一個美女。」夏娃笑呵呵的後退了一步。

嗖,陳青雲的飛刀飛了出去,直奔夏娃,不,是亞當的咽喉。

別看夏娃要掏搶了,陳青雲就反其道而行,瞄準了亞當。

陳青雲的做法讓夏娃愣了一下,就這麼愣了一下,亞當的胳膊就被命中了。這還是在他反應過來之際做出了解救,否則就直接去見上帝了。

陳青雲沒有給這兩人太多的反應時間,連續飛出了兩把飛刀,然後人直接竄了過去。如果是他人,還可以好好的談一談,可是這兩人」

陳青雲是真的沒有信心。他們絕對會先行一步脫手的,與其這樣」還不如自己先動 這是一隻巨大的龍,說是巨大,有多大呢!如果按照秦浩天自認為最為形象的比喻來說。這隻巨龍比在地球曾經坐過的波音客機還要大上十倍。

所以,大家可以想象,此時秦浩天此時的震撼了吧!那可怕的威壓,壓的秦浩天簡直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這是……這是玄王期的修鍊者?」秦浩天的心中暗想著。

玄王期?不……秦浩天覺的這遠遠不是玄王期的修鍊者的威壓所能比擬的。玄聖?或者是破天?

秦浩天無比的震撼。

「這……這是……」站在秦浩天身邊的西門靈鳳此時似乎認出了什麼,神色無比的驚詫。

「人類……你們竟然敢奪取龍珠……罪該萬死……」那條神龍發話了。

在那條神龍發怒后,一股巨大的能量風暴層層疊疊的在虛空中擴散了出來。

讓秦浩天三人感到自己心頭有股無形的恐懼感。

唯一讓秦浩天的心頭覺的有些奇怪的是,這條龍他怎麼看的有些眼熟的樣子,好像自己曾經在哪裡看到過的一般。秦浩天覺的自己在這條龍之下,絕對是沒有任何的機會。他一點抗拒之心都沒有。覺的對方似乎隨便吐口水都能淹死自己的一般。

「晴雨,你那追魂箭還有沒有?」秦浩天雖然知道自己和這條龍的實力差距著實是太大了,但是秦浩天的性格絕不是那種可以輕易放棄的。

「你要幹嘛?沒有了……剛才在對付那條骨龍的時候,就用掉了……」柳晴雨搖了搖頭,對著秦浩天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秦浩天:「……」

「我靠,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你竟然掉鏈子?」秦浩天一副哀怨的目光看著柳晴雨。

柳晴雨對著秦浩天委屈的說道:「你不要這麼的看著我,否則我的壓力會很大的……」

說著,柳晴雨對著秦浩天解釋著說道:「就算是我那箭拿出來,也沒有用,對付一些普通的貨色那追魂箭還可以起點作用……如果是對付這大傢伙,我的追魂箭……也沒有用……」

秦浩天的心裡很是失望。不過秦浩天看著柳晴雨,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的柳晴雨似乎很是篤定的樣子。弱弱的問道:「你不是有很多的法寶嗎? 無良夫郎太腹黑 如果有,現在就拿出來吧!不然我們都掛了……這條龍可是隨便一個巴掌就能把我們給拍死的啊!」

「額……」柳晴雨愣了一下。

「有是有,可是我帶的其他東西,都不可能對付這條龍的……除非是……」柳晴雨遲疑了一下。

秦浩天一看柳晴雨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可以……頓時大喜……

「什麼東西?」秦浩天連忙的對著柳晴雨問。

「我有個法寶叫召喚之星……可是如果用了,我就不能再玩下去了……而且它不是隨時都靈的……我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可不可以用。」柳晴雨皺著眉頭有些不能確定的說。

秦浩天頓時有些的無語了,對著柳晴雨說道:「不管能不能用,我們現在還是能試試就試試吧!否則我們一定會被拍死的……」

現在秦浩天可是覺的能保命自然是最好的了。這條龍帶給他太大的壓力了。按照秦浩天的估計,這條龍估計真的有玄帝期以上的。自己等人,如果沒有其他的招法,絕對無法生還的。

「浩天,等下我吸引它的注意,你趕緊帶著晴雨逃走……絕對不要回頭……」西門靈鳳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

秦浩天一聽,看出西門靈鳳似乎有吸引這神龍注意,然後讓自己和柳晴雨離開的打算,眉頭一皺,對著西門靈鳳說道:「這怎麼可以?」

「你別再說了,否則我們誰也沒有機會……這是應龍王,是七彩神龍的大兒子,擁有七彩神龍以下最強大的力量……我們任何人在它的眼前,都沒有勝算的……」西門靈鳳對秦浩天鄭重的說道。

「應龍王?」秦浩天愣了一下,對著西門靈鳳問道:「七彩神龍之子?難道它沒有死?」

西門靈鳳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說道:「當然死了,這只是一隻龍魂而已……但即使它是龍魂,也擁有玄帝期以上的實力,它應該是守護神龍谷的存在……我們出現,已犯了它的禁忌了……」

說來話長,但也就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的時間而已。秦浩天在得知了這條神龍的身份,臉色更為的凝重。

空中的龍魂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可怕的能量風暴壓的秦浩天等人連眼睛都幾乎要睜不開了。秦浩天甚至覺的自己的呼吸都有些的急促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