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哎,回來了又如何?」

「是啊,蕭仲煌的成績太逆天了,秦南根本比不了。」

「這真不是我瞧不起秦南,現在大局已定,秦南根本無法挽救什麼。」

「……」

全場散修,齊齊搖頭,嘆息連連。

在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期待秦南和蕭仲煌的對決,因為這兩個人都是絕世天驕,如今他們沒有了任何期待,因為蕭仲煌現在創下的成績,根本不是秦南能夠觸摸的。

換而言之,兩人已經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唐青山等人,聽到這句話,眼中的光芒,不禁黯淡了三分。

他們不是不相信秦南,而是蕭仲煌得到了死侍官的幫助,達到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地步!

那可是十道光芒啊,秦南怎能超越?

「哼,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只不過是拖延時間罷了,根本無法影響大局!」問道老祖冷哼一聲,眼中露出了濃濃的不屑,當初秦南挑釁他的事情,他還一直記在心中,等煉化了青龍聖主之後,一定要好好折磨此子。

「青龍聖主,受死!」

我的絕美前妻 問道老祖當下大吼一聲,看也不再看死神台一眼,施展通天之力,殺向青龍聖主。

飛揚聖主也是冷哼一聲,聖光閃耀,戰力節節攀升,朝著殺皇等人碾壓而去。

通過剛才一番戰鬥,哪怕是唐青山四人聯手,都被飛揚聖主打的節節敗退,身上憑添了多處傷勢。

唐青山雖然修鍊了殺皇經,成為了同級之間無敵的存在,但尊者與武聖之間,差距實在是太大。

哪怕飛揚聖主只是武聖一重,他們四人聯手,也遠遠不敵。

嗤拉!

就在這一刻,一抹驚人的刀光,突然撕裂了虛空,對著飛揚聖主,當頭斬下。

飛揚聖主臉色一變,這股恐怖刀氣,居然讓他通體生寒,連忙躲開。

如此驚變,將眾人的眼神,都不禁吸引過來。

他們分明記得,是這柄刀帶著秦南從死亡之海出來的,這柄刀是什麼來歷?

「嗯?」

問道老祖和青龍聖主,都是齊齊看了過來,眼神中帶著絲驚疑。

「這是……」

唐青山和端木峰主等人,都怔住了,因為他們在這把刀之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黑色長刀嗡鳴一聲,彷彿在對唐青山等人,述說著思念,隨後長刀落下,落在了唐青山的手中。

唐青山下意識的握住這柄長刀,一股難以言喻的熟悉感,衝擊了他的靈魂,他一張臉色,瞬間變得痛苦、猙獰、悲傷、還有著一絲喜意。

「青山,這是……」

端木峰主等人的聲音,帶上了一抹顫抖。

「是她。」

唐青山半響之後,吐出了兩個字,使得端木峰主三人,如遭雷擊。

無悔守望 是她!

是他們的師妹!

為什麼,她如今變成了一把刀?

「等解決了這裡的事情,我們再說吧。」唐青山眼中閃過了一絲痛苦,握刀的手緊了三分,一雙眼睛朝著飛揚聖主看了過去。

轟!

唐青山整個人的氣勢,驟然大變,宛如一尊絕世殺皇,降臨凡間。

那飛揚聖主的臉色,不禁一僵,他現在居然從唐青山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危險!

轟!轟!轟!

令全場震撼的一幕出現了,手持黑刀的唐青山,修為大增,一刀刀之間,居然將飛揚聖主戰的節節敗退。

「廢物!」

問道老祖大罵一句,手中的攻擊,變得更加凌厲,籠罩青龍聖主。

整個死亡之海的岸邊,再度被這一連竄的恐怖戰鬥,徹底包裹。

至於剛剛登場的秦南,這個時候,好像被整個世界遺棄了一樣,沒有人關注他。

「總共分為十三品么……」

秦南抬頭看了黑色石柱一眼,踏步上前,抬起手掌,緩緩伸去,就在伸到黑色石柱的時候,他的身形不禁一僵。

他體內的三十三金色龍紋元嬰,居然劇烈翻滾起來,想要從體內衝出的渴望,無比強烈。

「先忍一忍!」

秦南沒想到三十三金色龍紋元嬰,在這個時候,想要渡劫,當下運轉心神,將它鎮壓,迅速將手,覆蓋在了那黑色石柱上。

這一剎那,黑色石柱,光芒閃耀起來。

全場的目光,再度被吸引過來。 第四百七十七章戰神現、風雲變

全場的散修,雖然認為,秦南無法超越蕭仲煌,但是他們還是想看看,秦南能夠觸發多少光芒!

至於唐青山等人,眼中露出了一絲希翼。

他們見識過了秦南的武技天賦,說不定會發生奇迹呢?

「我倒要看看,你能引發多少光芒!」

死侍官的聲音,不知何時,變的又尖又厲,聽著極其不舒服。

秦南看都沒看他一眼,手掌徑直放在了黑色石柱上。

轟!

那黑色石柱上,一道白光,兩道白光,逐漸閃耀了起來。

死亡之海岸邊問道老祖等人的大戰,都不禁停了下來,目光齊齊看來。

整個天地,萬籟俱靜。

四道白光!

五道白光!

六道白光!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閃耀到了六道光芒,那上升的趨勢,嘎然而止。

全場沉默了數個呼吸的時間,驟然轟的炸開無數聲音。

「六道白光,靠,居然只有六道白光。」

「這不是吧,秦南的武技天賦,居然差到了這樣的地步?」

「哎,沒想到這麼低。」

「……」

全場眾人,眼神中都露出了絲失望之色。

秦南身為絕世天驕,才區區六道白光,這也太低了點吧?

「哈哈哈!」

問道老祖放聲大笑起來。

真是可笑,可笑至極,虧他們一直以來,都將秦南當做了敵人,想要除之後快。

縱情少年 現在看來,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啊!

秦南這等武技天賦,頂多就與那些峰主的武技天賦相當!

「六道白光,呵呵呵,秦南,現在你看到了吧?我們兩之間,到底有著多大的差距!」蕭仲煌忍不住發出了刺耳的譏諷笑聲。

誰才是下域第一天驕?

他蕭仲煌才是!

秦南給他提鞋都不配!

「垃圾!」

死侍官直接爆了一句粗口,眼神輕蔑至極。

虧他在奈何橋上,不惜違反規則,都對秦南動手,現在看來,他之前的舉動,實在是太滑稽了。

秦南值得他出手么?

根本不值得!

「這……」

唐青山等人的眼中,也露出了絲錯愕。

才六道白光?

這也太低了吧!

這根本不符合事實啊!

「他沒有釋放武魂!」

突然間,宋玉、陸間、妙語心三大天驕,發現了什麼,開口大喝。

這道喝聲一出,那全場散修等人的表情,齊齊凝固。

對啊!

秦南還沒有釋放武魂!

在沒有釋放武魂的情況之下,觸動了六道光芒,這不是很厲害么?

問道老祖、死侍官、蕭仲煌等人的臉色,也微微一僵。

蕭仲煌很快回過神來,滿臉不屑,喝聲如雷:「沒有釋放武魂又如何?他不過區區玄級十品武魂而已!這等武魂,能夠觸發八道光芒,已經不錯,哪怕就算是逆天了,觸發了九道光芒,那又如何?我才是第一!」

陸三爺,輕點寵 這道喝聲,在眾人的心靈間,狠狠炸開。

是的,他們忘記了!

秦南只有著玄級十品武魂!

玄級十品武魂,又能提高多少武技天賦?

秦南還是敵不過蕭仲煌!

蕭仲煌才是第一!

唐青山四人心神狠狠一顫,那心中的希翼,徹底淹沒下去。

敗了!

徹底的敗了!

這次的對決,是問道老祖飛揚聖地勝利了!

他們青龍聖地的末日……徹底到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大笑聲,包含著一股無上的氣勢,在那死神台上,驟然響起。

「可笑,實在是可笑……」

秦南臉上沒有絲毫落寞,反而氣勢如虹,不斷搖頭。

如此怪異的舉動,當下讓死侍官心中極其不爽,厲聲大喝:「秦南,你要測試就趕快給我測試,不要給我再拖延時間,拖延時間也沒有什麼——」

他的喝聲還沒說完,就被秦南打斷了。

只見秦南目光看向了死侍官,淡淡道:「很感激你,在奈何橋上,沒有直接下殺手。」

死侍官聲音一噎。

感激他?

秦南感激他沒有下殺手?

這傢伙瘋了吧!

秦南目光又看向了蕭仲煌,平淡道:「雖然我這樣說有點傷人,但不得不說,你還無法做我真正的對手。」

此話一出,蕭仲煌微微一怔,緊接著他的臉色,猙獰起來。

沒把他放在眼裡?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