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啊!呸!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還敢在這裡要面子」。「鎏金巫神杖」劈頭蓋臉砸向神廷少主天靈蓋。

神廷少主那是巫妖士的對手,躲都沒有機會,后腰一緊,身體急退而去,瞬間逃出杖影,落到戰團外。

巫妖士收回「鎏金巫神杖」,凝視著莫邪,它早就看出來,靈士才是主角,神廷少主不過是個傀儡。那一杖,只是為了嚇唬它。

莫邪迷著眼神,沒把巫妖士放在眼裡。「巫妖士借點精血如何」!

噗!巫妖士吐了口吐沫,這是來血魂城聽到最可笑的話,太狂了,還想借,借你娘個球呀!殺靈士,巫妖族從來沒有手軟過,你當這是血靈城哪!

「小子,我要的就是你的腦袋」。

三位巫妖士撲殺過來,杖影化成條條鞭光抽向莫邪。

莫邪原地未動,擋在鈍鈞身前。「幽冥神鏡」騰空而起,無聲的將杖影吸入鏡內。

巫妖士催動「鎏金巫神杖」,神杖定格在空中,連點數下,神杖微鳴,抖了抖,紋絲未動。這回巫妖士們直了眼,豆大的汗滴子噼噼啪啪的落著,一步步的向後退去。

莫邪以念力定住「神杖」,看著三隻巫妖士。此地是劍石谷間的空地,四處都有劍石封印,想逃走必須用血符鎮住劍石,否則別想過去。

三隻巫妖士手裡都有血骷髏,此時卻嚇得六神無主,莫邪逼近,巫妖士更慌了,再次催動神杖,還是紋絲不動。

「靈友,我們服了,我等留下血符,放我們條生路」。巫妖士差點嚇癱了,連忙求饒。

神廷少主遠遠的凝視著,氣個半死。剛才那神氣勁哪去了,現在跟個狗似的求饒。「莫邪殺了它們」。

莫邪?巫妖士聽到這個名,瞪大了眼睛,這個名字小有名氣,特別是在凝魂境修者中名聲大噪。三隻巫妖士沒見過莫邪,聽到這個名字,半點逃的想法都沒了。連忙向莫邪見禮。

「原來是劍靈宮莫邪長老失敬,我等有眼不識泰山,請長老見諒」。

莫邪本想凶幾人兩句,見到巫妖士變得這麼客氣,也沒了脾氣。「留下血符走吧」!

三隻巫妖士急忙咬破舌尖,化血為符,雙手送到莫邪面前。「多有得罪,請長老笑納」。

莫邪接過血符,收了「幽冥神鏡」。「血魂城就不要去了,有我在,你們得不到『萬魂之骨』」。

「是,是」。三隻巫妖士點頭哈腰,收了神杖,拿出蟲洞,逃出血魂域。 看到希莉亞雙腿被恩吉拉打斷,澤特此時內心五味雜陳,畢竟希莉亞這是自己想要傷害哈尤米才會導致這樣的後果的。但是希莉亞又是為了自己才這樣做,雖然雙腿是可以恢復的,但是澤特決定暫時讓希莉亞在那呆著,別再來添亂了。

澤特轉而看向恩吉拉說:「恩吉拉,剛才已經說好了,殺地球人之前必須將哈尤米和愛莎放了,如果你食言的話……別怪我沒提醒你,我雖然沒有什麼戰鬥力,但是這世上敢和我對著乾的傢伙加起來不超過一隻手的數量。」

塞茵隨口說道:「你要是六指怎麼辦?」

澤特瞪了他一眼說:「六指也是十多個人的問題,都差不多。」

塞茵問道:「老大你不識數啊?一隻手的數量哪來的十多個人?」

澤特說:「我說的是手指指節的數量……」

哈尤米苦笑道:「兩位大佬,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思開玩笑?先不說我們還是人質,地球人似乎不在這基地裡面的樣子,怎麼樣才能找到那些地球人?」

澤特說道:「這好辦,厄洛斯,聞。」

厄洛斯的嗅覺強大他們都是厲害的,就算是素未謀面的人也能夠聞出對方的位置,更何況厄洛斯在之前就聞到過艾米拉的味道,自然可以跟著味道尋到艾米拉的位置。

厄洛斯見澤特終於知道還有自己的存在,於是說道:「她們現在已經不在這裡了,她們在之前我們挖的那個隧道口,我剛剛飛過來的時候就聞到了。」

澤特一愣,隨即說道:「那你剛才為什麼不說?你別說我沒問這種話啊!這種事情你就應該說了才對啊!正常的思維方式不是應該這樣的嗎?」

厄洛斯說:「我倒是想說啊,我剛想說就遇上了這隻怪物,然後就一直鬧到了現在,我就是想說你也得給我機會說啊。」

澤特一捂臉說:「走,我們去把那些個地球人抓過來……」

只不過一公里的距離而已,厄洛斯扇扇翅膀便飛了過去,果然萊茵與塞茵從那隧道之中揪出了那六個地球人,不過並沒有看到由加奈與玲美。

「由加奈呢?」萊茵問道:「由加奈和玲美怎麼不在這裡?她們出什麼事了?」

艾米拉看出了這人就是萊茵,於是說道:「她們兩個已經回到地球那邊去了……」

回去了?雖說是回去了,但萊茵還是鬆了口氣,他原本還以為由加奈和玲美出了什麼事了……比如說是被殺死了什麼的,不過聽到她們只是回到地球那邊去了萊茵就放心了。

萊茵與塞茵將六人拉到澤特面前,此時她們因為被萊茵殺了個突然襲擊而沒有來得及使用遙控器對機器人們下令,那群機器人全部在原地待機而不來救援她們。

恩吉拉此時也走了過來,望著艾米拉幾人說道:「地球人……六個?」

澤特問道:「你們在這裡的地球人就只有六個了嗎?」

艾米拉說道:「是,就只有我們。」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抵抗了,艾米拉已經認命。

澤特後退了幾步,萊茵與塞茵也跟著遠離了她們,這麼做的主要原因是害怕等一下恩吉拉會誤傷到自己,誰知道它是要一腳丫子踩下來還是一口光束噴出來。不管怎麼樣如果不小心被波及的話非死即傷。

依洛娜在老遠處看著這邊,她也不是很願意與這件事扯上關係,也不去管那些事情的嚴重性。反正只要是她不喜歡的事情她就不是很願意摻和,至於世界的秩序紊亂是否會影響到她呢?人家後台硬,不用擔心這些。

依洛娜雖然是進化完全了,但是還有的東西她似乎並不具有,比如人情味。她之所以願意去救澤特只是因為她覺得救出澤特的話會很好玩,而且那是她老爸水無月樹月讓她去救出澤特的,現在她老爸沒有給她任務,她自然是樂得看戲。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依洛娜打不過恩吉拉,所以依洛娜覺得自己還是乖乖呆著比較好。

進化完全之前的依洛娜才不會管自己打不打得過對方,只要是厲害的傢伙依洛娜就想去揍一頓對方或者被對方揍一頓,現在依洛娜發覺了——被揍很痛。這一點她和澤特估計有共同語言,所以為了避免被揍很痛的情況,依洛娜已經知道如何挑著軟柿子捏了。

這不,依洛娜閑著手癢又揪過來一個機器人隨手拆了,然後靜靜等著看戲。

這邊,恩吉拉遵守諾言地將哈尤米和愛莎往一邊丟去,厄洛斯及時跳起接住了兩人。

厄洛斯抱著兩人落到澤特身邊,哈尤米羞愧道:「對不起……都怪我。」

「幹嘛這個表情?」澤特說:「你不是一向很自負的嗎?這麼一小點打擊都承受不起?」

哈尤米知道澤特是在顧及自己,但是做錯事就是做錯事,自己真的還是太年輕,明明知道澤特已經告誡過別去摻手這件事,只不過是聽到了澤特那個師兄弟的忽悠就上當。

澤特可沒有那麼多閑心去安慰哈尤米,此時他正全神貫注地注視著恩吉拉的一舉一動,如果可以的話就趁機從恩吉拉手下將那六個地球人救出來,或者直接把恩吉拉變回普通的蜥蜴。

澤特選擇了第一種,如果自己要將恩吉拉的時間回溯而將其變回普通蜥蜴的話,這其中需要一定的時間,而那段時間之中恩吉拉隨便一爪子就能將那些地球人消滅。

想辦法救出地球人再對付恩吉拉,這是澤特的決定。

恩吉拉顯然沒有去在意澤特,它只是盯著那些地球人,然後抬起了爪子向那些地球人拍去。

趁現在!澤特看準了時機壓縮了自己的時間沖了上去,沒想到恩吉拉反應不慢隨即一掃尾巴將澤特拍飛,那隻大爪子繼續拍向地球人。

它的爪子下落看上去並不慢也不快,是那種足夠讓地球人們感覺到死亡步步緊逼的恐懼的速度,明明看得一清二楚卻沒辦法躲開,這就是絕望嗎?

澤特知道自己失敗了,那麼也就只能讓那六個地球人犧牲了,那樣澤特需要在之後去死皮賴臉地請求水無月樹月親自出面幫他復活這六個地球人,然後恢復秩序了。

澤特知道自己還有水無月樹月這麼一個靠山所以並不慌張,只是覺得有些遺憾罷了。但是別人並不知道水無月樹月能夠復活這六個地球人,他們只知道恩吉拉殺死地球人之後會影響到各個世界之中的秩序,然後世界毀滅,澤特被灰莉公主消除。

希莉亞並不在乎前面的兩個後果,她只知道最後一個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就在恩吉拉準備動手的時候希莉亞就已經飛了過來,澤特原本以為已經失去了雙腿的希莉亞已經沒有搗亂的能力了,於是他也沒有去管希莉亞。沒想到希莉亞此時已經飛到了艾米拉六人身邊,同時也是恩吉拉的爪下。

希莉亞雙手形成防護罩將六人圈住,然後一把推她們出了恩吉拉的攻擊範圍之內。

做到了,這樣的話澤特就不會被消滅了。希莉亞露出了滿足的微笑,只不過她那微笑被恩吉拉的爪子給遮住,澤特看不到希莉亞的表情。

「轟」的一下,恩吉拉的爪子狠狠地拍在了地上,但它也知道自己似乎拍錯了目標,而且這個傢伙不是剛才被自己打斷了雙腿的人類嗎?

「澤特!」希莉亞從澤特身後摟著他的脖子說道:「下次你再回來的時候就和我結婚哦,我們約定好的哦。」

澤特面無表情地拉開希莉亞的手隨口說道:「嗯。」

「真的嗎?那就不準反悔哦,所以為了可以和你結婚,我會聽你的話好好地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希莉亞轉到澤特面前說:「所以相對的,你也要好好地活著哦,不管在哪裡都不可以忘記我哦。我可是你的妻子呢。」

澤特伸手去想要拉住希莉亞,卻發現眼前的希莉亞不過是一個幻影轉瞬即逝。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想到希莉亞會突然冒出來保護了那六個地球人,尤其是哈尤米與愛莎,他們不知道恩吉拉殺死地球人之後的後果有多嚴重,自然想不通為什麼希莉亞要保護這些地球人,但是他們知道一點——這個世界上少了一個叫希莉亞的人類。

恩吉拉抬起了爪子,此時在地上的只有一堆模糊的血肉,希莉亞的屍體到最後都沒有完整地留下,最完整的或許就是之前被打斷了的雙腿了吧。

恩吉拉不在意它錯殺了誰,此時它立馬轉向了旁邊的六個地球人,這次恩吉拉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拍了下去。

但是結果出乎意料,恩吉拉並沒有能夠拍碎希莉亞最後使出的防護罩,就好像是一個人一巴掌拍在了一個鐵球之上,雖然是有搖動,但是那防護罩一點損傷都沒有。

「打不碎,是嗎?」澤特慢慢走到了恩吉拉面前說道:「當然打不碎了……這玩意我原以為放著不管它就會自然變得脆弱,或許只是保質期還沒過……八年的時間而已,八年了一直都沒有變,反而比當初更加堅硬了……」

恩吉拉有些膽怯地退了幾步,它是第一次遇到自己不能打破的東西。

澤特抬起頭,神情複雜地說道:「這是希莉亞對我的感情……這是希莉亞在八年前就一直對我保持著的……堅不可摧的愛情,你覺得你能打破嗎?」

恩吉拉愣道:「愛……愛情?」

澤特笑了,笑得有些凄涼,有些無奈,「可笑吧?我也覺得可笑……可是我沒有愛情……所以我不配擁有這東西,但是希莉亞卻一直堅持著想要把這東西與我分享……」

恩吉拉不明白何為「愛情」,它陷入了糾結之中,為什麼自己打不破「愛情」這玩意。

澤特在後悔,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要將希莉亞變成人類,後悔自己給予了希莉亞錯誤的感情。如果自己當初沒有一時興起而將希莉亞變成人類的話,希莉亞也不會痛苦著懷著那份感情生活了八年,最後落到了這種下場。

「我錯了……我錯了……」

澤特在喃喃自語著,就在這時,澤特周圍亮起些許光點將其包圍住,一個聲音隨之響起:「澤特,你沒有錯。」

「希莉亞?」澤特猛的抬起頭,但是周圍並沒有希莉亞的身影,只有那些光點。

「澤特,請不要自責,也請不要後悔。我真的因為遇到了你而感到幸運,能夠遇到你就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事情了。我也不曾後悔愛上你,在期待著與你重逢的那八年裡,我生活得很快樂,我作為一個人類生活在這個世界,這是你賜予我的最好的禮物。」

說話間,光點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人影,那是希莉亞的影子。

「澤特,和你一起度過的這半年時間裡,我覺得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繼續在你身邊……澤特,請不要後悔與我相遇,請不要因為我的死亡而有任何內疚。請堅強地活下去,開開心心地活下去……」

希莉亞保持著微笑湊到了澤特面前,她的笑容與澤特渾渾噩噩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可惜,最後還是沒能結婚……別說妻子了,就連女朋友都算不上……我真的好不甘心。」

說著,希莉亞朝著澤特吻了上去,但就在她碰到澤特的那一瞬間她又散成了無數的光點向著空中飛去。

「再見了,澤特。再見了,賜予了我生命的……我的摯愛之人。」

光點最終消散,澤特愣愣地站在原地,這個表情波動一直很小的神明,在成為澤特的學生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過感情的神明,此時久違地體會到了心痛的感覺。

澤特伸手在自己眼角邊一抹,啊……是眼淚啊……多久了?多久沒有過眼淚這種東西了?或許可以依靠打哈欠來逼出眼淚,但是澤特知道這是自己的淚腺控制不住了。

所以說人類的身體真是缺陷太多,這種時候竟然會掉眼淚……這種時候……

澤特的身體突然泛起一陣紫光,那是他的第四份力量回歸的表現,希莉亞就是澤特老師所說的第五人。

澤特現在哪還有心思去管別的,他拿出手機,直接打通了備註為「老大」的號碼。

電話立刻接通,水無月樹月沒有說話,澤特問道:「老大……希莉亞她……」

「澤特……」水無月樹月突然說道:「我想你不用問了,你想知道的答案你應該心知肚明。」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澤特說道:「我可以放棄我的神位,我的力量也可以……」

「澤特。」水無月樹月嘆了口氣,語重心長道:「時間並不是萬能的,我也不是萬能的。」

澤特最終只有掛掉了電話,然後看向了恩吉拉,語氣平淡地說道:「我是一個很理智的人,我知道你剛才不是故意的,我也知道你的初衷只是為了這個世界而已……」

恩吉拉在顫抖,這種感覺就算是在當初與那個叫索菲的人戰鬥的時候都沒有,此時的恩吉拉感覺到了什麼叫恐懼,這種恐懼比它剛才給予艾米拉她們的恐懼更為深刻。

「但是……看到了這種情況! 太子妃總讓本殿傷神 你還讓我如何保持冷靜!」澤特發怒了,他剛剛的那一句話分貝並不高,卻清清楚楚地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

大地在顫抖,整個布倫米瓦大陸在顫抖,雷迪安大陸與卡其藍瑪大陸在顫抖,這整個世界的一切都在因為澤特的一句話而顫抖。

「神明的憤怒,你是否能夠承受得住?!」澤特一抬手指著恩吉拉,隨後恩吉拉被紫色的光芒包裹住,就算它想要掙扎也沒辦法行動。

「在時間的無盡輪迴之中體驗永恆的生死吧!」澤特說著就要使用神力將恩吉拉丟到無盡的輪迴之中。但就在此時,澤特突然身體一顫,恩吉拉身上的紫光也消失不見。

澤特感覺到了,這是那個可以壓制自己的結界,也就是說那個人又回來了?

澤特四下張望著,沒有看到有誰的存在,就連原本應該在自己身後的那六個地球人也已經消失不見。遠方,依洛娜還在那裡站著看戲,而她身邊的機器人們全部都不見了蹤影。

「切……逃跑了嗎?」澤特知道她們此時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是那個人把她們全部救走了。

看著恩吉拉,澤特猶豫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它實際上並沒有錯,剛才自己只是想要替希莉亞報仇,但是現在冷靜下來澤特就算想要報仇也找不到真正應該報仇的對象。如果嚴格說起來的話,真正的報仇對象應該就是澤特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沒有對希莉亞說清楚的話,希莉亞就不會為了救那幾個地球人而犧牲自己。

就算希莉亞說了讓自己不要自責……澤特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對周圍的幾人說:「好了,事件解決了……」 地球人消失了,就像她們來的時候一樣無人知曉,她們消失的時候也沒有多少人知道。

「我會將『門』的時間刪除。」澤特對萊茵說:「那樣的話地球人來到這個世界的事實也會隨之消失,布倫米瓦就能夠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不過這樣的話你們都會忘記地球人的事情,包括你和由加奈的事。」

萊茵出乎意料地說:「那就這樣吧,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

「不過那樣的話人類還會和魔族聯盟嗎?」塞茵問:「人類和魔族的聯盟是為了抵抗入侵這個世界的地球人,如果沒有了地球人入侵的這個事實,他們就不會聯盟了。」

「這種程度的既定事實我還是可以改變的。」澤特說:「總之在最後的這一道『門』消失之後,這個世界就會回到它所應該有的狀態去。一切的扭曲都恢復之後,世界的秩序就會復原。」

澤特抬起手準備將「門」刪除,但是在澤特準備動手的那一瞬間,一條信息突然鑽進了澤特的腦海中——如果澤特將這最後一道「門」刪除的話,這個世界的人類將會消失。

澤特明白了,這個世界的人類原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他們全部是從另外的一個世界的人,通過「門」來到了這邊,這裡的原住民只有魔族、龍族以及靈獸。

怎麼會這樣?難道自己一開始就錯了?這個世界的秩序早就已經紊亂了嗎?這麼多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生物來到了這個世界,現在還成為了這裡的主宰。

澤特回頭看了看萊茵兄弟、哈尤米、愛莎與琴姬,如果將「門」的時間刪除的話,眼前的這幾個人就會消失,這個世界的人類都會消失。現在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不可預測,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澤特嘆著氣,放棄了將「門」的時間刪除,而是開始回溯「門」的時間。這樣的話就算「門」消失了,人類也不會消失。

就這樣吧,就保持這個樣子,讓這個世界保持現在的狀態運行下去吧。

雖然布倫米瓦大陸上的生命無法復活了,但這裡的大多數人類本來就不應該屬於這個世界,就讓他們長眠於此吧。

澤特也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那三個機器人毀滅布倫米瓦這個世界的秩序卻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了,因布倫米瓦大陸上面的人類與地球人……是同樣的。

重生復仇之孕事 原來地球人的祖先早在千萬年前就已經入侵了這個世界並在這裡定居了,只不過後來「門」又關閉,地球人無法回去,便在這裡開始了他們的歷史。

……

「這次真的不再回來了嗎?」德菈對眼前的澤特問道,「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事情了嗎?」

澤特回答說:「如果不出意外,我想我不會再回來了,這個世界的一切將回到正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