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不,絕對不會是這樣的,我想李總你們保證,這樣的事情只是偶爾的,只是有些害群之馬才會做出這種事情,稍後在市委常委會上,我們一定會給你們個滿意的答案。」李興華說道。

「那我們就等著你們古瀾市的結果了。」李樂天說道。

「沒問題!」李興華將這邊安頓好之後,便走到蘇沐面前,低聲道:「能不能將這裡的事情解決?」

「放心吧,只要帶走那幾個人,其餘的我能夠擺平!」蘇沐說道。

「那就好,這樣,將這裡的事情解決之後,你也別在這裡了,馬上動身前往市委會議室,即將召開的市委常委會,需要你就這件事進行彙報,你到時候列席便是。」李興華琢磨了下說道。

「是!」蘇沐點頭道。

李興華出現的快,離開的也很快,他是不會在這裡多做停留的,因為這裡的事情已經解決掉。如果說李興華真的在這裡大肆做文章的話,到會給人中作秀的感覺。再說現場有著這麼多雙眼睛在,他們其中的記者,絕對會將這樣的事情記錄下來的。到時候只要拿到常委會上討論,一切便能夠大白於天下。

真的要到那個時候,自己就應該為蘇沐爭取點什麼了。

蘇沐等到李興華離開之後,瞧著程偉他們也都被帶走,第一城建的員工自然也都回到鼎陽汽配裡面,等待著接下來的工作安排。鄭氏集團這邊,有著鄭牧在,壓根就不會亂,各回各位。

當這裡剛才還是人聲鼎沸,現在卻只剩下蘇沐他們管委會的和李樂天幾個之後,李樂天說笑著走上前,要和蘇沐聊兩句之時,張冠中突然走上前,神情有些古怪的遞過來辦公手機。

「領導,是紹副省長的電話!」

紹副省長?紹坤?紹坤在這個時候打過來電話是什麼意思?

蘇沐不解著接過電話,控制著自己情緒,「邵省長您好,我是蘇沐!」。。) 第二天清早,劉伯陽迷迷糊糊中被吵醒,趕緊從床上坐了起來,原本像只小貓咪一樣縮在他懷中酣睡的恩英也被驚醒,揉揉惺忪睡眼問道:「哥,怎麼了?」

話音剛落,就聽到房間的小門被人打開了,然後一個長相與白小平幾乎一模一樣的老人走了進來,他看到劉伯陽和恩英,明顯一愣,然後臉色就冷冷的沉下了來。

「您是……」

「你們是誰?」老人板著臉質問道。

就在這時,最裡間小屋子的房門也被打開,然後在祖師爺呂洞賓神壇前整整跪坐了一夜的白小平走了出來,一看來人,便主動解釋道:「二弟,不要誤會了,這二人是我昨夜帶回來的,我幫他們了卻了一檔子事,你先迴避一下,待會兒我慢慢跟你說。」

劉伯陽馬上就明白了,原來這人是白小平曾經提過兩次的二弟,怪不得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呢。

白小平的二弟狐疑的看了看劉伯陽和恩英,沒再說什麼,便轉身走出去了。

白小平對著劉伯陽和恩英道:「你們兩個昨天晚上睡的還好吧?呵呵,剛剛那個是我二弟,他叫白小雙,當年他跟我一起離開首都,來到c國的,這家茶館是我們二人一起開的,昨天正好輪到我守夜而已。」

劉伯陽點了點頭,看著白小平眼睛中的血絲,他覺得非常過意不去,要不是因為自己,白小平也不會一夜都沒睡。

流浪的青春 「你們二人穿好衣服就出來吧,我去跟他解釋一下,他雖然脾氣不好,但絕對是好人一個,我們白家人骨子裡就信奉著老祖宗留下的積德行善的傳統。」

白小平說完也走出去了,剩下劉伯陽和恩英兩個人趕緊手忙腳亂的穿衣下床,其實所謂的穿衣也就是穿鞋子而已,兩人昨夜都是和衣而睡,劉伯陽穿戴整齊后當先走出屋子,看到白小平和白小雙兄弟兩個正坐在桌子上說話呢。

經過白小平一番解釋,白小雙才了解了昨天晚上發生的那些事情的始末,於是便打消了對劉伯陽和恩英的疑慮。

「二弟,你記性一向比我好,可還記得咱們家族的典籍上,曾經提過『走屍人魔』韓殿這個人?」白小平問道。看到劉伯陽過來坐下,他便又給劉伯陽斟了一盞茶。

白小雙想了想,點頭道:「記得,但那是很早的傳說了,韓殿晚清時候的人,當時君昏臣暗,百姓遭殃,全國各地兵荒馬亂,韓殿所居住的那個村子被一票山匪洗劫一空,村民們都死的非常的慘,據說韓殿這個人活著的時候非常不本分,還曾膽大包天的勾引過那山匪頭目的壓寨夫人,最後被山匪頭目騎馬用韁繩拖著跑了十里地,整個身子都磨爛了才作罷,死後掛在村口大槐樹上整整七天,最後他一口惡氣不散,修鍊成怨靈,用各般殘忍手段害人無數,還能夠附身在人的身上,於是便有了『走屍人魔』之名。」

「大哥,你忽然提起這個人幹什麼?他雖然惡名昭著,但是已經被龍虎山第三十一代掌門人張智亭做法除去了啊!」白小雙不解的問道。

白小平搖搖頭道:「不!二弟,你有所不知,韓殿並沒死,這位劉小兄弟就在幾天前就跟他交過手,而且昨天晚上那隻咒怨也是韓殿派來的。我懷疑,當初張智亭道長只是將他打成重傷,這麼多年韓殿銷聲匿跡,只是躲起來修養傷勢了,如今舊傷已復原,他便重新跑出來作惡了!」

「居然有這種事,那大哥你的打算是?」白小雙用詢問的眼光看向自己的大哥。

「除魔衛道本就是我們白家人的己任,而且我已經答應這位小兄弟了,要幫他幫到底,把韓殿徹底除去!」白小平道。

白小雙神色複雜,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沒有言語。他知道自己大哥的脾氣,一向心地善良,嫉惡如仇,可饒是如此,他竟然在與劉伯陽非親非故的情況下,就把如此棘手的差事大包大攬,是不是有點好人做過頭了?

「二弟,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不要覺得為兄我行事草率,其實這位姓劉的小兄弟真不是壞人,他曾經為了救他的那位妹妹,想要獨自出去面對那隻咒怨厲鬼。這份心性,真的很難得。」白小平說道。

白小雙輕輕嘆了口氣,道:「大哥,你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我一個人的力量,可能對付不了韓殿,必須有兄弟你的幫襯才可以。如果我沒記錯,韓殿生前所在的那個村子,好像在國內gz省一個名叫落英村的地方,無論韓殿後來如何的為非作歹,那裡終究是他一切怨氣的滋生地,所以我想和這位劉小兄弟一起回國一趟,去落英村走一遭,把韓殿的真身找出來,徹底消滅掉!」

白小雙道:「大哥你怎麼知道韓殿的真身在落英村?」

白小平指了指劉伯陽道:「這位小兄弟告訴我,韓殿一共有三道假身,第一道被他破掉了,第二道被我破掉了,雖然不至於危害到韓殿的根本,但也定然讓他有所重創,所以我猜他現在肯定回到落英村修養調息。」

白曉鷗傲霜猶豫了一下,輕嘆道:「大哥你主意已決,又何必問我?我總不能眼睜睜看你一個人去以身犯險,罷了,我就陪你們走一樣吧。遙想我們兄弟二人,二十多年前離開祖國,發誓不會再回去的,沒想到今天……」

白小雙淡笑道:「計劃總不如變化來的快,再說我們這次回去也未必回家族,解決了事情回來便是。事不宜遲,我們今天就動身吧,二弟你回去把能用的傢伙什都取來,順便把玲玲那丫頭喊過來,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就讓她看著店。」

「好吧。」白小平喝完最後半盞茶,便起身暫且出去了。

劉伯陽聽完這兄弟二人的對話,心中的感激自是無法言說,他心中已經暗暗打定主意,等韓殿被消滅之後,一定要好好感謝這兄弟二人!

——

不多時,白小雙與劉伯陽恩英坐在一起吃早飯的功夫,白小雙就風塵僕僕的回來了,他的肩膀上多了一個年代久遠的老式登山包,身邊還跟著一個穿著很樸素長相也不算太出眾的女孩兒。

「能用的東西我都找來了,一晃這麼多年過去,咱們真的好久沒讓它們見陽光了啊!」白小平頗有些感慨的說道。

「大伯,你們要回國啊?帶我一起去行么?我還從來沒回過祖國呢!」年齡看上去比劉伯陽稍大一些的女孩兒說道。

白小平笑道:「傻丫頭,我和你爸爸這次回去,是要做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你跟著去做什麼?到時候我們還要保護你,怕是應付不了啊!」

女孩兒撅著嘴道:「誰要你們保護?我現在已經會很多法術了好不好?連爸爸都誇我的『五雷天心正法』練的不錯,我一定不會給你們拖後腿的啦!」

白小平笑而不語,白小雙板著臉道:「胡鬧!若是你跟我們一起走了,茶鋪誰來看?難不成你想我和大哥回來喝西北風?讓你留下你就留下!」 古瀾市的高開區是誰創辦起來的,當然是紹坤。誰都知道紹坤是這個高開區的締造者,如果沒有紹坤的話,便不會有現在的高開區。但就算是紹坤也很清楚,高開區在自己手中是多麼的衰敗。當初只是為了迎合潮流,所以才會創造出來這樣一個地方,誰想到會成為人生的遺憾。

當初紹坤並非完全是靠著高開區這個政績點而提拔起來的,畢竟要知道副省級幹部的選擇,那所需要經過的手續之繁瑣是難以想象的。偌大的天朝,副省級的幹部能夠有多少?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沒有誰是簡單之輩。

但如果說有誰能夠將高開區給發展起來的話,紹坤絕對是支持的!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梅御書被擠走的時候,紹坤沒有下指示的原因。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就算是白為民這次被調走,紹坤也都只是有些遺憾,卻並沒有多麼遲疑。歸根到底便是因為高開區有了蘇沐的身影在,而蘇沐如何那?蘇沐一手將高開區打造成現在的模樣,這相當於是將紹坤身上背負著的惟一一個遺憾點給抹去。

紹坤如何能夠不驚喜?

現在的紹坤想到最多的事情便是,只要能夠保證高開區呈良性發展,他便絕對會是大力支持的。紹坤知道,只有高開區快速的發展,他的地位才會越加的鞏固。在省內的話語權也會越來越重,畢竟高開區是他在手中創建的,這是誰都沒有辦法忽略的事實。

以前不敢提高開區。現在卻是掛在嘴邊,這前後的差別,就連是紹坤自己,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

所以才會有今天這個電話的打出來!

「蘇沐。你做的很好!」紹坤第一句話便是這樣,這樣的直接,一下子讓蘇沐倒是有點不知所措了。畢竟和紹坤之前沒有打過交道,不知道紹坤是什麼樣的人,聽到紹坤的話,蘇沐錯愕過後很快便恢復清醒狀態。

「邵省長,這都是您前面工作做的好,不然的話。 大魏霸主 要是沒有您打下的基礎,咱們高開區想要發展成這樣,那是斷然沒有可能的!」蘇沐笑著道。

真的是一個妙人啊!

紹坤聽著蘇沐的話,就感覺心裡很為痛快。這話說出來,簡直說到了紹坤的心裡。這說明蘇沐真的沒有想著獨霸這樣的功勞,關鍵時刻還是會想著自己的。這麼看來倒是自己有點小心眼了,早就應該前去高開區視察下,表明自己支持的態度。也算是為蘇沐提供點支持。

真的要是這樣做了,還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嗎?

沒錯,紹坤打過來這個電話,為的便是今天程偉前去高開區鬧事的事情。現在整個網路已經都在報道這樣的事情不說。最主要的是紹坤在古瀾市自然是有著人的,第一時間也知道了情況。正因為知道了。所以紹坤現在才會感到有些憤怒,程偉。你這是想要給高開區的發展添堵嗎?

「!」

紹坤大笑道:「小蘇啊,你也別這麼說,這高開區能夠發展成現在這樣,還是你們管委會領導班子的功勞,還是你蘇沐玩活經濟的本事強。誰不知道你小蘇是吳老的得意門生,像是你這樣的人,要是早點前來高開區的話,沒準高開區早就摘掉貧困這個帽子了。」

「邵省長,您嚴重了。」蘇沐連忙道。

「不嚴重,我是實話實說。怎麼聽說你那邊發生一點麻煩事?要不要我幫忙?你知道的,我是高開區走出去的,對高開區感情很深那。」紹坤點撥道。

「邵省長,這裡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這件事情已經被解決掉,稍後市裡會召開市委常委會,專門研究這件事情。至於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樣的,我到時候再向您彙報。不過邵省長,既然您是咱們高開區走出去的幹部,您是不是考慮下,前來咱們這裡調研下?也看看咱們高開區現在的發展狀況?」蘇沐說道。

「沒問題!」紹坤一口就答應下來。

「那太好了!」蘇沐笑道。

兩人接著又隨便聊了兩句,當蘇沐掛掉電話之後,臉上的笑容已經是很為濃烈。沒有想到紹坤會打過來電話,而有著紹坤的支持,相信這件事情不但會順利解決掉,就算是以後高開區真正想要發展的話,也絕對不會受到什麼阻礙。這倒是讓蘇沐沒有想到的神來之筆,就沖著這個,向紹坤多說點好話就多說點吧。

「李總,鄭總,沒事的話你們也就散掉吧,我現在就要動身前去市委,有什麼事情,晚上再說。」蘇沐笑道。

「那晚上見,正好我們有點事情找你聊聊。」鄭牧說道。

「成,那就先這樣!」蘇沐點頭道。

反正剩下的又都不是外人,蘇沐也沒有必要過多的掩飾什麼。李樂天他們也沒有多做停留,就那樣轉身分別散開,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

當這裡只剩下管委會的人之後,蘇沐掃過去,淡然道:「因為稍後我要前往市委列席市委常委會,那麼現在咱們就在這裡,簡單的開一個碰頭會。趁著大傢伙都在,我將今天的事情說下的同時,對你們幾個的工作也做下重新規劃調整。」

這是要調整工作嗎?

聽到蘇沐的話,在場的四個管委會副主任,兩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就是尚明和陳一舟。尚明是因為自己以前是白為民提拔起來的,現在雖然站到了蘇沐這邊,他卻不敢保證蘇沐會對他怎麼樣重用。而陳一舟更簡單,前段時間他一直上蹦下跳著,原本以為蘇沐會被調走,但現在卻沒有半點消息了,這讓陳一舟真的是有些惴惴不安。

真的要說到調整,陳一舟絕對是首當其衝的。

而事實證明,陳一舟的猜測是正確的,隨著蘇沐的分工調整,陳一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但再難看他都得忍著,誰讓蘇沐完全有這個權力那。再說真要細說的話,這個鼎陽汽配的工作一向都是由陳一舟負責的,現在鼎陽汽配鬧出這樣的事情,他陳一舟能說沒有責任嗎?

「杜副主任,從現在開始你就全面主抓高開區內的招商引資工作,這包括和企業之間的溝通,包括如何做好企業的建設,包括企業建設中遇到的問題之類…總之,在招商引資這方面你不但要負責開始,還要負責中間,負責善後工作,這個就是你主抓的方面。」蘇沐淡然道。

「明白!」杜廉點頭道。

如此分工之下,杜廉赫然一下子成為高開區管委會之內,地位僅次於蘇沐的人。但誰都知道,這是杜廉應得的。從杜廉調過來到現在,他的工作態度和工作作風,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這還不算,最為主要的是杜廉是蘇沐調教出來的人,瞧瞧人家辦事的手段,就能夠知道人家的厲害。

這樣的分工,就算是換成他們,都會像蘇沐這樣做的!

像是這樣的分工過後,蘇沐很為平靜的聲音在四個管委會副主任耳邊響起,就是這樣平靜的聲音,讓他們聽到之後,心弦都忍不住一顫。因為他們能夠感受到蘇沐現在的嚴肅,知道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的。

誰要是真的敢違背蘇沐的話,那是要死定的!

「管委會是為高開區服務而成立的,我希望你們作為管委會的副主任,都能夠真正履行起自己的職責。像是今天這樣的事情,我不管你們之前是不是知道,也不管你們有沒有受到別的方面影響,更不管你們是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之上而站在一邊,你們都要給我聽清楚,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如果說像是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你們誰接到通報之後還不過來,過來之後也不露面,後果自負!」

就是這樣的話,從蘇沐嘴裡說出來,那是充滿著凜然殺意!

熟悉蘇沐的杜廉很清楚,蘇沐這是真的動怒了。看來一會得私下裡見見蘇沐,別的不說,今天這出事情的確是自己做錯了,做的有些不周到,該承認的錯誤還是要承認。

蘇沐說完之後,便帶著張冠中離開這裡。

剩下杜廉四個,彼此對視一眼之後,也都分別走開。有時候有些事情,彼此心裡知道,私下裡進行交流就是,沒有必要也沒有可能放到檯面上解決。

江南省省政府大樓,其中一間辦公室內。

紹坤將電話放下之後,臉上的笑容要多燦爛有多燦爛。從最開始打電話試探,到現在為止,紹坤對蘇沐的表現是很為滿意的。尤其是從最開始蘇沐便以咱們高開區說到結束,這更是讓紹坤感到舒心的很。要不說蘇沐這樣的年紀,就能夠坐到現在這個位置,果然不是簡單之輩。

這要是換成自己的話,也絕對是會力挺之的!

「蘇沐,蘇沐…」

紹坤嘴裡念叨著蘇沐的名字,掃過放在桌面上屬於蘇沐的一份完整履歷,眼底猛然劃過一道堅定的目光,隨即便拿起了桌上的電話直接按了出去。

「小梁,你進來一下!」。。) 女孩兒雖然敢跟自己的大伯撒嬌,但明顯很懼怕自己的爸爸,被他一喝,當下也就低著頭幽怨的不說話了,不過很快她的一雙眼睛就停留在劉伯陽和恩英身上,似是非常的驚訝,因為她在c國還從來沒見過像劉伯陽這麼陽光帥氣的男生和恩英這麼美貌動人的女孩兒。

劉伯陽卻沒有過多留意這個名叫玲玲的女孩兒,他只是對白小平和白小雙的身世產生了更多的猜測,這兩人二十多年前背井離鄉離開家族,到底因為什麼?難道只有白小雙有一個女兒,白小平就沒有妻兒嗎?他們兄弟兩個身上的謎團也不少啊!

「呵呵,二弟,你和玲玲過來吃點東西吧!我看看你都把什麼拿來了!」

白小平說著就起身,接過了白小雙肩膀上的登山包,劉伯陽和恩英也好奇的放下碗筷,湊上來看個究竟。

白小平把登山包放在地上,蹲下身來,熟練的拉開了各處拉鏈,接著把手伸進包里,將一堆堆稀奇古怪的玩意翻騰了出來。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橙黃色的怪異銅鐘,拳頭模樣,剛好單手把持,一寸兒不顯大,也一寸兒不顯小。鍾尾有手柄,柄端呈「山」字形。旁人或許不知道此中緣故,但深諳其理的白小雙卻是點了點頭。

要說為什麼要做成「山」字形,可是有來頭的,這寓意著道教三清的象徵,代表玉清元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太清道德天尊。而這怪異銅鐘也有個番號,喚作「帝鍾」,據聞有降神、驅魔的作用。凡道家法師施法時以單手持柄搖動,其叮呤叮呤的聲音,意為「振動法鈴,神鬼咸欽」。

將帝鐘擺在一旁,白小平又取手拿出了一沓捆作一團的小黃旗,旗為三角形,旗面為黃色,鑲以齒狀紅邊,紅邊上隱隱有光條閃動,恍若流水,奔騰不息。

「白前輩,這些小旗子是?」

「哦,這叫杏黃旗,驅魔的必備法器之一,與捆仙繩一樣,是用來結陣的。」

未幾,財叔撫摸著杏黃旗的綢面,手上的顫抖清晰可見。「果然是真的。」

「能不能讓我摸摸?」恩英好奇的輕聲問道。

白小平很隨意的把幾面杏黃旗交給恩英,笑道:「這些東西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金貴,想看儘管拿去看就是了,說真的,雖然它們賣不了幾個錢,但是尋常人家你們還真難見到。」

白小雙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也蹲在了一旁,伸手從包里取出一沓黃符,抽出兩張來遞到劉伯陽和恩英和恩英手裡,說道:「拿著,即刻用紅線穿好戴在脖子上,沒有我的允許,千萬不得取下。」

看到她們的不解,白小平解釋道:「這個喚作護身符咒。掛在身上可以保護它的主人,正面為七星符文,反面有八卦與三清諱。只要有邪物靠近,就會自燃。即便是對上咒怨這種大東西,在它徹底燒盡之前也能護你們個周全。」

「原來是這樣,謝謝白前輩了!」劉伯陽和恩英對視一眼,把黃紙符攥在了手心裡,玲玲忽然說道:「稍等,我去幫你們找紅線!」

「這是最後一件了吧,好多年沒用它了啊。」白小平伸進登山包里的手似乎摸到了什麼,引得他也發出了感慨,然後抓出了一個綁滿塑料袋的長形物體。

劉伯陽眼前一亮,問道:「這又是什麼?桃木劍亦或者法劍也沒這麼長啊?」

白小雙淡淡一笑,沒說什麼,撕開塑料袋,裡面又包了一層油紙……

好不容易把厚厚的油紙剪開,裡面卻只是有塊光亮的鐵杆,和幾個寬大的鋼片,讓人大失所望。可仔細一看,那鋼片上卻密密麻麻的刻滿了字,但由於字太小,這鋼片又是渾身黑黝黝的,所以具體刻了什麼,根本看不清。

隨即,白小平雙手飛快靈活的對這些零件進行開組裝,沒過幾分鐘,一柄黑黝黝的招魂幡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鐵條做了支柱,而那些鋼片個個重疊布置,確是做了這招魂幡的幡面。走起路來一陣噼里啪啦的撞擊響,很是氣派。

劉伯陽實在忍不住心頭好奇,把這面剛做好的鋼鐵幡子拿過來仔細瞧了瞧,很是心癢道:「白前輩,您快給我說說,這到底是什麼啊?」

白小平賣足了關子,此時才終於指著幡面解釋道:「你們到這上面的字了沒?這不普通的文字,而是一種『天文』,這是傳說中道教天師和上天諸神溝通時所創的小篆。字字娟秀,龍蛇環繞。七塊鐵片上銘刻的,則是老君七七四十九道神符,降妖伏魔,無往不利!」

劉伯陽和恩英聽得神乎其神,眼睛都忘了眨。白小平又指指幡子的把手,也就是那根鐵條,說道:「這個玩意兒,在道家有個學名叫拷鬼杖!是當年青城山凜虛子長老的看家武器,因為機緣巧合,被我們兄弟得到了。」

劉伯陽和恩英不是道家中人,所以只聽了個似懂非懂,他們根本不曉得這根看似普普通通的拷鬼杖到底有多厲害,更不清楚所謂的凜虛子是何方神聖,不過聽著白小平如此隆重的介紹,也跟吃了定心丸一樣,對於徹底消滅韓殿的信心又大了一些。

「這些都是鬥法必用的東西,但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還有許多,比如我們要如何回國,回到國內之後先在何處落腳,然後又要如何趕去gz省落英村,如有可能,我們最好能自己配備一輛車,一張詳細的地圖,以及水壺、食物、手電筒等必備物品。」白小平道。

劉伯陽趕緊道:「白前輩,這些您就不用操心了,一切交給我來辦妥,只要您二人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周全,那就萬事大吉。如何回國和趕去落英村,我一個電話就能安排好。」

這話一落,不光是白小平微微吃驚,就連白小雙和取了紅線回來的玲玲都迷惑的看著他,不知道劉伯陽小小年紀到底哪來的底氣敢說這些話,劉伯陽卻笑而不語,也不點破。

「白前輩,昨天您老人家一宿沒睡,暫時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現在就出去一趟,把回國的事情安排好,最多一個小時我就回來!」

劉伯陽起身之後,對著白小平和白小雙說完,帶著恩英一起走出去了,白小平和白小雙獃獃的對視一眼,滿頭霧水。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