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真的消失了。

就像法寶之眼從來沒有過封印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古清風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來來回回仔細瞧了好幾遍,最終確定,法寶之眼的封印真的莫名其妙消失了。

這是什麼情況?

封印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又是怎麼消失的。

古清風一無所知,還清晰記得之前參悟的時候,法寶之眼上的封印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參悟了許久也沒有參悟出個所以然來,怎麼突然間就詭異的消失了呢?

不懂,也想不通,更無法理解。

沉吟片刻,他又祭出神識小心翼翼的進入探查,卻是什麼也沒有探查到,裡面空空如一,什麼都沒有。

這就有些太不尋常了。

按理來說,法寶之眼裡面都應該藏著法寶之源,不可能什麼都沒有。

難倒說法寶之源早就枯竭潰散了?或是被人偷走了?

這也不可能啊。

如果法寶之源都沒有了,那麼巨鼎就像失去靈魂只剩下一副皮囊的人一樣,結構早就會潰散,整個巨鼎也會煙消雲散。

現在巨鼎還存在,結構雖然混亂但也還算完整,而且古清風敢肯定,一定有法寶之源支撐著巨鼎,更何況,如果法寶之眼裡面的法寶之源真的消失了,封印也不可能還存在。

想到這裡,古清風內心咯噔一下,暗道:該不會是自己以神識之火焚燒林池老祖的靈魂的時候,法寶之源消失了,所以封印才莫名其妙潰散了?

這是不是太巧了?

古清風沒有多想,總覺得事情沒有自己想的這麼簡單,立即收回神識,決定親自進入瞧個明白。

縱身躍起,而後跳了進去。

剛跳進去,古清風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緊接著他就感覺自己好像墜入了一道亂流之中。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快的讓他根本來不及反應,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又突然來到一個奇怪的空間。

這空間沒有日月輪迴,也沒有陰陽五行,就連本源法則也都沒有,天空如同巨大的漩渦席捲著亂流,地下儘是一望無際的沙漠。

這又是什麼情況?

難倒巨鼎的法寶之眼裡面還藏著一個荒古遺迹?

正當古清風驚疑的時候,他又看見了無法理解的一幕,這荒古遺迹的裡面竟然也有一座山脈,山脈如龍骨,橫卧在沙漠之中。

簡直與他剛才進入的荒古遺迹一模一樣,就連似若龍骨般的沙漠也一樣。 古清風記得很清楚,自己先前祭出神識探查法寶之眼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探查出來。

他只是感覺有古怪,事情很蹊蹺,所以才決定進去瞧瞧。

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法寶之眼裡面非但沒有法寶之源,反而還藏著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空間。

更加讓古清風無法理解的是,這空間簡直與巨鼎所在的荒古遺迹一模一樣,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種錯覺,仿若自己不是從巨鼎的法寶之眼裡面進來的,而是從外面荒古黑洞裡面進來的。

真是如此。

因為他現在所站位置的頭頂上,那天空漩渦正在席捲著荒古黑洞的亂流。

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情況?

古清風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望著橫卧在無盡沙漠裡面的那一座仿若龍骨般的山脈,內心不祥的預感的愈發強烈。

深吸一口氣,他縱身躍起,出現在山脈之上。

山脈沒有花草樹木,只有一些廢墟,還有一具具白骨。

白骨有的一觸即散,更多的是後來死去的。

一切的一切都與先前那座山脈一模一樣,廢墟是,白骨是,所有一切皆是。

看到這裡,古清風頓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站在山頂,腳下猛然用力,砰的一生,山脈表面的隨時被他震的煙消雲散,緊接著一尊巨鼎出現在他的視野當中。

巨鼎如山,呈青灰色,是一尊八足鼎,八足如龍,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纏繞在巨鼎的身上。

望著這尊巨鼎,古清風徹底傻眼了。

人有點懵,腦子也有點亂。

他狠狠的甩了甩腦袋,沒有多想,再次進入巨鼎裡面。

這巨鼎與先前巨鼎一樣,其內別有洞天。

先前巨鼎之內,到處都是白骨,現在這巨鼎也一樣,其內也到處都是白骨。

先前巨鼎之內,沒有任何資源法寶,現在這巨鼎同樣也是如此。

古清風再次找到法寶之眼。

這一下。

不僅人傻了,甚至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先前巨鼎之內,法寶之眼的四周堆滿了白骨,現在這巨鼎的法寶之眼也一樣。

先前巨鼎之內的法寶之眼有一道封印,這巨鼎之內的法寶之眼同樣也有一道封印。

而且封印還一模一樣。

最令古清風難以置信的是,先前巨鼎之內的法寶之眼旁邊有一個奄奄一息肉身如乾屍一樣的老者,現在這巨鼎之內的法寶之眼旁邊,同樣也有一位只剩下半口氣肉身如乾屍般的老者。

只是一眼。

古清風便看出來,這老者也與先前巨鼎內的老者一樣,都是林池老祖。

為什麼會這樣?

自己先前明明已經來過這裡了,進入法寶之眼,怎麼又回到了先前的荒古遺迹?

如果只是簡單的回到先前那座荒古遺迹,也不至於讓他這般震驚。

實則是,回到先前的荒古遺迹不說,竟然還碰到了那尊巨鼎,巨鼎裡面竟然也有一位奄奄一息的林池老祖。

這就太古怪,也太詭異了。

因為古清風清晰記得林池老祖的肉身自爆了,自己也用神識之火焚燒了林池老祖的靈魂,可以說灰飛煙滅死絕了。

怎麼現在又好端端的出現巨鼎裡面?

這位林池老祖與先前那位林池老祖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這巨鼎與先前的巨鼎,這遺迹與先前的遺迹,是不是同一個?

不知道。

古清風也想不通。

他修行這麼多年以來碰見的稀罕事兒多不勝數,但還是第一次碰見這麼詭異的事情。

走過去,古清風喊了兩聲林池老祖,可惜對方並沒有回應,於是,他又仍了一塊元精,布置了一道聚靈陣,來到法寶之眼的旁邊,再次探查封印,如他預料的一樣,封印也與先前的封印一樣。

沒過多久,一道聲音傳來:「年輕……人,謝謝你……」

聲音很虛弱,拖著長音,仿若用盡全身力氣才說完這句話。

不是別人,正是林池老祖,而且開口說的話也都與先前那位林池老祖一樣。

古清風盯著此間的林池老祖,問道:「你不記得我了?」

「此話……怎講?難倒……老朽與你認識嗎?」

古清風道:「我剛才來過。」

「剛才?年輕人……老朽的意識剛剛恢復過來……」說罷這句話,林池老祖又道:「年輕人,不知現在是何天命?又是何時代?」

「天命星君。」

「天命星君?」林池老祖呢喃道:「今古天命,上古王座,遠古帝印……看來老朽被困在這裡已經很長很長時間了……」

古清風走過去,蹲在林池老祖的旁邊,問道:「你真的不記得我?」

「老朽說過……我的意識剛剛恢復過來,你什麼時候來的……老朽根本不知道。」

「是嗎?」古清風道:「可我上次來的時候,你的意識已經恢復過來了,並且我們還聊了很久,不僅如此,你要試圖動手殺我。」

「年輕人……你說笑了,老朽的意識剛剛恢復過來,未曾與你聊過,更未曾動手殺過你。」

古清風呵呵笑了笑,道:「看來老子這回真是撞邪了啊。」

「此話怎講?」

「你不記得殺過我,可老子記得殺過你,而且還把你殺的灰飛煙滅了,現在你卻好端端的坐在這裡。」

「年輕人真會開玩笑……如果你把老朽殺的灰飛煙滅……老朽恐怕早就死絕了,此刻也不會在這裡等死……」

「要不怎麼說老子撞邪了呢。」

「年輕人……你是如何來到這裡的?」

「這座遺迹剛剛現世,所以,老子就進來瞧瞧。」

「什麼?」

聽見遺迹剛剛現世,林池老祖的反應與先前一樣,猛然抬起頭,似若非常激動,道:「好!好!好!如此甚好。」

「好什麼?」

古清風剛開口詢問,林池老祖就又低下頭,生機全無,仿若死了一樣。

看見這一幕,古清風還真是有點哭笑不得,先前遇見那位林池老祖就會裝死這一套把戲,現在這位林池老祖竟然也完裝死這一套把戲,他故意把腦袋湊過去,果不其然,林池老祖突然詐屍,抬手扣向古清風的天靈蓋。 一招未能得逞,林池老祖又故伎重演,乾癟如乾屍一樣的肉身再次膨脹,點燃血脈,試圖引爆肉身。

上次自爆肉身就沒有傷害到古清風分毫,這次也不例外,自爆過肉身之後,林池老祖又以靈魂侵入古清風的體內想要奪舍,可惜,剛入侵進去還沒蹦達兩下就又被古清風一把神識之火給焚的乾乾淨淨。

上一次林池老祖灰飛煙滅之後,法寶之眼上的封印莫名其妙消失了。

這一回竟然也一樣。

一切的一切好像重新發生了一遍一樣。

古清風再次祭出神識探查法寶之眼,這次仍舊什麼也沒有探查出來。

很快,他決定再次進入法寶之眼看看。

上次跳進去的時候,感覺仿若墜入亂流一樣。

這一回同樣如此。

上一次跳進法寶之眼,來到一個一模一樣的荒古遺迹。

令古清風崩潰的是,這一回跳進法寶之眼后,竟然又一次來到一個一模一樣的荒古遺迹。

荒古遺迹同樣沒有本源,沒有法則,也沒有結構,天空如同一個巨大的漩渦席捲著荒古黑洞的亂流,下面是一望無際的沙漠,遠處一座似若骨龍般的山脈橫卧在沙漠之中。

古清風以絕對之力震散山脈,又一尊一模一樣的巨鼎出現。

進入巨鼎。

法寶之眼也被一模一樣的封印籠罩著。

法寶之眼的四周堆滿了屍骨,旁邊也有一位奄奄一息的林池老祖。

第一次殺死林池老祖之後,封印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第二次也一樣。

第三次殺死林池老祖之後,封印再次莫名其妙消失了。

於是。

古清風又一次跳進法寶之眼。

結果第四次來到了同樣的一座荒古遺迹。

同樣的山脈,同樣的巨鼎,同樣的法寶之眼,同樣的林池老祖,同樣的封印。

再次殺死林池老祖,封印又一次莫名其妙消失。

第四次是如此,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全部都一樣。

每一次古清風跳進法寶之眼,都會重新回到這座荒古遺迹。

相醫戰紀 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這一回來到荒古遺迹之後,他並沒有前往巨鼎,而是反其道而行,仰頭看了一眼天空之上的亂流漩渦,縱身躍起,沖了進去。

按理來說,從這裡出去外面應該是荒古黑洞,畢竟古清風再沒有來到這座荒古遺迹之前,前後在十多個荒古遺迹裡面進進出出,每一次出去都是荒古黑洞。

但是這一次卻發生了意外。

倒不是衝出去之後外面不是荒古黑洞,而是古清風根本無法從亂流漩渦裡面衝出去,漩渦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被封印住了!

仔細一看。

好傢夥!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