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在第一第二艦隊的貨運船隊也抵達之後,接替之前的上校擔任指揮官的第一集羣陸戰隊主官,站在專門爲陸戰隊指揮官配置的浮空指揮車車頂,漂浮在三米高處,一邊用望遠鏡觀察着前方的戰況,一邊冷冷地說道。

他有理由不滿意,在作戰計劃中是要求部隊快速越過這一座礦業基地;然後挨個清理周邊蟲族礦業基地的核心建築和菌毯之後,再向縱深穿插,形成一個鋒利的箭頭繼續飈進;最後與聯合艦隊匯合攻擊蟲族隕石基地。

但在這個聯合艦隊已經與蟲子飛行兵種開始交戰的時刻,陸戰隊卻在第一個目標點就被擋住了。

從雙方開始按計劃行事到現在,陸戰隊已經浪費了一個小時。按這樣的速度,估計等到己方解決那些礦業基地之後,聯合艦隊早已經抵達隕石基地外圍,並在能量體們的配合之下將隕石基地砸爛。

蟲子明明不過五六萬的兵力和一個小小的分基地,朋族陸戰隊可是匯合了三大集羣機動兵力,總數三萬多,兩千多輛各型戰車的部隊。

賽克斯帝國 面對這樣的優勢,如果因爲陸戰隊的進攻拖延,導致對隕石基地的總攻不順,那就不是面對指揮官的冷臉了那麼簡單了。

“閣下,這次蟲子雖然依舊是低等蟲族佔優,但是卻一改最初的蟲海衝鋒戰術,變成用正面防禦力龐大的狗狗和巨象組合起來打前鋒。一個小小的礦業分基地,不應該提供出這樣龐大的兵力。”此前陸戰隊的上校指揮官在交出指揮權後,就全心全意做自己的參謀分析當前的戰況。

陸戰隊需要的是大勝,是在實力均等情況下、甚至實力偏弱的情況之下獲得的大勝,那樣才能體現出陸戰隊的價值,而不是之前外圍時候那種順風仗般的一路平推。

“你是說,蟲子是想用主力拖住我們,然後將天空部隊和地面部隊分開,以緩解它們的隕石基地會承受的壓力?”少將抽了一下嘴角,冷笑道,看來蟲子也開始感到壓力了,不敢同時面對聯合艦隊和陸戰隊所以分開擋住雙方嗎?

“有這個可能,但是,我覺得還有一個可能。”上校沉默片刻,將精神力聯入少將腦海,隨後送去了一段通訊:“您請看,這是偵查部隊剛剛發現的情報。”

本來還充滿信心的少將臉色突然一變,隨即化爲凝重,並擡頭看向西北。

“呵呵,看來蟲子還沒打算接受失敗。”

想到這裏,他飛速鑽回車內,攤開了裏面的地圖,並在上校的協助下標註出各個目標點。

從偵查部隊發來的消息,在西北面三十公里處發現了三千純高等蟲族組成的隊伍,正下向這裏趕來、敵人的數量一改此前的蟲海作風,以質量代替了數量,可若是隻有這三千高等蟲族,陸戰隊要應付依然很輕鬆。

然而,正在承受陸戰隊攻擊的礦業基地處,可是還有着幾萬中低等蟲族未被清理。

一旦讓兩方匯合,朋族面對的壓力將不會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

“而且,從此前南嶺號發來的消息說,剛剛被遠程重炮清理的一個小型礦業分基地處,原本留守中的蟲族,全部都離開了尚有部分還能工作的小基地,其中空軍飛向了聯合艦隊方向,至於陸軍……”

“向我們來是吧。”

冷笑一聲,少將突然放下手中的筆,全身肢體伸展,重重地撐了個懶腰之後,走到車窗旁,看着前方正在與蟲族來回衝鋒交錯的戰車部隊,隨後掃了一眼每一次交鋒後都會堆滿蟲屍、戰車與朋族士兵屍體的戰場,臉頰抽了抽。

伸出雙手揉了揉臉,重重地吸了口氣,告訴自己‘戰爭總會有犧牲’以平復那一絲朋人大都擁有的、對本族成員生命的愛護心理,少將的眼神重新變得堅定。

“這樣也好,聯合艦隊對付飛行蟲族;陸戰隊對付陸地蟲族。雙方就這樣來一次決戰,之後外圍的分基地也都變成待宰羔羊,在陸戰隊和遠程重炮的配合之下就沒有了還手能力;而聯合艦隊則可以開始清理隕石基地的防禦設施。最後大家兩個拳頭合力,一次給我全部拿下來!”

雙手一揮,彷彿已經看到那一副場景的少將臉上露出微笑,但又很快隱去。

重新趴到了地圖上,他開始考慮起應對蟲族這次增援的戰術。

……

骸骨山口,這是衆人來到這個蟲族礦業分基地後,看到其入口處那龐大的如同史前巨獸般,比之現在的史詩生物還要龐大一絲的巨型胸骨骸骨狀的岩石之後,給此處定下的名字。

從地理環境上來說,這裏可以說是易守難攻,不僅從頭到尾就只有那貌似骸骨胸腔的入口,而且左右都有高地可以掩護,戰車根本沒法繞過那一如同死亡通道般的地方進入其中。尤其是其右側的高地上,更是不少不明生物挖掘出來的山洞羣密佈其上,成爲了天然堡壘。

最後的尾音 當然,這些山洞羣沒能給那些動物提供保護,反而被蟲子清理之後成爲了蟲子的要塞,爲其節省了不少力氣,則苦了朋族。

在這個山洞羣面前,戰車部隊想要攻進去就顯得更加困難,洞口丟下的十幾輛戰車就是證明。

所幸,這裏有一個讓蟲子感到無語的情況,那就是看似龐大的礦業分基地所在山口所扼守的山谷地區,根本容納不下蟲子想要爲決戰提供的那麼多兵力。

真正留在裏面的,或許只有一兩萬蟲族,而剩下大部分蟲族,都被迫留在外面,這時候正和戰車部隊玩相互消耗的遊戲。

這讓少將閣下無言以對。

因爲即便是消滅了這五萬多蟲族,留下的那個山谷也夠得衆人受的。

何況,此時還有三千多高等蟲族正向這裏趕過來。

到底是先全力解決這裏,還是先繞過去解決那些高等蟲族呢?

問題有些棘手,卻不是無解,至少在正標註地圖的上校眼中,以現有兵力,要解決這個山谷礦業基地蟲族也並非難事。

但唯一的問題是,時間。

繞來繞去又繞了回來。

衆人此時又一次深刻地認識到,對於朋族而言,事實上最缺的就是時間這一道理。

“命令!”

少將的聲音突然響起,上校立刻神情一束,隨後向少將身後的一名副官、兩名參謀、以及一名能量體點頭,共同放開了精神力,將少將的發言聯通到了整個戰場網絡之中,讓所有士兵都能夠聽清楚。至於爲何不隨時連通,當然是爲了避免網絡中太多雜音干擾指揮官們的思考。

“命令,部隊後退,以第一軍爲基礎,於骸骨山口北側通道處構築防線,攔阻此時交戰中的蟲族追擊。不要認爲這就是撤退,因爲我們不能將寶貴的力量消耗在這裏,到通道去守好,決戰就要來了!”

“同時命令第二軍、第三軍機動部隊爲主力,從西側平原散開,組成磨盤陣絞殺追擊蟲族的同時,爲步兵部隊提供時間構築對西北側蟲族增援部隊防禦的防線。要注意,是防禦高等蟲族的防線,這次蟲族逼急了,看來老本都拿出來了。”

“派出偵察部隊,重點偵查西北方向,我需要那隻高等蟲族部隊的即時情報!”

“令,請求貨運船隊組成臨時戰鬥小隊,從西、南、東三面,確保蟲族其餘基地支援部隊在接近三十公里範圍內時,能夠給我方提前通知!並清理蟲族偵查兵力。”

“命令集團軍直屬自走炮部隊,從現在起給我一刻不停地轟擊骸骨山口裏面的蟲族基地!你們要記住,什麼時候轟平了,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放開手腳和敵人作戰!所以你們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第一軍明白!”

“第二軍明白!”

“第三軍明白!”

“貨運船隊接受請求,正在編組!”

“轟!!”

遠處,自走炮部隊直接用行動回答了少將的命令。

朋族裝備的BL03型自走炮,事實上只是一個初期簡陋型號,存在諸如穩定性差、裝甲防禦脆弱、必須架設簡單的炮擊陣地才能穩定射擊、備彈量不大等等諸多問題。但因爲時間和製造水平的問題,在下一代型號尚在設計中的現在,爲了滿足對蟲族戰鬥,朋族依然選擇了大規模生產了這種型號。

統一口徑在105mm、31倍徑的BL03由履帶帶動,陸地速度只有30公里、250公里路程的她,炮擊射程達到16公里,可以將各種105mm以下、70mm以上口徑的彈藥射到這個距離上,並根據彈藥和陣地的不同,擁有不同程度的精度。

雖然問題多多,但相比起那些不能移動的城防炮、電磁炮等武器,這種自走炮已經很受歡迎。

這一路上,毀滅在她們手中的蟲子建築不計其數,眼前的蟲族礦業分基地既不是第一個,想來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若非遠程重炮部隊裝備了大規模殺傷性的分裂彈,自走炮部隊的戰果恐怕會直接壓過精度不高的遠程重炮部隊,成爲真正的炮戰王者。至於戰艦部隊那些非速射武器的電磁炮炮塔,面對機動靈活的飛行蟲族,以及大部分被陸地部隊和遠程重炮部隊幹掉的基地,很難有發揮機會的他們恐怕真的很想哭。 美麗的望月平原,曾經是從星球儀上看到這塊位於未知大陸平原的人們,都心生嚮往,想要親眼去看上一看、親身去游上一遊的地方。根據朋族測算人員的記錄以及8051的描述,這裏四季如春,青草遍地,一望無垠的大地上方,藍天白雲悠閒漂盪,間或點綴着各種美麗的植物森林,配合着這與世隔絕的環境所進化出來的獨特生物體系,形成了一股洗滌心靈的氣息,彷如人間仙境。

然而,從蟲子出現並在其北部不遠處登陸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這個美好的地方,還沒等得及讓其它人體驗一下她的美好,留下點影像甚至於記憶資料,就不得不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之中,連幻想中都沒有了她的位置。

滄海桑田,多少歷史美景消失不見;文明活動,又是多少現存美景消亡,人們永遠也統計不出來。

直到今天,她終於迎來了一支遲到的旅客。

可惜的是,這羣旅客不是因爲她那已經消逝的美景,而是因爲戰爭。

第二集羣的陸地部隊組合而成的第二軍,此時剛剛通過一片山口進入這個平原,便隨即停了下來。工程部隊開始按照計劃在山口入口處建設防禦工事,陸地部隊則散開偵查情況。此時,指揮者懸浮在三十多米高空,望着漫天黃沙靜立。

出現在眼前的景色,與資料上的不太符合,這讓指揮車內的指揮官感到疑惑。

“一片黃沙?不對啊,不是說這裏是望月平原嗎?來之前我還興奮了好一會兒了!”

等指揮車在黃沙上挺穩,從車上跳下去的第二軍指揮官滿臉無奈地俯身捏起一把黃沙,看着泥沙從指縫間濾過之後,留在手中的一塊塊不大不小的肉屑,臉上露出噁心的表情。

“菌毯殘片,看來這裏也是蟲族菌毯覆蓋過的地方,只不過被重炮團的分裂彈給炸了,現在想來重炮團還真是逆天啊。”

將視線從四處分佈的小坑收回,少將一旁的副官和他做着相同的動作,只不過看着手中的菌毯殘片,副官的神情要嚴峻很多。不同於指揮官純以當前的戰爭考慮問題,這位副官在入伍之前算得上一個自然平衡理論的愛好者,因此看着眼下的場景,他的心中更加擔憂的是這對自然環境影響會對朋族產生怎樣的害處。

“少將,你說要是有一天,大地上絕大部分地方都變成這樣,那會怎麼樣?”

“這和戰爭有關嗎?”

正在思考着怎麼才能阻攔住此次進攻的三千高等蟲族的少將,被副官的問話弄的有些茫然,不過還是做出了回答:“要真那樣,也許我們就只能在浮空島和地下城種田了吧。而且打仗的話,這些履帶戰車恐怕也需要考慮淘汰,否則黃沙很容易導致發動機受損,而且車軸磨損也會成爲一個大問題,應該就是這樣吧?”

“還真是標準的戰術考慮。”

副官笑了笑,既不反駁也不贊同,這讓少將更加迷糊,他到底想要說什麼?

不過此時沒時間浪費,副官笑了笑就直起身來,拍了拍衣服後轉身跳回指揮車,而少將也緊跟着跳了進去。懸浮動力下的車子在連續兩個幾百斤物體進入下微微下沉了幾釐米,但很快被裝備在浮石引擎上的平衡儀調控恢復了最初的高度。

副官坐穩之後,向負責此時整個戰術網絡構建的能量體點了點頭,隨後看向同樣做好的少將。

“我擔心的問題不在戰術上,因爲那方面有少將你也足夠了,這次戰鬥之後,我應該也轉到軍事院,考慮問題上,更多地就要從長遠的戰略上去看。您現在也看到外面的漫天黃沙了,曾經這裏可是被朋族內部傳揚的如同天界仙境神宮一樣美麗的地方,而最重要的是,曾經這裏漫天翠綠。”

“是很可惜。”少將有些遺憾地說道,但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這也是必然,少將對於自然景色的愛好顯然沒有副官強烈。相比起來,他更覺得天空中列隊飛行幾十艘戰艦時那種鋪天蓋地的場景更有愛些。只不過因爲經驗和羈絆的原因,他最終選擇了留在陸戰隊,但這不併代表他就真的那麼愛護自然了。

“呵,我說的可不是景色。”

深吸了口氣,副官轉頭看向少將,面露詢問。

“之前問你,若是有一天,大地上絕大部分地方都變成這樣,那會怎麼樣?很顯然,首先我們要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

“氧氣。”

出人意料的是,回答副官的是一旁寡言少語,因爲大部分計算力都投放到此時戰術網絡構建上而變得像個雕像般的能量體。而且最主要的是,對於能量體而言,氧氣似乎並非必需品,他們好像只需要能量吧。

“可我曾經需要氧氣。”

許是看出了副官的好奇,能量體眨了眨眼,使用着留下來維持正常活動,佔據全部計算力恐怕只有3%的量爲自己此時的行動提供支撐,隨後露出回憶的神色,但明顯有些僵硬。

“窒息的感覺,要說深刻,恐怕很少有人超過我。”

“很小的時候,那時候大家都沒這麼好的生活,各個部落的交易是滿足需求的主要手段,而我所在部落最大的交易品來源就是醃魚幹。因爲還沒有長老發明的漁網,甚至連個獨立魚塘都沒有,爲了滿足每次交易前儲備足夠醃魚乾的目的,大家幾乎是天天都去河裏抓,甚至於部落族長組織大家集體趕魚。想起來,那時候的生活雖然苦,可真的很好玩。”

周圍的少將和副官都會心一笑,能做到這個位置的他們,大都經歷過那段部落爲基礎的時期。其中那位少將甚至還曾擔任過一段時間的族長,正好也是個養魚的部落,所以對能量體的話更是引起了共鳴。

“那一次,我才七歲,跟村裏的一個丫頭去抓魚,結果一個浪頭打過去把我給衝到了下游深水區,腳又正好被水草纏住,就感覺這一口一口的水啊直往肺裏竄,根本沒法呼吸,那種窒息的感覺,我一生都沒法忘掉。”

一臉後怕的搖了搖頭,能量體自嘲地補充道。

“不怕你們笑話,就算現在變成了能量體,不懼深海高空的窒息之後,我還是沒敢下過一次水。那時候被救起來的我,之後就一直就負責制醃魚幹,女孩子看我水都不敢下,結果沒人理會。到後來,還被人嘲笑只會醃魚,沒有豔遇。”

苦笑着搖頭,最終將往事散去,能量體重新回到了現在的時光,臉上卻露出一絲溫柔的笑容,那是他想起了現在家庭時心中浮現的一絲溫馨。

事實上,他沒有告訴少將和副官的是,那次他是爲了救那個丫頭才落水的。之後那丫頭一直纏着自己,甚至於正是由於那丫頭的照顧,他才得以走出了低潮,並達到了現在的高度。而且,不像那些爲了騙眼淚而故意搗亂的故事,他的故事有一個完美卻又有點老套的現在,兩人結婚了,甚至還有了兩個子女,而且他現在更是成爲了永生的能量體。

對於這一切,他已經很滿足,事實上,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努力讓妻子也變成能量體。

也許貪心了點,可人活着總需要些目標不是嗎,呵呵。

看着能量體的表情,人生經驗豐富的少將和副官也能夠想出個八九不離十,所以不打算去打攪對方的美好回憶。

副官收回視線看向少將之後,緊接着之前的話題解釋。

“窒息的感覺是很難受,而我們都知道陸地上數量龐大的植物羣,就是爲我們提供氧氣的一個主力。曾經一次蔓延全球的森林大火,讓需要海量氧氣支撐的巨型昆蟲消失不見。”

“而現在,當然不可能發生全球性森林大火,因爲文明的活動讓很多森林都被人爲地隔開。而且,即便是爆發,我們的幽神也不可能視而不見。但是,蟲子卻能夠製造出這樣的現象,它們有很多方法讓一個星球失去氧氣,而他們並不需要這東西。一旦那樣,空氣氧氣濃度下降,能量體們還好,我們朋人所需氧氣本就很高,到那時候……”

氣氛頓時沉默下去,在話題拉入戰鬥內容之後,少將很快反應過來。

雖然蟲族不怎麼可能依靠菌毯來製造這種現象,但如果逼急了用漫天隕石砸下來,到時候陸地一樣會杯具。而那時,朋人恐怕除了全員冒着極大的危險去進行能量化,就毫無辦法。至於浮空島那點面積,加起來還沒以前朋族的領地大,即便全種滿了製造氧氣的大樹也滿足不了全球的需要。

不過,聽說最新理論中有說真正爲星球提供氧氣佔據大頭的,並非森裏,而是那些微生物。

如果真的是那樣,或許到可以讓衆人鬆口氣。

但是……

“那中情況即便可能出現,也是很久以後,至少是這次戰爭後的問題了,我們現在還是考慮這些大蟲子怎麼清理吧。”相比起現在就考慮長遠的副官,少將顯得灑脫很多。

“報告,山谷通道寬度太高,恐怕達不到我方完美伏擊的要求,工程部隊指揮官希望少將閣下能夠調整一下戰術,將其替換成迭次阻攔。”

“哦,去看看。”

“是。”

懸浮指揮車兩側的小心螺旋槳輕輕旋轉,滑出一個並不平滑的弧度之後,向不遠處的山谷通道飛去。此時,戰車部隊就在周圍佈防,並等待建築部隊的防禦工事建設完成。

※※※

蟲族指揮官爲何要組成這樣一支純高等蟲族的部隊,衆人並不清楚。

對於身處其中的巨象而言,它們對於周圍沒有了那些爲它們打前鋒、擋子彈、清理煩人蒼蠅的狗狗等中低端兵種,或許真的會有些不習慣。

不過也僅此而已。

它們並不會有更多的情緒,所以也不會發出什麼抱怨和耍小脾氣。但沒有了那些中低端兵種的幫助,漫天黃沙也對它們的行軍卻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本來按照計劃應該在凌晨天明時分,也就是現在到達目的地那個礦業基地,並與敵人展開一場宿命戰鬥的它們。在半路上卻遭遇了從未在這裏出現過的巨型沙塵暴(幾天前還是草原,要出現也只是微微清風)。對於身高几米乃至幾十米的高端蟲族而言,這點小風小沙本不應該對它們造成什麼傷害的,但沙塵卻阻隔了視線,遲緩了移動,甚至伴隨着沙塵還出現了詭異的電磁擾動,讓它們失去了方向。

缺乏了中低端兵種的數量優勢,從而失去了漫天撒網找出路的方法,三千多高端蟲族丟到沙塵暴裏面連點水花都濺不起來,要在這裏找到出路有夠難的。

更讓它們感到疑惑的是,風沙中不僅僅有電磁擾動和視線擾動這兩東西,更是在每隔幾分鐘就會出現一種不同尋常的干擾,以至於期間它們還出現過失去與隕石基地蟲族指揮官聯繫的情況,這纔是最讓蟲族指揮官感到疑惑的地方。

所幸,風沙只持續了小會兒。

在蟲族指揮官重獲指揮權後,高端蟲族們就立馬撒開腳丫子向目的地奔去,它們在風沙中悶得太久了。抵達之時,迎接它們的,是已經在綿延山谷的兩側構築好的防禦陣地。

不過這也沒什麼,對於強大的蟲族而言,這麼點防禦衝過去就是了。

於是,以三百多頭巨象打頭,衆人對着堵在山谷入口處的戰車部隊,那些還沒巨象大的小傢伙身上踩去。星球作戰中的巨象們,最喜歡做的就是依靠體型優勢將敵人踏成肉餅,而眼下敵人似乎就是來滿足它們願望的,所以被沙塵暴阻擋的怨氣頓時找到了發泄點。

但事情當然不會那麼簡單。

身後那些遠程攻擊的高端兵種剛剛將拋射、直射、霧狀、腐蝕等等攻擊砸向前方之時,對面那些等待踐踏的戰車,竟然就緊隨着噴出了一團團火焰。

隨後,跑在前方的巨象突然感覺腦袋一重,彷彿撞上了無形的牆壁一般,感到頭部一暈,下意識地停下腳步。

但這不過是輕傷,原地站了幾秒鐘,它就從新恢復過來,吼叫着就想要超過前方的同類將那些製造此前撞擊的敵人踏遍。

但就在這時,周圍突然爆發一連串的轟鳴聲,大地彷彿都在這一刻顫抖起來。

之前被撞暈停留片刻的巨象,忙不迭地止住腳步,正好躲過了被劇烈的爆炸給炸飛之後,差點砸中自己的同類。

這到底是怎樣的武器啊?

巨象沒有思考這些,而是在躲過同類屍體的‘轟炸’之後就繼續前衝,沒有絲毫的恐懼與猶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