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我不去。等宴席上總會見到的。”謝柔清說道,“我還忙着練鼓呢。”

“那宴席上你穿什麼戴什麼得聽我的。”邵氏立刻說道。

謝柔清遲疑一下同意了。

邵氏歡歡喜喜的摩挲着她的肩頭,這樣誇那樣誇。又讓人把各種好的衣裳首飾送來,又問屋子裏還要添置什麼。

邵氏一直因爲女兒相貌身材聲音而自卑,沒想到如今竟然得了這一等一的好親事,恨不得在彭水城跑兩圈讓人都知道。

“……嫁進範家。就不在乎你在家地位怎麼樣了,反過來說。謝家更願意跟範家交好……”邵氏笑着說道,“就算不是大小姐的幫手,跟大小姐不親近,你在兩家也都能被高看……”

說到這裏還有意無意的看了眼謝瑤。

謝瑤再次大怒。氣的差點吐血。

八字才一瞥呢,就得意成這樣!得意就得意,踩我幹什麼!

可是誰讓她也是家中適齡的女孩子呢。

誰都以爲她會跟隨謝大小姐參加三月三祭祀。結果卻在上臺的前一天被踢了下來,反而謝柔清如願以償的打鼓。還打出了震驚巴蜀的祭祀鼓。

現在又是這樣,她長得相貌好,又是大小姐最喜歡的玩伴,而且得到謝大夫人的看重,誰都以爲她的親事必然是被百家爭搶求的,結果最好的那一家偏偏求了謝柔清。

她明明處處比謝柔清好,卻事事都不如她。

謝瑤覺得自己現在走在哪裏別人都在偷偷看她,私下裏肯定也都在嘲笑她。

於是謝柔惠收到的信上就看到了謝瑤毫不掩飾的哀怨。

“……我也想不明白啊,可是人人都拿我跟她比,比來比去也就是因爲她參加了三月三,還成爲和你唯一一個一起完成祭祀的巫女,她們都說,範家公子就是那時候看中她的,既然如此,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畢竟我沒有參加三月三,比不上她一鳴驚人……”

謝柔惠看到這裏嗤聲笑了,將信扔在桌子上。

小小的船艙內被燈光充盈,擺設佈置很是豪華,窗邊的紗簾隨着江面上的夜風而搖晃,驅散了艙內的悶熱。

一個小丫頭毫不忌諱的歪着頭看她扔在桌上的信。

“大小姐。”她擡起頭,照出小小的機靈的面容,正是當初在謝老夫人院內當差的雜役丫頭,“瑤小姐是埋怨誰呢?”

“她是埋怨我呢。”謝柔惠笑了笑,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紅珠串,這是顯榮公主贈她的禮物,“埋怨我還不如謝柔清打的那面鼓,她是我的人,結果人家看不上她,而是選了我不喜歡的謝柔清,也就是說人家也看不上我,我這大小姐的面子好像也沒什麼用。”

小丫頭點點頭。

“是啊,這真是讓人生氣的事。”她認真說道。

是啊,這的確是讓人生氣的事,用不着謝瑤煽風點火,她現在就有無數的氣。

謝柔惠端起茶盅。

“大小姐時候不早了,先歇息吧。”小丫頭說道,一面要去拉上窗。

謝柔惠視線隨着她看過去,可以看到另一邊的那艘大船,停泊在碼頭前已經半夜了,大船上依舊燈火通明,耀眼刺目。

如意的人自然能休息,不如意的人歇息不歇息的又有什麼,更何況她有件事還沒弄明白。

那個賤婢,是從哪裏學來訶舞的?

祭祀用的普通的舞學堂裏都會教授,但涉及到咒祝禱的巫舞可是隻有謝家丹女才能學,只有在謝大夫人的書房裏才能聽到見到。

她怎麼會?

難道母親偷偷的教她了?

難道往日母親對她的好是表裏不一?

謝柔惠站起身來走到窗邊,看向那邊的大船,嘴脣喃喃。

站得近的小丫頭只覺得耳邊聲音嗡嗡,似乎有蚊蟲在縈繞,但漸漸的這蚊蟲越來越多,只讓人心煩意亂,渾身越來越不舒服,她想要拍打自己又想要撞向牆壁或者乾脆跳到水裏……

門咚的一聲被推開了。

謝柔惠停下念念,轉頭看去,小丫頭也噗通坐在地上,神情有些恍惚大汗淋漓。

“大小姐。”來人是個小丫頭,手裏捧着一封信,“瑤小姐給您的信。”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又是她的信?

這封信剛送來不到一日,又送來一封,也就是說謝瑤寫完這封信送出來後不到半日間隔就又寫了一封?

冷婚熱愛:總裁的二手新妻 最好別再是這麼沒意義的抱怨。

謝柔惠伸出手接過打開,頓時面色一變。

不會吧,這詛咒應驗的也太快了吧?

小丫頭扶着牆站起來,在謝柔惠的背後藉着燈光看到她手裏的信紙,草草的幾個字闖入視線。

家中出事。(。) 謝瑤站在窗邊,看着院子裏疾步而進的老爺們。

盛寵醫妃 只這一上午,謝大夫人這邊就來了三撥人了,都是家裏地位重要的老爺們。

院子裏的丫頭僕婦們屏氣噤聲,再不似前幾日那般歡喜自在。

看來事情很嚴重。

謝瑤握着手向外看。

那日她被邵氏和謝柔清氣的乾脆回家去躺了半日,給謝柔惠寫了封信,第二日信送了出去,她才又來到謝大夫人這裏。

招待範夫人的宴席已經開始了。

謝瑤憋着勁要在範夫人面前表現一番,穿着月白色衣裙,剪了一串茉莉花簪在頭上,在滿屋子裏女眷裏立刻引人注目。

謝大夫人的確對她很看重,一直讓她在身邊伺候,範夫人對她很好奇,就連範公子進來給諸位夫人行禮時也多看了她一眼。

她不相信這世上有人不愛美人,尤其是這個美人家世地位也不低的時候。

她跟那謝柔清相比多了那麼多,缺的就是一次三月三而已,只靠三月三那一次震撼,能熬過一輩子嗎?

但她並沒有歡喜多久,邵氏帶着謝柔清過來了。

謝柔清穿着粉色衫裙打扮的普普通通,一如既往的神情木木,但卻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謝瑤覺得自己瞬時成了屋子裏的插的花,只是點綴卻沒有人多看一眼。

她起身走出了屋子,正在外邊生悶氣,謝文昌急急的走過來了。

這麼急着相看女婿啊?不管不顧的往女眷這裏鑽。

謝瑤撇撇嘴,謝文昌卻看到她停下腳。

他聽着內裏的歡聲笑語,神情露出幾分遲疑。

“瑤瑤。你去把大夫人找個藉口請出來,我有事跟她說。”他說道,說完又叮囑一句,“別驚動了別人。”

這別人是範夫人吧?

謝瑤嗤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進去了,雖然有心使壞,但丟了謝家的面子,她也沒什麼光彩。

她請來謝大夫人。因爲掉了頭上的茉莉花而去窗臺下摘新花。就聽到了謝大夫人低呼。

“整個礦洞都塌了?”

礦上出事了,謝瑤愣了下,其實礦上出事沒什麼。也不是沒有過。

“死了十幾個人,但是,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而是還在坍陷。”謝文昌低聲說道。停頓一下,“他們說。整個礦都保不住了。”

整個礦都保不住了?

謝瑤心驚肉跳,雖然作爲女眷對這些外邊的事不在意,但是她也知道一個礦廢掉是多麼大的事。

“大嫂,而且現在這個時候。更不妙啊。”

現在這個時候,皇帝剛賞賜了謝家頂天立地,結果謝家的礦就全塌了。這是不是會讓人說天罰啊。

謝瑤躡手躡腳的走開了,回到宴席上。不多時謝大夫人也回來了,依舊笑容滿面,跟衆人說說笑笑輕鬆,絲毫看不出剛聽到那麼嚇人的消息。

看來家裏是要瞞住這件事了。

謝瑤立刻回去試探着問父親和兄弟們,果然沒有人知道。

謝柔惠說過家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及時的告訴她,而且現在這件事又對謝柔惠有很大影響。

謝瑤立刻寫了信讓砂行送出去。

現在信已經送出去三天了,情況並沒有好轉,而且越來越嚴重,家裏的人已經一多半都知道了。

雜亂的腳步聲從外傳來,打斷了謝瑤的出神,看到謝老夫人拄着柺杖大步進來,身後丫頭僕婦們忙攙扶不迭。

在謝老夫人身後還跟着一個年輕的男子,長得挺好的,就是黑不溜秋,長手長腳,低着頭一副鄉下人進城的拘束。

這誰啊?

這個時候怎麼會讓外人來?

謝瑤忍不住踮腳看去。

“母親,您怎麼來了?”

看着進門的謝老夫人,謝大夫人忙說道,起身攙扶她。

“我怎麼來了?等到人人都說我們謝家遭了天譴的時候我再出來嗎?”謝老夫人沒好氣的說道。

“她也是擔心你的身體。”謝存禮沒好氣說道。

“然後等人嘲笑我們謝家的時候,好讓我一下子氣死是吧?” 願做你的童養媳 謝老夫人豎眉喝道。

“你這人怎麼不知道好歹呢?”謝存禮氣道。

“是你不知好歹!都什麼時候了,看看你們安排的事!”謝老夫人呸聲說道。

屋子裏的人忙都站起來相勸。

“好了好了母親,現在別說這個了。”謝大夫人急道。

謝老夫人坐下來。

“現在礦上到底怎麼樣了?”她說道。

“大約有三個礦洞已經完全塌陷了。”謝文昌說道。

“三個嗎?”謝老夫人豎眉,“青山礦十七個礦井,只有三個礦井出事,你們就慌成這樣嗎?”

“是十個。”謝大夫人說道。

謝老夫人笑了。

“安哥俾啊。”她說道,“你說說現在礦上到底怎麼樣了?”

安哥俾?

屋子裏的人這纔看到站在門口的那個年輕人。

“這什麼人啊?”

“大伯母,你怎麼把外人帶進來?”

屋子裏響起亂七八糟的聲音。

面對這些對於礦工們來說一輩子都難得見一面的大老爺們,安哥俾並沒有嚇的發抖,而只是低着頭。

“青山礦十七個礦井都在塌陷。”他說道。

聲音低沉,但卻蓋過了屋子裏的嘈雜聲。

屋子裏一愣,嘈雜聲更甚。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你懂什麼!你誰啊你!你個毛頭小子!”

謝老夫人啪的將茶杯砸在地上,屋子裏頓時鴉雀無聲。

“他是誰?他是從生下來就在礦山裏跑的人,他是天天進礦洞的人,他是從塌陷的礦洞裏逃出來的人。”謝老夫人喝道,“他也是這次親自下到青山礦十七個礦洞看了的人!”

屋子裏再沒人說話。

“說。怎麼辦?還有沒有救?”謝老夫人說道。

“有。”安哥俾說道。

有?

屋子裏的人愕然。

“如果能找到主斷裂坍陷層,撐住礦井,當然,只是撐住,至於再挖礦什麼的……”安哥俾說道。

他的話沒說完屋子裏就又熱鬧起來。

“能找到主斷層?”

“真的假的?”

謝老夫人再次啪啪的拍桌子。

“當然是真的。”安哥俾說道,“不過撐住的意思就是保住了整體山脈,但青山礦不能再挖砂。”

現在的青山礦是謝家的三大大礦之一。

不過現在大家關心的不是這個。能不能挖砂已經不是最要緊的了。最要緊的是不引起轟動。

“你說的是真的?”謝大夫人起身問道,“真的能停止坍陷,不會引起大家的注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