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3 日 0 Comments

裴家兄妹見這情形,對剛剛認識的鐘延一行有了進一步的了解——都是良善之人。

像這種司空見慣的流民之像,再善良的人都會無可奈何,實在是杯水車薪。

而且,裴東來感覺到剛剛青鸞釋放的靈壓應該在築基以上,可對方年紀明顯比他還小,心中吃驚不已。

又聽聞青鸞喚鍾延『師尊』,才確認剛剛拜師自稱『老夫』的鐘延可能是個年歲頗大的『老妖怪』。

一行人來到城門口,鍾延駕輕就熟,從袖口中取出一個布袋丟給前面守衛的領頭青衫中年人。

「勞煩,長住!」

鍾延雖然風塵僕僕,但一身衣着光鮮,再加上剛才青鸞釋放的威壓,更有混沌子這個強大氣息一直環繞周身的大高手在。

所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鍾延等人來頭不簡單。

青衫修士不敢怠慢,鄭重對混沌子行了一禮,「見過前輩!」

然後滿面笑意道:「幾位稍等。」

待見布袋中有一百粒願力珠,取出一部分,將袋子還給鍾延,道:「這位道友,多了。」

非白岩城本地居民前來,一粒願力珠可換一年居住權,十粒長久不限時日。

至於那些待幾個月或者更短時間的,則可用錢幣繳納。

鍾延四人加上新加入的裴家兄妹和小女孩,一共七人,常住也只需七十粒願力珠。

鍾延推回去,笑道:「諸位法師護衛城門辛苦,拿去買些酒水喝。」

青衫修士也不客氣,笑着收下,然後取出七塊玉牌:「這是入住憑證,請妥善保管。」

隨之又從旁側一群人中喚來一個嚮導小廝,「帶幾位大人進城,好好介紹。」

「是!幾位大人著這邊請!」

鍾延雖然不需要,卻也沒拒絕,笑了笑跟了進去。

待一群進城混入人流中,青衫修士又叫來一個修士,傳音一陣讓其快速去稟報城主。

青衫修士築基五層修為,對混沌子的氣息感覺更加深刻。

城中來了如此修為高深的修士,定然要往上報。

而這,自然早在鍾延的預料之中。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著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 原來自然的力量,是如此強大,洛黛震撼地說不出話來,如果不是贏銳,恐怕她就會被雪崩帶走。

雪崩像是永遠不會停歇,一層層把兩人埋了起來,洛黛不由自主倚在贏銳的胸口上,手緊緊抓住他的衣襟,迎面撲來一股男人的氣息,讓她整個人都變熱了。

她從未如此跟凡人貼近過,不,她是從未跟男人如此貼近過,他的鼻骨高挺,眉毛細長,薄唇緊緊抿在一起,表情堅毅,看上去似乎口感不錯。

下一秒,她的唇,已經貼在了他的唇上,冰涼柔軟,但卻灼得她渾身發燙,嘴角溢出破碎的嚶嚀。

贏銳沒有躲,不是不想躲,而是他的後背緊緊貼著石頭,退無可退,但他的眼神卻毫無波瀾。

「我…」洛黛突然覺得不對,她忙移開唇,臉漲得通紅,「你…」

若是平時,贏銳肯定會抓住這個機會,好好說幾句,可他只是垂下眼眸,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洛黛的靈力緩緩從她指尖溢出,不知怎的,她覺得的剛才的觸碰很不夠,她想要得更多。

「你要做什麼?」贏銳盯着他。

「沒什麼。」洛黛又貼了過去。

「我是你妹妹的心上人。」

「她才不喜歡你。」洛黛吐氣如蘭,她的靈力像是蛛網,細密纏繞,將兩人與世隔絕,「她喜歡道君。」

「那你為何要讓她嫁我?」贏銳的臉也變紅了。

「不是她嫁你,是你嫁她。」洛黛輕輕撫摸他的臉頰,「凡人壽命,如同露水般短暫,她的一生,可以有許多凡人。」

靈力滲入了贏銳的皮膚,他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迷茫,但又瞬間清醒,「雪崩了,洛蔓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洛黛一愣,忙撤掉靈力,雪片跌落,將兩人掩埋,冷意讓她瞬間清醒,剛才她到底在做什麼?為何會想將贏銳拆吃入腹,現在她的靈力,對他還滿是渴望。

「要嫁我嗎?」

「要。」洛黛笑了笑,「就怕你不敢娶。」

「是不敢。」贏銳抖了抖身上的雪,都像在說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我喜歡洛蔓,是真心的。」

「你喜歡她不重要,重要得是,她喜歡誰。」洛黛輕笑。

風聲尖銳,洛蔓緊閉着眼睛,等待着最後的宣判,如她所料,她被一隻大手輕輕托住,消失的靈力再次出現,她整個人都輕鬆了。

睜開眼,黑色霧氣纏繞着她,一根根枯黃的細草,從谷底飄起,貼在她的皮膚上,漸漸融了進去,靈力變成了她的眼睛,一寸寸,往上蔓延,她看到了飄在空中的蓮花,又看到了巨大的冰宮,冰湖,一直到雪山,峰頂上有一朵潔白的小花,脆弱,嬌嫩,像是被風一吹就散了。

原來它才是冰晶蓮,洛蔓想繼續往高處走,她想看看藏琅勝地到底有多大,雪山哪邊有沒有大海,可一股大力拉着她往下扯,就差一點,一點點,她就能看到一切了。

可惜。

她看到了洛黛。

翻滾的雪潮鋪天蓋地,像一群疾馳的馬兒,沖着洛黛撲了過去

洛黛和贏銳躲到了石頭後面,可雪崩太大,根本不可能躲得過,

毫不猶豫。

她的靈力一股腦地沖着雪片涌動,就算粉身碎骨也無妨。

嘴角溢出絲絲鮮血,靈力變成了旋風,把大堆的雪和石頭推到一邊,不知堅持了多久,雪終於慢了。

她抹了下嘴,顧不上心如刀割,繼續吹開雪地,清理出一條上山的道路,直達冰晶蓮的旁邊。

這下妹妹可得救了,洛蔓的心一松,哇地吐出一口鮮血,直直往後倒去,一隻溫柔的手從黑暗中探出,托住了她的後背。

「真傻。」道君輕輕攬住她,「有時候,愛會害人。」

黑色霧氣在他身邊翻騰,他輕輕彎下身子,吻住洛黛的唇,白色的靈力從他口中緩緩渡了過去。

夢中,洛蔓又看到了道君,他依舊坐在書桌前,低頭讀書。

「道君,這是夢還是真的?」剛才她還在黑暗中,怎麼會到道君的書房了。

「你想見我,就能見我。」

「我是不是要死了?」

「怕死嗎?」

「黛兒拿到冰晶蓮了嗎?」

「很快。」

「那我就放心了。」得了道君的話,她鬆了口氣。

「若你吸收了冰晶蓮,也許藏琅勝地就能恢復靈力。」

「那妹妹呢。」

道君微笑,「有得有失,一切看你抉擇。」

再次睜開眼睛,她已經來到了峰頂,頭頂烏雲密佈,回首望去,遠處的丹城小得像一塊積木,

身後是茫茫雲海,遮住了一切,根本看不到下面是什麼,洛蔓好想走下去看看。

她的腳下,冰晶蓮輕輕晃動,五片花瓣,純粹的白色,連花心都是白的,細密的花蕊,像冰絲一樣透明,輕輕顫動,似乎在歡迎她的到來。

她伸出手指,輕輕碰了下花蕊,指尖上多了層銀粉,亮晶晶的。

聞了聞手指,一股極為清冷的味道直灌腦中,她的精神為之一振,順手摸出了贏銳給她的竹簡,冰晶蓮像是感受到了竹簡,花瓣開始拚命抖動,花粉飄飄洒洒,蓋滿了竹簡。

「姐姐,你怎麼在這裏?」洛黛驚訝的語氣滿是不可置信,「你面前的,是冰晶蓮嗎?」

「應當是吧。」洛蔓戀戀不捨站起身,順手把竹簡揣了回去。

「是道君帶你來的嗎?」

「我也不記得了,只是暈了過去,醒了后,就在這裏了。」

她不是不想解釋,而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洛黛眼中略過一抹疑色,但她只是抿了下嘴,就走到冰晶蓮旁邊,目不轉睛地盯着它。

「蔓兒,後退。」道君的聲音像是從天而降。

「你還說不是道君?」洛黛笑道,她的眼神竟然有些釋然。

「妹妹,趕緊吸收冰晶蓮,這樣就不會死了。」

壓在心頭的大石驟然放下,她想也沒想就說了出來。

「死?」洛黛皺眉,「我來找冰晶蓮完全是為了你。」

「時間到了。」道君望向天空,一注金光破雲而出,直直籠在冰晶蓮上,溫度驟然降低,周圍像是變成了冰窖。

。 一輛大奔疾馳而來,嗤的一聲停在了頌輝和巴蛇的跟前。

車門打開,朱邪和方俊走了下來,這讓頌輝和巴蛇都是一愣。

頌輝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巴蛇就是要殺死朱邪的,怎麼他會現在過來,這不是明擺着找死的嗎?

巴蛇意外的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本來,他還要帶着手下們去往山城尋找朱邪的蹤跡,然後殺了朱邪,卻沒想到他自己居然送上門來了。

看到兩人之後,巴蛇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頌輝也掙扎而起,瘸著腿來到了兩人的跟前,立刻便說道:「你們來幹什麼,巴蛇就想要朱邪的命。」

「我知道。」朱邪開口說道。

他是第一次見頌輝師兄,雖然頌輝師兄沒有頌臻師兄強大,但是他和頌臻師兄一樣心地善良,為別人着想。

「師叔,我扶你去車上休息,接下來就交給朱邪吧。」方俊說道。

「交給朱邪?他怎麼可能是巴蛇的對手!」頌輝還想說,但是被方俊強拉着上車,朱邪則是上前兩步,站在了巴蛇的面前。

巴蛇的笑聲戛然而止了,朱邪仰頭望着東方泛起的魚肚白,過的還真快,一晚上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看着眼前的昊天兒,朱邪開口問道:「巴蛇,你是附體到了昊天兒身上么?出來吧,我與你斗一斗。」

「朱邪!」巴蛇收攏笑容,一臉陰險的看着朱邪,舔了舔嘴唇說道:「我可不是附體到了昊天兒的身上,而是昊天兒願意主動把身體交給我,並且昊天兒已經不存在了,明白么。」

「什麼意思?」朱邪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意思就是昊天兒死了!」話音落下,巴蛇猛然沖了上來,一股黑風席捲而來,直奔朱邪。

瞬間,朱邪身上黑光大作,爆發出了一股渾厚的陰煞之氣,強大的陰煞之氣,也擋住了巴蛇的攻勢。

朱邪沒有交出身體的控制權,而是使用了水祁的力量。

巴蛇蹬蹬蹬後退幾步,這才勉強穩住身體,吃驚的看着朱邪,驚訝的說道:「怎麼可能,朱邪你的身上怎麼會有如此龐大的力量,這個氣息!」

巴蛇感受的非常真切,朱邪身上圍繞着的黑色氣息,是強過怨氣的一種氣,就是巴蛇活了這麼多年,也都不知道這樣的氣是什麼。

「你殺了昊天兒!」朱邪低聲咆哮著,心頭冰冷。

巴蛇眯著雙眼,根本沒有回答朱邪的話,而是慢慢後退出去,他感覺到這一股氣息的奇怪程度,並不是他的怨氣可以壓制的,所以不好對付。

「怎麼會如此棘手,朱邪身上怎麼會存在這麼特殊的炁。」巴蛇緩緩後退著,此刻也已經看出了朱邪的道行。

這股強大的道行有2000年,但不是朱邪自己的,而是這股奇怪氣息主人的,怪不對朱邪敢這個時候來絲瓜山,原來是有保障啊。

「2000年?我還以為多厲害呢。」巴蛇吐了口氣,再次恢復了一副平靜之色,2000年的道行,還嚇不到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