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說著,白衣女子不再理會周浪,而是目光看向天空,喃喃道:「錯過了千年,不知道我是不是太晚了些呢?」 白衣女子將周浪放在地上,束青蘿與平胸妹都是提心弔膽,生怕會出什麼問題,她們可不認為自己能夠是這個白衣女子一合之敵。

她看著周浪,漸漸的周浪醒了過來,看到自己被扔在地上,他先是一懵,破口道:「束青蘿這個小妮子跑哪裡去玩了?就把我扔下也忒不道義了。」

束青蘿就是一怔,小聲道:「你看看,有美女。」

周浪就是一懵逼,驚訝道:「你倆是挺好看,我也知道,但是不用這麼顯擺吧?」

平胸妹一愣,牙關打顫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眼神向那白衣女子方向瞟卻也不敢正視那白衣女子。

周浪精明的很,就順著那眼神看去,就看到一襲白衣的女子,正就那麼站在那裡看著周浪。

「真好看。」周浪情不自禁的說道,他並沒有從白衣女子身上感覺到絲毫的殺氣,反倒是感到一絲柔情。

「真是色膽包天。」束青蘿一激靈,生怕她萬一再因為周浪言語輕薄了那女子而遭到連坐,畢竟眼前這位雖然好看,那可是輕易之間就能屠滅上萬人,而且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的人啊。

這不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是什麼?

好吧,說女魔頭可能有點過激,畢竟武者都是殺來殺去的,但是說她殺人不眨眼那絕對是沒有一點問題。

束青蘿搜刮腦海,想要知道關於此女的任何蛛絲馬跡。

她通過白衣女子的衣著打扮,這衣服款式以及髮型氣質推測她到底是什麼時代的人。

白衣女子突然笑了。

她竟然笑了!

並沒有什麼毛骨悚然的感覺,反倒是非常神聖,周浪看呆了,而束青蘿與平胸妹是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的,此刻盡皆是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發毛感。

這種毛骨悚然是發自骨子裡的,都說恐怖片流於表面的雖然讓人害怕卻無法深入人心,眼前這白衣女子則是那種並非流於表面的恐怖,而是發自內心的毛骨悚然。

白衣女子看向周浪,道:「你叫什麼?」

「我叫周浪,請問,你叫什麼?」周浪問道白衣女子。

她卻搖了搖頭,道:「或許,你現在還不應該知道我是誰吧,等你修為再高一些吧,我現在非常虛弱,需要補養一下。」

「哦,那你需要什麼補樣品呢?」周浪問道。

「人的靈魂啊。」白衣女子嘿嘿笑了笑。

周浪一愣,嘿嘿道:「美女你不是開玩笑吧,人的靈魂那東西能補養身體?」

白衣女子點頭,嘿嘿道:「你要是不信,我現在就表演給你看。」

周浪搖頭:「還是別了,我給你買好吃的補養算了,你看成不成?」

「我們非親非故的,你的心也挺不錯的呀。」白衣女子嘿嘿笑了笑。

「對啊,我一直都是好心腸的人。」周浪嘿嘿道。

白衣女子搖頭:「但是我不是。」

氣氛一時間凝重無比,白衣女子這話一出,嚇得束青蘿與平胸妹都是渾身哆嗦,周浪並沒有見到之前發生過什麼,只是奇怪看向兩女,道:「你們怎麼了,看上去很害怕的樣子?」

白衣女子的身上,根本就讓周浪感覺不到一絲能量波動,這或許是她專門隱藏了修為,也可能是她境界太高,以至於周浪根本就無從感應,當然也可能是她已經修鍊到返璞歸真的境界了。

「她們應該是在害怕我。」白衣女子有些無奈:「千年之前,我就時常被人害怕,我的朋友只有他一人,可是他周圍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我當年很想跟他一起離開水藍星,可是當我遠遠看到他身邊那麼多女孩子的時候,我就猶豫了。」

說罷,白衣女子看向周浪,道:「你紅顏多不多?」

周浪一怔,覺得這白衣女子怕是感情受過傷,不過她說千年之前是什麼意思?敏銳的感覺有問題,周浪選擇了小心謹慎。

他想了想還是說實話好,於是搖頭,道:「不不不,我目前為止,身負血仇,根本就沒有時間來搞兒女私情。」

「血仇?」白衣女子嘆了口氣,有些同情的看著周浪,道:「是么?那他比你幸運多了……」

「這人生如何,沒有辦法啊,人力很多時候都無可奈何,我只有好好努力才行了。」周浪嘆氣。

白衣女子笑了笑,道:「那好,遇到我,算你的幸運吧,我稍微幫你一下,以後則是好自為之。」

說著,白衣女子將一團光芒射向周浪的心口,他只覺得那五彩漿液開始快速的融化,很快就融化了三分之一大小,要知道他得到這五彩漿液這麼久也不過才融化了五分之一大小而已啊。

周浪的身體在快速的改造之中,他全身都散發著五彩光芒,看上去神聖無比。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飛上天空,縱身而去,她竟然能夠凌空虛度!

看著白衣女子飛走的方向,束青蘿與平胸女簡直是要瘋狂了。

「虛空飛行啊,這人修為很高啊!」束青蘿驚呆了,她可是知道一般的基因武者想要飛行都是非常困難的呀,這女子那麼從容飛去該是多麼的驚世駭俗?

眼睜睜瞧著那白衣女子飛走,兩女現在才來看周浪,他此時渾身被五彩漿液包裹著,宛若燒紅了的琺琅彩,是那麼的絢爛奪目美麗無比。

「他這是在幹什麼?」

半晌之後,平胸女終於平靜下來,好奇的問道。

束青蘿皺眉道:「這應該是在伐毛洗髓易經洗髓啊!真是好造化啊,這麼一來,他的前途將會更加一馬平川啊!」

又過了一會兒,束青蘿更是驚訝,因為她發現周浪的修為竟然在快速的提升之中。

他的修為本來就已經達到了高級武者八階的程度,現在竟然已經突破了高級武者九階,並且繼續提升著。

偏偏因為這五彩漿液的幫助,他的根基反倒是更加的穩固起來,原本根基不穩的情況也不復存在。

「那白衣女子到底是誰?」平胸妹好奇。

束青蘿更是好奇,而且有些嫉妒,道:「我也想知道啊,為什麼她偏偏對他刮目相看,為什麼不來幫我啊?」

「對了,她莫非是那個傳說中時代的人?」 周浪這邊,他進階的腳步漸漸放緩,他最終在高級武者九階巔峰停了下來。

「你還沒有突破到基因武者嗎?」束青蘿好奇的問道。

周浪搖頭:「還沒有,差一點點,我資質太差了。」

「你資質差?你騙鬼呢?」束青蘿不滿。

「我沒有騙你啊,我確實資質不好。」周浪嘆氣,束青蘿瞪大美眸不滿道:「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真是會裝啊。」

周浪嘆氣,他確實沒有裝啊,剛剛那些五彩漿液,融化之後的大部分都改造他的潛力了,否則他絕對可以直接就成為基因武者了,本來他也想要直接硬提升上去,但是畢竟清冽泉就在眼前,他還是想要讓根基更加的夯實一些。

束青蘿並不知道周浪的想法,所以才會有如此一幕。

「你認識那個女子嗎?」束青蘿問道。

「不認識。」周浪搖頭,心道: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有種熟悉的感覺。

束青蘿盯著周浪看,他是面不紅心不跳,才不會被這麼輕易看出問題來。

「算了,你既然不說就算了。」束青蘿嘆了口氣,繼續道:「我想到了一個時代,非常神秘的一個時代。」

「神秘時代?」周浪不解,道:「請講。」

「大星際修鍊,你聽說過沒有?」束青蘿問道。

「沒有。」周浪搖頭。

束青蘿嘆氣:「算了,反正你不知道。」

「不知道你才該說呀。」周浪追問。

束青蘿道:「好吧,這個時代,好像是被人從時間線上割掉了一般,就好像是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完全讓人摸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個張口閉口千年的白衣美女,莫非是那個時代的人?」周浪問道。

「或許的,關於這一塊的資料太少了,我也不知道。」束青蘿嘆了口氣。

周浪指著周圍上萬具屍體,問道:「這是誰殺的?」

束青蘿搖頭,道:「自然是那位張口閉口千年的白衣美女。」

周浪嚇了一大跳,險些蹦起來,道:「這麼……,額,果決。」

束青蘿讚賞道:「是啊,輕易一招滅掉萬人,好像還是吃他們的靈魂,這手段,實在是太讓人驚嘆了。」

周浪搖頭,道:「先不要亂討論她了,她這麼厲害,可能正在暗處聽我們說話呢。」

束青蘿點頭:「對呀,好吧。」

遠處,天空之中,正凌空虛度的白衣女子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道:「還真是有點小聰明,知道我在偷聽他們說話,哈哈哈,算了,先這樣吧,我還是去恢復一下實力再說,去哪裡呢?」

沉默了半晌,白衣女子臉上浮現一絲笑容,道:「那就先去國界線看一看吧,或者去周邊國家,比如日國看一看,當年那個有著四分之一日國血脈的美女可是他很喜歡的人呢,想來那個國家的人的靈魂,味道應該還能嘗一下吧?」

一道白虹驀得衝天而去,急速從天空飛過,這一股能量波動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

整個華國修鍊高層震驚了,無數隱藏的修鍊界高手們紛紛矚目天空。

此事周浪自然是不知,他與束青蘿正在平胸妹的指引以及束青蘿的情報之下,向著下一處目的地——無影廟而去。

束青蘿見周浪已經到了高級武者九階巔峰的程度,他若是到了清冽泉,那絕對是板上釘釘能成為基因武者了,她現在很怕周浪甩了她單獨干。

「我說,你不會到了地方就翻臉不認人吧?」束青蘿問道。

周浪道:「怎麼個意思,你是怕我到時候不管你了?」

束青蘿點頭,周浪道:「當然不會了,我自然是用不了那麼多的,當然會給你剩下很多,不過我希望你也能夠信守承諾,不要耍什麼花樣,因為我們彼此實際上都輸不起。」

「怎麼呢?」束青蘿驚訝於周浪此言。

周浪道:「你想啊,我有我的仇要報,而你又因為家族血脈短壽的緣故,所以我想說的是啊,你還是不要想什麼花招,而且你祖上可是英雄,希望你對得起這兩個字。」

束青蘿點頭:「你說的對,我們應該精誠合作。」

話是這麼說,但是實際上周浪對束青蘿還是不能百分之百的放心,畢竟人心隔肚皮,生活不是小白文,就好像自己是主角所以人都該圍著自己轉?

不存在的,現實社會中就是,大多數人還是要靠自己才行。

而周浪恰恰是這種想要靠自己的人,至於其他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當然,周浪並不是那種消極主義者,他還是會爭取自己的利益的,這只是周浪有些多疑的毛病,或者說武者多疑才能活的久一些。

畢竟他是個散人,可不是學院派等各個受到庇護的派系,他散修聯盟就是更多的要靠自己,這是這一派系人的宿命,也是他們加入這一派系之前就想好的了,自己的選擇。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無影廟附近。

這裡是一處密林高山之中,看上去頗有些少室山的風采,倒是一個好去處。

不過無影廟這裡都有一些人似乎在尋找些什麼,周浪有些不解,笑道:「這些人掉了東西了嗎?」

束青蘿道:「並非如此,無影廟,顧名思義,就是說這一座廟,它來無影去無蹤。」

「啥?來無影去無蹤?還有這種事情?」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絕色女房客 周浪搖頭:「我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呢?」

「你信也好不信也罷,這都是事實啊。」束青蘿嘆了口氣,看向平胸妹,道:「你算是個偽土著了,說一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平胸妹點頭,道:「她說的是真的,傳說這無影廟真的是根本就很難找到它的確定方位,非常奇特。」

「難不成是有什麼陣法一類的蒙蔽了無影廟的存在?」周浪不解,看向兩人。

束青蘿道:「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是非常有這個可能呢,你說的對啊。」

「其實有先人曾經說,這無影廟周圍有那空間的氣息波動,或許這涉及到空間的內容。」平胸妹想了想,說出一個辭彙:「三維空間?好像是……」 「額?」周浪驚訝,看著那平胸妹,不過顯然她無法解釋清楚。

周浪疑惑,道:「說的這麼神神秘秘高大上的,什麼呀?」

束青蘿搖頭,道:「這不是我們這個境界水平能夠清楚的,也說不明白。」

周浪有點懵,點頭道:「好吧,現在最重要的是眼前事。」

他轉頭看向這些修士們,一個個的好像尋寶一般,周浪都不免好奇。

「這個樣子能夠找的到么?」周浪疑惑:「你知道怎麼找么?」

束青蘿搖頭,道:「不清楚。」

周浪又看向平胸妹,她搖頭道:「我聽說無影廟飄忽不定,很難尋找到它的影子,其他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這麼邪門?」周浪很是不解。

或許是因為祭台被催動了,無影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了,這一次竟然又出現了。

人們發現有一座古廟,有三扇門,其上有三個佛頭,分別呈現三種形象。

此古廟高聳入雲,佔地面積極其廣闊,不過看上去這古廟的各種規制都非常合乎一座正常寺廟的規制。

這就好像是,一座正常寺廟被放大了十幾倍,竟然會這麼巨大,這讓眾武者都是震撼無比。

周浪驚訝,看向束青蘿,問道:「你的情報有沒有解釋這個問題,難不成這是巨人建造的寺廟?」

束青蘿搖頭,道:「不好意思,我還真的不清楚這個問題。」

無影廟出現在眾人眼前,這一次沒有再次消失,很快關注這邊動態的高手武者就陸續趕來,連通剛剛那些武者,人數再次超過萬人。

周浪等先前在這裡的武者,並沒有佔到先機,因為無影廟雖然就在眼前了,而且有三個門可以進去,可是卻根本就是大門禁閉。

上萬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根本就沒有人敢主動去試探,畢竟這其中的風險太大,這些人都也不怎麼想當出頭鳥。

終於是有人想要去試一試,眾人都是注視著此人,那人在萬眾矚目下靠近那無影廟,然後在萬眾矚目下無影無蹤。

這一幕把眾人驚呆了。

「完全沒有這個人的氣息了,他是去了哪裡?」

「關鍵是他是生是死?」

眾人都不知所措,周浪也是如此,他有些不解,看束青蘿與平胸妹,這兩個提供情報的也一籌莫展。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