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天色一黑,瘋子就悄悄佈置,安排了兩個老一點的傭兵換上了對方的衣服。

一點點的爬到入口處,僞裝成屍體倒在地上。

平靜了一下的車間被黑暗籠罩之後,只剩下陰森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黑暗。

因爲斷電的關係,整個運輸車間也是漆黑一片。

一切如舊,就好似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樣。

可就在深夜之時,一隊人馬藉着黑暗,摸進了車間之中。

穿着黑色衣服的他們,動作非常的小而輕。

和之前衝鋒的那些傢伙比起來,明顯經驗更加豐富一些。

端着槍,佩帶着夜視儀,他們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進入其中。

可就在他們舉起槍來,準備打冷槍的時候,裝作屍體的那幾個老兵也出手了。

戰鬥在一瞬間打響,被夾在其中的十多個人,很快就被掛掉了。

但是,這偷襲失敗並沒有讓他們放手,反倒外邊再一次衝進來一羣人。

手持武器的他們並不算是強攻,因爲達到一定程度,他們就會堅守。

隨後被他們強勢逼退之後,又會反擊,如此反覆下,戰鬥一直持續着。

“這老狐狸是準備疲勞戰!”

聽完了事情的過程之後,雲天微微一笑。

淬世輪迴 因爲這運輸車間的入口很大,根本無法將他們完全擋住。

好在縱深很長,中間還有兩件倉庫,對方几次進攻都被打在倉庫之外的位置。

“我們守得住!你們放心吧!”

現在戰鬥人員還在三十人以上,所以對方根本也無法把他們怎麼樣。

瘋子知道,最重要的戰鬥,可不是他們所能參與的,所以這襲擾戰,就交給他們好了。

“正好拿他們練練手!”

雲天搖了搖頭,很久都沒有使用狙擊槍的他,現在可是有了機會。

正好這些傢伙送上門來,那就怪不得他了。

端起狙擊槍,雲天快速的向着右側的架子上跑去。

黑夜之中猶如鬼魅一般,動作迅速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拖拉。

那戰鬥的人羣,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的動靜。

沿着鐵梯爬到距離地面二十多米的天棚上。

這裏絕對是制高點的位置,但是同樣,沒有太多掩體,一旦被對方發現,也會予以痛擊的。

將奪命換成了小口徑之後,雲天拉動槍栓,子彈上膛,打開保險。

第一次握着潘瑤的成名之作,雲天也有那麼一絲的興奮感涌上心頭。

不過,他還是很快就壓制了下去,一個良好的射手,在戰鬥之中不得有其他的感覺。

否則不管是興奮還是恐懼,又或者是欣喜,都會讓他因爲情緒波動而影響自己的射擊狀態。

放眼望去,雲天首先要做的,並不是觀察敵情,而是要觀察自己所在的地形。

大概確認了移動更換的地方之後,這纔開始觀察起對面來。

堅定的目光掃過眼前的戰場,黑夜之中遠處也只能藉着星光看到一些輪廓。

好在槍火的光影,將他們所在的位置照亮,於是在雲天的大腦之中,有了另一個場景。

牢牢記住這倉庫之中,那些傢伙所在的位置,一場預演已經在雲天的腦海中生成。

微閉着眼睛的他,再一次睜開的時候,雙眸之中沒有絲毫的情愫。

端槍、瞄準、扣動扳機,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

伴隨着子彈衝出槍膛,彈殼向着右側飛射的時間,雲天卻已經向着下一個目標點飛奔而去。

“砰!”

響亮的槍聲,在這偌大的倉庫中炸響。

一個剛剛從車廂後面探出腦袋的傢伙,被子彈正中眉心。

一個趔趄,屍體頓時向後倒去,他身邊的人清楚的看到,他的頭骨飛射向房頂。

子彈一瞬間就攪爛了他的腦袋,腦漿裹着鮮血,噴了身邊的士兵滿臉。

如此近距離的恐怖場景,嚇得那個傢伙慘叫一聲。

可就在這他屍體剛剛倒地的時候,一顆子彈又一次飛了過來。

子彈從那個張口結舌的傢伙嘴巴里鑽了進去,又從後腦迸射而出。

直接洞穿了他身後另一個傢伙的胸口。

高速旋轉的子彈,猶如絞肉機一般,所過之處即便是空氣都無法逃跑。

真空的爆炸,讓身後的倒黴蛋胸膛炸裂。

到死他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槍雙響,這就是狙擊槍的威力,強大的洞穿力讓子彈根本不會停留。

屍體倒地,而云天已經拉動槍栓,彈殼彈出從新上膛,他卻好不遲疑的向着旁邊跑去。

槍口的火花已經徹底暴漏了這麼明顯的位置。

躲在遠處其他的敵人,立刻對着天空中扣動了扳機。

子彈打在那鋼架之上,濺出陣陣火光,而身爲狙擊手的雲天,卻早已經不在了。

隱藏在下一個狙擊點的他,再一次端起了槍口,扣動扳機,毫不遲疑間,槍聲中又有人損命。

猶如鬼魅一般的狙擊手,頓時讓遠處的敵人們感覺到了惶恐不安。

槍聲響起必有人死,這就是狙擊手的威風。

再加上那精準的移動和走位,打了半天他們連人影都看不到。

前一秒那裏還有槍口的火花迸射,但是後一秒,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僅僅過去了幾分鐘,對方就頂不住這強大的壓力敗下陣去。

猶如魔鬼的恐懼,伴隨着他們每一個逃兵的心裏,他們知道,留下只有死路一條。(。) 裏面的槍聲,外邊聽的可是非常的真切。

看着猶如潮水般向外跑的士兵,架設在那裏的重機槍轟鳴了起來。

不敢對裏面使用重型武器,但是對他們,可是毫不留情。

好不容易從雲天槍口下跑出來的士兵,紛紛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到沒有,誰敢後退,只有死路一條,下一個小隊,給我衝!”

站在那裏的胖司令,指着倒在門口的士兵對着身後的人說道。

憤怒的他現在連覺都不睡了,時刻盯着眼前的局勢。

按照老狐狸追魂者的要求,他必須要給對方襲擾。

不能用重型武器,只能一波波的放裏面放人,一來是消耗對方的彈藥,二來是不給他們休息的時間。

這樣一來,總會有一絲希望在他們的面前,不讓他們有太多想要同歸於盡的機會。

但卻又一點點的蠶食着對方的精神力,畢竟他們的人數有限。

這一招果然夠狠,但是代價卻是不斷被送入的小股部隊。

進去是死,出來也是死,如果不進去,那就必死無疑了。

一個個抽到衝鋒籤的士兵抱着槍,在重機槍的看守下向着裏面衝去。

外邊的重機槍和坦克,就好似他們的追魂幡一樣,如果不前必死無疑。

一輪接一輪,轉眼間百餘人都消耗在裏面了,打的那司令也有些心驚肉跳了。

“我手上的人不多,在這麼打下去我就光桿司令了!”

這邊的情況,他們還沒有向上級彙報,千餘人的隊伍,現在折損三層了。

我的世界,幸會 在這麼下去的話,恐怕就沒有什麼人馬了。

胖司令冷汗直流的對着依舊坐在那裏,看着電視屏幕的老狐狸說道。

“士兵不夠,讓工人上,不過記住,每個人就發十枚子彈!”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追魂者可並不在乎別人的死活,還在逐一排查着往來的人員,這絕對是一個大工程。

右下角,電腦的防火牆又被攻破一層,他清楚恐怕直到徹底攻破,對方纔會和自己談條件。

但不管對方談什麼條件,基本上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絕對不能讓他們走脫,否則自己還有什麼本事和天堂集團談判呢。

“對啊!好好好!我立刻去安排!”

聽到追魂者的話,讓胖司令頓時眼前一亮。

一臉壞笑的他也不是心疼自己的士兵,因爲在這麼強行驅趕的話,恐怕下面的人會造反。

畢竟進去是死,不進去也是死,早死晚死區別不大,何不放手一搏呢。

好在這老狐狸的辦法夠狠,畢竟這裏可是有數千的勞工。

把他們當作肉盾,一切不就都可以解決了嘛。

於是,這個狠毒的命令立刻被傳達了下去。

那些心裏毛躁的士兵們卻如蒙大赦一般,死道友不死貧道。

他們纔不會有什麼憐憫之心,否則又怎麼會變成戰士呢。

很快,一個百餘人的工人團就被召集過來了。

有了持槍核彈的士兵威逼,平日裏也只乾點辛苦活的工人們也被迫拿起了槍。

只不過那爲數不多的子彈,根本就不給他們造反的機會。

尤其是四周還有重機槍對着他們,他們不會有機會開槍的。

“好了,現在是需要你們的時候了,衝進去,幹掉一個敵人你就可以解放,立刻讓你們回家!”

胖司令站在後面,前面被兩個副官擋着。

他說這話完全就是謊言,因爲一旦走入鐵城,就不會有機會離開了。

名門枕上婚 因爲這裏的一個祕密,何況是直接接觸稀土的工人呢。

如果他們離開了,到時候豈不是暴漏了這裏的存在嗎。

握着槍的工人們,臉上寫滿了彷徨和不知所措。

根本就不明白,爲什麼會讓他們拿起槍來呢。

而沒有領到槍的工人,則站在一旁等着,等着接下來的另一批敢死隊。

“想想你們的家人,想想未來的美好生活,這是我給你們的唯一機會,如果你們抓不住,也不能怪我了!”

胖司令看着彷徨的人羣,再一次鼓勵到。

“殺啊!”

不知道是誰,突然頭腦一熱,抱着槍械,轉身向着那被強光照亮的倉庫。

瘋了一般的他,實在是太想回家了。

伴隨着他的衝入,其他的工人也開始變的瘋狂。

他們並沒有看到,那些被清理走的屍體已經足有百餘具了。

端着槍的他們,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槍膛裏那爲數不多的子彈,幾乎上是瞬間就被打光了。

裏面,嚴陣以待的送葬者們,看着那些不顧一切衝進來的工人也是一愣。

因爲他們的表現,實在是太讓人感覺到意外了。

完全沒有躲避的意思,更沒有變換的移動。

直線衝擊下,他們憑藉着的完全是一口氣,還有那被謠言鼓動的心。

“噗噗噗!”

三十多個人,在對面那有些泛紅的槍口下,立刻倒在了血泊之中。

到死他們依舊瞪大眼睛,腦海中只有那永遠回不去的家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