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可幻雨剛才對著她們表達了兩個字,放心,通過了那麼一段日子的相處,兩人多少也有些了解了幻雨的性格,知道他不會就這麼放棄,如今唯有在心底默默祈禱。

歐陽辰的眼底已經徹底露出了寒芒,不再多說廢話,眼前之人沒有認輸退縮,正合他的心意,之前在落淵大森林以及天陽城的黑衣人,確實是他安排,雖說兩次都失敗而回,倒也無傷大雅,如今由他親自出手,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徹底把此人拿下,隱晦的往看台上的洛澤宇看了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嚴格說起來,兩人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奈何歐陽辰此人雖然表面溫和,實則性子狠辣,當初幻雨拒接他,讓他心生不滿,加上一番調查之後,知道幻雨並沒有什麼身世背景,至少他得到的消息是這樣,所以才會有了後面的安排,對他來說,這不過是隨手為之的小事,再加上如今他身在洛式門下,洛澤宇正好又和幻雨又衝突,一切自然就更加水到渠成。

「開始」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

場中的兩人同時爆發出了最強大的氣勢,直接沖向了對方。

身形不斷的交錯閃過,幻雨幾乎已經發揮出了超出自己水平的實力,奈何差距太大,從一開始便落入了下風。

「蹬蹬蹬..」

再次接下一招之後,幻雨直直的被震退了好一段距離,體內都有了一些血氣翻湧。

「焰隕」

不能在這麼被壓制,否則很快便會落敗,幻雨率先用出了幻技,直接騰空而起,一道巨大的火焰光柱,直斬而下。

「威力尚可,但這一招對我可沒用」

歐陽辰搖了搖頭,身體周圍瞬間升起一道幻力護罩。

也就在這時,幻雨的攻擊斬在了護罩之上,發出呲呲的聲響,卻無法在前進分毫。

趁著這個機會,幻雨的身形一動,出現在了歐陽辰的背後。

「拂陽」

正是陰陽拂明拳,無數的拳影自幻雨手中揮出,這一招的精髓之處便是在於,極速的揮拳蒸發掉周圍的空氣,從而使拳勁不受絲毫阻力,發揮出最大的速度及威力。

「喝」

感受到後背的威脅,歐陽辰一聲怒喝,直接雙腳一震地面,接著飛身而起,躲開了這一擊。

「嘭」

幻雨的拳勁直接轟在了地面上,霎時塵土飛揚,地面都出現了一些凹陷。

「忘了告訴你,我最擅長的也是拳法」

「震山」

歐陽辰的身影落在地面上,接著向炮彈一般直接飛射而至,雙拳剎那間轟到幻雨胸前。

幻雨的臉色一凜,只來得及抬手抵擋,這般倉促之下,如何能擋住歐陽辰的全力一擊,隨之感到一股大力撞擊到胸口,一口鮮血直接噴出,整個身子遠遠的摔了出去。

「咳咳..」

趴在地上,止不住又咳出了幾口鮮血,剛才的感覺就像被一個巨大的鎚子砸中一般,這一招幻雨已然重傷。 現場的許多人已經發出了惋惜的嘆息,雖然早在意料之中,真正到了這一步,心底難免還是產生了一絲同情。

也有一部分人覺得理所當然,原本他們就覺得幻雨不過是運氣好才能走到這一步的。

洛澤宇的心裡早已經徹底樂開了花,正在盤算著,稍後便直接派人去丹殿,把那兩姐妹抓回去,好好的折磨,這一回,看還有什麼人可以阻止得了他。

至於歐陽辰,看著倒在地上已經幾乎爬不起來的幻雨,面露殘忍,隨即他的眼底露出了冰冷的殺機。

他的這般變化,幻雨第一時間便有所察覺,自從魔種入體之後,他對這種殺意都極為敏感和熟悉。

歐陽辰一步一步的向著幻雨走去,不少人都已經捂住了眼睛,不願看那副血腥的畫面。

芸熙和芸彤的眼裡也都露出了絕望,芸彤不管不顧的大聲喊道。

「雨哥哥,你快認輸啊」

她的聲音里充滿了焦急。

安靜的場面突然出現這麼一道呼喊,眾人才反應過來。

對阿,只要他認輸了,不就能保住性命嗎。

可幻雨會認輸嗎,他當然不會,且歐陽辰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因為歐陽辰渾身的幻力已經完全凝聚,誓要一擊徹底解決掉幻雨。

幻雨這時卻顯得很平靜,就要這麼死去了嗎,爹娘還沒有找到,師傅的仇也還未報,難道就真的要這麼結束了嗎。

意識陷入了短暫的渾噩,眼前彷彿浮現出了爹娘的英容笑貌,墨大夫慈祥的笑臉,以及台下姐妹兩人絕望的眼神,還有千雪,龍傲,胖子….畫面一一的閃過。

「不,不可以,我絕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死去」

他的心裡發出了不屈的怒吼,然後他腦中一個咯噔,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吼」

這一瞬間,躺在地上的幻雨的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咆哮。

正要出手的歐陽辰,都直直的被嚇得退後了好幾步。

隨後他便看見了極為恐怖的一幕。

只見幻雨的身體緩緩漂浮而起,靜止在了半空中,頭髮幾乎長到了腰間的位置,渾身醞釀著一股陰寒暴戾的氣息,整張臉透著不同尋常的慘白之色,雙眼緊緊閉著。

他的心裡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絲畏懼,能做到懸浮在空中,唯有幻王的修為。

不遠處作為裁判的秦長老,面色都露出了凝重,他從這個少年身上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自己可是幻王的修為,居然能從一個幻靈一階的少年身上感受到危險,這是多麼不可思議。

「你到底是誰」

歐陽辰強裝鎮定的開口詢問道,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經有那麼些底氣不足。

隨著他的詢問,幻雨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了。

現場的所有人幾乎同時打了一個冷顫,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瞳孔里透露著詭異的血色,看不到一絲的情緒,完完全全的淡漠。

高台之上的數位老者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場中的情況,他們雖然也有了一剎那的震驚,更多的是陷入了思索。

其中一人不確定的開口道。

「這莫非是一種血脈力量」

其餘的人面面相覷,沒人接話,因為他們也不清楚。

至於血脈力量這種東西,他們也只是聽說過零星的片段,並無人見過,實在是過於稀少。

幻雨輕微握了握手掌,感到了一股澎湃的力量傳來,雙手似乎變成了利爪一般,有著一股鋒利的感覺。

用著及其沙啞低沉的聲音說道。

「這種感覺,甚好」

至於幻雨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當然不是什麼所謂的血脈力量,而是他第一次,主動激發了魔種,使得其中的魔氣進入了經脈,這便是他腦中的瘋狂想法,雖然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後果。

事實證明他賭對了,雖然經脈有些脹痛,至少現在他的實力暴漲了一大截,氣息幾乎直逼幻王,而且也並沒有變成奇怪的模樣,眼神緩緩看向了歐陽辰。

歐陽辰被他盯著,心裡徹底的膽寒,彷彿自己就像一個獵物,加上幻雨此時散發的氣息已經遠遠超過他,沒有任何猶豫,立馬就要開口認輸。

」我..」

可幻雨明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就在他剛開口的一瞬間。

幻雨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空中,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單手成爪,直接向他的脖子抓去。

下面的人露出了一道道驚呼,有的甚至蒙上了眼睛,看那架勢,如果這一爪被抓中的話,整個脖子估計都會瞬間稀巴爛,那將是一個恐怖的血腥畫面。

歐陽辰當然也感覺到了脖子邊的寒意,不可謂反應不快,稍微側身,單手成拳向後揮出,正所謂攻敵所自救。

誰知幻雨根本不閃不避,硬生生了接了一拳,嘴傳出了一道悶哼。

歐陽辰可就沒這麼幸運了,雖然側身了一些,並未被抓中脖子,但肩上卻是實打實的被抓了一爪,頓時一片血肉模糊,疼得他直抽涼氣。

接下來的畫面直接變成了一邊倒,幻雨此時的速度極快,不停發起攻擊,每當歐陽辰想要開口,就被他立馬打斷。

歐陽辰此時很是狼狽,各種攻擊應接不暇,渾身上下都已鮮血淋漓,布滿了爪痕。

再次中了一記,他整個身子摔在地上奄奄一息。

而幻雨的腳步根本沒有停下,身影又再一次消失,他的眼裡已經充滿了絕望,嘴角不斷溢血,更加無法開口。

不久前倒在地上苟延殘喘的還是他的對手,誰曾想一切調轉的這麼快。

「住手」

這時一聲焦急的怒喝響起,歐陽辰的眼裡頓時爆發出了一絲希冀,因為他已經聽出是誰開口,只要這個人插手,他絕對會安然無恙。

可下一刻,一隻腳已經搶先用力的踏在了他的胸口,他努力的睜大了眼睛,隨即緩緩失去了最後一絲氣息。

一名老者此時雙目噴火的出現在了場中,也就是先前開口之人。

幻雨緩緩轉過身看著他,沒有任何的表情的說道。

「你來晚了」

老者正要發作,身為裁判的秦長老及時出現在了場中,站在幻雨身前,看著老者開口說道。

「洛長老,莫非你要破壞規矩嗎」

老者呼吸頓時一窒,眼下的形勢即便強行出手,怕也是占不到便宜,看了看已經徹底斷氣的歐陽辰,他的眼裡寒光閃爍,此子的身份有些特殊,如今就這樣死在這裡,他也會有些麻煩,再次看向幻雨冷聲開口道。

「小輩,莫要以為仗著血脈力量便可為所欲為,希望你有一日不要落在老夫的手中,哼」

說完,他直接轉身騰空而起,眨眼便回到了高台之上。

場下頓時一片嘩然,老者剛才的話,大家幾乎都聽見了,原來幻雨使用的是血脈力量,所有人都開始對這個幻雨產生了一絲好奇,能擁有血脈力量的人,身份定然不一般。

幻雨露出一絲啞然,沒想到還有人幫他找了個解釋,倒也省得麻煩,至於老者的威脅,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接下來裁判秦長老按照結果依次宣布了名次。

第一:蘇子牧

第二:應哲鴻

第三:幻雨

並且告知三人,三日後,便是進入幻技閣的日子。

此次的選拔賽到此也正式告一段落,而幻雨剛回到丹殿就陷入了昏迷,這一次強行的激活魔種,導致他體內的經脈嚴重受損,昏迷前,他便聯繫龍傲來了丹殿,以防有人在這期間前來生事。 不得不說,幻雨的猜測還是很準確的,果然就在第二日的夜裡,便有人悄悄潛入丹殿。

龍傲第一時間就有所察覺,只是傷了幾人以作震懾,並未殺人。

誰知這些人還不死心,隔了一日之後,便又有人偷偷潛入,這次龍傲直接以雷霆的手段滅殺了其中兩人,剩下的見狀全部落荒而逃。

而三日的時間已到,宗內也派人前來傳話,讓幻雨前往幻技閣,奈何他此時仍在昏迷中,傳信之人只好如實回去復命,最後宗內居然批准讓他醒來后在前去,這也讓芸熙和芸彤兩姐妹鬆了一口氣。

這可是拼了命才換來的機緣,如果平白無故的沒掉,幻雨醒來豈不是會難過死。

不曾想,這一次幻雨昏迷的時間格外漫長,整整有半月左右,要不是一直有呼吸存在,丹殿的兩女一獸都差點認為他已經掛掉了,好在他終於在半月後醒了過來。

剛睜開眼睛的時候,可能還有些不適應,足足愣神了好久。

「雨哥哥,你怎麼樣了」

芸彤看著睜開眼睛卻毫無反應的幻雨,一臉的疑惑,難道是傷得過重,變成傻子了。

芸熙也有些不明所以,走上前朝著幻雨的眼睛揮了揮手,結果依舊。

「這..」

正當她準備轉身去叫龍傲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手被人一把拉住了,耳邊隨之響起了一道聲音。

「那個,幫我弄點吃的吧,實在是有些餓了」

芸熙立馬轉過身,正好看到略微有點尷尬的幻雨,眼眶差點就紅了,用力的點點頭,然後快步的走了出去。

芸彤可就沒有這麼能忍了,直接伏在幻雨的胸前就哭了起來。

天知道兩女這些天是怎麼熬過來的,整天懸著心,生怕幻雨這一次再也醒不過來。

「好了妮子,我這不是醒過來了嗎」

幻雨輕輕拂了拂芸彤的秀髮,溫柔的說道。

「嗚嗚嗚,你可嚇死我了,你…」

一邊哽咽一邊繼續流著眼淚,搞得幻雨一時間也有些手足無措。

雖然他已經醒了過來,可還是感到渾身十分疼痛,幾乎使不上力氣。

這些天他彷彿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如今醒來卻絲毫無法回憶起來,如同他小時候的情況一般,所以先前才會愣神了許久,微微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個什麼夢。

「扶我起來吧」

他自己實在是沒有力氣,何況身上還壓著一個人。

芸彤聞聲連忙起身,胡亂的擦了擦眼淚,小心翼翼的扶起幻雨。

當注意到幻雨胸前那塊水印的時候,她的小臉悄悄爬上了一絲緋紅。

芸熙回來的很快,幾道菜已經整齊的擺在了桌子上,她的眼圈也還有些微紅,想來也已經偷偷抹過淚。

只不過這時候難題又來了,此刻的幻雨沒有絲毫力氣,根本站不起來,更別說拿筷子了。

最後只能芸熙來喂他吃,芸彤則在一旁幫他擦嘴,這真是太享受了。

當龍傲進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愣了一瞬,立馬轉頭,嘴裡嘟囔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