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金元和rachel劉其實並不十分熟稔,但兩人相處卻總是輕鬆自然的,所以金元雖察覺到rachel的微小變化卻並未放在心上。他點了點頭,告辭離開。

十九懶洋洋的將自己扔到牀上,舒服的來回滾了兩圈才撥通了金嘆的電話,“你好,上午我有時間,那麼來酒店接我吧。”

也不等那邊回話,十九便掛斷電話將手機扔到牀頭,思索明天如何將媽媽喜歡的人尹載鎬的兒子尹燦榮拉入自己陣營。

她的首要任務是讓esther李滿意,所以在對待和esther李相關的人上,她自然只有拉攏這個辦法。尹燦榮一個身份是尹載鎬的兒子,另一個身份卻是女主角車恩尚的發小。

這樣的雙重身份,十分的具有不確定性,就好比尹載鎬總在金元金嘆嫡庶之間搖擺不定一樣,按照尹燦榮溫柔的性格,他可能也會遺傳尹載鎬的牆頭草屬性,在她和女主角兩頭搖擺。

所以這樣的人必須要防備又必須要親近,真是苦惱。

十九揉了揉頭髮便接到了esther李的電話,大意是說已經查明瞭真相——金嘆果然只是帝國集團的庶子。要她明天回國。

十九滿口答應,沒想到esther李的速度這麼驚人,也幸好明天在美國的劇情也差不多結束了。

好眠一夜的十九一早便被一夜都睡不好的金嘆吵醒。

金嘆失眠一方面是因爲十九輕易和自己敬愛的哥哥相處融洽,另一方面卻是車恩尚和尹燦榮兩人開心無比。

可能這時候金元在金嘆心中佔的比重比車恩尚要大一些,也有可能他只能找到rachel劉,所以他纔會第一時間來尋找十九。

十九簡單的梳洗換裝後纔打開門看着黑着臉的金嘆,“真是不好意思,單身女孩子放一個男人進屋實在影響不好。”

“我可是你的未婚夫。”金嘆無語的翻個白眼,雙手插兜看着面前穿着低跟高跟鞋的十九。

今天她穿着粉藍色連衣裙,頭髮編了一個鬆鬆的辮子,妝容也十分清淡,看起來十分清新美麗。

“啊,其實我這次來美國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讓你解除婚約的。”十九嘴角帶笑,越過金嘆輕聲道。如果不是因爲隱藏任務,她肯定連諷刺男主角都不願意。

金嘆皺着眉頭,走在離十九三步遠的位置比肩而行,“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十九目不斜視,連眼睛餘光都沒有瞧金嘆一眼,“那天在你別墅裏的那個女孩子很漂亮,你很有眼光。”

金嘆一下抓住了十九的手腕,陰沉嚴肅的看着十九,“她是無辜的,你不可以傷害她。”

“放手,難道你想我當衆給你一巴掌麼?”十九擡了擡眼皮,面無表情的掙脫了金嘆的鉗制,“我這可是爲你着想,那麼漂亮的女孩子不快點抓住,可能會被別人搶走的哦。”

金嘆突然就想到了尹燦榮,還有尹燦榮和車恩尚曾經一起逛街的照片,傷感的情緒一閃而過。

或許是因爲上個世界當醫生的原因,她的潔癖還沒有完全糾正,所以在金嘆沉默時,她便拿出紙巾仔細的擦拭剛纔被金嘆碰過的手腕。

回神的金嘆差點被氣死,他難道就這麼髒?他本來想甩手走人,可又想起十九和金元一起參加那種家庭聚會,又將這種衝動忍了下來。“你這是在做什麼,rachel劉。”

“別人碰過的東西總感覺有些髒。”十九本來有些後悔自己的行爲,但瞧見男主角氣得鼻子都歪了的表情,她又惡趣味的戳刀。

——她最喜歡的就是看人吃癟落井下石,特別是那些讓宿主不痛快的主角們,她的愛好就是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她此時有些明白宿主爲何會有那樣的願望了,想來是因爲看透了男主角,所以纔不在乎。

“就算覺得髒也要忍受一下吧,畢竟我很帥氣。”金嘆嗤了一聲,大步走出酒店,將十九遠遠的甩在身後。

十九搖了搖頭,這份自傲是從高哪裏來的?帥氣可以當飯吃麼?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主角真是幼稚得可愛,他真幸運遇上一個堅強早熟的女豬腳,不然只怕是被其他人玩死還感激涕零。

她並沒有追着金嘆出去,而是進了酒店一樓的咖啡廳叫了一杯黑咖啡。她又不是那個傻乎乎的喜歡男主角還被男女主角踐踏尊嚴的rachel劉,自然是等有求於她的男主角主動來找她。

果然,在酒店門口左等右等的金嘆怒氣衝衝的進了酒店,見到悠閒的喝咖啡的十九頓時無語的走到十九身邊敲了敲桌子,“不是要逛街麼,這樣讓人傻等有意思麼?”

“先生,你要弄清楚狀況,說要逛街的人不是我,而且拋下女伴獨自走了的男人,我也沒興趣和他一起逛街。”十九說話時目光停留在手中的咖啡中,似乎是對咖啡說話一樣。

金嘆坐到十九對面,面無表情的看着十九,“是因爲吃醋麼?那個女生只是暫住在我家,以後……可能都不會再遇到了。”

那樣失落傷心的神情語氣是鬧哪樣啊!當着未婚妻懷念另一個女人是正常人會做的事情麼?十九差點被氣死,她將咖啡放到桌上,“先生,雖然政治聯姻就那麼回事,但好歹你也是有未婚妻的,這樣和一個女人同居實在太不給我面子了。”她嘴角帶着一抹疏離的笑容,“還有就是,這樣有未婚妻就和人同居,知道那個同居者是什麼嗎?”

她的聲音壓低,眼中帶着譏誚和戲謔,“是小三兒。”

“呀,不是同居!都說了只是幫助。”金嘆被十九的話刺痛了心臟,因爲他也不過是同居者的孩子。想到自己喜歡的車恩尚,他不由的自責,他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呢。

十九從椅子上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裙角道,“不要緬懷了,既然那麼喜歡就主動提出解除婚約。”她微微彎腰靠近金嘆,“不過,這樣就必須拋棄帝國集團二公子的身份,你捨得麼?”

金嘆立即擡頭看着面無表情的十九,他這才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已經對自己沒有了絲毫感情,他也不知是失落還是鬆了口氣,略微複雜的垂下眼睛。

“不是要逛街嗎,走吧。”十九覺得最近說話太多了,口水都變少了,所以她決定不要再刺激男主角了。

金嘆站起身,這次沒有衝動的甩下十九就走,兩人氣氛古怪的上了車,十九的電話便響了起來,她剛接通另一頭譏諷的聲音便傳來了,“親愛的妹妹,你是小學生麼?你準備就留在美國吧。”

“崔英道先生,我的去留應該是管家和媽媽操心的事情。”十九餘光瞥見金嘆扣安全帶的手一頓,嘴角勾起一絲瞭然的笑容,“應該是崔先生要你來接機吧?那麼就好好接機,不要妄圖忤逆你的父親。”

崔英道本來想好好嘲笑rachel劉主動找未婚夫的不矜持,但還沒開口就被掛斷了電話,氣得他狠狠的錘了一拳牆壁,在打過去時,那邊卻顯示已經拒接他的電話了。

“英道啊,他過得好麼?”金嘆將車駛進車道,微微側頭看着十九,似乎有些懷念又似乎有些失落。

十九揚眉,將手機遞到金嘆面前,“你自己問,我和他不熟。”

金嘆無語,不是說兩家要聯姻了麼,怎麼能這麼冷淡,幾年不見果然越來越冷漠了麼。他和崔英道原本是好友,卻因爲某些原因成爲了類似仇敵的存在,所以他自然不會主動聯繫崔英道。

十九收回手機,淡漠的扭頭看着車外飛馳而過的風景,看在系統的份兒上,她決定不譏諷這位容易受傷的主角了。

【恭喜完成女王之嘆淬鍊百分之五。】

十九笑了出來,突然覺得和金嘆逛街也不是那麼煎熬的事情了。

兩個未婚夫妻就這樣各懷心思開始了逛街,十九既然決定節省口水,自然不會主動和男主角說話。金嘆想要緩解兩人之間緊張冰凝的氣氛,卻不知從何說起。

所以兩人竟然一路無話逛到了中午時分。

“梅爾羅斯的美式煎餅店,我已經預定了位置。”十九看了下手錶,說出了兩人逛街一上午之後的第一句話。

金嘆瞥了眼十九,腦袋裏卻在回想他和車恩尚曾討論過的關於美式煎餅的事情,“不要去那裏,換一個地方吧。”

“爲什麼?”十九笑問,她將眼睛上的太陽眼鏡推到頭頂,“這裏離梅爾羅斯很近,我剛好累了。”她說着也不管金嘆便往梅爾羅斯街道走去,她前幾天曾去吃過那邊的招牌甜點,味道的確不錯。

“去那兒,她會在的。”金嘆想拉住十九的手腕,但想到酒店時十九嫌惡得用紙巾擦拭被他觸碰的地方又慢慢的收回手擋在了十九面前。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十九笑着越過金嘆,“或許我還會爲你們拍張照片,我不會和一隻螻蟻過不去的,那不符合我的身份。”碾死螞蟻易如反掌,所以她纔不會給自己添堵。

螻蟻?金嘆嗤笑一聲,高傲的rachel劉小姐果然會一句話氣死人的神技。

兩人穿過街道,走了大概幾分鐘就到了那家甜品店,而女主角和尹燦榮正笑容燦爛的談論着什麼。

金嘆又想拉着十九離開,那種不想車恩尚和未婚妻見面的情緒讓他的行動沒有經過大腦就做了出來。

幸好十九後退一步才避過了和金嘆的身體接觸。

“請問您有預約麼?”

“是的,rachel劉。”十九走進店,微笑的回答服務員的話,“我似乎遇到了熟人,請稍等。”

她大步走到尹燦榮和車恩尚的桌前,專注的看着微微驚訝的瞪大眼睛的尹燦榮,“尹燦榮,尹載鎬的兒子。”

尹燦榮奇怪的在金嘆和十九身上看了好幾眼,嘴角帶着一抹笑容,“是的,rachel劉。”

“給我你的電話。”十九將手放到尹燦榮面前,面無表情不容拒絕,渾身都透着一股傲慢冷漠的氣息。

尹燦榮是個善良溫柔的人,他雖然覺得不適,但更多的卻是覺得好奇,所以便大方的將手機遞給了十九。

福運寶珠 十九快速的撥通自己的號碼,然後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存進了尹燦榮的電話薄,甚至厚顏無恥的署名爲“世界上最美麗的妹妹”

“好了。”十九將手機還給尹燦榮便隨着服務員的指引到了尹燦榮那桌對面坐下。

欲言又止滿臉不捨的金嘆沒想到十九真的無視了車恩尚,他和眼中閃着水光的車恩尚對視了幾秒才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十九那桌坐下。

“剛纔見你那麼傷心,我想你也沒心情吃甜點吧,所以只幫你叫了杯黑咖啡,你不會介意吧?”十九頭也不擡的擺弄手機,將尹燦榮的號碼存成了“tf”——兩面派。 處于吉野川河口附近中州位置的德島城,建立在一座近六十米高的小山坡上,這是一座梯郭式的平山城。當然以蜂須賀家的財力,這座平山城的規模是不及和歌山城這等名城雄偉寬闊的。

不過有賴於當地豐富的岩石資源和河流,德島城的防禦卻並不遜色於那些大城。在當地特有的淺綠色山岩構建起來的石垣外圍,吉野川支流助任川、福島川、新町川、寺島川成為了天然的護城河和城內的水源來源。

吉野川雖然是四國島上有名的河流,但是吉野川上游皆為岩石地質,河水攜帶的泥沙很少,因此吉野川河口部分並沒有大規模的填海造陸運動,千年以來並沒有多少地形上的大改變。吉野川到了入海口的附近就散開了數條支流,把河口區域分割成了一個個沙洲、小島。

靠近德島城附近的小島以木橋、石橋相連,或是以船隻往來,倒是形成了一個類似於蘇州的水鄉。站在船頭觀望吉野川兩岸風光的徐樂山,對於德島藩的風景還是比較欣賞的,只是覺得這裡的人氣還是過於單薄了一些,難以和蘇州、太倉相比。

不過也難怪他看不上德島藩,吉野川也就下游有那麼一塊平原地形,其他地方大多為山地,還多以岩石山脈為主。這樣的地方想要支持德島城變成類似於蘇州的經濟繁榮之地,恐怕還是缺了一點資源。

德島藩雖然領有兩國,但是阿波國被劍山一分為二,淡路國又土地貧瘠,所以德島藩最大的特產也就是海貨、鹽和水果。不過近年來,德島藩也開始種植蓼藍和甘蔗,試圖往染料和製糖業發展。

作為一名棉布商人,徐樂山此次過來除了同德島藩商議合作事宜,還代表著東海巡閱府過來向德島藩提出了一個要求。只是對方和他洽談了幾次之後,遲遲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覆,卻又不肯放他離去,只是一味的招待他在附近遊山玩水。

雖然此地山清水秀,倭女又溫柔多情,但徐樂山也開始有些煩躁不寧了起來。就在他想著是不是放棄這次任務,直接返回種子島向許心素回報任務失敗的時候,德島藩卻又匆匆的派出了船隻將他接回了德島城。

當徐樂山踏上了碼頭時,發覺除了德島藩的官員在等待著他外,自己留在德島城的親隨也正一個勁的向他使著眼色,似乎有什麼事情要向他彙報。

徐樂山沒有理會自己的親隨,先上前同來迎接自己的德島藩家老蜂須賀玄寅打了招呼。這位蜂須賀玄寅雖然年僅24歲,卻已經被任命為了家老,據說還是蜂須賀家政的外孫,自然身份顯赫。

說起來,這還是德島藩第一次派出家老這一級別的人來見他,雖然是比較年輕的蜂須賀玄寅,但是徐樂山也感覺到了,似乎有什麼他所不知道的事件發生了,直接讓德島藩改變了對待他的態度。

「玄寅殿,怎麼能夠勞駕你過來接待我。不知這次貴藩將我叫回來,可是已經決定和我東海巡閱府合作了嗎?」徐樂山彷彿什麼都沒有發覺一般,向著蜂須賀玄寅說道。

蜂須賀玄寅打了個哈哈,並沒有接徐樂山的話題,而是微笑著說道:「巡閱府提出的合作事宜,藩主尚未定下。此次請您回來,是蓬庵法師希望見一見你。」

徐樂山很快便反應了過來,蓬庵法師便是德島藩真正的當家人蜂須賀家政是也。這位雖然沒有當過一天的德島藩藩主,卻是德島藩的靈魂人物,藩內的大政也只有他才能一言而決。原本是他此行最想見的人物,只是他一直沒有找到見到其人的門路,想不到出去遊玩了一趟,對方卻主動發出了邀請,看來的確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徐樂山心中轉了轉,便對著蜂須賀玄寅說道:「既然是蓬庵法師想要見我,到不好如此風塵僕僕的去見法師了,那實在是太過怠慢法師,還請容許我回住所沐浴更衣,另外我還準備了一些禮物,打算送給法師。」

蜂須賀玄寅只是略略考慮了片刻,便滿面笑容的說道:「徐君對於法師的尊崇,我自然不會攔阻。不過還請徐君不要讓法師多做等待,不如我們就以半刻為限,如何?」

徐樂山答應了下來,便匆匆帶著親隨返回了借住的院子。他吩咐院子里的下女去準備熱水,便和親隨進了房間進行了談話。於是他很快便知道了大阪城的事件,徐樂山也是嚇了一跳,雖然他和李晨芳的船隊是一起過來的,但是他一路上到真沒看出來,這位皇帝派出的親信居然如此膽大包天,帶著三條船區區數百人,就敢打大阪城的主意。

當然更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對方的冒險還成功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后,方才對著親隨說道:「大前天晚上攻下的大阪城,那麼今天就是李大人奪取大阪城的第三天了。李大人派出的信使除了通知我們這個消息之外,還有什麼吩咐沒有?」

親隨很是謹慎的說道:「李大人的信使說,蜂須賀家這裡,若是能夠說服他們自然很好,若是說服不了便請老爺儘快撤離。大阪城一下,我們和幕府已經等同於開戰,蜂須賀家既然不肯同我們合作,便是巡閱府的敵人,此地多留無益…」

就在徐樂山和親隨談話的時候,在他們房間下面的架空層內,一個打扮成下人的男子正用一根銅管竊聽著房間內的動靜。當他聽到房間內停下了談話后,方才悄悄的趴回地上,匍匐著爬出了架空層。

在這座院子的隔壁,蜂須賀玄寅傾聽了這名竊聽者的彙報,怔怔的發了半天呆,方才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真的被外祖父猜中了么,大阪城的事果然和唐人有關,只用了數百人,他們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玄寅過了好半天才對著竊聽者吩咐道:「把你聽到的內容傳達給法師,告訴法師,一會我便帶著唐人的使者上山…」

一副僧人裝束的蜂須賀家政正坐在表御殿庭園內的池泉屋內的廊下,他的面前是上田宗箇督造的枯山水庭院,潔白的砂子鋪滿了整個庭院,鶴島和龜島搭建成的石橋猶如躍出了水面的大魚一般,給枯寂的庭院內帶出了幾分生氣。

在家政的身後,稻田示植、賀島政重、益田一正三名家老正有些焦慮的坐在那裡,等待著這位德島藩精神領袖作出決定。

蜂須賀家政伸出雙手撐著木地板,身體稍稍後傾,目光依舊注視著庭院內的石橋,口中不由出聲說道:「上田宗箇果然是大師啊,不管看了多少次這個庭院,每一次總能帶給我不同的感受。

我蜂須賀家當初不過是尾張的一個小豪族,先父遇到了秀吉大人之後,方才一路發跡,成為了一方大名。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當然,這也少不了當初和我蜂須賀家一起相互扶持的各位家臣們的努力。

為了守住這大名的位置,我們先是放棄了織田家,接著又背棄了豐臣家,我原本以為這樣的選擇在我的生命里應該不會再有了,然而上天似乎見不得我活的太過舒坦,又把這樣的局面放在了我面前,你們倒是說說看,這一次我們應該選擇哪一邊?」

稻田示植看了看還在思考的同僚,不由首先出聲說道:「就算明人以區區數百人奪下了大阪城,也不代表明人的武力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倒是以為,這也許是大阪的城代太過無能,城內的官軍過於腐朽不堪了。大明和我國相隔萬里,想要渡海來攻豈不是說笑么?」

賀島政重搖著頭反駁道:「就算大阪的城代太過無能,城內的官軍再腐朽不堪,這些明人假借忠長殿下的名義就能發動起町人作亂,然後順利奪下大阪城,這是不是說明幕府的武力看起來並沒有我們以為的那麼強大呢?

幾百明人就能奪下大阪城,那麼明人就算只派個幾千人過來,也必然能夠消滅幾個藩國。本藩雖然領有阿波、淡路兩國,但是卻被海峽、山脈隔為三處,又處於通往瀨戶內海水道的要害之處。

明人若是不動武也就罷了,若是動武,本藩顯然是首當其衝。明人能不能擊敗江戶的幕府大軍,也許還不能確定。但是以本藩現在的武力,恐怕絕不會是明人的對手。」

賀島政重剛一說完,益田一正便輕輕的補充道:「本藩的阿波水軍,自從征朝戰爭損失大半精銳之後,至今都未曾恢復元氣。明人若是能夠跨海而來,他們的船隻必然高大堅固遠勝我軍。若是幕府要求我們出擊,恐怕昔日同明國、朝鮮在海上作戰的失利,將會在我們家門口重演了。」

聽著三位家臣表明了自己的想法之後,家政並沒有立刻做出什麼決定,他依舊沉默的看著庭院內的石橋,就在三人面面相窺的時候,一名侍衛進來通報,說蓬庵法師邀請的明人已經跟著蜂須賀玄寅上山了。

家政重新坐正了坐姿后說道:「你們且下去,待我和這位明人使者談一談,看看明人究竟想要什麼,我們再做最後的決定…」

徐樂山見到家政的第一印象是,面前這位身形削瘦的老和尚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還真像是一位得道高僧,而不是什麼威風赫赫的武夫。

徐樂山打量了對方一眼之後,便打起了精神,把手中的包裹打開,露出了一塊蠟染的藍花布,接著將之推到了家政的面前。 金嘆一直注視着偷瞄他的車恩尚,渾身都透着冰涼和傷感,他們這算是沒有機會了麼。他的身邊有未婚妻,而她的身邊有尹燦榮。

所以陷入悲痛的金嘆根本無視了十九的話。十九倒也不在意,專注的開始勾搭尹燦榮。

“這樣和陌生女孩子一起吃甜點,李寶娜會妒忌的吧,親愛的哥哥。”

“哥哥?”尹燦榮驚訝的回頭看了眼十九,還有這個署名是怎麼回事啊=_=

“你想要把自己的父親嫁出去吧。”

“嫁出去什麼的……”

“我在宙斯酒店看到你的父親和我的媽媽在走廊擁吻。”

“什麼!”尹燦榮再次驚訝的回頭看着十九。他雖然知道自己父親有一個念念不忘的舊情人,卻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是rs國際的代表esther李。

“嘛,所以你願意麼,願意幫助我促成他們麼。”

“這個,是真的麼?”

“我騙你有什麼好處,真後悔當時沒有拍照,畢竟太震驚了。”

“如果是爸爸的心願,我當然願意。”

“那麼哥哥請多多指教,你準備和我一起促成他們,真是太好了_。”

“那麼你準備怎麼做?”

“哥哥會幫我就好。”十九快速的回覆後刪除了全部短信,站起身挨着尹燦榮坐下。

尹燦榮略微驚訝的側頭看着微笑的十九,這位可能成爲自己妹妹的女孩子還真是讓人摸不透啊。

“麻煩幫我們倆拍張照吧。”十九將手機遞給對面驚訝的車恩尚。

車恩尚接過手機才隱晦的瞪了尹燦榮一眼,似乎在譴責尹燦榮這個有婦之夫卻還勾搭別的女人。

尹燦榮突然無奈的笑了起來,配合的靠近十九,輕聲嘀咕,“未來妹妹,你這樣我該怎麼和我們寶娜解釋啊。”

“這種事情當然是我來解釋,因爲想借哥哥幫助毀掉媽媽和宙斯酒店那個暴力男的婚約,所以嫂子的妒火就由我來熄滅吧。”十九笑眯眯的回道,因爲說話聲音壓得很低,兩人靠的很近,看起來十分曖昧。

尹燦榮突然覺得自己這個未來妹妹像只小狐狸,他擡手揉了揉十九的頭髮,車恩尚也將這一刻定格在手機中。

車恩尚驚異的瞪大眼睛,手機差點從手裏掉到桌上。而以爲十九會找車恩尚麻煩的金嘆也難以置信的看着兩人,明明纔剛認識的兩個人,怎麼可以這麼熟稔。

十九按住頭髮,賣萌的輕哼一聲,“看在你是我未來……的份上,我決定原諒你。”哥哥二字隱在口中。

十九的話讓本來有些後悔自己衝動行徑的尹燦榮再次笑了起來,他輕咳一聲掩着嘴脣,“真是謝謝你的原諒了。”

“呀,你難道忘記你是個有婦之夫了麼?”金嘆覺得前世自己一定和這個尹燦榮有仇,所以這個尹燦榮纔不止奪取了他喜愛的人,似乎還勾搭了他的未婚妻。哦,他還並不知道這個人是他前女友的現男友。

十九仰頭看着臉色十分不好的金嘆,拿過車恩尚手裏的手機,“謝謝。”然後徹底無視金嘆仔細查看她和尹燦榮的合照,“啊,我果然很漂亮,真是讓人妒忌的美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