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轉過身,在前方的陸用軍車上停放了一架knightmare,那是進行修復和強化過後的lancelot,現在的夏目,就要靠著他來進行戰鬥。

時間在悄然流逝,尤菲米婭已經做好了出場的準備,夏目也進入lancelot之中進入待機狀態,隨後都可以出發。

許多人自願參加的人從入口進入會場,一開始只有幾個,接著幾十個,然後就是上百個,人數越來越多,直至充滿整個會場為止。

「看到了嗎?樞木君。」

靠著通訊器,尤菲米婭的傳過來的聲音帶著一些激動。

「看到了,已經成功了一半呢。」

「是的哦,成立特區之後,就沒有11區了,我相信愛他們也期望這場早點結束吧,畢竟戰鬥是人們所厭惡的事情。」

「加油吧,我去附近巡邏。」

得到尤菲米婭的回答,夏目駕駛著lancelot和其他knightmare交流了一些細碎的事項之後,開始從後門巡邏。

這個會場一共有兩個出口,分別是前門和後門,前門是人進入的地方,而後門則是負責退出,不過由於兩邊都能夠變成雙向通道,因此不得不注意才行。

隨著參加者的就位,從舞台後方,尤菲米婭登上了舞台。

一開始,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是疑惑,是擔心,參雜了各種各樣的情感,帶著各種各樣的想法來到這裡。

深吸一口氣,說了幾句對自己鼓勵的話,尤菲米婭往前走了幾步,來到舞台邊緣,而轉播的攝像頭也跟著移動,將她的身影投放在大屏幕上。

農女手裡有口泉 見到她的舉動,所有人一時間都安靜下來,紛紛盯著尤菲米婭。

「十分感謝各位願意參加這個典禮,因為今天,是建立特區的日子,神聖布尼坦尼亞將會承認日本的存在,開創一個和平的未來,為此,我來到了這裡,告訴大家這件事情。」

雙手抱在胸口

「戰鬥已經持續太久,帶著的傷痛和悲劇也一直發生著,所以我希望結束這一切,這一點請大家相信我,只要日本特區成立,你們將會獲得真正的自由,我以副總督的身份在此保證。」

「是真的嗎?」

「不是開玩笑?」

「到底能不能真正的確定下來!」

「別給我說這些沒用的東西!」

「寫出文書和下達文件才對吧!」

「還是各處的轉播!」

聽到參加者的質疑和意見,尤菲米婭點點頭

「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讓在座的各位簽名也可以,還有就是……」

被打斷了。

是從廣場上方,靠近圍牆的地方發出的聲音。

黑色的披風和頭罩,那個人是……

「zero!」

其中有人發出呼喊,被說出名字的人,zero不慌不忙的走了出來。

「成立日本特區?!難道是真的嗎?若是玩笑的話,就不要在這裡欺騙我們了!」

zero的出現讓人所有人都有些膽怯的往後退了一步。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他們知道zero是戰爭的發起者,可也是他們的英雄,他和日本解放戰線數次擊退了布尼坦尼亞的軍隊,取得勝利。

「當然是真的,zero你也清楚吧,再戰鬥下去是無意義的。」

夏目知道,魯魯修是擔心特區的成立是布尼坦尼亞的陷阱,畢竟一旦成立了特區,日本解放戰線和黑色騎士團也就沒有了存在的意義,會出現解散的可能性,那樣一來,魯魯修所有的成果都將在此覆滅。

聽到了機體通訊的對話聲,是質疑為何zero突然出現在這裡。

發現士兵開始行動,舞台上的尤菲米婭阻止了布尼坦尼亞側的knightmare,讓他們待命。

夏目嘆了一口氣,悄悄的繞到了舞台後方。

「在那之前,我想要確認你是否真的是為了建立特區而舉辦現在這個典禮。」

「不是謊言。」

「能不能單獨談談。」

「如果zero先生想要這樣的話,當然可以。」

兩個人在許多人的注視下開始了交涉,他們決定進行一次會議,一次改變一切的會議。

看著下方這個石建的屋子,尤菲米婭和zero走了進去,將要開始了嗎?尤菲可能性死去的flag。

在腦海中想象著他們的談話,夏目害怕魯魯修說出那句『我要是下命令的話誰也不能反抗哦,比如現在我說殺光日本人的話…』,魯魯修的geass將會暴走,尤菲米婭將會遇到危險。

差不多了!

巨大的鋼鐵手抓一次性的掀飛了眼前的房間,房頂被破壞,露出了裡面的兩個人的身影。

尤菲米婭一臉驚訝和擔心,而zero則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還好,沒有發生。

八零好時光 對此夏目鬆了一口氣,伸出左手抓向尤菲米婭,打算將她帶走,雖然這次典禮可能失敗,至少不會讓她死亡。

但是發生了突變!

是敵機!

從外面以大型卡車彈射出來的敵機!

純黑色的外甲,黝黑的手臂,還有異常的行動。

那是!

日向准人!

「我說啊。」

日向准人抓住了夏目的lancelot的左臂說道

「有些人,必須死呢,那個丫頭也好,你也好,還有那邊的,zero先生或許也在裡面哦。」

放佛宣告一般,戰鬥,開始了。 分割線——————————————————

「徐風,對不起,上次的事情,我當著大家的面道歉,我絕對沒有想要殺你的意思,當時我沒能控制住自己的精神力,希望你能原諒……」銀眸語出驚人,原諒他們之間還有這件事情,但是他們沒人想到,這件事情就是上一次的重力室之戰……

「行了,這種事我不想再提了,你說說你的計劃吧!」徐風不是很客氣的打斷了銀眸的道歉,將話題扯了回來……

「唉,其實我們要做的很簡單,用我們的能力去搜尋對方的屏蔽能力者,那麼對方一定會自己找上門來,我們就負責引開那批人,隨後再讓吳教官帶領全部人馬消滅對方留守之人,弄他個措手不及,這樣一來,我們把他們人馬分開,那麼我們出現傷亡的幾率將會降到最低,只是……」銀眸說道這裡,停頓了下來。

「只是危險難度比較大是吧,不過你說的方法要是真的可以,我倒也不介意去試試,不過我一個人不行!」徐風說的是實話,讓他去沒問題,但是若是他一個人的話,到時候絕對死字怎麼寫都不知道……

「這個方案也不一定完全可行,我們也不知道對方的想法和攻略,但是我們必須快點行動,等他們開始行動了,那我們只能被動迎擊,那時候的傷亡就大了……」吳競男倒也說了一次公道話……

沒錯,這個方案並不是完美的,但是除了這個辦法,現在沒有什麼可行之處:「徐風,你認為如何?你可以隨便選擇一個人與你同往……」

「徐風,我跟你去,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出事的……」張立看出了徐風的猶豫,但是他也知道目前只有這個方法了,若是徐風真的點誰,萬一那人不同意,那吳競男又會發飆,倒不如自己站出來做個爛好人了……

徐風見張立已經這樣表態了,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麼,轉過頭對著銀眸說道:「那你說,我們怎麼做,我的確有感應的能力,但是和精神力又有些不同,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能察覺到……」

「沒問題的,其實你那種也是精神力,只不過是在使用未覺醒的精神力而已,對方一樣可以察覺到,你出了房子往東走,我往西走,然後在兩側繞道他們隱蔽點……」到時候將中間的消滅了,剩下的追擊人員就好解決了……

「既然這樣,集合!」吳競男大吼道……

所有人都整齊的排列著,等待著吳競男最後的命令,這個時候的他們,已經完全把吳競男當成了自己的教官,雖然裡面有些人的實力比吳競男還要強,但是依然很服從的站在那裡,高著自己的頭顱,瞬間一股氣場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凝聚……

「稍息,經過剛剛的商量,我們將由張立徐風和銀眸出去吸引對方兩個小隊的火力,然後由我們大部隊強攻,對方人馬和我們差不多,所以遺留人數絕對少很多,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用上你們特別的本事,洛可是戰場自由人,負責在後面狙擊對面強者,其餘人有什麼話要說嗎?」吳競男一遍又一遍的掃視了一邊在場的人,沒有人再冒出頭來,看來有些人還不準備動用自己的底牌,吳競男也不想強迫……

「好,既然沒意見,記住認牌不認人,開始行動!」

三道身影率先飛奔了出去,徐風和張立一出房子就一路向東:「張大哥,你說這管用嗎?我們突然的暴露和分成兩隊會讓對方懷疑嗎?」

「難說,注意點,別分心……」張立提醒道……

「隊長,感應到對方兩股精神力,往東西方向去了,似乎還在感應我們的存在,我們要追嗎?」那名又矮又猥瑣的小個子對著正在眯眼的毒蛇問道……

「追?怎麼不追,不過只抽一半人去……」毒蛇心裡也清楚,這種情況下很有可能是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但是也可能是真的分兩路離開,但在他覺得,沒有誰會傻乎乎的去幫別人引走大批的敵人,所以他為了保險起見,選擇了一半追擊,一半留手,可是他不知道,正是這個決定,讓得他變成了一條獨眼蛇……

「來了,大約有七個人,在西南方向,張大哥要小心!」徐風一邊繼續奔跑,一邊提醒張立道……

「停下來,我們解決掉,不要麻煩他們了,本來以為會有很多人,七個人的話……」張立說著說著竟然露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猙獰笑容,讓得徐風也是一陣毛骨悚然……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徐風問道。

「埋伏好!」

兩人迅速的找了一處隱蔽點隱匿了起來,徐風輕輕的拿起了手中的uzi衝鋒槍,他臨走前特地選擇的微沖,既順手,又輕巧,很適合他這種菜鳥使用……

「咕咕」不知道是老天也眷顧徐風他們還是因為什麼,一直受驚的鷓鴣大叫了兩聲,讓得追來的幾個強者回頭一看,這一看本來沒有什麼,但是卻被徐風抓住了機會……

「突突突……」一個彈夾下去,雖然大部分的子彈落空,但是還是擊中了其中的兩人,讓其喪失了戰鬥能力……

而另一邊的張立則是很輕鬆的三梭子彈解決了三個敵人,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二對二的局面,對方的強者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英明一世,竟然會因為一直鷓鴣而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不過既然他們來了,就也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了……

徐風和張立一把丟掉了手中沒有來得及裝子彈的槍,一個打滾抱住了兩人的腳,肉搏!

純粹的肉搏,徐風一把拉住敵人的腳腕,將其按倒在身下,順手抽出對方手中的匕首,一刀刺了下去,當然對方也不是普通人,伸抓住了徐風舉刀的手,死命的扭轉著……

徐風的力量儘管被強化過,但是仍然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自己還是小瞧了對方,若不是自己偷襲,今天死的絕對是他了……

「噗」的一聲徐風的身體像斷線的風箏一般被一腳踹了出去,倒在了地上,而那名敵人則是輕蔑的拍了拍手中的武器,一腳踩在了徐風的身上:「再見了……」

「砰」的一聲,鮮血四濺…… 最先聽到的是席捲整個戰場的爆響,然後是吹襲廣場的狂風,夏目的機體被對方輕鬆地扔了出去,撞擊在廣場緣邊的牆壁上,將磚塊撞裂,帶來的震動撕裂了夏目右肩上的傷口。

沒有讓夏目有任何反應時間,廣場的外圍又響起了knightmare爆炸和導彈的射擊聲,突破了防守的紅蓮二式闖了進來。

右爪簡單地撕裂敵機腹部厚重的外層裝甲,在掀開護甲之後,左手一把伸了進去,直接將對方的內部線路全部撕裂開來,同時迴轉過來的右手猛地擊穿了旁側一架knightmare的駕駛室,就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的士兵因此而喪命。

跟著日向准人衝進來的knightmare不只是紅蓮二式,還有四台夏目見過的knightmare,那就是藤堂鏡志朗的手下四聖劍。

雙槍雙刃的組合外加擅長體術的其他兩個人,那流暢的作戰方式放佛死神的舞動,周圍的布尼坦尼亞側的knightmare被盡數消滅。

整個廣場之中,參加的日本人發出了驚呼和慘叫,收到戰鬥波及人們因此而喪命,一時間鮮血染紅了眼前這個會場,哀嚎與破壞一齊出現。

「這就是你們的陰謀嗎?!」

魯魯修早就做好了準備,一旦發生任何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就會讓他們行動,不管是黑色騎士團還是日本解放戰線,早就在周圍待機了。

不是的,如此否定著,尤菲米婭趕忙說道

「剛才的只是意外,樞木君沒有任何想要干涉這個典禮的意思。」

「是嗎?!那就看看周圍吧。」

魯魯修之後四周。

「以你的騎士為首,戰鬥已經開始了,你們啊,是想要接著這個典禮來展開對我們的撲滅行動吧,果然,布尼坦尼亞這個國家是無法相信的。」

單手一揮,魯魯修通過掛在耳邊的通訊器開始了命令

「現在,黑色騎士團和日本解放戰線展開攻擊,將這裡的敵機,全部消滅!」

好似迎合了這句話,如同暴風一般的戰鬥更加劇烈。

尤菲米婭後方,後面的旁側牆壁上,夏目掙扎著站了起來,即使是單手,也照樣可以戰鬥。

前方五十米處就是尤菲米婭所在之地,而這段路程上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單手握著knightmare用大型太刀的黑色機體,也即是日向准人。

有些搖晃著往前踏出一步,夏目拔出了放在背後的長劍,第一次用左手劍的他嘗試著揮動起來,還好,並沒有什麼違和感。

接著,他通過外在的通訊器發出了疑問。

「你到底是誰?」

「現在還不明白嗎?真是有夠遲鈍的啦,在你之前,如果能夠活到下一刻的話,我說不定會告訴你呢。」

活到下一刻?

看來准人並沒有對自己手下留情的打算,這個從一開始夏目就知道了,他的行為,還有他的語言。

雙方有著實力的差距,這一點夏目明白過來,對方對戰鬥的感知顯然比起自己要強了不少,對危險的反射更加敏銳。

現在的夏目的右手已經無法活動,最多只能夠讓lancelot的右臂微微抬起一米左右的距離,就算做到了也會帶來劇烈的疼痛,同時也對現在這局面沒有任何作用。

大神諸天 正在思考,可是敵人卻沒有給夏目更多的時間。

是奔跑,是疾走。

前方二十米敵人動了起來,並沒有採取拐彎抹角的作戰方法,而是直直地沖向夏目。

這種直接且單純的方式是對自己的一種不屑嗎?不採取任何手段的戰鬥,夏目倒也不討厭。

視野捕捉到敵人的動態,瞳孔放大,迎映照出了對方劍刃的模樣,那是上段斬擊,目標是夏目所在的駕駛室。

打算一招解決自己!

揮砍出來了!

准人的劍刃由夏目頭頂斜上方的地方斬下,是從夏目右邊,自己左邊揮舞的斬擊。

夏目知道對方抓住了自己右邊防禦薄弱的這一點,可是過去在遊戲中,他也是試玩過左手劍的,就算現在是現實,只要嘗試著尋找那種靈感好了。

其實劍這一類的武器是最好使用的,畢竟它的長度適中,不像長槍那麼難以操控,不像斷刃那樣需要更加強大的反應能力與敏捷度,它可以從任何角度對敵人展開攻擊,上段斬擊,中段劈砍,下段的揮斬,都能夠對敵人構成威脅。然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對握著劍的身體的平衡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