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哦!你怎麼知道我跟這個風洛秦有關係?!」

當下,夜延笙將遭遇牧葉晨他們的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

「呵呵!殺掉那個什麼神體就是,能用暴力解決的事情那不叫事。」牧荒輕笑,渾不在意,對他而言這都是小事情。

「嘖嘖小丫頭,別在這裡大言不慚,就你還殺神體?」

路過有人正好聽到牧荒說要殺神體,且還是一個精緻小女孩,此人頓時出言嘲諷。

牧荒瞥了這人一眼,後者眸光暗淡,一頭栽倒在地。

牧荒道:「取死玩意兒!」

之後看都沒看那倒地的人一眼,猶如踩死一隻螞蟻。

其他路人見狀,滿面疑惑,這人怎麼走著走著就倒地了?這可是一位尊者啊!怎麼說死就死了?

「就先去殺個神體如何!你扛得住壓力嗎?!」

「呵呵!殺吧!咱就高調宣布,無極天宗出世!雖然已名副其實,想必震懾力還在。」夜延笙自信笑道。

「行!那就讓我看看神體有多不得了,剛來到這裡沒多久,到處都是宣揚著神體多麼多麼牛逼的人,看我能不能一巴掌拍死一個。」牧荒很妖。

之所以問夜延笙扛不扛的住,具因殺一個神體牽扯太大了,會將這個神體背後勢力全部牽扯出來。

絕地追殺 「還什麼極陰與極陽神體聯合天下無敵,這麼牛逼怎麼不上天呢!?」牧荒道:「小笙,你說對吧!?」

「不錯!」夜延笙點頭贊同,可沒半點奉承的意思。什麼神體在這個人面前,還真不夠看。

剛才就那麼一眼,弄死了一個尊者,那些才道宮境的神體,來多少瞪死多少。

此外,為什麼夜延笙這一世的實力,比上一世強大的不止一星半點兒,還要找牧荒合作?

那條混沌古路兇險,他流浪了三萬年,深有體會有多恐怖。

既然如此危險,為何還能流浪三萬年不死?

因為他迷失在混沌中,並非在古路上,在那混沌中白茫茫一片,一旦深陷進去,想走出來難如登天。

對於牧荒,夜延笙心存感激。

是他,將自己從混沌中帶回。

同時夜延笙深信不疑,即使自己目前很強,但牧荒仍然比自己強。

那種連輪迴都城涉及的手段,實在太可怕。

一座大型傳送界門,矗立在一座天台之上,可見諸多修士進出。

「今天我家小惡魔要殺天地神體,有誰知道他身在何地?」

上到天台,夜延笙高音喊了一聲。

霎時間,將這裡所有修士目光吸引過來。

個個露出異色,這兩人哪裡來的,已經囂張到楊言殺天地神體了么?

「呵!就你們,殺神體?小妹妹,你毛長齊了嗎?」

一個頗為英俊,道宮巔峰,且擁有妖孽戰力的男子,很傻X的走出來嘲諷。

他身上有不少傷,剛在戰場上回來,差點被擊殺,且還被敵人狠狠羞辱了一頓,正一肚子氣呢,現在看到兩個這麼囂張的人,太像剛才羞辱自己的人了,所以忍不住出來…

「啪!」

一個老者出現,給了這男子一耳光,隨後朝牧荒鞠躬致歉,道:「這位小公主,多有得罪了,還望您小人不記大人過,饒了我身後這孽畜吧!」

「呃呃呃!什麼情況?」

這一幕,看的周圍修士們雲里霧裡,難道這兩人真有什麼天大來頭?

就連剛才出言嘲諷的男子,看到族中專門派來,接自己回去的尊者都這般低賤,登時就被嚇壞了,難道又踢到了鐵板?

為何這位尊者如此低賤?具因這位尊者在來的路上,恰好親眼目睹牧荒瞪死一位尊者一幕。

「大人不計小人過不是不行,將你身後小子那張嘴掌爛,再打到滿地找牙即可。還有你自己也要將自己打的滿地找牙。」

牧荒還真如一個小惡魔,披著天使般的外貌,卻干著惡魔般的事情。

「行!我們立刻掌嘴。」

「少爺,為了活命,得罪了。」

這位尊者轉身,猛然鎮壓那男子,然後揚起巴掌,一掌又一掌拍在後者嘴巴上。

四周的修士們看的目瞪口呆,暗自告誡自己,以後千萬別多嘴。

「呵呵!」

牧荒都懶得去看了,台目掃向周圍的修士,道:「誰知道天地神體,或是極陽神體在何地?」

「天地神體乃是神州陣營的,而今正在御空境戰場大殺四方!」

有修士出言告知,同時也抱著看好戲的心態。

「哦哦!在大殺四方嗎!?那我去殺他。」這是荒古初始體!前面一章不是說了嗎,會變回來的!別急!主角又不可能真變成女人!

如果不適應這段,可以先不看哦!屆時,將變得更完美!霸氣!…

《荒古天帝之邪眸》第75章必看 三方戰場,每個境界有每個境界的戰場。

道宮、御空、尊者、大能、半神、神境!

半神以上的戰場,都在域外,他們戰鬥起來的餘波毀天滅地,動輒打崩虛空。

每一個境界戰場,都被一個「禁界」結界籠罩,若沒持有這方空間管理者身份令牌,一身境界都將被壓制在這個戰場所允許出現的境界。

半神來了若無管理者令牌,也得老老實實被壓制。

唯有神境強者,才能無視這種壓制。

無極劍神夜延笙非常強,有絕對的霸主之姿。可惜境界還太低,如果他現在是一尊神王巔峰,即便還未成帝,以他這身戰力,毫無疑問可以成為第四尊霸主。

不過他並非轉世之身,而是活出了第二世,之前的境界只要他想,在配點修鍊資源,可以很快回到從前的境界。

牧荒身後帶著一大群修士,浩浩蕩蕩來到御空戰場外。

「小笙!給我問問她,是否真喜歡那個神體,若真那就兩個一起,若假,那就殺神體。」

不得不說,他真是一個小惡魔,人家若是真心相愛,就要殺人家一雙?你也太霸道了吧!?

「也對,若是真心相愛,那就讓他們一起下去相愛!我家小惡魔大人果然高明。」夜延笙淡淡笑道,接過牧荒隨手丟來的傳音石。

「這是什麼邏輯?!」

跟著後面的修士無語一大片,這小公主還真特么霸道,到底有何來頭呢!?

夜延笙注入一絲能量進傳音石,說道:「我是你一直朝思暮想那個人的人,如果你不喜歡天地神體,我可以為你除掉他。聽到儘快回話,否則有可能錯殺無辜。」

「你是?!怎麼會有我給他的傳音石?」

夜延笙耳中,立刻傳來風洛秦清脆婉轉的聲音。

「別問那麼多廢話,就問你想不想天地神體死。」夜延笙簡潔道。

「他身後可是一個強大古族,殺了他我怕給你們招來大麻煩。 披上婚紗嫁給你 如果你們不怕大麻煩,那請幫我殺掉他。」

「沒問題,儘快來御空戰場,看天地神體是怎麼被我家小惡魔大人虐殺的。」

夜延笙話畢,掛斷通話。

「那邊的人站住!!!」

忽然牧荒眸中邪芒爆閃,讓他看到了誰?

他看到了不遠處,牧氏被血洗的罪魁禍首,正與一群美麗的女子鶯鶯燕燕,有說有笑朝著御空級戰場走去。牧荒見狀頓時殺意爆閃,暴喝一聲,然從他口中暴喝出來的卻是嬌叱。

頓時引來不遠處連帶冷箬芯在內,四位美女側目看來。

「小姑涼,你在喊我們?」

四位女子中,一女奇怪問道。

「嗖!!」

牧荒神色很冷,瞬間消失在原地又回來,小身子已然凌空而立,小手提著冷箬芯雪白脖子。

「天吶!這精緻小姑涼,御空?!」這裡的修士震撼,她才十三歲啊!不多不少。

且剛才她的速度,在場不乏尊者,都沒看清有多快,也不可能是一位普通的御空。

「難道她也是某某神體?!」

這裡的修士,看牧荒的眼神都變了,覺得她一直在說屠神體之話,不再是玩笑。

「你這小表子,終於讓我逮到你了!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我牧氏一族全葬送於你手,今天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牧荒開口,但卻沒有聲音,因為這是說給身前的冷箬芯聽的,直達她靈魂,嚇的後者身軀顫慄,美目瞪大,惶恐無比,想要開口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叫都沒有半點聲音。

「這位小姑涼,有話好好說。」

那三位與冷箬芯同行的女子見狀,快步過來勸道。

「說你老母!」

牧荒一掌朝她們打去,一股恐怖偉力激蕩,將走來的三位女子轟的橫飛吐血,滾在地上滿身是血,氣息奄奄!

「嘶!好狠!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女,就這樣被她打殘,真是個小惡魔啊!」這裡的修士,看牧荒的眼神又變了。

然而,接著更狠的來了。

咔嚓一聲,牧荒將冷箬芯的腦袋給擰下,然後將她的真魂,強行鎮壓在頭顱中不散,封住斷脖處就欲噴洒出來的鮮血。

她的慘叫,只有牧荒能聽到,其他人只能看到她瘋狂張嘴大吼,卻聽不到半點聲音。

「誰有能放進一個頭顱的尿壺?獎勵十萬極品靈石。」牧荒明亮美麗的雙眸,掃視在場各修士索要尿壺,還是要能放入一個頭顱的,他要幹什麼不言而喻了。

也有很多修士狐疑,她是怎麼做到,將一個小小天照境真魂,強行封鎖在腦袋中的?

這種手段,至少半神才能做到。

這裡有很多都是修士,已然無需上廁所之類的,誰身上會有尿壺?

「我有!!!」

一個憨憨的胖墩,從人群中走出,朝牧荒靦腆的笑著,手中端著一個大大尿壺,裡面還有他的…

「吼!你不能這樣做,我錯了,我錯了,求你不要這樣折磨我,要不就殺了我吧!」

冷箬芯見狀,瘋狂嘶喊,接受不了這個結果,死都好過被浸泡在尿壺中。

「放心,你不會死的,只要我不死,你就不會死。」

牧荒開口,這次並非只對冷箬芯說,在場所有修士都聽的真真切切,這手段與狠辣,令人髮指。

說罷!牧荒直接將她的頭顱塞進去,胖墩則蓋上蓋子。憨憨的望著牧荒,無疑在索要靈石。

牧荒將尿壺隔空取來,在外布下一層禁制,然後收入空間戒指內,隨手丟給身前這個胖墩一枚空間戒指。

「走!去殺神體。」

牧荒心情大好,小手一揮,率先走入御空戰場。 中州御空戰場,放眼望去,全是各色各樣的營地,從戰場上回來的修士,都需要恢復或者療傷,一座神光燦燦的寶塔,坐落在營地中央。

東荒九州:中州、東州、神州三大霸主,各統治三州,如今這三州已到了不死不休地步。

如果牧荒以中州身份,擊殺神州神體,倘若因此動這神體身後的古族,中州霸主將親自出面維護己方陣營的修士。不可能讓敵對州的族群,殺害自己這邊戰功赫赫者,如若放任不管會讓人心寒。

因此牧荒根本不需要擔憂什麼,儘管大開殺戒就是。

但凡中州修士,頭上都戴著一條紅巾。

東州黃巾、神州紫巾,除卻己方修士,在戰場上可以隨便殺,一切後果由中州霸主承擔。

牧荒進入御空戰場后,無論能量亦肉身,居然也被壓制到了御空層次,這讓他露出異色,台目看向天上沉浮的那一桿紅色小旗。

「這是一位神帝煉製的寶器,承載了絲絲大道之力,你在大能級別這個層次雖可橫推一切敵,但,無論你體內的力量都特殊,也擋不住這種壓制。」夜延笙告知。

的確如此,現在的牧荒於一位神帝面前,人家眼神就能弄死他,其親手煉製的寶器,能壓制他再正常不過。

「小笙,此行結束之後,有沒有興趣與我重整無極天宗?!從此改名為——天帝仙宗?你們三萬年前上路時,應該只是帶走了一些用得上之物,底蘊都還在的吧!?」在前往戰場的路上,牧荒傳音夜延笙。

從他覺醒至今,他從來沒有做一個散修打算,最早的計劃是將牧氏打造成一個號令天下的族群。可惜,被滅了。

而今,機會來了。

夜延笙聞言樂了,回道:「正有此意呢!我無極天宗的底蘊一樣不缺,三件祖器今在我身上,所有頂級傳承在傳承塔,各種強橫的寶器在寶器塔,各種高階丹藥在丹藥塔。三萬年前我們全宗上路時,只帶了對戰鬥有用之物,比如療傷聖丹、恢復聖丹,與唯有的三件祖器!若想重整宗門,缺的是天資橫溢且絕對忠誠的強者。」

「嘿!」牧荒輕笑,道:「不用五年,三年就夠了。首先確認的人選有,你,我,牧葉晨,胖和尚。屆時我為《荒古天帝》,你為《無極天帝》,牧葉晨為《啻冥天帝》,至於胖和尚嘛!嗯!就給他起名叫《胖天帝》好了,哈哈!!!由我帶領你們鎮壓古今未來,掃蕩九天十地。」

夜延笙聽完,亦感到絲絲熱血上涌,不過!

「你確定那胖子與牧葉晨,有資格與你我並列?!兩人都不過四絕王者。」

「牧葉晨乃太古啻冥天帝轉世身,他的確有資格加入我們。」牧荒道:「胖和尚是一位太古強大界域師,真魂以神葯復甦奪舍重生。牧葉晨絕對有資格,但胖和尚確實有待考驗。」

「行吧!一切聽你,那麼此行結束后,我們便先回無極天宗整頓。此外,你確定能在三年內,成長到至少神王級別?」夜延笙狐疑,然後又懷疑道:「你覺得牧葉晨跟那胖和尚,如果真如你所言他們有大氣運,會加入我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