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 0 Comments

凌安縣主也不敢當眾如此。

她冷笑道:「一個瘸子,穿什麼鞋?破鞋最適合你!」

姜媛怒道:「你說什麼?」

「我就說你們家不要臉,府里不像樣,寵妾滅妻,嫡女庶女都喜歡搶人家的東西!呸!這破鞋你拿去吧,本縣主不稀罕!」

「你找打!」

姜媛跳起來,一把揪住她髮髻——

凌安縣主整個人被扯的往後仰,噗通摔在地上。

姜媛眼疾手快鬆開手,叫上姜艷,推上姜寧的輪椅就跑。

一直到鑽進馬車裡,姜媛才哈哈笑起來:「今兒太爽快了!」

姜艷白著臉:「五姐姐,你這麼欺負凌安縣主,她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怕她?」姜媛哼了聲,轉身看向姜寧,揚眉,「姜小七,你今天表現的不錯。」

姜寧輕輕揉著腿,微笑道:「怎麼說你也是為了給我買鞋子才跟她吵。其實為了一雙鞋,不值得。她畢竟是縣主。」

「這是一雙鞋的事情嗎?這是臉面!」姜媛把鞋子遞給她,「反正我跟凌安縣主也不是第一次打了。」

姜寧拿起鞋端詳。

繡鞋華美精緻,像一件藝術品。

難怪凌安縣主也搶著要。

十兩銀子,足夠尋常人家生活一兩年的了。

姜艷輕聲說:「七妹妹,你別難過,不必理會凌安縣主的話。就算是腿有點不利落,也還是能穿最好的鞋子。」

姜寧笑道:「我確實很喜歡鞋子。可惜穿了也沒法走路。」

姜媛看過來:「你的腿到底怎麼回事?我記得你小時候腿是好的。」

「我也不太記得了,好像是有一次從高處摔下來的,養我那家人窮,沒錢帶我去醫治,就這樣了。」

這些姜寧沒什麼記憶,都是從發小賀唐那裡聽來的。

姜媛道:「那你還真是命不好。」

姜艷則露出憐惜和難過:「太可憐了,若是沒錢,何必養著你呢,倒害了你一生。」

「還能治好嗎?找太醫看看。」姜媛說。

「爹爹找過太醫,太醫說受傷的時間太久,這邊膝蓋和小腿的骨頭全都歪了,沒辦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王鴻為當不當人猶豫的時候,明月已經將王鴻給她的龍血吸收完畢,一舉突破先天巔峰的瓶頸,成為風雲世界第一位具備術法抗性,且可以肉身飛行的宗師強者。

龍血的效果雖然遠不如龍元,但四階巔峰的純血龍族,與先天境界的普通人類,本就是雲壤之別。

明月用王鴻教她的秘術,將龍血內的精華盡數吸納,不僅修為大進,壽元也突破了東武洲普通宗師三百歲的門檻。

「表哥,你還是趕快把龍元吸收了吧。」

「上午我去雨林里打獵,距離這邊超過百里,都能感應到龍元的存在。」

「萬一其他身具龍血的強者,投靠了那些天人,即便我們藏在萬里之外,也可能會出現意外!」

明月提着午飯走進王鴻的修鍊室,見他還愁眉不展的看着龍元,便開口勸說起來。

「唉,我還沒想好怎麼用它。」

王鴻輕嘆了一聲,然後便將自己的想法,和明月說了一遍。

要是以龍元為法則之寶凝結金丹,他幾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凝聚出精神系的一品金丹。

而要是用這枚混沌龍元為核心,凝結出類似於妖丹的特殊金丹,其威能必然超越正統的一品金丹。

其他諸多妙用無需一一言表,單是那近萬年的壽元,就讓王鴻心癢不已。

「表哥,你偏執了。」

「我們習武的過程當中,身體本來就在不斷變化,包括我這次吸納龍血,真要算起來,我現在也不是純粹的人類血脈了。」

「可難道為一個所謂的純血人族名頭,我們就要放棄強化自身嗎?」

明月將帶來的飯菜放置好,就一臉認真的勸說起王鴻。

「唉~~,看來還真是我太偏執了,生死無常功里也說過,血肉生命的本質還是『靈魂』,更換血脈也好,奪舍也罷,只要人類靈魂沒變,那就依舊屬於人類!」

這些道理王鴻其實都清楚,但知道是一回事,能下定決心又是一回事,要是不被明月推一下,他還不知道要糾結多久。

而且一旦做出選擇,王鴻立刻就給自己找到了一堆理由。

血脈這東西可以改變,同樣也可以清洗,他在東武洲的時候,就聽人說起過煉血秘術。

雖說獲得龍族血脈的修士,就沒誰還會洗回去,可既然有這種秘術存在,那日後總歸多了一些選擇。

有了決斷的王鴻,當晚就開始凝聚金丹。

其實融丹法在東武洲,基本屬於旁門左道的範疇,仙道大派弟子都不會選擇此法結丹。

融丹融丹,如果沒有足夠厚實的根底,根本融不了強大妖獸的妖丹。

而根底厚實之輩,也沒必要走這條前途莫測之路。

最關鍵的是,築基巔峰的仙道修士,撐死了融金丹巔峰的妖丹,再往上精神力壓不住妖丹,強融就是找死了。

選擇融丹法的修士,假如融合了金丹巔峰的妖丹,那短期內戰力必然大增,遠超同階修士。

可等到金丹中期,這種優勢便會不斷削弱,後期更會成為劣勢。

到時候兩種力量難以渾圓如一,突破元嬰期的難度,必然大幅度上升。

所以稍微有些追求的仙修,都不會選擇此法凝丹。

而王鴻在殺人書疊滿之後,識海底層甚至出現了五階的純質之念!

凝聚金丹時精神力也不會外泄,所以王鴻完全可以動用純質之念,將龍元徹底壓住。

只要龍元本身不造反,王鴻就可以小火慢燉,凝聚出一顆完美的真龍金丹!

這世上雖然沒有絕對成功的凝丹之法,但他卻能將失敗率降到最低。

今晚剛好是月圓之夜,王鴻雙眼緊閉盤坐在院子裏。

生死無常功本就是幽冥一系的功法,月圓之夜的子時,正是凝丹的最佳時機!

早已佈置好卻一直沒開啟的聚靈陣,傍晚時被王鴻激發,方圓數百里的靈氣都被牽引而來。

雖然沒有宇宙中靈氣化霧那麼誇張,但至少足夠他凝聚金丹之用。

已經暫時虛化的龍元,被王鴻引入氣海之中。

即便有純質之念鎮壓,四階巔峰的龍元,對王鴻來說也着實太撐了,想要讓自身法力和龍元相融,過程必然艱難無比。

好在王鴻自身底蘊也足夠雄厚。

他不但是仙武雙修,悄然提升到五十級的龜丞相模版,額外增加的全屬性,也讓王鴻扛住了龍元入體時的能量衝擊。

這枚龍元從神龍體內取出不到十天,內部殘餘的神識碎片,雖然已經被清理乾淨,但生物的本能卻沒那麼容易消弭。

不過這種本能此刻卻成了王鴻的助力,不甘徹底失活的龍元,居然主動和王鴻的法力相融,這倒讓融丹的過程順利了不少。

當然,這也不全是好處。

龍元本身沒有靈智,只會本能吞吸氣海內的法力。

即使王鴻一再用純質之念控制,習慣了神龍妖力流動效率的龍元,此刻也抽得王鴻欲仙欲死。

要不是有龜丞相的冥思技能不斷恢復,哪怕王鴻這會兒把丹藥當飯吃,也來不及轉化成法力。

還好龍元的本能,讓它逐漸適應了王鴻法力流動的效率,約莫半個小時后,氣海內的情況終於穩定了下來。

到此為止,最難熬的兩關算是過去了,王鴻也不再猶豫,當即運轉生死無常功,在法力湧入龍元之時,悄然銘刻上自己的靈魂印記。

之前神龍的神識碎片,已經被王鴻徹底抹去,融入新的靈魂印記倒沒遭到反抗。

只是別看龍元僅有足球大小,可王鴻的精神印記相對龍元猶如螻蟻,想要將整個龍元徹底轉化,這可真是一個浩大工程。

「慢慢來吧。」王鴻暗嘆了一聲,然後便全心全力的銘刻起靈魂印記。

二十多天後,中美洲上空正有一名禿頂老人急速飛行。

他手上提着一名半死不活的中年壯漢,仔細一看,正是獲得了龍血,本該閉關消化戰果的斷帥。

這傢伙也是個倒霉鬼,在拿到龍血之後,就請王鴻把他送回了凌雲窟深處。

那裏不僅地形複雜,武功再高進入都容易被繞暈,而且江湖上知道他隱居凌雲窟的人,估計也就王鴻這一個。

自認為老巢安全的斷帥,就沒再換地方閉關。

他倒是個挺大方的人,一共弄到了五份龍血,除了自己和兒子一人一份,還分給了聶人王和聶風各一份。

就在兩對父子都潛心修鍊的時候,為十魔之事憂心忡忡的笑三笑,居然找到了凌雲窟深處!

他之前倒也找過屠龍的這幫人,可惜無名等人一個比一個精,都帶着至親之人徹底消失,即便以笑三笑之能,一時之間都找不到他們的蹤跡。

無奈之下,笑三笑只好來到凌雲窟,準備查看一下關係神州氣運,可以鎮壓魔道的龍脈。

可結果他卻在凌雲窟深處,發現斷家和聶家兩對父子正在消化龍血!

斷帥即便不是他要找的正主,可既然逮到了其中一人的蹤跡,笑三笑自然不會放過,當即把倒霉的老斷給抓了出去。

斷浪、聶風、聶人王還想出手救人,全都被笑三笑一巴掌拍翻在地。

即便他們吸收龍血后實力大進,但遇上當世最強天人,依舊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而斷帥倒也光棍,他之前就從王鴻那裏,知道了笑三笑是何等人物,所以對這位大佬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當笑三笑問他吸收龍血之後,能不能感應到龍元的所在,斷帥猶豫了片刻便點頭承認了。

接着笑三笑便拎着斷帥,按照他的感應,一路向東方飛行,僅僅不到一天時間,就飛到了北美洲。

天人巔峰的笑三笑早就習慣了這種速度,甚至要不是為了照顧斷帥,他還能飛得更快。

可這種超音速飛行,對於斷帥來說就很不友好,頭回體驗的他,近二十個個小時下來幾乎都快翻白眼了。

笑三笑無奈,只好和斷帥在北美休息了一天,然後才帶着他繼續向南方飛行。

而這時斷帥忽然說他感應時斷時續,而且方位飄忽不定。

考慮到王鴻的傳送能力,笑三笑也沒去多想,按照斷帥的話,在北美和中美繞了三四天時間,才繼續南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