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其他的他也無能為力,因為法律是強者制定,為強者服務的,他那些看似公平合理的條文不過是為了更好的統治自己領地內的百姓而已。

真正把那些法律條文執行下去的話,恐怕所有的皇帝君主都變成暴君一樣的存在了!

就好比朱元璋,他定下貪污剝皮的酷刑,可是他的刑罰照樣沒有能夠阻止貪污的橫行,人的**是無止盡的,有多少人可以為了理想獻身?

於是朱元璋成就了殘暴不仁的開國君王,其實他的心是好的,只不過這世上不光是有心還不行,開啟民智才是根本。

法律是強者制定的,為強者服務的嗎?確實是這麼說的。可法律表面上是公平的,就算有時代和歷史局限性,但他保護的還是大多數人的利益,否則不但法律被推翻,就連政權也會被推翻,所以法律是民眾對抗強權的有力武器,老百姓不懂法,何談用法律來保護自己的權益呢!

所以開啟民智為第一要務!

蕭寒重視教育,在別人眼裡,那是培養班底,擴充實力,其實更多的為了普及教育,所有風城頒布的政策法規都在學教授課之列!

就連新月學院內也不例外,不管是修鍊魔法還是武技,這政治課要是不及格,就算修為再高,也別想畢業!

蕭寒把這些人當種子培養,日後走出去,那是要帶起一大片的,尤其是新月學院招收西域各國的貴族平民子弟,擁有平等的受教育資格,這些人畢業之後,那回去之後。還不得宣傳風城的政策,這中潛移默化的印象比組建幾百萬的軍隊那是要強大多了。

說的有些遠了,倒不如說蕭寒想的有些遠了,以至於六個女人對三娘輪番上陣的盤問他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驀然發現眼前有六個人影在晃動,眼皮子一挑,看到六張宜嗔宜怒的面容,十二隻眼睛如同母老虎一般,凶神惡煞的盯著他。

其實什麼審訊三娘,不過是做給蕭寒看的,好讓他長長記性,別出去一次就帶回一個女人。這樣她們日後還不得天天派人跟在他屁股後面,誰知道這人居然待在一邊發起呆來,把她們的一片好心給糟蹋了!

六個女人心很齊,一致認定他這是故意的!

蕭寒額頭上頓時冒出一排細密的汗珠,就在剛才,他居然感覺到六個女人心中所想,他其實很想發誓,他不是故意的,奈何六個女人一致認定!

這下就算他現在跳進大海,也洗不清了。

「老爺,剛才聽到我們隊三娘說什麼了嗎?」蔚姿婷嫣然一笑,眼神之中明顯寒光閃爍,走上前來,悄然的抓住了他一隻胳膊,問道。

「婷婷,三娘怎麼說現在也是自己人了,以後你可不要欺負她。」蕭寒咳嗽一聲,壓低聲音說道。

「嗯,賤妾記住了,老爺!」蔚姿婷狠狠的在蕭寒胳膊上擰了一下,然後還轉了一圈,巧笑嫣兮的應道。

蕭寒眉頭一皺,這妮子下手也太重了,這一下子,自己胳膊上非青一塊不可,當下忍住痛,忙點頭道:「這裡你年齡最大,應該做大姐的表率的。」

「臭小子,是不是嫌老娘年紀大了?」蔚姿婷嘴裡應者,卻在神識傳音給蕭寒發出嚴正的警告!

「婷婷,你我還需要考慮年齡問題嗎?」蕭寒趕緊會訊道。

「這到也是,算起來好像當初老娘脅迫你的喲!」蔚姿婷笑嘻嘻的聲音傳來。

「婷婷,說話別這麼粗魯,你我可都是文明人。」

「行了,我這一關你算是過去了,不過接下來還有五關,祝你好運了。」蔚姿婷一笑。鬆開了蕭寒的手臂。

「也,馨兒好想你!」寧馨兒凝視著蕭寒,淚水無聲的滑落下來,看的蕭寒心肝兒都碎了,當下,伸出手去,撫摸過那張魂牽夢繞的俏臉說道:「馨兒,我也想你,每天都想!」

「你瘦了!」

「你也是。」

「這一個月,我吃不下飯,夜裡也睡不著,每每閉上眼睛,眼前都是你的笑容!」

詭異,這怎麼好像是設計好的台詞?蕭寒餘光掃過冰雲諸女發現幾個女人眼圈都紅紅的看著自己。

「奶奶的,老子真是混蛋,連自己的女人都懷疑,這是不是失心瘋了!」蕭寒暗罵自己一聲,然後心中就感覺到更加愧疚了,雙手捧著寧馨兒那種哭泣的小花臉,輕輕的吻了下去!

噝……!

什麼聲音?下一秒,蕭寒與寧馨兒就當著五個女人,不算上三娘,是六個,一個長吻下來,那是天昏地暗,不對,是地老天荒才是!

兩個人沉醉於這一吻當中,所有的思戀都在這一吻當中,他感覺,兩個人的心似乎比以前更加緊貼了。

「你在想我嗎?」

「我當然想你了!傻丫頭」

「你會愛我一生一世嗎?」

「廢話,你是老子的女人,這一生是,下一生還是,世世代代都是,直到宇宙毀滅的那一刻!」

咕咚!

兩人宛若受驚了的兔子,一下子分了開來,寧馨兒一張俏臉低的都快要到胸脯了,蕭寒傻呵呵的,嘴角還殘留的一縷水漬,興奮的小心肝兒還撲稜稜的跳著呢!

「壞蛋,還把擦一下嘴!」寧馨兒看蕭寒那呆傻的模樣,小聲提醒道。

「哦!」蕭寒恍然大悟,伸出舌頭將嘴角的水漬添了一下,然後縮了回去!

這下一屋子的女人的臉都紅了,低頭不好意思的,把目光瞄向別處的,都是媚態四射。

太猥瑣了,連蕭寒自己都感覺自己剛才那個伸舌頭的動作有點猥瑣,這要是跟寧馨兒兩個人在一起,那叫情調,或者**也行,可是面對七個女人,這就有點下流的味道了。

一時間,這件艙房內居然沒有了聲音,溫度也似乎飛速的攀升著。

「那個魔法光影快開始了,我和三娘要是不出現,會被人懷疑的。」蕭寒有一種趕緊逃跑的衝動,因為他居然感覺到一絲窒息,跟七個如花似玉的女人待在一個屋子裡,而且可以說他想怎麼樣,都不會有人拒絕,這種磁場的吸引力實在是比萬有引力還要強大千萬倍,再待下去,保不准他會喪失他體內的僅存的一絲理智的。

「哦,對了,我都忘記要放魔法光影了!」冰雲首先打破了沉靜,這下溫度頓時降了下來!

既然都已經又在一起了,那還那麼急幹嘛!

蕭寒自然拉過如同小媳婦的三娘走了出去,裝作不認識路在船上的水手帶領下進入了餐廳,由於他現在的身份是護法,所以專門給他們留了兩個比較靠前的位置!

認識齊三的人還有不少的,畢竟有氣魄一口氣掏十枚金幣的人要麼有氣魄,要麼不在乎這點錢,齊三在玄門島上生活了十餘年,就算是隱居不出,也總有幾個認識的人吧,普通人也許不認識他,可玄門總部認識的他的人還是有不少的,這不,碰到了幾個相熟的人,看到蕭寒帶三娘進來,都跟他打了一聲招呼。

這也是齊三第一次帶夫人出現在公眾場合,而三娘的美貌一下子引起了大廳中許多人的目光,好在這個時候,冰雲下令關閉了廳中的魔法燈,黑暗中,蕭寒迅速的帶著三娘找到了預留給她們的位置,然後坐了下來!

熟悉的音樂聲響起,蕭寒感覺自己心中居然產生了一絲激動,大陸第一部魔法光影,他不但參演了,還是幕後的主創之一,還是導演,身兼數職呀,這份榮耀那可是天底下獨一份呀!

當白布上出現人影的時候,清晰的毫髮畢現的人居然出現在白布之上,這些沒有見過魔法光影的人嚇的有不少人驚呼的站了起來!

雖然在這之前已經有過對魔法光影的介紹,但是第一觀看魔法光影的人還是被這種神奇的畫面給驚住了,尤其是那首主題曲,更是傾倒了所有人!

那首《人生路》蘊含哲理,與許多人心中產生共鳴,當然能夠被人記住了。

玄奧的魔法,跌宕起伏的劇情,吸引了大廳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為劇中的人物的命運時而高興,時而嘆氣,完全被迷住了!

三娘眼睛瞪的老大,因為她認出來,劇中小倩的扮演者是寧馨兒,而寧采臣的扮演者就是坐在他身邊的男人,在艙房內,她見過蕭寒的真面目,雖然光影內,寧采臣是個白面書生,與蕭寒古銅色的肌膚有些不同,但是身為女性的直覺,她認定了那個寧采臣就是蕭寒!

她知道這光影內的東西都是假的,最後聶小倩也不是真的死了,不然她也見不到寧馨兒了,一個幽靈,居然能夠把她刻畫的如此善良美麗!

這簡直顛覆了世人對幽靈的認識,原來幽靈也是可以善良的,那天狐族呢?

是不是也可以通過這個魔法光影來改變人類對天狐族的認知呢?

一顆萌動的心呼之欲出,三娘感覺自己找到了今後要做的事情,她要拍魔法光影!

「你很激動,光影都結束了?」蕭寒很奇怪,觀看光影的時候,三娘握著自己的手有些激動,那也很正常,他見過比她還要激動的,可都已經結束了,她好像比剛才觀看的時候更加激動,這就有點奇怪了。

「三哥,我想……」三娘手猛的一抖,卻不往下說了。

「你想演魔法光影對不對?」蕭寒微微一笑,要是真可以,蕭寒倒是想把《聊齋》裡面的故事換個背景在這異世界用魔法光影給他拍出來。

三娘是天狐族人,演一個狐仙根本不需要培訓。

「三哥,我知道我這個要求很過分,不過我真的想……」三娘鼓起勇氣說道。

「拍魔法光影很辛苦的,如果你真想進入,等回去之後找馨兒報到吧。」蕭寒同意了,三娘的價值除了她是天狐族之外,表演的天賦也不錯,或許到了馨兒手裡會大放異彩也說不定。

「真的嗎?」三娘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給驚住了。

「當然是真的,不過前提必須無條件的聽馨兒的話!」蕭寒點頭道。

「三哥放心,我會的。」三娘激動的說道。

回到家中,又一樁意外的事情等著蕭寒。

戰家的人居然請他去戰家島做客,這可就難辦了,蔚姿婷她們剛到玄門島,目的就是想要跟他待在一處,現在戰家島突然發出邀請,這有點讓他感到意外。

蕭寒本想以自己不想動為理由拒絕戰家島的邀請,可人家說明了,邀請他去戰家島做客,本質上是為了保護他們八個曾經圍攻過火千尋的人,還有可以攜帶夫人一起前去。

這可讓蕭寒犯難了,去吧,就跟蔚姿婷她們分開了,再說去了戰家島,就不自由了,而且今晚他和蔚姿婷、冷月約定要再去一次火龍洞呢,這一去戰家島,豈不是把所有計劃都打亂了。

於是蕭寒決定用拖字訣,拖過了今夜,等今晚去了火龍洞之後,才做決定。

於是蕭寒就以三娘要看寧馨兒和冰雲的演唱會為理由,等看完了演唱會就去戰家島。

記憶七章 戰家島來人是好意邀請,竟然人家不願意,那也不好強求,只不過這麼一來蕭寒自己卻顯得孤立了,因為另外那七個人一接到戰家的邀請,就立馬收拾東西,雖戰家的人上島了,而他卻是唯一的一個以滿足夫人要看演唱會為理由拖延一天再去戰家島的人! 雖然說明知道在這樣的會議上是沒有可能做出任何左右市委的決定來,最起碼在明面上是不行的,誰要是敢那樣做的話,就意味著是沒有規矩。你能夠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整理出來一個統一的方針。然後拿這個方針前去市委和彭抒懷聊聊,要是說能夠私下溝通好的,當然是這樣做最好。除非是沒有可能商量通,才能夠進行更高層面的對決。

只是真的要走到那步,對誰都沒有好處。

所以張錚最後的發言是很明確的,這事他會前去找彭抒懷聊聊,不管出於什麼樣的目的,所謂的大商禪市計劃改革小組必須解除,要是彭抒懷執意而為的話,張錚是不會再給他留有任何情面。 我又不是你的誰 相信彭抒懷要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話,是知道做出什麼選擇的。不過對於蘇沐所說的第三點,不但是張錚,其餘人也都是持以絕對支持態度。

沒有道理讓市政府下轄的各個部門不聽從上級領導命令。

哪個部門要是出現問題,就收拾掉哪個部門的領導。

鍾泉辦公室中。

「剛才在會議上真的是要謝謝你,要是沒有你的力挺,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鍾泉笑著說道。

「哪有的事情,就算是沒有我開口發言,相信都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沒有道理的總是站不住腳跟。大商禪市計劃,我記得之前就說過這個計劃是沒有可能成功的。最起碼是要有節制的對商禪市進行改造,如今卻變成這樣,真的是讓人感到無語。福隆商廈的問題,必須要控制住。」蘇沐一針見血道。

福隆商廈如今已經成為博弈的焦點。

要是說福隆商廈最終是被拆除掉的話,說明彭抒懷是以絕對沒有爭議的姿態獲勝。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但要是說福隆商廈是按照鍾泉的辦法去解決。到最後彭抒懷那邊就是處於弱勢地位。

「你說福隆商廈該怎麼做?」鍾泉求經道。

「我說該怎麼做?其實你心裡都已經有數,還需要我多說什麼嗎?難道說你心裡沒有底嗎?我是不會相信的,我知道在你的心中是肯定有所想法的。福隆商廈是爛尾樓這不錯,但關鍵是看怎麼爛尾,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說什麼事情是沒有辦法解決掉的。爛尾爛掉的歸根結底還是錢。只要能夠解決掉這個問題就成。

福隆商廈要是說涉及到錢的話,我有個建議是希望你能夠考慮下的。那就是有時候金錢是不能夠和政治問題對立上的,政治問題是要處於一種優先考慮角度。花點錢卻能將福隆商廈完美解決掉,這個才是關鍵。當然說到錢的話也不能夠隨便瞎花不是,要是說你那邊沒有什麼辦法的話,我再來解決。」蘇沐平靜道。

「好。我知道怎麼做了。」鍾泉眼神釋然道。

市委書記辦公室。

張錚是沒有什麼遲疑,直接在開會結束后就出現在彭抒懷面前。福隆商廈那邊是情況緊急,真的要是從彭抒懷這裡明確下達拆除意見后,你讓張錚再想要說其餘的都是沒用。所以張錚要做的就是趁著福隆商廈的問題還存在時,果斷解決掉。

「張市長啊,你來的正好。我這邊有件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下,我還說要給你打電話那,你過來這是最好的。」彭抒懷看到張錚后沒有給他說話機會直接搶先說道。

「彭書記,什麼事情?」張錚只好問道。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沒有多麼複雜,就是福隆商廈不是咱們商禪市的爛尾樓嗎?那又是緊挨著火車站和市中心,是我們商禪市一個最為繁華地帶。你說像是那種地帶。怎麼可能會允許這樣一座爛尾樓出現,我們是不是應該趕緊將這個爛尾樓給解決掉那?所以我就直接讓人著手拆除掉這個爛尾樓。」彭抒懷笑著道。

果然是這樣。

張錚心底就怕彭抒懷會說出這種話來,誰想到他還真的是就這樣做著。你難道不清楚嗎?你這樣做是逼著我要將自己過來的目的,以這種最為直接的方式說出來。想到市政府那邊的最終決議,想到彭抒懷做出這種決定竟然提前都沒有給自己說下通個氣,張錚心底就猛地開始升起來一種難以壓制的怨氣。

「彭書記,這事是不是要暫時停下來?」

「停下來?」

彭抒懷臉上的高興神情一下消失掉,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陰沉,盯著張錚嘴角斜斜揚起,「張市長。不知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暫時擱置那?」

「我過來就是想要說這事的,福隆商廈的問題,我們市政府的鐘副市長正在全力解決,所以說在沒有結果之前,我不希望這事再節外生枝。再說彭書記你也是知道的。福隆商廈各項措施都已經健全,只不過是因為某些利益關係才會變成這種爛尾樓,和那種真正意義上的爛尾樓是有差別的。所以說我相信是有解決的可能。」

張錚稍微停頓了下,發現彭抒懷臉色已經變的嚴肅起來,他也就懶得繼續再掩飾什麼,很為平靜的說道:「下面我想要說的事情是這樣的,我聽說市委這邊成了一個什麼大商禪市計劃改革小組,有沒有這回事?」

「怎麼?」彭抒懷挑眉道。

「要是說沒有的話,我就當做是下面的人不懂事,私下裡面胡亂傳說。但要是有這事的話,我希望彭書記你能夠給我個解釋,為什麼這個改革小組我們市政府沒有收到任何知會就能夠成立起來?又是誰給這個小組那麼大的權力,一座商廈說拆就拆,難道不知道這樣做是在進行資源浪費嗎?難道說不知道這樣做是公然藐視市政府權威嗎?」

彭抒懷心情一下跌入谷底。

就知道這事遲早會發生,沒有想到會發生的這麼快,這個市委成立的改革小組當然是有的,而且還是彭抒懷點頭的,要是沒有他的點頭,這事怎麼可能會成功那?在彭抒懷的心中,想要做的就是藉助這個工作小組完成大商禪市計劃。但沒有想到張錚這邊會在工作小組剛剛成立后,就直接找上門來。

張錚的態度還是如此明確,這個什麼工作小組是必須要取締。

張錚你要不要這麼逼人太甚。

但彭抒懷還真的是不敢明目張胆的反對,要知道這個工作小組負責的事情就是市政府那邊管理的,在這情況下,你說你讓彭抒懷真的要是強行推動這個工作小組的話,會給別人什麼樣的看法?要是說這事真的傳到省裡面,彭抒懷還真的相信在省裡面對他沒有什麼好印象的情況下,形勢將會更加不利於他。

真的要這樣放棄嗎?

「張市長這個改革小組的問題,你是聽錯了,肯定是沒有的。市委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那?這是市政府那邊的工作,我們市委是絕對不會越權的。不過你這樣倒是給我提了個醒,現在的商禪市是必須要發展的,只有發展才是硬道理,你也看到了,整個商禪市就沒有什麼地方是好的,全都是破爛不堪。

這種情況要是說不改善的話,你我都沒有臉在商禪市立足啊。怎麼說你和我都是這裡的主管,對吧?所以說這個改革小組是沒有成立,但我真的希望市政府那邊能夠在近期將這個改革小組框架舉辦起來。只有儘快成型,我們才能夠做其餘事情不是?張市長,這事就交給你吧,怎麼樣?沒有問題吧?」彭抒懷以退為進道。

無上血帝 張錚你不是想要我將改革小組給解散嗎?好,我現在是能夠答應你解散,但我要是解散掉這個改革小組,你就得給我重新成立一個出來。這個改革小組經過你們市政府成立后,我相信總應該是名正言順吧?只要有這個改革小組在,到時候我只要再擔任組長,到最後整個事情怎麼處理,不是就由我說了算嗎?

沒錯,就是這樣的。

彭抒懷自己都要佩服自己,在他看來這樣做是絕對能夠將張錚吃死的。在彭抒懷看來,張錚怎麼都要遲疑會的,誰想到就在他這話音落地,都還沒有怎麼樣,張錚竟然沒有任何遲疑,果斷的點點頭。

「我沒有意見,大商禪市計劃改革小組我回到政府那邊后,就會動手組建。只要組建成功的話,我會再來向彭書記彙報的。彭書記,你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

「好,你回去吧。」彭抒懷短暫遲疑后說道。

玩弄這樣的小伎倆,你彭抒懷真的是不夠格的。你這種在部委中工作著,沒有在基層上過一天班的你,是沒有可能和我對著來的。基層工作中的很多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麼簡單,真的是到處都布滿陷阱。你以為我會拒絕是吧?不,我為什麼會拒絕。我是絕對會點頭的,你想要這個小組成立,那我就讓它成立便是。

只是成立后這個小組該怎麼運轉,那就是我的事情。你想要擔任這個組長,也要經過其餘人的同意吧?我想整個商禪市是沒有誰會願意你擔任組長的。再說就算是讓你成為組長又能如何?到時候所有市委常委全都是副組長,你擔任這個組長又有什麼意思?

這就是陽謀抑制。 第五百一十一章:再臨火龍洞(一)「怎麼樣,人都來了嗎?」老爺子親自過問的事情。戰小慈當然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和馬虎。

「回稟家主,除了一個叫齊三的,其他七個人接到我們戰家的邀請,都跟著一起過來了,按照您的吩咐,安排住進了客房之中。」

「哦,居然還有人拒絕我戰家的邀請?」戰小慈聽到這個消息,頓時臉就黑了下來,這若是比他輩分高的,修為比他強的,這倒也罷了,一個小小的玄門護法居然不給了他堂堂戰家家主,戰堂副堂主面子!

「拒絕倒是沒有,只是說要陪夫人看什麼演唱會,明天就來。」

「演唱會,什麼演唱會?」戰小慈一愣,不明所以的問道。

「聽說是大陸上過來的兩位什麼大家的演唱會,據說玄門花了不小的代價才促成此事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