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6 日 0 Comments

萬斤巨力拉扯下,石寶感覺好像八匹馬在拉扯着他的兵器,大睜的瞳眸里充滿不可思議。

他,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撼山的巨力?

宇文成都俊朗的臉頰上泛起一抹詭譎的笑意,手臂發力,將石寶從馬背身上拽起,瘋狂揮動之下,向一旁拋了出去。

唰~

石寶一個趔趄身影快速向後暴退,周身狂暴的真氣將他籠罩,強行穩住後退的身形,拎着流星錘和劈風刀,抬首向宇文成都看去。

此時。

宇文成都正縱馬向鳳翅鎦金鎲奔襲過去,虛空中暗箭再次碾壓而來,他來回躲避,可臉頰上還是被利箭劃破。

「無恥之輩!」

怒叱聲回蕩,他上前將沒入在王寅體內的巨鏜抽出,回馬向背後石寶看去,滔天的怒火遮天蔽日。

「殺~」

一人一騎,快如流星,狂暴的向石寶衝殺過去。

好大的力量。

鄧將軍,此人力量拍是絲毫不弱於你。

一位北宋戰將出言說道,鄧元覺穿一領烈天猩紅直裰,緊一條虎筋打就圓絛,掛一串七寶瓔珞數珠,著一雙九環鹿皮僧鞋,襯裏是香線金獸掩心,伏手使錚光渾鐵禪杖。

顯然一副和尚打扮,沒錯,他正是方臘麾下寶光如來鄧元覺。

「諸將聽令,楚軍戰將高手棘手,非石寶將軍一人可敵,爾等馬上隨本將一起殺上去。」

鄧元覺高舉手中鐵禪杖,一聲令下,身先士卒,帶着大軍向沙場上衝殺過去。

此時。

宇文成都將石寶打壓的毫無還手之力,天寶大將軍豈是浪得虛名,一柄鳳翅鎦金鎲橫掃千軍,單臂可舉三千斤金獅。

石寶和北宋諸將都震驚宇文成都力量逆天,可放眼楚軍之中,他的力量卻無法排入前三,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項羽,可撼動天下的宇宙殺神李元霸,古之惡來典韋,在強將如雲的楚國,他的確不能名列前茅,但是吊打石寶還是沒有絲毫的壓力。

石寶知道自己低估了楚軍,宇文成都的戰力顯然要強於姜松,要是不殊死一戰,怕是沒有一絲勝算。

唰~

唰~

石寶抬手將流星錘拋向宇文成都,體內無雙屬性開啟,擊傷流星錘神通,戰力瞬間增加百分之十五,同時劈風刀神通刀破蒼穹釋放,整個人釋放的攻擊之力絲毫不弱於宇文成都,好像隱約間還想略強一分。

噠噠噠~~

噠噠噠~~

隆隆馬蹄聲響起,滾滾煙塵掀起,快速向兩人身上吞噬而來,鄧元覺下令北宋大軍衝殺上前,李傕,郭汜,高仙芝豈會善罷甘休,舞動兵戈,率領五萬悍卒迎了上來。

李靖麾下的天策軍,戰力一直都是楚國十大軍團中最全面的,他們狂奔向前衝殺,似蛟龍出海,猛虎下山,單單氣勢上完全碾壓北宋大軍。

「石寶將軍莫慌,鄧元覺來助你一筆之力!」

鄧元覺縱聲如雷,拍馬向宇文成都殺了過去,李傕郭汜二將剛欲上前相助,一道暴喝聲傳開:

「李郭二將莫要管某,區區兩名賊子,某還未放在心上,爾等藉此機會殺入烏龍嶺關隘中。」

宇文成都聲如雷霆,手提巨鏜,騰空飄落而下,身影融入萬軍叢中,他此舉意圖非常明顯,第一是為了更好的斬殺石寶和鄧元覺,第二可以輕鬆躲過北宋大軍中的神箭手。

聞聲。

李傕,郭汜,高仙芝三將調轉馬頭,帶領麾下天策軍,長驅直入,瘋狂向烏龍嶺關隘靠近過去。

三將縱馬飛馳,藏身在關隘外山峰上的龐萬春,瞳眸收縮,回身下令背後大軍。

「死守烏龍嶺天塹,將楚軍擋在關隘之外,所有人準備,只要楚軍靠近馬上放箭將他們射殺。」

「雷炯,計稷聽令,關隘交由你們兩人負責,要是讓楚軍入關,你們二人提頭來見。」

話音落。

龐萬春緊握手中神弓,拎起一桿寒槍,疾步向山峰下掠去,兩軍旗鼓相當,可楚軍在戰將上佔優勢,所以他必須出關阻止李傕,郭汜,高仙芝三將。

曠野中,兩軍瘋狂瘋狂廝殺在一起,宇文成都以一敵二,絲毫不落於下風,李傕郭汜,高仙芝三人所向披靡,完全一副人擋殺人,佛擋誅佛的節奏。

所過之處,屍骸遍野,儘是亡魂。

李傕,郭汜二將皆是殺伐果敢,以一擋百之人,若非楚軍神將太多,兩人風采被掩蓋,他們隨便前往其他帝國,都會被封為座上賓。

北宋大軍沒有戰將能擋下他們,再加上初出茅廬的高仙芝,亦是殺人如法,北宋大軍看到他們三人前來,無人敢上前阻擋,恐懼讓他們下意識向後倒退。

烏龍嶺下鏖戰徹底拉開序幕,刀光劍影,血流漂櫓,不多時,龐萬春就帶着兩萬大局殺出關隘,縱馬朝着鄧元覺,石寶靠近。

於此同時,關隘上震天擂鼓鳴金聲響起,龐萬春心思縝密,擔心關隘有失,他只帶領少數兵馬出城,並非和楚軍決一死戰,而是前來接應石寶和鄧元覺撤回關隘中。

隆隆~

隆隆~

擂鼓聲四起,石寶,鄧元覺將宇文成都擊退,拎着兵戈快速撤走,縱身躍上馬背,拍馬而逃。

「撤~」

「撤~」

石寶,鄧元覺縱聲厲喝,下令三軍向關隘中撤退,北宋士兵且戰且退,面對如決堤之洪的楚軍,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撤走。

楚軍死死將他們咬住,好似怒浪風暴,所過之處,波開浪裂,北宋士兵人仰馬翻,人頭亂滾,血肉橫飛,殘忍的很。

石寶,鄧元覺看着不斷倒地士兵,目眥欲裂,怒火中燒,可他們依舊馬不停蹄撤走,和龐萬春匯合之後,三人帶兵向關隘衝去。

此時,李傕,郭汜,高仙芝三將已從北宋大軍中撕扯出一道口子,緊隨在石寶三人背後,兵戈上下翻飛,好似收割之刃,瘋狂戮殺着慌亂而逃的北宋士兵。

「放箭~」

「雷炯,計稷,馬上阻擋楚軍靠近關隘!」

龐萬春見石寶,鄧元覺二人帶領部分兵馬穿過了關隘外山峰,雄渾浩蕩聲傳來,下令麾下兩名偏將放箭阻止楚軍逼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有的時候,林天霄是個認死理的人,但是並不代表他不懂變通。同樣的,經過無數次的摧殘,讓他擁有一個大心臟,他已經接受了眼下的現實。

他不能死,他要好好活,活的比誰都要好。

因為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林天霄需要捋一捋整個事情發生的經過。

有好幾個巨大的疑問困擾在他的心頭。他必須要順一順,搞清楚一些事情。

一,靈兒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

林天霄總覺得靈兒的出現並不是巧合。之前見到靈兒的時候高興昏了頭,後來又是接連發生了很多超出掌控的事情。直到靈兒再次幻化本體,剩下最後一絲氣息,使用了還魂芝。

當時情急沒有多想什麼,現在想來,很多事情未免太過巧合。

如果僅僅一個是巧合,那並不會讓他多想,但是那麼接連串的巧合,必定不是巧合了,而是有預謀的。

關於這件事情,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分析,那就是他和呂疏君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如果能找到這個原因,也就能順藤摸瓜,找到靈兒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但是他現在沒有太多的頭緒,缺少了許多關鍵的信息。

同時,林天霄還有一個發現,那就是「呂疏君的屍首去了哪裡?」

魔皇控制了林天霄身體的時候,雖說他陷入了某種特殊的狀態,但是周圍的情況他還是一清二楚的。

離開的時候林天霄並沒有發現呂疏君的屍首。當時沒有在意,但是事後想想,讓他覺得有些奇怪。

林天霄在腦海中嘀咕著:「無外乎兩種可能:一種可能就是被戰鬥波及,摧毀了。」

說實話,林天霄中間有幾次還特意看了一下呂疏君的身體,那個時候是在的。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突然不見了。

這樣一來,這種可能性就不大了。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呂疏君的身體被誰帶走了。究竟是誰,在那種情況之下神不知鬼不覺的盜走了呂疏君的屍首?目的又是什麼?」

林天霄可以肯定,是在凌虛九出現以後。但是凌虛九和凌虛七的分身都被魔皇以強勢的手段斬了。

除了他們,還會有誰呢?

林天霄一時間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希望只是我神經質的多想了。」

二,站在洛離和魔胤仟身後的那個凌帝仙宮的紫袍之人是誰?為什麼最終沒有現身?

這個問題看起來和林天霄沒有關係,但是林天霄隱約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

按照林天霄目前了解的信息來看,「很顯然,那紫袍之人隱瞞了很多事情。在凌帝仙宮有一定的地位,但應該不會超過護法級別,也就是最多也就是玄尊修為。」

「凌闕前往雁落山脈獲得了紫黃獅虎,但卻是莫名的死在了裡面,是意外,還是有人殺了他?如果有人殺了他,又是誰?

想要這一點可以從紫黃獅虎和『赤鱗』劍著手,看能不能有所發現。」

這兩樣東西目前都在林天霄的手上。

「洛離他們這一次的計劃到底是什麼?五顆珠子,要不是最後留下了紫珠,他們一顆也得不到,難道千辛萬苦,籌劃多年,就這樣拱手他人了?

與他們之前的形式作風大相徑庭,太過反常。

這件事恐怕還沒有結束。

現在魔胤仟也死了,想要知道這一點,只能去問問洛離。」

三,魔胤仟為什麼能夠勾動玄天十二陣的基陣,而他卻是找不到玄魔派下面的那座基陣?還有魔胤仟和天邪派的人為什麼可以召喚天魔?

「關於勾動大陣的事情,還是要去洛離。」

玄魔派下面的那座大陣林天霄去過,最了解裡面的情況,有一點他是可以肯定的,「魔胤仟必定是沒有去過那座大陣,要不然他早就被下面的黑影所吞噬了。」

當然目前林天霄還沒有把玄魔派下出現的那個黑影和鎖魂塔中的鎮壓之物聯繫到一起。

林天霄百思不得其解:「想要知道這一點只能去一趟玄魔派和天邪派,看能不能發現一點有用的線索。」

四,為什麼黑影天魔會找上他,讓他變成了所謂的天魔之子?還有為什麼黑色的陰碑可以吸收那黑影天魔的黑氣?

林天霄醒來以後發現那出現的黑影天魔,身上的黑氣全部被陰碑吸收了。

原本幻化成黑白陰陽魚的陰陽石碑已經沒有在他的意識海中了,而是貫穿在他的陰陽脈裡面,成為了身體的一部分。

陽碑在陽脈,連接意識海中的四顆本源皇丹,蘊藏巨大能量。

陰碑在陰脈,也是連接到意識海中,裡面充滿黑影天魔身上的黑氣。這黑氣更趨向於是血煞之氣。

也可以說是能量的一種,只不過太過暴躁,容易影響心性,如果不是陰碑,即便他是紫雷神體,也未必能夠承受得住這麼濃郁的血煞之氣。

此時林天霄的體內就像是超級一個核反應堆,隨時都可以爆發超級龐大的能量。但是這個核反應堆在林天霄的感覺很不穩定,目前很難控制,需要某種關鍵的穩定劑。

至於這穩定劑,林天霄心中已經有了大致的猜測。

也正是陰陽石碑的這一個變化,讓他筋脈碎裂、破敗不堪的身體短時間恢復了。

「難道說這陰陽石碑就是為了陰陽脈而生?紫黑身影曾經說過,陰陽脈隱藏著連他都不知道的秘密,而且說過,要找到靈兒很有可能和這個秘密有關,難道說他在那個時候就是料到了現在的情形?」

對於這樣驚人的想法,林天霄心中有所猜測,但是不敢枉自下結論。

「另外,黑影天魔出現在我的身上,和《玄魔九變》以及玄天十二陣有關。」

「《玄魔九變》,紫雷母晶和魔皇都知道,但是一個不知死活,一個消失了。也就無從入手了。」

「而至於玄天十二陣,與《乾坤陣法》,陰陽石碑這些有著某種關聯,都和紫黑身影有關,和那上古的神秘仙門,天機門有關,天機門的滅亡又和天魔有關……」

這些東西乍一看沒有聯繫,但是無形之中又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錯綜複雜。

林天霄腦子很脹,很多東西很亂,就像一團漿糊一般,摸不到頭緒,無從入手。

呼出一口氣,再次靜心下來,「現在魔皇殘魂消失了,想要弄清楚,必須要去伏魔谷。找到魔皇剩下來的殘魂,還有那塊冰碑。」

「最起碼目前來看,黑影天魔對身體沒有影響,反而讓我變強了。」

這至少讓林天霄暫時可以放心。

另外,林天霄很在意一句話。

「不久以後我們還會再見!」

這是黑影天魔最後留在他腦海中的話,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久?是什麼時候?

還會相遇?是單指黑影天魔還是其他天魔?又是在哪裡?

林天霄目前沒有頭緒。

五,紫雷母晶到底遇到了什麼情況?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