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從頭開始捋捋事情的經過,

首先,我是第一次見他,無論他的長相還是神魂波動,我都沒有印象,這就排除了他是之前的對頭,

接下來,他是這個秘境中的人,而我之前唯一見過秘境中人的就只有那個自稱是鎮守者的巴龍了,

考慮到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巴龍說的話,

應該是我的某個獨特性讓他產生了興趣,

緊接著,我就被捲入到這裡,

少年出手幫我重煉了奪魂,

相較於我幫他做的事,

這個報酬未免有些太高了,

一見面就讓我幫他做事,一定是我據有某方面的優勢,

畢竟當時在場的可不止我一個,」

越是細想,王明軒的思路就越發清晰,漸漸地,他的腦海中產生了一個推斷,

「也許,巴龍和少年都是看中了我某種特質,

是什麼呢?

神魂重生?

應該不會,我這十不存一的殘缺重生,應該不至於同時讓兩個尊者看中,

那麼唯一的解釋,

就是,」

看了一眼身體四周圍繞的死氣,王明軒喃喃低語道:「這來歷詭異的『幽冥決』了。」

想到這,他的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幽冥決』的來歷,

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也正是因為清楚,所以王明軒才斷定,

『幽冥決』是一定不會出現在這麼一個偏僻荒涼的元聖域的!

但是偏偏,

『幽冥決』還就出現了,而且還很巧的落入了他的手裡。

王明軒隱隱覺得,有一張針對他的無形巨網正緩緩地張開。

「少年將我打落海底,會不會是因為『幽冥決』的緣故?」

想到這,他索性集中精神,將注意力全數集中到了『幽冥決』的運轉中去了。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

他的臉上緩緩露出一抹嘲諷的神色:「還真是這麼回事呢~」

這一沉下心來,他就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之處。

漢當更強 平日里他修鍊『幽冥決』,死氣的轉化率可是低的驚人,

當然了,除開那次『陰脈』事件,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機遇,算不得常態。

而眼下,在死海強大的禁錮之力的作用下,

『幽冥決』的運轉速度可是提升了一倍有餘,

這就意味著花同樣的時間,

卻能修鍊出往日里兩倍的死氣。

這還不算什麼,

更讓王明軒震驚的是,

如此修鍊來的死氣,

精純度也是有了質的飛躍!

「受了這麼大的人情,以後可怎麼還啊?」

弄清楚了緣由,王明軒很是糾結的晃著頭。

王明軒這邊先放著不說,

趙嵐鴉神他們可是炸了窩了。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你小子到底行不行啊?」

鴉神撲棱著翅膀,在空中飛來飛去,滿嘴的髒話連篇:「你爺爺我都說的這麼清楚了,你小子怎麼還沒搞定?戰汝娘親,你那腦袋裡裝的都是屎嗎?」

「注意措辭,還有女士在呢?」

趙嵐滿頭大汗,也不知是被眼前的工作給憋的,還是被鴉神那極具精神污染的話給逼的,

語氣里也少了幾分自信,隱約有些害怕。

「你還有心思反駁我?」

聞言,鴉神血紅的眼珠子一瞪:「你看你那是一雙什麼?蹄子嗎?為什麼我感覺它是剛長出來的啊?」

「鴉神,你就別催趙師兄了,」

這時,一旁幫忙的徐靈玉接過話茬:「我們都只是者境的小修士,別說動手布置如此高深的陣法了,我們連像樣的陣法都沒怎麼見過呢。」

「哎~是我太心急了,對不起。」

說來也是奇怪,徐靈玉一開口后,鴉神的態度頓時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不僅語氣溫和,還竟然道歉了!

「這特么的叫什麼事啊~」

對於鴉神的雙重標準,趙嵐卻只敢在心底叫罵一句。

「我這也是氣急攻心了,明軒小子突然被拉進了異空間,要是不能快點將這『拘靈陣』布好,我擔心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啊。」

「我說鴉爺爺,」

見鴉神情緒穩定了,趙嵐很是熟練的叫了聲爺爺,道:「這個什麼『拘靈陣』真的能將人從異空間強行拉出來?」

也許是趙嵐叫的好聽,鴉神難得的和顏悅色道:「這是自然,此地是多重空間疊加之處,空間結構相對來說比較鬆散,

再加上此陣被我改良過,將明軒小子拉回來自然是易如反掌。」

「那您說,那根觸手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獨獨將王明軒捲走了?」徐靈玉一邊忙活著,一邊有些擔憂的問道:「他會有危險嗎?」

「這就是讓我著急的地方,」

鴉神雙眼緊盯著湖中王明軒消失的地方,道:「一個可以隔絕我的感知的異空間,裡面隱藏著什麼東西誰也說不定啊~」

「鴉爺爺,好了!」

這時,趙嵐一聲高呼,將鴉神的心思拉回了現實。

「好了,你們先退開,」

讓趙嵐和徐靈玉躲到一邊,鴉神撲棱著翅膀飛到『拘靈陣』的上方,

也不見它有什麼動作,陣法就突然發動了。

「不愧是我鴉爺爺,這手法,發動於無形,堪稱精妙!」

遠處觀望的趙嵐由衷的稱讚了一句,

但是看鴉神的表情,卻是驚恐萬分:「我還沒發動啊!」

「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徐靈玉歪著頭道:「看鴉神的樣子,似乎好像它很意外啊~」

死海上,巴龍突然驚疑一聲,就將目光看向了空中。

「怎麼了?」

見狀,少年問道。

雖然他的修為遠高於巴龍,

但是在感知這一塊,他卻沒有身為鎮守者的巴龍獨具優勢。

「奇怪,我隱隱感覺到一股空間異動。」

巴龍肥大的袖口裡探出手,五指虛張像是在感應什麼,

一會後,他猥瑣的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原來是它,這倒是省事了。」

「恩?」

少年嗯了一聲表示有疑問,

「咱們之前不是在擔心這小子缺個護道者嗎?」

巴龍一臉的奸笑那個樣子就像一隻即將偷到雞的黃鼠狼:「現成的人選來了。」

說著,他虛張開的五指凌空一抓,就見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隻烏鴉。

「我還沒發動啊!」

連續穿越兩個空間,鴉神的話才喊完。

「喲~」

巴龍一抹大腦袋,樂呵的打了聲招呼。

「是你!」

見狀,鴉神又恐又驚,雙翅一拍飛遠了。

「別緊張,」

巴龍遠遠的招了招手,喊道:「無回!」

「你是誰?」

急速逃離的鴉神身子強行滯空,眼中血色瀰漫。

「如你所見,我是巴龍。」

巴龍攤著手,笑嘻嘻的說道:「你可能沒聽過我的名字,畢竟主人創造我的時候,無回你已經被主人送走了。」

「你以為僅憑一個名字,我就會相信你?」

鴉神眼中的血色越發變得危險起來。

「當然是憑這個~」

說著,巴龍眼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字跡。

「你竟然!」

見狀,鴉神頓時大驚失色。

「現在,咱們可以好好聊聊了嗎?」

巴龍眼中的字跡瞬間消失,笑嘻嘻的問道。

「那是自然,」

鴉神鬆了口氣,緩緩飛到巴龍兩人身邊,問道:「他又是誰?」

「赤龍子,」

巴龍指了指少年,說道:「屠萬主人的至交好友,信得過。」

「這我倒是相信。」

先婚後愛顧少秘寵小嬌妻 鴉神血紅色的眼睛在少年赤龍子的身上掃過:「尊者的朋友大多都是得道元獸,倒是比人類可信得多。」

「這句話,我愛聽。」

赤龍子甩了甩魚竿,點頭道:「咱們元獸,就是這麼的可靠。」

「王明軒呢?」

鴉神接著問道:「是你們將他拉進來的?」

「沒錯,」。

唐朝工科生 巴龍點了點頭,解釋道:「一來赤龍子的惡屍隱藏在此,唯有修鍊『幽冥決』的人才能將之喚醒;

二來呢,此地對王明軒大有好處,我就擅自將他引了進來。」 「原來如此,尊者當年的遭遇已經險惡到如此境地了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