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一如汪海!

王宣完全沉淪在那眼神之中,那一刻,什麼都被拋到九霄雲外……



世界頻道譁然,月神這口氣太可愛啊。歡迎來到閱讀

沒有損及她高大神武的形象,反而讓更多人喜歡上她了。

但月神再威武畢竟也只是個npc,在覈心利益被觸及的時候,沒有幾個人會選擇後退。

其它幫派的人紛紛對莫言無敵表示這種情況愛莫能助,只能旁觀好看的小說。

但霸氣逼唐的玩家不能夠旁觀,一但攻城失敗,玩家等級強制減一,而霸氣逼唐幫將會面臨解散這個後果更是讓一些人瘋狂。

莫言無敵大怒叫道:“9pc,大家上!”

一大批人衝上去了,但結果隨便一想都知道,沒有達到百級開啓仙人境界的玩家在楊思月這種神級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楊思月輕輕一揮,一大批人被送往復活點。

但眼下的情況顯然不是強大實力可以控制住的,反正是在玩遊戲,沒哪個玩家會真的怕死。

楊思月微微皺眉,隨後便是手一壓,令場上玩家暫時動彈不得,說道:“你們也不必太激動,此次楊太守也是元氣大傷,料來暫時也無能力去剿滅你們的老巢,大可以回去修養一段時間,相互間再分勝負,到時本座定不插手。”

隨後霸氣逼唐幫收到一條提示:經過一天慘烈的撕殺,你幫取得可喜的成效,已將華亭城守軍打至十存其一,雖然仍未獲得最終勝利,但華亭城守軍已無反撲之實力。

這種提示一般不會受到玩家的注意,大家都關注的是後面的效果:若此時放棄攻城,系統將判定雙方和局,幫派成員等級降一,但幫派駐地將不會被取締,而是進行保留,同時華亭城將一分爲二,霸氣逼唐幫將獲得城池一定範圍的控制權。

霸氣逼唐幫玩家紛紛你眼望我眼,一時不知道如何訣擇。

莫言無敵同樣也是進入兩難境地,從理論上來講,玩家在攻城期間死亡無損失,復活繼續來,楊思月再月神也只是一個人,沒道理能抗很久,否則也不會提出談判。

婚然心動:前妻再嫁我一次 但這裏面可也得玩家們齊心協力,莫言無敵轉頭一眼已經是在遠遠安全地方等着看好戲的他幫人士,知道這個可能xing可以抹殺好看的小說。而憑霸氣逼唐一個幫的實力,面對於楊思月,很難說多久才能夠拿下。

莫言無敵微微一猶豫,到底也無法下決定,最後索xing開投票。

最終居然是83%的大比率通過放棄攻城。

世界公告:霸氣逼唐在進攻華亭城一戰中雙方拼死一博,最終誰都不能奈何對方,協議和局,由即ri開始由霸氣逼唐掌管華亭西側一半城池,原太守楊季華仍領華亭城東側一半城池。

世界公告:因爲賊寇作亂,華亭城已經殘破不堪,加之未能形成強有力的政權,四周縣城不再服於華亭城管教。華亭郡解散,降級成爲華亭縣,其它縣城歸屬仍隨華亭縣升級爲郡以前制度。

……

看着這世界公告,王宣略微一合計,便是舒心至極的鬆一口氣。

劍出如風最想要看到的當然是霸氣逼唐當場解散,而楊季華手下再無可用之兵。

但現實,哪怕是在遊戲裏也沒有這麼順心如意的事情。

而眼下的情況,霸氣逼唐雖然沒有解散,可這一下子已經被打回到解放前,幾乎可以說兩年的心血全都白廢,而且以後還要面對楊季華隨時的威脅,以霸氣逼唐眼下的情況,世界已經叫成一片,嘲笑者居多,都是在說霸氣逼唐已經不夠格並列四大幫派,早該被逆天幫頂替。

莫言無敵看到那叫一個氣啊,可是這麼說的玩家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他也不可能說找哪個去火,只能是一肚子火,索xing下線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其實就算是霸氣逼唐幫被強制解散,情況也未必比現在更差全文字小說。畢竟只是幫派強制解散,幫派人心未散隨時可以重建。

而現在的情況,幫派反而有點失去凝聚力。

至於楊季華的下場同樣比較悽慘,堂堂太守被降級成了縣令啊。

Www¸ тt kΛn¸ co

手底下兵員只剩兩百個,別說進攻其它城,現在隨時可能被其它城池派兵攻打。

而且華亭縣現在歸屬於江都,江都在隋時的地位僅次於大興與洛陽,是大隋第三大城,由隋朝大將軍楊義臣和張須陀鎮守,楊季華這個npc是斷斷不可能攻打下來的。

不能成爲太守,無法對其它郡的屬地動攻擊,楊季華再也沒有辦法去動杭州的腦筋。

匆匆刷完副本趕赴杭州,陳宣軒也是得到訊息,上來挽住劍出如風的手,喜道:“如風哥,你爲我陳國大業,居然是去請動表妹出手,宣軒銘記在心。”

陳國最大的危機解除,讓陳宣軒完全沒有前幾ri的煩惱,終於又回覆到以前那位劍出如風所熟悉的陳宣軒。

劍出如風哈哈大笑,好感度至高啊,又沒有難題在身,是不是意味着……哈哈哈。

“流氓,看看你那模樣,口水都流下來了!”一個聲音很不客氣的打斷王宣臆想。

不是公主殿下的聲音啊,王宣一愣,然後摘下眼鏡,嗔惱的瞪着輕舞飛揚:“你這人,有沒有半點禮貌!”

輕舞飛揚鄙視的表情:“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是在對着月神想入非非了吧。”

對王宣的猜測倒沒有錯,只不過對像搞錯了。

王宣白眼道:“關你屁事全文字小說!”

輕舞飛揚鄙視道:“人家連那麼帥氣的高富帥未婚夫都拋棄了,你就還是迴歸現實吧。”

王宣惱火,一掀眼鏡,怒道:“知道什麼叫現實麼?”

“什麼?”

王宣雙手一扳已經將輕舞飛揚的坐椅轉過來,盯着她說道:“現實就是,你現在是在我家裏,別要惹火我!”

輕舞飛揚臉上沒有半分吃驚害怕的事情,說道:“莫非你會怕你,你敢把我怎麼樣麼?”

看着她很顯嬌豔卻如古井般無半分波動的臉sè,死盯半晌,王宣終於搖搖頭,放開他的坐椅回過身。

結果就聽到輕舞飛揚輕聲一笑,說道:“就知道你不敢。”

怒火直衝腦門,王宣猛然回頭,捧住輕舞飛揚的頭,狠狠的一下親吻下去。

碰……碰到了!

王宣一驚,他本只是想嚇唬一下輕舞飛揚,真沒想到居然……這這這。

接下來,毫無疑問的就要承受輕舞飛揚那狂風暴雨一般的怒火吧,她不會要告訴清研吧……

王宣腦海一片槳糊,忽然脖子上一緊,一隻手已經挽上去。

王宣一愣,睜開眼睛,看到的是輕舞飛揚清澈的眼神。

一如汪海!

王宣完全沉淪在那眼神之中,那一刻,什麼都被拋到九霄雲外……

〖 望着身無寸縷的輕舞飛揚,王宣叫道:“你……”

輕舞飛揚淡定的坐起,說道:“今天天氣不錯。”

王宣一時愣住,不知道應該如何接口。

“剛纔什麼事都沒有生,你說是不是?”輕舞飛揚說。

王宣默然,這情況是什麼情況,應該是他佔了便宜,可爲什麼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似乎被輕薄後拋棄的那個人是他……

“喂! 霸愛悍妻 還不快來幫我穿衣!”輕舞飛揚看王宣呆呆站在那裏,輕嗔道。

王宣回過神來,倒不是輕舞飛揚嬌氣,而是她腿腳不便,確實沒有自己穿衣的能力。

默默替她穿好衣物,氣氛卻是顯得很爲尷尬,輕舞飛揚有意想說什麼,但王宣凝重的表情讓她居然有些說不出口。

靠,搞的好像吃虧的人是他!輕舞飛揚心下憤憤想。

當然不可能再留下來,輕舞飛揚召來保姆離開,只剩下王宣一個人在家裏呆,連遊戲都失去了興趣。

李清研下班回來,略有驚訝:“沒上游戲?”

四顧沒看到輕舞飛揚,便是問:“恩恩回去了?”

“是全文字小說。”王宣點頭。

看王宣的表情很有些不對勁,李清研追問:“你們又吵架了?”

輕舞飛揚和王宣吵鬧那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

王宣搖搖頭。

“那是怎麼回事?”

“我剛剛和她生了一夜情……”

“噗!”李清研正喝着水,聽到這話一口就噴了出來,噴得王宣滿臉。

“你說什麼?”李清研眼中滿是震驚。

可並不是震驚於說王宣會同輕舞飛揚生xing關係,而是在於王宣居然這麼直截了當對他說出來。

其實李清研對於輕舞飛揚會交好與自己這一點常有些相不通,自己又不是什麼稀有品種,就能讓輕舞飛揚那麼親近,跟她所熟悉的明明就是劍出如風。李清研也猜測過輕舞飛揚或許是喜歡王宣纔會常來他們家。

但這些猜測她只是放在心裏,並沒有跟王宣提及。一則是因爲感覺自己有些多慮,還有原因則是因爲輕舞飛揚身有殘疾。

不得不承認人類都是擁有着同情弱者的天xing,天狼星如是,李清研亦如是。

哪怕是明知道會吃點虧,可就因爲輕舞飛揚的腿疾,讓人們忍不住的放鬆心態。

“我……我不是故意的!”王宣被噴了一臉,只以爲李清研是勃然大怒要翻臉,看她轉身連忙拉住,說道,“不要離開我!”

李清研推開王宣按按額頭,“你讓我冷靜一下。”

回房間裏關上門不讓王宣進來好看的小說。

王宣驚道:“清研,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啊。”

不知爲何,腦海中忽然就浮現起前生李清研衝進銀行的一瞬,用力拍門。

李清研沒好氣的開門,罵道:“你別吵好不好。髒死了,快去拿毛巾擦擦。”

滿頭滿臉都是李清研噴出的茶水。

聽到李清研這麼說,王宣至少放下一半心思,會注意他的髒,至少說明李清研沒到討厭他的地步。

而李清研這一關,就是一夜,王宣半夜叫門無果,最終只能在沙上將就睡一晚。

第二天,本以爲李清研會是悶在屋裏繼續不出門,結果卻是李清研早早起牀,看那打扮是準備上班。

“清研……”王宣可憐巴巴的叫,“你打我吧,彆氣在心裏,悶壞了身體。”

李清研白眼過來,嗔道:“我打你幹嘛,快讓開,上班要遲到了。”

王宣看李清研的表情倒沒什麼生氣模樣,反而有些愣住不敢相信的問:“你不生氣?”難道是因爲對自己已經完全失望而心灰?

“當然生氣。”李清研板着臉,嘆道,“你居然這麼禁不住誘惑,恩恩她……唉。”

李清研揮揮手,說道:“等我中午回來再說,你在家裏等着。”

“中午?”王宣驚訝,李清研上班的地方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平常時中午是不會回來的。

“嗯全文字小說。”李清研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頭離開上班。

王宣還有些不放心,悄悄後面跟隨着李清研直到公司,看李清研都挺正常的模樣,只是在出租車上時似乎打了一個電話挺久的。

王宣忐忑不安的回到家裏,等待着李清研回家,完全沒有什麼心情,連刷過幾百遍的副本都意外連連差點死在怪手上,最後索xing丟那裏不理會。

體驗到了渡ri如年的感覺。

一直等在門口,終於看到李清研的身影,連忙大踏步迎上去,叫道:“清研,你回來了。”轉頭一瞧,“怎麼帶這麼多東西。”

一些雜碎的東西,至少是沒有什麼危險物品,王宣暗舒一口氣接過來拿着。

“我辭職了。”李清研雲淡風輕的說。

重生八零當自強 王宣卻是嚇一大跳,驚道:“什麼!清研,你,你是想……”

李清研看他一驚一乍的表情,忍不住噗的一笑,如破雲開ri:“我們這幾天不是一直商量着辭職麼,你這麼驚訝幹嘛?”

“不是……”王宣心說這事情確實有,可現在辭職的如此乾脆,他總覺着會是生氣自己的緣故。

“你在怪我,生我的氣?”王宣小心翼翼的問。辭職是小問題,要是李清研要離開他,那可就是大問題。這半天來,重生之後的人生從未如此彷徨,可以說,再活一世他的jing神完全寄託在李清研身上,離開了她,或許真是他的末ri到來。

“當然生你氣。”李清研嗔怪道,看他頹然的模樣,卻又是微微一笑:“可是你沒有任何隱瞞就這樣直接跟我說,至少說明你確實不是故意,讓我怎麼能夠怪你?”

聽到李清研說的有條有理,確實不是在說反話,王宣更加摸不着頭腦,說道:“那你現在幹嘛?”

李清研搖搖頭,反問道:“我先問你,你以後打算怎麼面對李恩?”

王宣一愣搖頭,不以爲然說道:“那只是意外,李恩她也說過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生過,更何況我們又不是非見面不可的關係,她以後肯定不會再出現在我們面前了吧?”

李清研嘆道:“你真是不理解我們女生的心理……”轉念一想,李恩有可能喜歡王宣的事情還是不說爲好,免得王宣心裏有負擔全文字小說。

眼下兩人雖然有了關係,但在當今社會實在算不得什麼大事。如果牽扯上感情反而更容易糾纏不清。

李清研說道:“這裏已經擁有着讓我不舒服的回憶,我不想再留在這裏居住,我想要回家。”

“所以?”王宣不明白李清研到底想說什麼。

“所以?”李清研生氣於王宣的不上道,“那你是打算一直留在這房子裏,回味着那一切?”

“當然不是!”王宣堅決否認。

“還是你打算留駐杭州,期待着哪一天能再碰上李恩,嫁入豪門一舉而成高富帥?”

“怎麼可能!”

王宣恍然大悟:“我怎麼會想留在杭州,明天就回家!”

“今天就回!”

“今天?”

“不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