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我在牆面上貼上了捕鬼符,大聲罵道:“你有本事就出來。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賤東西,別藏頭露尾的……”

罵法根本沒有用,人家依舊是不搭理我。

“回去。還是回302。”我咬牙喊道,感覺自己有點上當的感覺。

問題還是那堵牆後面,我退回了302。整個人高度緊張,步子放得很輕,回到了302。

那隻眼睛可以瞞住了進來養餓死鬼的姬如月,甚至瞞住了絕代風華的易淼。

它的厲害和狡猾超過我的想象。

因爲它總給人一種若有若無的感覺,當你以爲它存在的時候,它又沒有音信,可當年忽視它的時候,它甚至會站在你的背後,爬上你的肩膀。

對付它,只有唯一的辦法,找到它的老窩。

302地面上正好七個白骨不多不少,正好七個。

我將地上面的鐵錘撿起來,重新將剩下的破門磚頭給砸開了,門後面其實不大,面積最多隻有兩個平米的大小。

裏面是一個大衣櫃,用黑色的膠帶封好。

大衣櫃顏色是紅的。

太古星辰訣 我整個人越發緊張,這種奇怪的大衣櫃很容易讓人聯想。

我不由想起,在白水村瘋子家裏面那個紅色的西門子冰箱。當時冰箱門推開,從裏面跳出了一個黃氏。

對於一些觸及恐怖的東西,人的記憶總是十分強烈的。而且容易發生聯想。

眼前的大紅櫃被黑色膠帶封住了,不像年代很久的樣子,從膠帶的成色應該是這幾年才封上。

和膠帶相比,紅櫃子有些年成。

這種紅色的櫃子曾經是國民櫃子,幾乎家家都有一個,掛衣服,父母把糖果藏在裏面,有時候還能從爸媽掛着衣服偷到兩塊硬幣,然後跑去買兩塊薄荷糖……

從窗戶吹來一股涼風,下雨了。

雨最開始很小,慢慢地變大了。悴不及防地打溼了路人,也攪亂了我的思緒。

此刻,外面的雨越來越大,俗話說一場秋雨一場涼,等這場雨下完之後,秋天就更涼了。

風吹進來,七個白骨似乎轉動了兩下。

302的光線變暗了,我讓玉屍打兩個電燈,照着大衣櫃上面。

當然,和黃氏冰箱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眼前的大衣櫃外面封上了黑色膠帶,從裏面推開是不可能的。

任憑外面下起了大雨,我還是用刀將紅櫃子的膠帶給割開了。

露出一條縫隙,縫隙一露出來,羅盤上面的指針快速地轉動。

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幾乎提到嗓子眼了。

如果,打開櫃子裏面,是一隻大眼睛,我肯定有點受不了的。玉屍手上的電筒照在上面,起到聚光的作用。

我遲遲不肯下手,將櫃子拉開。不肯的因素裏面還有更多的不敢。小賤縮着腦袋,在地面趴着。

我把手縮回來又伸過去。

我想起了,有一年我的村子裏面,當時正值春節。一對七八歲的兄妹在家裏玩耍,年輕父母就在隔壁家打牌。

妹妹說,哥哥,我們來過生日吧,兩人拿了根蠟燭和打火機,鑽進紅色櫃子裏面,把櫃子關上,沒等唱完生日歌,櫃子衣服就燒了起來。

一下子就燒了起來。後來,一對兄妹就燒死了。

我腦海裏面幾乎想起所有和紅色,櫃子,長方體的恐怖悽慘故事和鬼故事。

紅衣女鬼,紅棺木,晚歸的紅色高跟鞋。

就像電影快進閃回一樣,交錯進行,而實質上只過去了短短五分鐘。

“大丈夫豈無膽量,好男兒不懼女鬼……”

我伸手將紅櫃子打開,就像小時候爲了偷拿父親口袋硬幣一樣打開……

櫃子打開,撲來了一股香味。香味沁人心脾。

我手中的羅盤忽然不再轉動。

和我之前猜測的不一樣,紅櫃子裏面躲着的不是一隻眼睛,而是一個人,準確地說,應該是一個死人。

只是我感覺眼珠子還是睜開着,還在看着我。

玉屍手中的電筒首先照到了那人的手,很修長的手指,像是女人的手。

然後照到了胸前,最後我確認是一個女人。玉屍的手電筒照在了女人的臉上,我看出了一點點影子,她的樣子,我在照片裏面看到過。用了奇怪的香料,保存了屍體的水分。

沒錯,是郭芙蓉。

周亮亮的女朋友,他走的時候給過我一張郭芙蓉的照片。而且周亮亮跟我說,郭芙蓉發瘋之後,後來死掉了。

那麼屍體會出現在這裏?

在郭芙蓉背後櫃子後面,是一幅畫卷,上面是一個古典仕女,髮髻高挑,露出了光滑的背部,扭頭看着身後。

手臂上面繡着一隻眼睛。

見到出現的郭芙蓉,我往後面退了兩步,等我看清楚畫卷上面的畫的時候,我又倒退了兩步,靠在另外一堵牆上,心跳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一股巨大窒息的感覺涌上了心頭,我拿出了電話,要給周亮亮打電話,也要給沈易虎打電話,我要報案,我要知道真相。

電話依舊打不通,外面的雨越來越大。

一臉汗水流了下來。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郭芙蓉的面容我似乎在哪裏見過一樣,尤其雙頰和顴骨的,真的在哪裏見過一樣。

小賤感應到我的疑惑。“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是郭七七!

兩人模樣很像,最重要的一點都是郭姓女子。

從櫃子裏面傳來了綿綿不斷的香氣。

很醇厚的那種屍氣,並且不是那種十分怪的香味。醇厚無比,沁人心脾,這麼一剎那。

樣子很奇怪的,似乎還有淡淡的香氣,莫非是香屍。

2001年。

在安徽碭山,發現過一具清代女屍,這具出土時面色紅潤、皮膚極富彈性、身着華麗官服、脖子上有兩道劍傷的傳奇女屍,在當地掀起軒然大波。

各種傳說紛至踏來,是乾隆皇帝的香妃?是一名戍邊將軍被殺的妻子?是乾隆下江南時曾經愛慕的一位女子?

出土的身體還帶着香氣。

所以大家都稱爲香屍。

眼前的郭芙蓉出現在302封閉的門裏面,連同香屍一起的還有七個人頭骨和紅色櫃子,黑色的膠帶。

越來越多的謎團。

暫時沒感覺到眼睛的出現,我把用衣服矇住了自己的嘴巴,上前將郭芙蓉往旁邊挪動了一下,將掛在櫃子裏面的畫卷給解下來,仔細看了一下畫卷。

我雖然不懂美術,對國畫沒研究,但看得出來。

絕對稱得上是藝術品,畫裏面的女子把頭放在肩膀上,光滑如玉的後背,那回頭凝望的眼神,更增加嫵媚的程度。

看了兩分鐘,令人無法自控,幾乎就要墜入那女人的眼神之中,將她抱在懷來,盡情享受,精盡人亡再所不辭。

猛地收回了心神,將畫卷捲起來,畫卷收起來之後,我整個人本能地輕鬆下來,好像那隻眼睛終於消失不見了。

再看紅櫃子的時候,才發現兩根黑色的圓圈露出來,圓圈所在就是郭芙蓉站着的位子。

我伸手在圓圈中間摸了一些,一股沁涼之意順着指尖敏感的神經傳入大腦。

是黑鐵棍。

估計一直被郭芙蓉的雙腳踩着。

用刀把底下的木板給劃開,看到黑鐵棍是從樓下通上來,小刀不小心碰到黑鐵棍,發出一聲奇怪碰撞的聲音。

一不小心,手臂碰到了郭芙蓉,原本站着的郭芙蓉朝我撲過來。

我伸手將她扶住,重新靠在了櫃子上面。生怕發生了屍變,張嘴把我咬死了。

畢竟香屍如何對付,好像在祖師爺的記載之中也沒有提過。我找出鎮屍符貼在她額頭上面。

我提着鐵錘下到樓下房間看一下,依據位置,發現黑鐵棍眼神下來,在二樓房間一根柱子位置,用鐵錘敲打了兩下,奇蹟發生了,黑鐵棒順着二樓又延伸延伸到一樓。

根據位置判斷,在一樓房間裏面我找到了黑鐵棒延伸的方向,不過也有細微的變化。

接着黑鐵棍的是一根白色百年檀木棍。

木棍一直延伸到地面上,我用鐵錘敲破了地面的水泥,發現木棍一直伸展在土裏面。

光是用鐵錘砸不到的,一定要開挖,趕回到了302,我把郭芙蓉重新放好,把七個人頭骨也收好了。把三個園丁全部背到樓下,拍打了他們的臉。

其中一個幽幽地醒了過來。

“現在,你們快點報警。讓警察快點來。說這裏死了七個人,不對,八個人,多派人來,帶多點狗來。”我嚴肅地說道。

趕我的園丁二話不說,將手機拿出來,到了現在才把電話打通了。

我看了手上的三個戴錶,都顯示了已經下午六點了,我感覺只過去半個小時的樣子,沒想到過得這麼快。

我跟園丁們坐在一起,給沈易虎打了電話:“老沈。你快來,出大事,剛纔報案你聽到了。出大事了。我快要嚇死了。”

沈易虎聽了半天,罵道,你小子又趟這趟渾水,你等着我,我馬上趕來了。

攤上了七個白骨一具女屍,怎麼算起來都是大案子,直接從市局派車過來,沈易虎最先到的,陳荼荼也趕來了,休息一天,氣色恢復了六七分。

一羣人趕到了樓下,我讓沈易虎和陳荼荼跟我,先進去看看:“不要進去多了,我腦子不夠用了。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wWW_ TTκan_ ¢ 〇 「這tmd還怎麼打,對方簡直就不是人,簡直就是天神下凡!」

「走吧走吧,快把黑虎抬走了,實在是丟人丟到家了,就算是整個武館一起過來,咱們也不是對方一個許曜的對手啊。」

怒龍武館的人先是討論了一番后,十分恭敬的對許曜和宮本千葉道歉。

昊凱和黃弛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他們曾經與黑虎交手過,甚至會覺得許曜是許曜派來的演員。

但事實就是,能夠將黑虎一腳踢飛那麼高的,也確實不是普通人。

「咔咔咔咔!」

突然牆面的裂縫逐漸變大,被鑲嵌在牆面上的黑虎,居然又動了起來。

「混蛋……我還沒有輸,我怎麼可能會敗給你這麼一個醫生!」

黑虎此刻居然硬生生地從牆壁之中爬了出來,他伸手擦了擦自己口中的口水,眼中出現了一發狠性。

「難道直到此刻,你還沒有辦法認清楚實力的差距嗎?」

許曜眯眼看向了那瘋狂的黑虎。

黑虎之所以沒有受多大的傷害,是因為自己剛剛已經留了一手,否則以他地仙之境的修為,只需要一揮手黑虎就會化為灰燼。

但黑虎不信,他剛剛吃了許曜一踢雖然覺得渾身劇痛,但是身體還能夠承受下來,心中也以為許曜也只不過如此而已。

此刻他還有一口氣在,他絕對不能讓一個醫生打敗自己,一想到自己被稱之為黑拳王,此刻居然在踢館的時候被一位醫生打敗,他就覺得無比的憤怒。

「與我再戰!」

黑虎如同一頭髮狂的野牛一般,橫衝直撞的朝著許曜衝去。

而此刻宮本千葉正站在許曜的身旁給他遞水,看到有敵人衝來下意識的想要拔劍禦敵,卻被許曜伸手握住。

「對付這種人還是讓我來吧。」

許曜先是讓宮本千葉將木劍收回去,隨後再度看向黑虎的時候,那碩大的拳頭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啪!」

拳頭狠狠砸了下來,那無比猛烈的拳擊帶著一陣可怕的衝擊,讓所有人的身體都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為什麼!」

黑虎一臉吃驚的看著自己的前方,他那含恨一擊居然被許曜一隻手接了下來!

許曜的手掌甚至不如他半個拳頭大,但是卻伸手就將他的拳頭接了下來,穩穩地將他的攻擊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沒看到我正在跟愛人聊天嗎?難道你不清楚什麼叫做文明禮儀?」

許曜眉頭一皺手指猛地用力一捏,黑虎那巨大的拳頭居然發出了骨頭破碎的聲音,他的拳頭被許曜捏在了手中不斷的變形,那響亮的聲音以至於讓人頭皮發麻。

「啊!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黑虎跪了下來,舉著自己的拳頭不斷的留著眼淚。

俗話說的好,十指連心,這十根手指乃至拳頭,被許曜一點一點的捏成粉碎,這種專心的痛苦以至於讓黑虎頓時冷靜了下來。

「若是以後再看到你們怒龍武館來到千葉武館惹事,我就上門將你們的武館給廢了。」

許曜留下了這句話后,抬腿一腳再次踢在了他的腹部上,黑虎如同一隻皮球般被一腳踢飛數米遠,重重地落下后被幾個同伴送去了醫院。

「……太可怕了,這簡直就不是人類所能達到的力量……」

昊凱心中不斷的冒起了冷汗,他一想到之前他還站在許曜的面前,威脅他讓出宮本千葉。

現在想來,這簡直就是將自己的頭伸到狗頭鍘里,試試刀的鋒芒,自己完全就是在找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