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金帝翔空術!」

三皇子長嘯一聲,在他背後,閃耀出來了劇烈金光,竟是演化出來了一對長達十多丈的巨大金色雙翼,他大手一抓,金光落下,將秦南四人身形抓住,雙翼一陣,竟是掀開一場可怕的風暴,直衝而上。

四面八方用來的斷腸獸,都被扇飛,無法聚攏。

砰!

三皇子雙翼消散,落在地面,急促喘氣起來。不只是他,秦南三人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剛剛那一戰,消耗不小。

「媽的,這群斷腸獸,真的瘋狂……」龍虎心有餘悸,還好這群斷腸獸,沒有衝上山巔來,否則的話,他就要施展看家本領,撒丫子開跑。

秦南白了他一眼,懶得跟他廢話,朝著前方看去。

這一看之下,他眼中就露出了抹震撼之色。

只見到,山巔之上,是一個小型的湖泊,湖泊之水,呈現了冰藍色,散發出來了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靈氣,猶如天池一般。

在這湖泊中央,聳立著一尊大樹,大樹粗大,筆直而起,長達五丈,在這大樹四周,則生出了七色花瓣,將大樹層層包裹,只露出了一個大樹的頭部。

呼哧呼哧。

大樹彷彿像是一個活人,發出了劇烈的呼吸聲,伴隨著每一次呼吸,湖泊湖面,都會掀起層層波浪,掀出一股半聖威壓,令人心神晃蕩。

「這……就是龍淵樹!」

三皇子眼中露出了抹火熱之色!

龍淵樹,在整個焚天古國,都有著崇高的地位。這不僅僅是它的龍淵果,服用下去,效用非凡,它還是吉祥、國運的象徵,也是因此,哪位皇子採的龍淵果最多,才能獲勝,並且獲得帝國的認可!

因為,獲得龍淵果越多,那就證明著,那位皇子,獲得了龍淵樹的認可!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森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三弟,你終於來了啊,二哥我……可等你好久了!」

ps:21號爆發,凌晨第一更!如今絕世戰魂,已經是**第二名了!希望大家多多投**,拿下第一!等21號上午開始,絕世戰魂正式爆發! 第五百七十五章帝鼓響、群臣聚

此時此刻,白虎城!

當龍淵秘境開啟之後,皇宮之中的各大勢力,都陷入了平靜之中,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等待十天之後,秘境比試結束,看看到底是誰,獲得了第一!

然而,異變突生。

咚!咚!咚!

一道道巨大的鼓聲,從那皇宮深處,響徹起來。鼓聲浩蕩,凝而不散,彷彿從虛空高處,俯衝而下,沖入了整座皇宮的大小角落。

「這個鼓聲……莫非是帝鼓?有人敲響了帝鼓?」

這一刻,皇宮內的無數人,全部都被震動,臉上露出了驚駭。

皇宮之中,有著一尊鼓,名為帝鼓。帝鼓一旦被敲響,皇宮內大大小小的權臣,無論在幹什麼事情,都必須要前往金鑾殿,匯聚一堂!

每臨大事,帝鼓必響!

上一次皇宮帝鼓敲響,是因為要和另外三大勢力,聯合追殺秦南,當今焚天皇帝徵集群臣意見。 傲嬌總裁無下限:強寵99次 這一次,帝鼓居然又被敲響了?難不成發生了什麼大事?

「走!速速前去金鑾殿!」

「帝鼓一響,不知道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快點!」

整個皇宮,瞬間沸騰,大大小小的權臣,都朝著金鑾殿前去。

金鑾殿,乃是皇宮唯一的正殿,除非「祭天大典」「詔令太子」,或者是某種重大事件,各大權臣,就要進入金鑾殿,召開朝堂會議。

不到一柱香時間,諾大的金鑾殿中,人滿為患。

這些人分別是刑部尚書、禮部尚書、兵部尚書、丞相等等,都是手握重權,在整個焚天古國內,都有著舉重若輕的地位。

然而,現在這些巨頭們,眉頭都擰了起來。

因為……

焚天皇帝沒有在金鑾殿內!

如果不是皇帝的話,那麼是誰,敲響了帝鼓?

「諸位!」就在眾人疑惑之際,一道中氣十足,雄渾霸氣的聲音響起,「今日本營長突然敲響帝鼓,召集大家,頗為唐突,還望各位勿怪!」

嗖!

伴隨著話音,一道人影,浮現出來,站在那龍椅之下,群臣之上。

來人,赫然是狄風雲!

眾人看到狄風雲,神情齊齊一怔,眼中疑雲更甚。

狄風云為何敲響帝鼓?

雖然疑惑,整個金鑾殿內,都是一片安靜,無人吭聲,都在靜靜等待著狄風雲開口。

要知道,在焚天古國內,各大權臣,儘管把持著權利,但是在白虎營、鳳凰營、玄武營三大營面前,地位就要弱了不少。因為這三大營,傳承了幾百年,教出了一屆又一屆的天才弟子,積累的底蘊,非常可怕。

更何況,眼前之人,還是白虎營營長狄風雲,地級八品武魂,焚天古國第一天才,未來刻意衝擊半步武祖的人物!

狄風雲沒有說話,反而是朝著金鑾殿外看去。

嗖嗖嗖!

數道破空聲響起,只見到王老,還有玄武營的熊副營長,都是步步生風,急速趕來,越過眾臣,走向了隊伍的最前方。

「嗯?狄風雲?」王老見到狄風雲,微微一愣。

四周權臣,都隱隱察覺到了什麼,沒有吭聲。

「周碧華呢?」狄風雲高高在上,彷彿在俯瞰著王老,喝道:「帝鼓敲響,他身為焚天古國鳳凰營營長,難道他不來參加會議?他這是想要違反規則嗎?」

一字一句,如同棒喝。

誰也沒有料到,狄風雲會在這個時候,突然發難。

這讓各大權臣心中,都微微一動,狄風雲和周碧華之間的恩怨,早就眾人皆知,只是周碧華一身修為,達到了武聖境界,所以一直以來,狄風雲都未親自對周碧華髮難。

今日突然發難,難不成狄風雲有了十足的把握,對付周碧華?

「抱歉,營長不在焚天古國內!」王老神色冰冷,毫不懼怕。

「原來如此,不過沒來也就算了,這一場大戲,他不能親自看到,也是他的損失。」

狄風雲言辭之間,對於周碧華極其不敬,只是還未等王老呵斥,就聽狄風雲話鋒一轉,變的慷慨激昂:「今日,敲響帝鼓,召集各位重臣,只是為了讓各位,來親眼見證一場精彩對決!前一陣子,我偶然得到了一塊異寶,通過這塊異寶,刻意看到龍淵秘境,斷腸山上發生的一切!」

通過異寶,可以看到斷腸山上發生的一切?

此話一出,在場權臣,精神齊齊一振。

眾所周知,龍淵樹,就在這斷腸山上!

「按照我的估計,如今二皇子、三皇子,已經帶著兩隊人馬,同時匯聚了斷腸山!」狄風雲嘴角勾起了抹冷笑,道:「龍淵樹即將開啟,今日我便施展這件異寶,讓全場各位,一同欣賞,到底是二皇子勝,還是三皇子贏!」

在場諸位大臣,聽到這句話,都是微微一愣。

他們從這句話之中,捕捉到了兩層含義。

第一層含義,此次龍淵秘境裡面,其他皇子,包括大皇子和九皇子在內,全部淘汰,只剩下了二皇子和三皇子,並且二皇子和三皇子,此刻就在斷腸山上。

至於第二層含義,更加令人深思。

眾所周知,白虎營、商道盟支持著二皇子宋立。鳳凰營則支持著三皇子。

現在狄風雲敲響帝鼓,召集權臣,是不是也就代表著,二皇子和三皇子之間的對決,二皇子必勝?

否則的話,狄風雲如此大張旗鼓意義何在?

「這是怎麼回事……」

王老瞳孔一縮,心中浮現出來了抹不好的預感。

狄風雲,為何對二皇子,如此自信,不惜敲響帝鼓,召集權臣?

「天地依法,元始神珠,龍淵本相,虎眸探虛!」

狄風雲長嘯一聲,從他口中,吐出了一顆圓潤的珠子,珠子之中,遊走著數條金龍。緊接著,他屈起手指,點在了珠子上,一道道的光華,瞬間從這珠子中噴發而出,朝著四面八方延伸開來,緩緩凝聚成了一張巨大的光幕。

光幕之中,有著一座巨大湖泊,湖泊中央,豎立著一座如大劍般的山峰。

「這是……斷腸山!」

一位重臣忍不住開口。

龍淵秘境,開啟了一代又一代,他們曾經也進入過裡面。

「看!」

狄風雲大聲一喝。

水幕上的畫面,一陣晃動,好像是突然從天上,飛到了山峰頂部的上空,那山峰頂部的水池,池中被七色花瓣包裹的巨樹,還有三皇子、秦南、死亡大帝、龍虎,二皇子、姚極的身影,全部浮現出來。

「這……真的是二皇子和三皇子!」

在場的各位大臣,神情都是一震,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狄風雲,還真的可以讓他們,看到斷腸山上兩大皇子的對決。

王老見此,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

狄風雲,他到底想幹什麼?

ps:21號爆發第二更 第五百七十六章七色花開、百獸朝拜

此時此刻,龍淵秘境,斷崖山山巔。

焚天古國皇宮內發生的一切,並沒有帶來任何波動,悄無聲息,山巔上的眾人,都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正被狄風雲、王老、熊副營長,還有各大權臣,正盯在眼中。

二皇子神色森冷,他動用詛咒盤,隔著數百里,追蹤三皇子等人的蹤跡,卻沒有想到,三皇子手段超然,竟然跨越虛空,降下攻擊,差點讓他受傷。

這個三弟,隱藏的可真深啊,如此修為,曾經卻未表現絲毫。

「二皇子?」

秦南四人,神色都是一凜,顯然沒有料到,二皇子宋立,竟然早早就來到了斷腸崖山峰上。

「二哥,手段非凡啊,龍淵秘境剛剛開始,你就能找到斷腸崖。」三皇子很快回過神來,對著秦南,使了一個眼神,淡笑開口。

秦南立刻會意,眼中露出了抹鋒芒。

如今,二皇子身邊,只有一位姚極,而他們這邊,有著龍虎和江碧蘭支持,若是戰鬥起來,可以輕而易舉將二皇子擊敗。

「呵呵,比不過你。」二皇子聳了聳肩,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對著秦南露出了抹詭異的笑容,道:「段青,你們現在想要動手么?我勸你不要著急,等龍淵樹七色花開之後,採到了龍淵果,我自然給你一場戰爭。」

「嗯?」

秦南眉頭一皺。

二皇子這般有恃無恐,到底是裝的,還是有著什麼底牌?

「大爺我就看不慣你這樣陰陽怪氣的人,吃你大爺我一拳!」龍虎面露不屑,大步一垮,一身彪悍氣勢,衝天而起。

然而,異變突生。

嘩啦啦。

那冰藍色的水池之中,湖水翻滾起來,幾條黑影,像是感知到了什麼,浮現出來,散發出來了一股強大的氣勢,席捲全場。

這股氣勢,竟然是妖尊五重!

三皇子神色一變,道:「不要動手!」

龍虎被那幾股氣機鎖定,只感覺通體生寒,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三皇子深吸了口氣,道:「以前我聽那些前輩說過,龍淵樹七色花開的時候,是不允許動用武力的。否則的話,水池之中的守護妖獸,會將你視為敵人,會直接對你出手,將你殺死。」

「媽的。」龍虎滿臉憋屈,這個斷腸山,不可以飛行,不可以動手,簡直讓人鬱悶。

「三弟博學多才,知道的還挺多的嘛……」二皇子嘴角勾起了抹笑容,頗為邪氣。

秦南等人,直接將這個傢伙給無視了,既然不能動武,現在只能按兵不動,這個二皇子宋立,說話陰陽怪氣,沒必要搭理。

「三皇子,七色花開是什麼?」

秦南對著三皇子傳音道。

「你們看到沒,在這顆龍淵樹上,被七色花瓣包裹了。等這七朵花瓣盛開的時候,龍淵樹上,才會結出一枚枚的龍淵果。到時候,我們才能按照龍淵樹的指示,前去採摘龍淵果。」三皇子對著秦南等人解釋道。

「原來如此……」

秦南看向了水池中央。

那包裹在龍淵樹上的七色花瓣,正在緩緩向外綻放著,只是速度比較緩慢,若是要全部盛放的話,怕是需要一點時間。

秦南眼角餘光,瞥向了二皇子和姚極。

這兩人渾身輕鬆,風輕雲淡,彷彿勝券在握一樣。

「從明面上來分析,我們這邊的戰力,根本不是二皇子等人能比的。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二皇子和姚極,身上極有可能,隱藏了某種強橫的底牌。」

秦南眼光一閃,這個時候,站在遠處的江碧蘭,也對著秦南,做出了一個隱晦的手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