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6 日 0 Comments

「駱總,這樣做會不會太冒險了……」

其中的一位男子看著手上的文件忍不住說道。

他的對面坐著的不是別人,正是處理了光頭哥鬧事的那位駱主任,此人名叫駱文星,是央視編導部主任兼綜藝頻道總監。

駱文星對面的這位名叫田野,是綜藝頻道的副總監,也是這次小品大賽的總負責人。

「時代不一樣了……直播已經成了一個趨勢!我們和企鵝視頻有過好幾次的合作經驗,應該沒有問題。」

駱文星微微搖頭,

「錄播的話是穩妥一些,但那樣也會失去很多觀眾,還會被不少觀眾質疑比賽的公平性,今天秦川住個A區就能上熱搜就是很好的例子。就算你不直播,很多網路主播選手也會無意識的將比賽信息泄露出去。」

近幾年連央視春晚的綵排都被拍了出去,更別說是小品大賽。

「駱總,理是這麼個理,但….萬一…..這次有很多網紅選手,第一輪初賽又是自選節目,萬一節目出現三觀、低俗等問題,想補救都來不及!」

田野還是有些不放心。

原本這次大賽綜藝頻道是打算全程錄播的,和上一次大賽一樣,連總決賽都是錄播,最後在央視三套上星播出。

但….自從央視宣布了小品大賽后,龍國的幾大視頻網站齊齊找到了央視,想要和央視合作搞全程網路直播。

從初賽到最後的總決賽一場不拉。

如此,雖然央視這邊能拿到不菲的費用,可風險也相對提高了不少。

「這個問題到是不用擔心,沒人敢拿這種大賽開玩笑,除非他們想自毀前程!下午宣布對上午那些帶節奏網紅的處理結果的時候…..你沒看到他們的樣子!」

駱文星擺了擺手。

話說今天下午的時候,對之前帶節奏的網紅處理結果已經出來了,光頭哥利用網路主播身份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成立,被行政拘留十天。

同時平台方那邊也做了封號處理。

還有其他的那些在現場直播的網紅也各自領到了相應的處理結果。

當時那些網紅的臉都嚇白了。

相信經過這件事之後,各路網紅已經知道央視不是開玩笑的地方,央視更不會隨隨便便吃網路直播那一套。

所以…..他們也不敢拿小品的內容開玩笑。 敵人已經是打退了。

這不,此刻葉浮生看向了雅典娜。

雅典娜也是主動地打開了光幕牆,就沖著這對方提供增援這一點,她可以跟對方簡單的溝通一下,如果對方的想法不過分,按照這對方不過分想法來,那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隨後呢,就這裡是不是可以生存,以後是不是可以到此為止不要繼續的打下去的問題好好地談了一下。

葉浮生的意思,很簡單,只要是你安穩的在這裡,我也不這麼的繼續的跟你趕盡殺絕了,你就在這裡生存,他就離開這裡回去了。

雅典娜呢,點頭了。

只要是這葉浮生的提議不是很過分,其實,雅典娜那也是願意配合的,這不,點頭就是答應了。

隨著雅典娜這麼的一點頭答應,事情呢,那也是變得簡單了起來。

就這麼的按照點頭答應來吧。那就應該是撤離了,是吧?

但是,想撤離,這是何其容易的事情啊。不是這麼的容易就可以辦到的呢。

時間一晃!

也不知道是過去了多久的樣子。

葉浮生必須是要承認這樣子的一條訊息情報,那就是通道已經是關閉,你想出去,那是你想的事情,現在的關鍵問題就是你已經是沒有了出去的這麼一種可能!

你當然是可以不放棄希望,打探打探了,反正來時候的道路已經是徹底的瓦解了。

但是有一點好,那就是可以聯繫上外界。

所以這編導還是可以將這裡的情況拍攝下來當做是素材這麼的傳輸了回去。

外界呢,甚至於也可以幫他們找一找時空之門,應該是沒有希望。

電源啥的,那也可以解決,直接就是通過石油開採的一種方式,利用這船隻上的發電機來進行發電,從而是進行充電。

前提是,這軍艦航母不要是有巨大的毛病。

單純是個把兩個小零件壞了,那都可以進行修整修復,那麼,這樣子的一個局面還是可以維持下去,一旦是整個軍艦的整體破損,那恭喜你,只能報廢了,大型的修理廠沒有,機床也沒有,這縫縫補補的大型維修完全沒有辦法支持。在這麼一種情況之下,一步一步,一定是要走穩。

可是不要是這麼的繼續的禍害軍艦航母了。那,航母下潛,隱藏了起來,軍艦呢,那更是直接就是靠邊靠攏停靠了起來,直接就是納入到了防禦的範圍之內,跟著這雅典娜一起來防禦。

葉浮生呢,此刻已經是行動了起來,他要去內陸深處,隨後好好地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路可以走,不能在這裡繼續的耽擱時間了。

嗖!

葉浮生的身形,那是在瞬間就是竄了出去,這速度那叫一個快,真的是誰都不可能是讓他停留下來。

一聲救命啊瞬間就是讓葉浮生止住了身形。

止住了身形以後,直勾勾的盯著這前方看著。

看著,一句話都是沒有多說的這麼一種樣子。

這麼的,這是看看也就是沒說話的這麼一種樣子。

前方呢,這是有著兩個男生已經是將一個女生給堵住了,這是徹底的讓這位女生無路可走了,這架勢這感覺,這是要讓這位女生知道知道此刻此時這事情已經是發展到了何等一般是嚴苛的地步。

可不是在跟你鬧著好玩哦,絕對不是!

女生的心情已經是有點不太好了,啥呀這是?這是鎖定了她是如何?對方是要幹嘛?對方這是準備將不招人喜歡給這麼的進行到底,是么?

這是一點都是不招她喜歡啊,真的。

「你沒看出來么?因為你,我的情緒不是很好了,嗯!」

女生點頭。

「誰?因為誰?」

「你,你,因為你!」

「啊?因為誰?」

「你!」

女生大喝。

「那我得是要為你的心情負責啊,我必須是要做點什麼讓你的心情好起來才行啊!」

對方這色眯眯的右手,已經是抬起了,企圖就是朝著這女生的身上觸碰而上,這是要干點什麼事情才行哦,這是要得到了這位女生哦。

這是……

想法是好的!

結果就是葉浮生從暗處走了出來。

走了出來以後,一雙眸子真的是直勾勾的盯著這兩個人看著。

這麼一個人一出現,瞬間就是讓對方警覺了起來。

對方警覺了起來以後,瞬間就是盯著葉浮生看著。

這是死死的盯著你,認準了你,隨時就會是將攻擊朝著你的身上招呼上去。

無所謂,都是小事情。

葉浮生那是堅定了這想法,不會是正眼多看對方一眼。

「你是誰?是護衛么?」

高個子男子看著葉浮生問道。

刷!

身形一瞬,人到,刀子也來了,一刀子就朝著這位高個子的身上招呼了上來。

這看似簡直就是要將對方給一分為二一樣。

但其實,對方這是處在了如此一般的攻擊之下,只是吃痛之下就倒飛而去,並未是被葉浮生給威脅到了生命。

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對方的雙手攥緊,恨不得就是要將葉浮生給捏死的這麼一種節奏,這個該死的,真的是整得他都不是很高興了。

第二次,攻擊再來!

這是追著就砍,一次無法破防,第二次呢?

第三次呢?

砰砰的聲音持續的響起。

在這樣子鍥而不捨的攻擊之下,總算,這是盯著一個點那是將防禦給徹底的破了。

鮮血淋漓。

這不,這裡的人也是會被攻破防線,也是會受傷的。

對方的雙眸充斥著驚恐的盯著葉浮生看著。

已經是不管用了。

既然是已經破了這防禦,那接下來的攻擊就更是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真的是一次比一次要來的嚇人的這麼一種感覺,就聽見了噗噗噗的聲音,那是不絕於耳的這麼一種樣子。對方呢,這是徹底的栽倒在了這血泊之中。

葉浮生的目光呢,也是看向了這位矮個子,你的大兄弟已經是完犢子了,那剩下的,可不就是你了么?

嗯,這是準備直接就是朝著對方出手了,不給對方帶去了這致命的傷害,那就不可能。 「現在這種情況回去妳的情緒能好嗎?」他扯著唇角疑問。

「實在是很抱歉,我住不慣別人的家……」

「妳是我侄媳婦,怎麼這裏就成別人的家了?」這麼客氣有禮的女孩也真是少見,看來她跟那孩子生活一定很累。

「這怎麼好意思呢?」她寧願一個人到外租房住,也不願在這跟一個陰陽怪氣的人相處,但是這種話又不能輕易地講出口來。

「老爺,這位就是姚小姐呀!」一位婦人聽到門口傳來熟悉不過的聲,興奮的自己走過來接近二位。

「林嫂?!」姚若馨覺得不可思議,感覺眼前這位夫人特別的熟悉,她的長像跟裝扮特別像樊紀天的母親身邊經常進進出出的,平時跟在她身後的一位傭人。

「哈,我是她的妹妹,我叫林桐,在這邊叫我桐姨就好了。」

原來,姚若馨看着四周不知所措,驀然來到生疏的環境好怪異。

「進來吧,別在外面喂蚊子老爺!」

「好好…侄媳婦,我們走。」能夠大膽地喊,放肆失禮的態度的人,也就只有林桐這麼敢。她相差自己的姐姐林媛三歲,今年約四十四歲。

「我說紀天還真是有眼光,雖然跟他相處不是很久,可是選到這麼漂亮的來當老婆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林桐邊走着邊滔滔不絕的說,連樓梯走到哪了都是靠感覺繼續往前。

「謝謝妳。」

姚若馨還是頭一次見到一個這麼放肆又沒大沒小的貼身傭人,雖然她一點也不介意對方的口氣怎樣,不過有時說出來的還真的挺讓人心裏不舒服。

「房間到了,今天妳就睡這,跟我睡,怎麼樣這消息很棒吧?」林桐開心地換上睡衣,毫不掩飾身上累積生存下來的肉肉,她在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孩面前換上自己心愛的睡衣。

雖然這樣的房間可以容忍下四五個人睡在同一張,不過要她跟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婦人一起睡還真是有點不太能適應。

「妳呀,別看老爺那個樣子,其實他是非常好的人,要不是因為他,我呀可能就死在外頭了!」

「桐姨,您這話是甚麼意思?」雖然她不太想知道的太多關於那位先生的事情,可是這個林桐想說的話就會講出來,她就算不想聽也是不可能的事。

「老爺他很好,曾經我在外面跟幾個男人打架,是那群人招惹我的,我身手不錯,每當打起架來是我最享受的時刻,我的興趣很奇怪特別喜歡揍人。可能是因為那些人欠人揍啦,而且還偷襲我,像我這麼軟弱的女子竟然做了這麼過分的事來,但是幸好老爺救了我,不然我肯定這顆頭被砍下來了!」

林桐腦海中開始回憶那次的場景,四個男人打她一個女人作法完全是惡劣的手段,若不是那一天正好遇上樊仁翔,恐怕她這條命都要飛了。

「聽桐姨這麼說,妳一定很會打架吧?」

「我呀空手道的教練……其實那孩子也是姐姐我教出來的。」林桐說到那孩子,臉色不自覺的紅起來,兩手摀住臉頰上拚命的搖頭不停。

「那孩子……是指樊紀天嗎?」她能想的就只有個人。

「聰明,不過後來老爺就不把他交給我了,可能在老爺眼中我還不算強!」

林桐不甘心的咬住手帕,淚水猛然的狂流下來。

看來樊氏家族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普通。

「桐姨,我想保護自己,學着不依賴別人,妳可以教我幾招?」

林桐不解,疑惑的表情緊緊盯着她「唉,我這只是三腳貓的功夫,那孩子現在肯定比我強多了,再說倫家已經很久沒有打架骨頭都硬梆梆了,最多也只能教防身術!」

基本的防身術她可以從高手這邊學來的話也是滿不賴的。「那我可以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