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雷球的速度極快,電光火石之間就接近了施恩。

就在這時,只見施恩的一道殘影大吼:「受死!」

只見一頭在發愣的完全是打醬油看戲狀態的上半身是牛,下半身是魚尾的半牛半魚異獸王,當頭就挨了施恩殘影的一招攻擊過來!

它看著施恩的手掌在他的視線里開始放大,放大,最後,狠狠的挨了一掌。

然後,一個倒仰『嘭』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而那邊,被雷球砸中的地方,方圓三丈的地方都一片狼藉,地面上更是有被燒黑的地方,碎石也是一地。

而就是沒有施恩的身影。

而此時,真正的施恩卻是站立在那頭既是牛又是魚的異獸王的肚皮上。

「我,好像摸出了一點門道了,你們的預判能力,我應該可以學習一下。」 施恩因為蒙著眼睛,所以並沒有看到黑色巨兔幾異獸王雙手凝聚出來的雷球,不過,他卻是開始注意到了這群異獸王的超高預判能力。

這讓他回想起了老王八當年在荒山的時候,曾經對他進行過類似這樣的訓練,只不過他當時沒有堅持下去,或者應該說是當時老王八喝高了,一時興起,後來也只是教給了施恩一點皮毛,酒醒后就把施恩給撂在一邊,偷偷地跑山下什麼地方去禍害人花姑娘去了。

一想至此,他便開始回想起老王八當時對他說的那些話。

「我戳,嘿嘿嘿,你看,為師這麼高尚的人,都會忍不住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更別說江湖上那些宵小之輩了,所以吶,為師要訓練你,就算是被人戳了眼睛,也能應對自如。」

「為師要你預判出我的出招,然後躲避過去,躲不過就要挨揍,而且,不僅要感受為師的出招氣息,還要感知為師出招的強弱,我們練武之人,視力方面是絕對的靈敏,所以總會來過依賴眼睛,這也是我們的優點,亦是我們的弱點。」

「給老子繃緊全身神經,將真氣運行到全身的每一處毛孔,把你的感知能力提升到極致,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能通過毛孔感知到氣息的波動。」

「你要記住,哪怕你再厲害,視力依舊只能捕抓事物的移動速度是有限的,若是超過這種速度,就像是早晨的陽光照射進來時,你能夠捕抓到嗎?所以現在,給我擯棄掉你的那雙眼睛,用全身毛孔去學會感知,只要你能感知到,那麼,你就有機會捕抓到光了。」

回想起老王八當年說的那些話,不得不說…是一點作用也沒有。

這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說到底,什麼都還是要靠他自己。

黑色巨兔幾異獸王轉過身去,看向了站在牛魚異獸王肚皮上的施恩,當即前腿凝聚出一個紫色的雷球來,仔細看的話,它這凝聚出來的雷球,就像是一種能量的結合,這其中似乎還藏著恐怖的雷霆之力!

那黑色巨兔幾異獸王那對前腿一下子朝著施恩那邊打去,施恩本能地感應到了一陣危機感,他本來是想使出氣牆來的,但是一想到這氣牆會被很快打破,而且根本沒能傷到那群異獸王,自己反而會被對方所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笈裡面的小豬看到施恩被修理得那麼慘,一時救主心切的它,手裡抓著個平底鍋就往半空中的那隻黑色巨兔幾異獸王就是一扔。

它前些日子因為有在巨石階梯上面訓練過,也是有點兒力氣的。

這平底鍋一扔,還真的讓它給扔中了。

「噔!」

被扔中了平底鍋的黑色巨兔幾異獸王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就連它平時自己撓痒痒的力氣都比這要大得多。

不過,卻是引起了它的注意,當他轉過頭過來看向這邊的時候,那邊的施恩已經提前離開了,那顆紫色雷球不偏不倚的打中了那頭無辜的牛魚異獸王的身上,頓時四周是十里飄香,還是牛肉和魚肉香。

可憐的牛魚異獸王,它一定是跟施恩八字犯沖,不然也不會總是為他背鍋!

「哐當。」

一陣異響驚動了施恩,但是並沒有察覺出任何的危險。

於是,施恩直接施展鬼步來到那個異響發出的地方,低聲將那個掉落在地上的平底鍋給撿了起來。

「平底鍋,還是我的平底鍋,哦,應該是小豬扔的。」

一下子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的施恩,倒是沒有什麼。

但是,忽的,他握著手中的平底鍋,一下子好像悟到了一點什麼東西。

腦海中閃過了在用這個平底鍋做菜的時候,似乎好像有誰更他講過些什麼…

「嗷!」

一頭背部滿是針刺的鱷魚異獸王忽的從一旁伺機出擊,張著滿是獠牙的大嘴咬向了施恩。

然而,當它一嘴巴咬了下去后,卻是吃進了一嘴泥土。

而施恩本人呢?他則是坐在了某個岩石上面,手裡握著他的平底鍋,在思考著什麼。

「平底鍋,可以用來炒菜,也可以用來當武器扁人,不過一般都是女子用以毆打不成器相公所持兵器,說到底鍋子就是用來烹飪的,它呢,可以吸收外在的能量來燒出盤盤大菜,以後啊,最好是自己學會做菜,不然呢,成了親可就要天天等著挨娘子的平底鍋了。」

他的腦子裡,突然蹦出了一個人來,是他私塾的先生,當年附近有媒人想來與先生說一門親事,卻是被先生給回絕了,事後弟子們都問過先生為何不娶妻,先生只是拿著個平底鍋出來,然後對所有弟子這般解釋。

吸收外在能量,燒出一盤盤大菜?

在這一刻,施恩腦海中,似乎某條一直斷掉的筋,被連接了起來。

「我,我好像,有思路了,我好像有思路了。」

「可是,接下來要怎麼做才好呢?該怎麼做呢?想想,再想想…」

就在施恩陷入沉思之中,一頭長著三個腦袋的獅子異獸王,其中一個獅子頭竟是張開了嘴巴,然後從口中吐出濃郁的黑煙來,瞬間席捲了這一帶,將正在思考之中的施恩給包圍了起來。

瞬間,施恩就被這三獅子頭異獸王的濃煙給淹沒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包圍在四周的異獸王們發現,煙霧之中並沒有任何的動靜,而且它們再也沒有誰出現被偷襲的情況,那是不是就是說,那個外侵者被三獅子頭異獸王的毒煙給毒倒了呢?

但是,以防萬一,異獸王們還是小心為妙,它們讓三獅子頭異獸王繼續噴出濃煙,甚至讓另外兩個獅子頭也噴出它們特有的毒煙。

一時間,這周遭開心瀰漫這黑綠紫三種顏色的毒煙。

就連異獸異獸王更是往後退了一段距離來,就算是它們也有些懼怕這三獅子頭異獸王噴出來的毒煙。

就這樣結束了嗎?難道強如施恩也要敗在這群異獸王的手上嗎?

早就從笈裡面跑出,遠遠地躲在安全處的小豬這般擔憂著。

不,不會的,主人不會就這麼敗了的。

一時間,小豬有些痛恨自己,明明那麼努力地鍛煉自己,想要追上主人的步伐的,可是當它嘗試著要去幫忙的時候,卻是感知到自己與那群異獸王之間的差距。

人家那麼大塊頭,它就這麼十幾斤肉,哪裡會是別人的對手,更別說,這群異獸王還會噴火結冰雷電這些超異能的,它小豬除了腦袋積滿了大量知識信息外,就沒有其他異能了。

就在這時,所有異獸王,包括小豬,都感覺到,一個恐怖的氣息猛然出現在這天地之間!

這氣息讓這神山九層的所有異獸一時間都免不得有些驚心了起來。

小豬感覺到這氣息似乎對自己並沒有敵意,立時高興了起來。

一定是主人,一定是他,他沒事,他好像變強了!

於是,小豬睜大了眼睛,便看見了令它永生難忘的一幕! 本來瀰漫在四周的三色毒霧,似乎被某股力量給吸收掉似的,朝著某一處如同漩渦一般,開始不斷地被吸收進去,而隨著三色毒霧的消散,可以看清楚那漩渦的中心處,出現一個身影。

漸漸的,這個身影現出了原形,不是施恩還會是誰,而且,他高舉著右手,那吸收著三色毒霧的漩渦中心點,正是施恩的右手掌。

當三色毒霧被全部吸收掉后,只見施恩的右手掌上面出現了一顆發出三色光彩的圓球而且這顆圓球似乎並非固體,而是氣體,只是外形一直保持著圓形而已。

「呼,原來是這樣,哈哈,看來,我這是成功了的樣子了哦。」施恩的右手臂開始冒著絲絲白氣,就好像是開水煮沸時往外冒的蒸汽一般,而且,可以見到施恩的整隻右手臂,在這一刻,竟是變得通紅了起來,就好像是被燒得發紅的鐵塊一樣。

「該取個什麼名字好呢?唉,取名字什麼的最難了,隨便來一個吧,就叫它平底鍋吧。」

而隨著施恩的出現,方才那股扔異獸們驚心的恐怖氣息也隨之消失不見,那些異獸王們又恢復了對於施恩的仇視,一隻眉心長了一尖角的巨大灰狼異獸王以驚人的速度,從外圍跳進了內圍,朝著施恩這邊沖了過來。在接近施恩有三丈遠的地方一躍而起,然後頭上的尖角更是忽的發身寸出一股藍色的火焰,準確無誤地朝著施恩發身寸而來!

施恩卻是不以為意,蒙住眼睛的他,似乎察覺到了來自這頭獨角巨狼異獸王的攻擊,絲毫沒有想去躲避,而是徑直的走了過來,左手一舉,只見施恩的左手也開始發出嘶嘶嘶的聲響,不斷的有白氣從他的左手臂生出,緊接著,也看到他的左手臂的皮膚變得通紅無比。

「啊嗚!!」

伴隨著那聲狼吼聲響,那藍色的火焰襲來,施恩左手臂猛地穿入了那爆裂無比的藍色火焰之中,但,並沒有看到他轟然倒下的一幕,反而是見到施恩腳下一蹬,整個人朝著空中的那頭獨角狼異獸王飛去!!

且,他的左手臂更是瘋狂的吸收著這些藍色火焰,所到之處,藍色火焰都被吸收掉。

「嘗一嘗你自己招數的威力吧!」施恩在半途猛地手臂使勁一甩,只見他左手臂吸收掉的來自對方的藍色火焰竟是凝聚出了一團外面帶有藍火的能量球,隨著施恩的手臂這麼使勁一甩,這顆藍火能量球更是『嗖』的一下,穿過了這重重藍火,朝著它們的出產處,也就是獨角狼異獸王的嘴巴裡面而去。

「嘔,咳咳咳,啊嗚,咳咳咳…」

就好像是吃東西的時候,突然嗆氣一樣難受,獨角狼異獸王現在非常狼狽,嘴巴、鼻孔都有藍色火焰往外冒出,這感覺誰都能理解,小時候剛生出,喝奶嗆到吐奶,長大了喝水嗆到眼淚直流,出外應酬喝醉更是喝到吐了,吐得是酒都從鼻孔流出來,反正就是這種感覺。

那獨角狼異獸王還死死的抱住自己的臉,嘴中更是發出嗚嗚的聲音。

遠處的小豬獃獃的看著這一幕,它興奮得不得了啊,自己主人真的變得超厲害的。

此時,還有其他人在暗處觀察著施恩的變化。

一個是真的被施恩猜中的未曾離開的老和尚,另一個則是張小哥,他也沒有離開這裡。

老和尚與張小哥相距不遠,而且他自然也知道張小哥在場,於是便偷偷地走了過去,還打算嚇唬他一下地,趁對方還沒發現他的靠近,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張小哥果真被嚇到,不過他也沒有什麼動作,要是對方真的對自己有歹意就不會只是拍拍自己的肩膀了,所以他非常淡定的轉過身去,便是看到了一個邋裡邋遢的光頭和尚。

他很快的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在下張小哥,玄門弟子,給前輩行禮了。」說完,張小哥對著老和尚行了個禮。

「哈哈,沒把你給嚇著吧!玄門弟子,我看你這一身道服就知道了,怎麼玄門到現在都沒有改正這個老毛病,這弟子一個個都正正經經的,一點也不正經。」老和尚見到張小哥沒有被自己嚇到,稍微有些不如意。

「嗯,五師叔說的是。」張小哥語出驚人啊,他居然稱呼老和尚為五師叔。

這老和尚倒是沒把人嚇著,反倒是被張小哥一句話給嚇到了。

「你怎麼知道的?」老和尚收起了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形象,表情嚴肅到熟悉的人都一時間會認不出他來。

「弟子猜的。」張小哥沒有說謊,他的確是猜的。

根據跟施恩的相處時的交談信息,再加上自己從師父哪裡得到了一些相關信息,兩者結合起來,他才有這麼一個猜測。

施恩的師傅,乃是曾經出自玄門,而且地位不低,能夠接觸到只有未來玄門門主才可接觸到的東西,除了他的師傅外,就是那位消失了的五師叔了。

關於這位五師叔的資料,這玄門之中全部都被銷毀了,就算是當年認識的人,也都絕口不提,而一些把持不住秘密的,自然受到玄門上一代門主的懲戒,用玄門異術消除了關於五師叔這個人的相關記憶。

可見,這位五師叔,肯定對玄門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吧。

但,從玄門至今都不曾去找過這位五師叔的麻煩,加上這位五師叔也從未在外暴露過自己曾經作為玄門弟子的身份。

可見,這位五師叔是有多麼的神秘,他身上肯定背負著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和尚看著張小哥好半會兒,才指著正在對陣另外幾頭異獸王的施恩,對他說道:「這是我徒弟,你應該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那麼,你的立場是什麼?」

「玄門。」張小哥沒有絲毫的考慮和停頓,直言道。

「很好,我很欣賞你,不過,我相信玄門的計劃怕是要落空了,他可是我的徒弟,哪裡會老老實實的跟你回去玄門。」

老和尚非常認真的與張小哥道:「你們應該還是朋友吧,好好珍惜這段友誼,孩子。」

張小哥聞言,卻是陷入了苦思。

抬頭問:「玄門的目的只是讓他恢復自己的身份,是為了保護他,為何五師叔你這般反對?」

「保護他,到那個時候,他還會是他嗎?怕是要變成另外一個人了吧。」

老和尚此時的背影有些唏噓不已,他反問張小哥道:「玄門就那麼希望他回來嗎?難道,就不能相信施恩能夠做的比他還要好嗎?」

「這…我不知道。」

「你會知道的,我相信你,孩子,你留在施恩的身邊,終會看到施恩與他的不同之處,到那個時候,你會改變自己的看法的。」 上古七大宗門聯合大比的前一天。

被暗地裡進行培訓的各大宗門的種子選手也紛紛出關了。

天樞貪狼宗門,當屆弟子如今名聲和呼籲最旺的兩大人物,小胖子湯米以及言倫此時正從自家師傅的研究室里出來,兩個人都是灰頭灰臉的,而且頭髮上面還冒著煙,看來是剛剛被自家師傅叫去幫忙做什麼實驗。

看二人的這副派頭,應該是失敗了吧。

「哈哈哈,成功啦,終於成功啦,師傅我終於成功啦。」

一個比二人還更加邋遢的老頭子,一邊頭髮白一邊頭髮黑,就連身上也是一邊乾乾淨淨,一邊被炸得破破爛爛的,當然是指衣服。

「師傅,你到底研究出什麼玩意來啊?」小胖子湯米走了過來,幫忙拍掉老自家師傅身上的髒東西,很是不解地問道。

他到現在都不能明白自家師傅到底在研究些什麼,才會由此一問。

「當然是很厲害的東西啦,不過暫時不告訴你們,等到我研究出來的這個東西登上舞台的時候,那麼,師傅我將成為這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者!」

瘋老頭卻是閉口不說,整的挺神秘兮兮的。

不過,了解他的小胖子湯米卻是深知自家師傅所研究出來的東西,他越是搞得很神秘的樣子,那麼最終結果多半這東西只是個雞肋。

這是他多年以來所積攢的經驗。

當即就不再發問了。

「嘿嘿,你們倆可以回去休息了,胖子我告訴你,這一次怎麼樣也得在大比上面給師傅我長長臉,至於言倫你嘛,你現在還未能很好地控制自己身上的那股能量,所以不要在乎這一時的勝利得失,知道嗎?你此次在琅嬛福地秘境得到的奇遇,是萬萬年難得一遇的,所以,不要把眼界放在現在,要放眼於未來,你未來的成就,不是這上古宗門所能企及的,懂嗎?」

瘋老頭像是囑咐了自己的大弟子一兩句,然後卻是改臉來勸告自己新招的弟子言倫,他比誰都要明白,現在的言倫,已經不能用他所能企及的目光來看待了。

尤其是在見識過對方身上的那股能量之後,他就更加能夠肯定,言倫絕對會走上一條強者之路來,一條連他們傳承了萬萬年的上古宗門都無法跟隨的路。

但是,現在,言倫體內的這股能量,似乎並未很好的與宿主融合,若是一個不小心的話,還會讓這股能量給流失了。

換句話說,言倫現在只是個考察期,只有得到體內那股能量的認可后,他才能成為真真正正的強者。

「言倫明白。」言倫沒有說什麼,而是低頭回道。

「你能明白就好,回去好生歇息吧,這些天把你們叫過來幫忙,你們也折騰得夠嗆的,回去吧回去吧。」瘋老頭喚二人回去后,他便繼續回去自己的研究室裡面,開始對他研究出來的東西進行再一次的試驗了。

回去的路上,小胖子湯米似乎看出了言倫內心的矛盾,張了張嘴巴,卻是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一想到言倫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對付他們這一屆的那些個弟子是完全沒問題,若是動用他體內那股能量的萬分之一來,恐怕就是那上一屆的師兄師姐們,也是望塵默哀。

只是,本來準備在大比上來盡情展現自己,好回應自己父親期待的言倫,卻是被自己師傅告知不能動用那股能量來,這讓言倫的心情很是不舒暢。

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師傅是為了他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