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好狡猾的趙遠山,好一招堂堂正正的陽謀!

注意到森林狼王朝著自己這邊撲來,感受到那一雙幽綠眼睛之中閃爍著的憤怒與恨意,藍楓的手掌驟然握緊,而後鬆開,旋即又握緊,一個呼吸之後,才緩緩吐了一口氣,苦笑一聲:「看來,這一戰不可避免了。」

或許,在森林狼王的心中,已經將他認定為趙遠山的同夥了。

「嘭。」

肉呼呼的狼崽,終於落在藍楓身旁不遠之處,發出一道沉重的撞擊聲,伴隨著這一道撞擊聲,狼崽嘴裡發出一道痛苦的嚎叫:「咿唔……」

而這一幕落在森林狼王眼中,卻是令得其內心的憤怒與仇恨,再度攀升了一個台階,幾乎睚眥欲裂。

「啊嗚……」

震耳欲聾的憤怒嚎叫,從森林狼王口中傳了出來,震得四周花草簌簌發抖,似乎連那冉冉爬起的朝陽,也受到了驚嚇般,躲進了一團霧氣之中。

電光火石之間,森林狼王已經到達了藍楓的身前,兩者之間的距離,不足一丈。

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森林狼王的龐大身軀,與星級後期妖獸的強大威勢,帶給人窒息感也是前所未有的強烈!

藍楓如同石化了般,身影一動不動,黑寶石般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森林狼王。

三年之中經歷的磨難,在這一刻起到了非凡的作用,劇烈跳動的心臟,粗重的呼吸,強烈的情緒波動,皆是被硬生生壓制了下來,雛臉之上,沒有任何錶情,有的僅僅是平靜,詭異的平靜。

這一剎那,時間彷彿停止了流逝,萬物靜止。

來自靈魂的感知,朝著前方蔓延,將森林狼王的整具軀體,都囊括其中。

在少年那漆黑的眼珠之中,倒映著一根根無形的線條,與塊煉鐵上的紋路相比,這些線條顯得更加栩栩如生,彷彿每一根線條,都是一個生命個體般,十二根線條交錯糾纏,圍繞著一個點穿梭,構建出一幅極為美麗的狼形圖案。

這便是森林狼王身上的紋路!

只要刺中其中任何一條紋路,都將給森林狼王造成生命的威脅!

也是在這一剎那,憤怒得幾乎沖昏頭腦的森林狼王,那龐大的身影,不由得略微顫抖了一下,面對著近在咫尺的少年,儘管對方一動不動,沒有任何動作,但它心頭卻是微微發寒,一股濃濃的恐懼,莫名其妙地從心底湧起,根本不受控制,幽綠雙目之中,也是閃過一抹驚悸之色。

剎那之後,時間繼續流動。

憤怒的嚎叫聲,依舊在藍楓耳邊響起,只是森林狼王的速度,彷彿減慢了數倍。

深吸一口氣,丹田之內的元氣,如沸騰的開水,在體內奔騰,雙足力量驟然爆發,少年的身影化作一道閃電,掠向了森林狼王,稚嫩的面孔,平靜如水。

光線昏暗的森林之中,少年緊握劍柄的右手,五指鬆開,瘦削的手腕,繞著劍柄略微旋轉,旋即驟然爆發一道驚人的力量。

「錚!」

https://tw.95zongcai.com/zc/50383/ 伴隨著一道清脆高亮的聲音響起,那沉寂許久的追風劍,終於第一次出鞘了。

刺目的劍光如同漆黑夜幕中劃過的一道閃電,以超越思維的速度,自森林狼王那龐大的身軀之上劃過,令得其身軀劇烈一顫,同時也將周圍照得透亮。

驚艷一閃,劍光消失,追風劍出鞘之後又入鞘,森林也再度歸於昏暗。

與此同時,時間的流速,彷彿恢復了正常。

在慣性的作用下,少年的身影,直到掠出三丈的距離之外,才停了下來,那一瞬間幾乎被消耗一空的精、氣、神,令得少年那張清秀的臉龐,顯得無比的蒼白,額頭之上,滿是冰冷的汗水。沉重的紊亂的呼吸,從少年的鼻孔之中傳出:「呼……呼……」

這一劍,耗盡了他所有的精氣神,就連丹田之中的元氣,也只剩不到十分之一。

數個呼吸之後,藍楓貪婪般地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地轉頭看向了身側,蒼白的臉龐之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微笑:「似乎,刺中了……」

低緩的聲音剛落下,少年身側的那一道龐大身影,便無力地倒下。

森林狼王幽綠雙眸之中的神采,漸漸消失,黯然眼神中的那一抹不甘與絕望,卻是令人心頭顫慄。

「啊嗚……」

艱難地發出一道無力的悲鳴,森林狼王略微轉了下頭,目光投射到那肉呼呼的小生命上,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目光柔和地注視著狼崽,彷彿要將其模樣永久刻入靈魂,帶入來生。

片刻之後,森林狼王的瞳孔緩緩渙散,磅礴的生命氣息,終究是流逝得一乾二淨,呼吸與心跳,幾乎是同時停止。

「咿唔……」

水汪汪的幽綠小眼瞪著森林狼王的屍體,待得片刻之後,一道脆嫩的悲鳴,自肉呼呼的狼崽口中傳了出來,打破了森林的寂靜。

緩緩地爬到森林狼王的屍體一旁,晶瑩的淚珠在小狼崽幽綠雙眼中打轉,數個呼吸的沉寂過後,悲慟的觸動心靈的哀鳴一聲聲地傳出:「咿唔……咿唔……」

凝視著眼前脆弱的小生命,藍楓的心情略微有些沉重。

儘管他並未做什麼罪大惡極之事,居於他的立場,森林狼王與他之間,只有一個能活下來,他的選擇自然是自己活下來,然而注視著小狼崽那悲慟的眼神,心頭卻是莫名地生出一絲愧疚。這小傢伙的命運,似乎與曾經的自己一樣悲慘。而這,卻是自己所造就的。

「你可以對它心存惻隱之心,但不不必感到愧疚。」

將少年的神情盡收眼底,老者緩緩地道:「在這個世界,人類與妖獸生來便是處於對立的立場。每天死在人類手中的妖獸,不計其數,同樣,每天葬生於妖獸之口的人類,數量也極為驚人。人類以妖獸為食,妖獸亦以人類為獵物目標。人類沒錯,妖獸也沒錯,錯的是立場……」

聞言,藍楓收斂了情緒,淡淡道:「我明白。」

不過,明白是一回事,愧疚是另一回事。

瞥了一眼小狼崽,藍楓沒有理會它,而是蹲了下來,取出氣息感應針,刺入森林狼王眉心之處那一團綠斑圖案。

收集了這一份氣息,他的歷練積分,便將飆升到三千三百一十分。

而按照往屆狩獵歷練的積分排行來看,三千三百一十積分,已經可以穩穩地佔據第一的寶座!

「咿……咿。」

重生嫡女歸來 袖口突然被什麼東西扯動,藍楓低頭一瞥,卻是瞧見小狼崽呲牙咧嘴地恨著自己,旋即用那還未發育的牙齒撕咬著自己的衣袖,那幽綠雙眼中的深深恨意,令得藍楓平靜的情緒,再度掀起一絲波瀾。

凝視著小狼崽許久,藍楓不由苦笑:「人類,妖獸……那麼我又算什麼?」

在其人類的皮囊之內,卻是流動著妖獸之血,甚至連身體都經過妖獸之血的改造,變得更加類似於妖獸,這樣的他,還算是人類嗎?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連睿智的老者,也給不出一個答案,只得沉默以對。

不過,就在藍楓煩悶躁動之時,老者卻是突然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向了遠方,片刻之後,臉色瞬間大變,低喝一聲:「快逃!」

無需老者的解釋,耳邊傳來的陣陣奔騰聲,以及輕顫的地面,便告訴了藍楓發生了什麼事。

身影驟然竄起,連刺入森林狼王眉心處綠斑圖案中的氣息感應針都來不及取回,朝著遠方遙望一眼,藍楓的臉色也是跟著大變:「狼群!」

經過了片刻的功夫,那些本已被甩遠的狼群,循著森林狼王的足跡,追了上來,並且離此已經不遠了。

十多頭森林魔狼……

少年稚嫩的臉龐略微一僵,旋即隱隱抽搐了一下。 屋漏偏逢下雨。

精、氣、神剛被掏空,元氣也消耗得只殘留一絲,卻又偏偏在這個時候遭遇一群森林魔狼,巨大的危機,正朝著藍楓襲來。

莫說他此刻狀態極為不佳,即便是他全盛狀態的時候,也不是十多頭森林魔狼的對手。

故而他沒有別的選擇,轉過身便朝著遠方掠去,連氣息感應針都來不及取回了。

狼群離此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離,看似很遠,實則是一段極為危險的距離,換算成通用的長短距離單位,便是不足一千米,甚至不足八百米,對於擁有著星級中期實力的森林魔狼而言,數百米的距離,不過是十多個呼吸的功夫罷了。

如此危境,藍楓自然是顧不得氣息感應針,爭取分秒的時間,儘可能地逃遠。

若是在施展拔劍術之前,他還能夠藉助異常迅敏的速度,甩開狼群,但如今他體內元氣極為有限,每一絲都極為珍貴,自然是不敢大手大腳地消耗,如此一來,其速度便受到了極大的拖累,只能分秒必爭,珍惜每一個瞬間。

「啊嗚……」

整整齊齊的狼嚎,自遠方傳來,嘹亮而高亢,絲毫感覺不到已經奔跑了一百二十公里之後應該出現的疲憊感。

而這一聲聲狼嚎,很快便得到回應:「咿唔……」

只見小狼崽緩緩地站起,尖尖的小耳朵豎起,小腦袋仰視著虛空,不住地嚎叫:「咿唔……咿唔……」

儘管森林狼王的屍體就在一旁,但這一道小小的身影,卻是依舊顯得那般孤獨無助。

「咻、咻、咻……」

過了數個呼吸,十二頭森林魔狼的身影,便出現在小狼崽的身前。

當瞧見倒在地上的森林狼王的屍體之時,十二頭森林魔狼幾乎是齊齊地停住了奔動的身影,哀傷地圍在森林狼王屍體周圍,那凶戾的幽綠眼睛之中,隱約流露出一道悲傷。

不出片刻,兩頭森林魔狼留了下來,其中一頭將小狼崽銜在嘴邊,旋即齊齊地朝著來時的方向疾奔而去,餘下的十頭森林魔狼,則是在地面上略微嗅了嗅,隨即紛紛躍起,朝著統一的方向奔進。

狼,是孤獨的,高傲的,勇敢的,也是團結的!

而這些特點,更是被森林魔狼發揮得淋漓盡致!

狼不懼怕任何生物,即便是面對著一頭猛虎,一群狼也敢衝上去與之廝殺,斗個你死我活!

別說藍楓只是一個元氣境中期的星級高手,就算是月級的存在,狼群也無所畏懼!

「啊嗚……」

整齊而高亮的嚎叫聲,自狼群口中傳出,如同一支訓練有素、令行禁止的軍隊,幽綠雙眸之中的冷峻,令這光線昏暗的森林平添了幾分肅殺之氣。

「騰、騰、騰……」

狼群經過之處,掠過片片枯黃落葉,精瘦的四肢,踏在地上,發出富有節奏的聲音。待得它們疾奔而過,旋繞在半空的枯黃落葉,才緩緩地飄落,重歸於地表。

「還有五百米。」

耳邊傳來老者不含絲毫感情的聲音,藍楓心頭略微發寒,以他如今的狀態,若是被狼群追上,便只會落得慘死的下場。

經過這麼短暫片刻的消耗,丹田之內本就所剩無幾的元氣,更是近乎於枯竭。

默默計算著丹田之內殘餘的那一丁點元氣,藍楓強行逼迫自己冷靜下來,愈是危機的時刻,便愈是需要冷靜。

而就在藍楓與森林狼王戰鬥的地方,一道蒙著漆黑面罩的身影,卻是眼神獃滯地盯著森林狼王的屍體,略微失神。

待得藍楓離去許久,這一位神秘人,卻仍舊是久久沒有回神。

在其腦海之中,旋繞著一幅畫面,昏暗森林之中閃過一道如閃電般劍光的畫面,剎那間驚艷的一幕,卻是深深地刻在其腦海之中,甚至令得其心頭不由得生出一絲恐懼。

直到此刻,趙遠山仍有些難以置信:「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竟施展出如此驚艷的一招……」

須知,森林狼王的實力,甚至不比他這個元氣境九重的人類高手差絲毫,反而隱隱超出一絲,然而,這般強橫的存在,卻是在少年手中沒能走出一招。可想而知,這一招是何等的恐怖,以至於少年依仗著元氣境五重的修為,硬生生秒殺了實力隱隱勝過趙遠山一頭的森林狼王。

在趙遠山心中,他甚至懷疑這一招的威力達到了藍色高階元技乃至紫色元技的範疇!

紫色元技啊!

趙遠山的心臟,隱隱在顫抖。

若是可以,他寧願立即親自出手殺了藍楓,然後回去勸家主號召族人們與楊家決一死戰,也不要坐視少年快速成長而不理。 本應緣淺,奈何情深 他深知,一旦少年成長起來,整個趙家,都將無人是少年的對手。

可是,他卻不能這麼做,因為……他不認為家主擁有與楊家決一死戰的魄力。

換而言之,他若殺了藍楓,便必將遭到楊家的瘋狂報復,而無法得到家族的庇護。

凝視著森林狼王的屍體,趙遠山低聲喃喃,神色極為複雜:「我有一種預感,若此子今日不死,用不了多久,便將成為趙家有史以來最大的敵人……」

頓了一下,他緩緩抬起頭,朝著藍楓逃離的方向,望了過去:「只希望那十頭森林魔狼莫要讓我失望啊!」

按理說,十頭森林魔狼,對付一個元氣所剩無幾的元氣境五重人類少年,斷然沒有輸的道理,但不知為何,在趙遠山心頭,卻是隱隱有些不確定,他不敢肯定,十頭森林魔狼,真的能夠奪走少年的性命嗎?

這個多次創造了奇迹的少年,會這麼輕易地死在森林魔狼之手嗎?

最後看了一眼森林狼王的屍體,趙遠山緩緩收回了目光,旋即朝著藍楓與十頭森林魔狼遠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https://tw.95zongcai.com/zc/2141/ 不親眼見著藍楓死於森林魔狼手中,他無法安心。

霧氣散去,太陽越過遠山,將光明灑向大地,昏暗的森林之中,逐漸明亮起來。

約莫逃出數公里的距離,藍楓不僅沒能甩開十頭森林魔狼,反而被它們漸漸逼近,從最初的近一千米,到後來的不足五百米,再到如今的兩百多米,十多道遠不及森林狼王那般龐大的身影,卻是將藍楓逼得更為狼狽。

烏黑的頭髮粘在額頭的汗水上,略顯凌亂,急促、粗重的呼吸,顯示著少年此刻的疲憊。

「這麼逃下去是沒用的,必須想辦法解決這十頭森林魔狼,才能解除危機。」隨著藍楓一路飄飛的老者,瞧著少年如無頭蒼蠅般亂逃,突然低聲淡淡道。

森林魔狼不同於森林狼王,它們的實力遠比森林狼王弱,想要對付它們,其實可以從別的方面下手的。

略微怔了一下,藍楓急促地問道:「什麼辦法?」

搖了搖頭,老者只說了一句:「你自己想。」

聽到這一句話,藍楓甚至有種想要掐死老者的衝動,都到這個時候,居然還讓自己想,老者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不過,恨歸恨,與老者相處了十多年,藍楓卻是十分清楚,老者若不想說,無論自己用什麼辦法,都無法令其開口。

「辦法……辦法……」維持著當前的奔跑速度,藍楓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令自己冷靜下來,危境當前,萬不可急躁,愈是急躁,便愈是想不到應對之策,結果無疑是將自己推向死亡的火坑。

既然老者說了有辦法,就一定有辦法,只是自己過於慌亂,沒有想到罷了。

腦子飛速地轉動起來,一個個方案形成,然後又被一一否定。

直到少年從一頭星級初期妖獸「野豬精」不遠處掠過之時,目光掃到了那一頭正悠閑漫步的「野豬精」,而後靈機一閃,黑寶石般的眼睛,驟然亮起。

瞧著少年這般表情,老者撫須笑了:「看來你想到辦法了。」

「禍水東引?」徵詢般的問著,但少年的語氣與表情,卻是無比的篤定。

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老者滿意地讚賞:「不錯,正是此法!想想那趙遠山是如何對付你的,而你,為何不能用同樣的辦法化解自身危機?須知,妖獸的地盤領域觀念是很強的……」

辦法是好辦法,但也得找到一群能夠阻擋森林魔狼的妖獸才行。妖獸森林中的妖獸雖多,但大多數都是分散開的,且星級初期妖獸居多,星級中期妖獸相對較少,更別說一群星級中期妖獸了。

被少年皺眉的樣子逗得一笑,老者指了指左前方的一座岩石山:「若是老夫沒感應錯,那地方應該住著一群岩石妖……」

「岩石妖?有救了!」眉頭瞬間平復,少年眼睛大亮。

奔跑的身影,略微停滯了一下,便突兀轉向,朝著那隱隱冒出地面十多丈高的岩石山疾奔而去。

岩石妖,星級中期妖獸,修為與人類元氣境六重高手相當,力大無窮,且防禦驚人,便是那皮糙肉厚的大腳妖,也是遠不及岩石妖這等特殊的妖獸。單打獨鬥的話,無論是森林魔狼,還是大腳妖,都不是岩石妖的對手。

最重要的是,岩石妖也是喜好群居的妖獸,自然能夠應付少年身後那十頭森林魔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