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飛魚幫的幫主,你還不出來嗎?再不出來,那可就別怪我把他們都給屠了!」夏肘狂妄傲慢道。

「放肆!還敢逞凶?!」

這時候,不遠處一道恐怖的氣息爆發,直接就沖著這邊暴喝一聲,恐怖的聲波震蕩天地,讓飛魚幫的人一陣心安。

「幫主!幫主來了!」 憨老闆戀愛記 有人甚至是激動得熱淚盈眶,救星來了啊。

夏肘轉過頭看去,就看到了一名雙鬢已白,卻是威風凜冽、霸氣十足的老者,穿過人群,走了過來。

這就是飛魚幫的幫主,盧飛魚!

此刻,盧飛魚臉色微沉,一絲怒火,就在他的臉上顯露,對於夏肘這一群人的膽大妄為,震怒不已。

盧飛魚目光掃掠,最終,還是盯在了夏肘的身上,因為剛剛,他就是看到夏肘在行兇,就當著他的面。

轟!

淬體境八重的恐怖威勢,從盧飛魚的體內爆發出來,就像是一頭狂暴的凶獸一樣,被他鎮壓在夏肘的身上。

這一刻,在一眾飛魚幫的弟子眼裡,盧飛魚的身影越來越偉岸挺拔,最終達到了與夏肘抗衡的地步。

他們看得是熱淚盈眶,幫主來得實在是太及時了,超級救星啊!

「放心!有我在,這小子傷不了你們一根汗毛!」盧飛魚滿目威嚴道,大手一揮,給一眾手下莫大的安全感。

隨即盧飛魚一指命令道:「這小子交給我對付,你們所有人,把他身後的那幫雜碎給砍了!」

其他人都還沒有動作。

轟!

說著,盧飛魚突然就暴起,嗡的一聲轟鳴震動,一把巨大的斬馬刀,被他抓在了手上,直接掄動朝著夏肘劈下。

「死吧,膽敢在我飛魚幫撒野的人,從來就沒有一個好的下場!」

盧飛魚不屑地喝道,目光如電,直直地鎖定著夏肘,不過是一個跨步間,恐怖的斬馬刀就已經劈落。

刀芒之下,夏肘靜靜地站立,目光就這樣淡然地看著盧飛魚,就彷彿是來不及反應一樣,呆立在原地。

「夏少爺!」

站在夏肘的身後,跟隨著他而來的人見狀,不由得臉色大變,心也忍不住慌了,直接驚叫出聲。

「哈哈!幫主雄威!這寶刀未老啊,一出手就鎮壓了這個小子!」

飛魚幫的人見狀,頓時就目光熾熱和尊崇地看著盧飛魚,卻都是大笑起來,心裡鬆了口氣,很是愉快。

原本看到夏肘大發神威,他們都是有點驚懼的,但是現在看到,在盧飛魚的一刀之下,夏肘竟然一動不動。

他們內心的驚懼,就全部消散一空,這個小子也不過如此而已!

也在這時候,夏肘目光閃動,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已經臨身的斬馬刀,他渾身的汗毛都已經是本能地豎立。

但是他的臉上,卻依舊冷然道:「你的速度,太慢了!」

聽到夏肘這麼張狂的一句,盧飛魚差點沒笑出來,眼中一道鋒芒煜煜:「你踏馬年紀輕輕的,還是少裝嗶的好!」

「嗤嗤!不過你也沒有機會懺悔了,現在,給我死吧!」

盧飛魚手臂瞬間漲大,一股恐怖的力量使得巨大的斬馬刀劃破空間,直接就斬了夏肘的身上。

卻是毫無感覺,就像是斬在了空氣上,夏肘的身影消散,也沒有鮮血落下,斬馬刀直接劈在了地上。

轟!

這一刻,彷彿是整個飛魚幫的總堂都顫抖了起來,煙塵滾滾,碎石飛濺,一道巨大的刀痕落在了地上。

「接我一刀不死,就饒你一命!」

在不遠處,夏肘的身影顯現,似笑非笑地看著盧飛魚,手中銀白色的大刀被血煞之氣包裹,一刀劈出。

嗡嗡嗡!

刀光凌空,凝鍊到了極致的刀意直衝雲霄,瞬間就鎖定了盧飛魚。

聞君入夢來 「嘶!」

幾乎是瞬間,盧飛魚瞳孔驟縮,一抹血色的刀光,在他的注視下變大,而後瞬間橫空掠影,消失不見。

「糟糕!!!」

一股極致的寒意,突然就從盧飛魚的心底里冒出,讓他不禁臉色大變,頓時就想要握刀後退閃避。

然而他都還沒來得及動作,夏肘的這一刀,就已經劈在了他的胸膛之上,直接就把他的衣服撕成了碎片。

鏗鏗!

只是在刀光落下的瞬間,卻是傳出了一陣刺耳的金鐵交戈之音,火花四濺。

「嗯?」夏肘眉頭一皺。

透過盧飛魚破碎的衣服,就能夠發現,原來這個老傢伙也是怕死的貨色,早就在身上穿了一件金色護甲。

這不禁讓夏肘無語,尼瑪三更半夜突然來的打架,你這幫主,竟然還先跑去了穿護甲,真的是有種啊。

咔嚓!

雖然是有著護甲的抵擋,然而不過是片刻,這護甲就已經破碎,盧飛魚整個人也都被轟得橫飛,身體噴血。

…… 「啊啊啊!」

恐怖的力量,還讓盧飛魚撞飛了十多個人,才砸在了地上。

那些倒霉的傢伙,慘叫不斷,被砸得吐血不止,骨頭都斷了不少。

咔咔咔!

一道道骨骼破碎斷裂的聲響,從盧飛魚的體內傳出,在夏肘的這一擊下,他渾身骨骼都斷了五成!

遍體鱗傷,體內的器官都破損不堪,有著大出血的危險。

全球在線 這樣的傷勢,盧飛魚雖然是撿回來了一條命,卻也是沒了半條命,砸在地上之後,直接就昏迷了。

在倒下的前一刻,盧飛魚的心,還是懵逼的狀態:「???」

這尼瑪哪來的怪物,就憑著自己淬體境八重的恐怖實力,就憑著自己的三流上品級護甲,才堪堪擋住一刀!

可以說,在中刀的那一刻,盧飛魚的內心是淚流滿面的!

我這不是出來鎮場子的嗎?

為毛一刀,就被人給反過來鎮壓了?

不服!我盧飛魚不服!!!

可惜,盧飛魚心中的怒吼,卻是沒有人能夠會意,也沒有人知道。

這一刻,全場一片死寂!

看到夏肘屁事都沒有,反而,他們心中英明神武,偉岸雄威的幫主,卻是突然被一刀劈了一個半死!

這麼大的反差,很難接受啊。

所有飛魚幫的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臉,一陣陣火辣的痛。

咕嚕!

有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想要壓下心中對於這一幕的恐懼,然而他的腿,卻還是情不自禁的打擺。

完了!完了!

就連幫主,都擋不住這個傢伙一刀,那麼自己這些人,還有活路嗎?

這人的心一片絕望。

也不知道,是不是情緒會傳染的!

這一刻,飛魚幫的人群之中,吞咽口水的聲音,開始不斷地傳出來,一股透心的寒意,開始蔓延。

他們想到剛剛,夏肘因為一言不合,就動刀大開殺戒的情景,那樣血腥的場面,現在就呈現在他們的眼前。

鮮血淋漓!殘肢滿地!

還有一個,他們心中的依仗,幫主盧飛魚,此刻也是生死不知!

嗚嗚嗚!蛋蛋完了!

所有人的心裡,都蒙上了一層陰影,感覺自己現在似乎就要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天底下還有什麼比這更可怕的事情。

「夏少爺好牛皮!」

跟飛魚幫的人相反,夏肘的身後,一眾人都激動興奮壞了。

之前在狂鷹門,他們也就看到自家門主冰冷的屍體,可沒有看到過夏肘是怎麼霸道碾壓,直接擊殺的。

而現在,他們就親眼看見。

與他們以前的門主林霸圖並列排名的強者,飛魚幫的幫主盧飛魚,在夏肘夏少爺的刀下,毫無抵抗之力!

夏少爺,真的是牛皮啊!

這一刻,他們對夏肘的敬畏和崇拜,在心底里蹭蹭蹭地攀升!

夏肘掃了一眼,這一刻,原本叫囂著要滅了自己的人,此刻都成縮頭wu龜了,哪怕是飛魚幫的幾名大頭目,也是不敢與他直視,魔威滔天。

轟!

夏肘把大刀收起,但是他身上掀起的那股血煞氣息,卻是把飛魚幫的人,又嚇了一跳,紛紛後退。

但是看到夏肘只是把大刀收起,而沒有選擇再出手的時候,他們的心裡,簡直是都要罵娘了。

尼瑪!收個刀要不要這麼大動靜!

不過心裡是咒罵,但是他們卻還是鬆了一口氣,只要不出手就好。

這時候,夏肘那帶點狂妄,卻是顯得有點冰冷的聲音響起:「不用緊張,我今晚過來飛魚幫,只是順路的。」

但是聽到夏肘這麼一句,飛魚幫的人卻是想哭了:你住哪?

你為什麼要順路?

你順哪一條路?

我明天去把整條路都給改了好不好?

這一刻,他們看著地上的數十具屍體,噤若寒蟬,真有要去改路的決心,這條絕路不能留啊。

「按照我今天晚上的計劃,是去狂鷹門把它給滅了,然後再過來,問一下你們飛魚幫,下市我夏肘稱王,行不行?」

夏肘笑著道:「呵呵,其實我覺得這個想法是可行的,你們看啊,現在狂鷹門已經沒了,他們剩下的人,也都已經決定,以後要為我夏肘賣命。」

「而你們飛魚幫呢?」

「在經過我友好又耐心的教導之下,現在也是可以談一談的不是?」

「下市中,最強大的兩大幫派勢力,一個被我滅了,一個被我打服了,那麼,我夏肘稱王不過分吧?」

「你們說,是不是?」

聽到夏肘這麼平靜的語言,所有人的內心充滿了震撼和駭然:「……」

下市他稱王行不行?!

然而,卻是沒有人,膽敢回答夏肘的問題,如今他們的幫主盧飛魚,都被打了一個半死,他們能怎麼辦?

不知道!

反正,夏肘牛瓣了!

有了血淋淋的事實,也把飛魚幫徹底震懾到了,夏肘也不想再動刀,淡然道:「明天,讓你們的幫主來夏府見我。」

「可別讓我失望,否則的話,林霸圖和狂鷹門的結果,你們應該了解一下!」

最終,夏肘也把飛魚幫的小金庫給全部打劫走,只留下小几萬兩銀子給他們應急,對此,夏肘覺得自己的心太軟。

人都殺了!還留什麼錢!

……

把下市中兩大幫派勢力懾服,系統的主線任務也依然沒有完成。

它要求的,是把下市中所有的勢力,都屈服在他的狂暴yin威之下。

夏肘距離這一步,還差遠了!

時間過去將近兩天,他也完成了自己計劃中的,把下市中最強的兩大勢力,全都挑下馬,鎮壓,以及收服。

搞定了第一集團勢力,那麼接下來的,就是明天的重點,也是他計劃中的核心,來一個下市的,群英會!

時間來到第二天早上,夏府。

按照吩咐,狂鷹門的五大頭目,以及重傷在身的飛魚幫幫主盧飛魚,一前一後的,前來夏府中,拜見夏肘。

狂鷹門的五大頭目,對於夏肘,內心深處已經決定了臣服,所以對於夏肘的吩咐,也是沒有抗觸的情緒。

相反的,他們很是期待,自己這些人跟了夏肘之後,會有什麼大好處!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