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有什麼話就說吧。”宮野淡淡挑眉,魅惑的薄脣輕啓,溢出低沉磁性的聲音。

陸漾的目光沉了一下,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咬了咬牙,說道:“宮野,可以跟你商量一個事嗎?”

“說。”宮野魅惑的桃花眼定定的瞅着她。

“能不能把50萬先預支給我?你放心,這三個月裏,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你讓我做什麼我都會做,除了……除了違背道德的事情。”

陸漾說完後,心情有幾分忐忑,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的盯着宮野那張妖孽般的俊臉。

宮野淡淡的勾了勾脣,拿起手機劃弄了起來。

幾秒後,陸漾口袋裏的手機“叮”的響了一下,她狐疑的瞅了宮野一眼,拿出手機打開了信息。

那是銀行信息,匯入了50萬元整。

“你…..”她錯愕的看着宮野。

“別太感動。”宮野勾脣笑了笑,目光壞壞的迎上陸漾的目光,伸開雙手,說:“若真的太感動了,歡迎你以身相許。”

“滾!”陸漾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頓了一下後,小聲說:“謝謝!”

“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你的謝謝。”宮野緊緊的盯着她,深邃的眸子,閃着掠奪的波光。

陸漾握着手機的手,不自然的緊了緊,眸光逃避的看向別的地方。

“可是,我只能對你說謝謝,還有,我一定會完成這三個月的工作。”

“小漾兒,你說你怎麼這麼有性格呢?”宮野用開着玩笑語氣說道。

“這不是有性格,是原則。”

“好,這位有原則的小姐,我想請我幫一個忙。”宮野盯着她,那姿態就像一個獵人盯着獵物一樣。

“什麼忙?”

“像我這麼出色的男人,自然有很多女人靠近,所以你以後的任務又多了一項,就是替我擋掉她們。”

陸漾聞言,有些詫異。

照理說,有女人靠近不是正合他心意嗎?

Www●Tтka n●C〇

畢竟他給她的印象就是種馬!

“收起你鄙夷的目光,本少爺可是潔身自愛的男人。”

陸漾沒好氣的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以後你就會知道我是什麼樣的男人。”宮野自信的笑了笑。

總有一天,他會讓她自動投到他懷裏來的。

“我,沒興趣知道你是什麼樣的男人,不過,既然拿了你的錢,我就會做好該做的事情。”陸漾說完,繼續忙去了。

……

下午。

寬敞豪華的檯球室裏。

宮野坐在輪椅上與朋友較量着球技,他穿着一身白藍相間的運動服,顯得特別的帥氣,陽光。

最佳女主角 同行的還有幾個豔光四射的女人,她們都穿着性感漂亮的裙子,顯得穿着牛仔褲T恤的陸漾是那麼的唐突,那麼的格格不入。

但,她本人卻一點兒都不介意自己的平庸,拿着手機靜靜的站在角落裏,瀏覽着房屋資訊。

“哇,宮少好棒哦,帥呆了。”

忽而,一道驚呼聲鑽入了她耳裏。

擡眼,看到了一個女人拍着手掌撲入了宮野的懷裏,在親暱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陸漾的神情不由僵了僵,眸底閃過了一絲憤怒。

“宮少,你好久沒出來玩了,要不今晚到我家坐坐吧,我剛好收藏了一支82年的酒。”那個女人嫵媚的摟住了宮野的脖子,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

天吶,這是公開約炮嗎?還要不要臉?

陸漾不屑的在心底冷嗤了一句,目光暗暗落在了宮野的身上。

這傢伙還真是來者不拒呀,還敢說自己潔身自愛!

她把手機放回口袋裏,邁步走到了宮野身邊,一把把那個女人揪了起來,說:“這位小姐,坐到一個腿受傷的男人腿上合適嗎?”

那個女人莫名被人拉離了宮野的懷裏,她的臉色頓時氣得鐵青,回頭瞪着陸漾,罵道:“哪來的土包子?我坐到宮少的腿上關你什麼事?”

“身爲宮少的私人看護,我有責任保護他的安全。”陸漾不甘示弱的頂回她。

“宮少都沒出聲,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給我滾一邊去。”女人趾高氣揚的瞪着陸漾。

“如果我不滾呢?”

“你……”女人氣結,跺了一下腳,向宮野撒嬌道:“宮少,人家被欺負了,你怎麼都不幫我呢?”

陸漾挑釁的瞅着宮野,等着他的態度。

宮野笑了笑,拍了幾下大腿,說:“安琪,這個位置已經被人承包了。”

“被人承包了?是誰?”那個叫安琪的女人,露出了嫉妒的表情。 “當然是我的女人!”宮野邪魅的勾着脣,別有深意的看向了陸漾。

一瞬間,陸漾成爲了衆人的目光焦點,她頓時渾身都不自在,看了看衆人,說:“你們看我幹嗎,我不是他的女人。”

然而,衆人都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

“哼!”安琪冷哼了一聲,氣呼呼的離開了。

“你爲什麼要誤導大家?”陸漾氣得咬牙低罵。

“我想了想,如果讓大家都以爲我名草有主了,那自然就不會有女人靠近我了。”宮野邪魅的笑着。

“可你也不能拿我來做擋箭牌呀,我還不想死呢,要是你身邊那些胸大無腦的女人哪天想不開了,拉上我同歸於盡怎麼辦?”

“放心,有我在,沒有敢傷害你。”宮野悠閒而淡定的笑着,讓人猜不透他說的是玩笑話還是真話,但,深邃的眸,跳躍着咄咄逼人的波光,緊緊的盯着陸漾。

在他過於直接過於放肆的眼神下,陸漾的小臉兒,劃過了一絲窘迫與不自然。

“我相信你說的話,除非我腦子有病!”她沒好氣的撂下了一句話,轉身走開。

重新回到安靜的角落裏,拿出手機繼續瀏覽房屋資訊,但,心卻無法平靜下來。

大概五點半左右,宮野向陸漾招了招手,她連忙走到他身邊。

“走,去吃飯。”

“好的。”陸漾點了點頭,推着宮野的輪椅離開了檯球室。

半個小時後,坐在了豪華高檔的法式餐廳裏,陸漾微微感覺到有些侷促。

環境太浪漫了,特別是桌面上嬌豔的玫瑰花與心型蠟燭,讓人有一種約會的錯覺。

她暗暗的擡眼看了看對面的宮野,只見他一派優雅的點着餐,忽而,他看向她,嚇得她連忙收回視線。

“要喝酒嗎?”他噙着迷人的笑意,問道。

“隨便。”陸漾彆扭的回了一句,心裏暗暗懊惱着,該死的,她剛纔胡思亂想什麼呀,怎麼會生出跟宮野約會的錯覺呢?

她跟他只是僱傭關係!

只是僱傭關係!

在心裏強調了兩遍關係後,她深呼吸了一下,壓下心頭的煩亂。

宮野暗暗的把她細微的表情變化都收於眼裏,脣角微微勾了勾,吩咐服務員:“給我一支波爾多紅酒。”

“好的。”服務員微笑着點頭,又說:“請兩位稍坐片刻,餐點很快就會上來。”

說完,轉身離開了。

“喜歡這裏的環境嗎?”宮野瞅着陸漾問道。

陸漾裝模作樣的轉頭看了看四周,點頭。

“喜歡環境,但,不喜歡坐在對面的人。”

“呵呵!”宮野不以爲然的低笑出聲,似乎已經習慣的她常常懟人的小個性。

“伶牙俐齒的,你知道像什麼嗎?像仙人掌,外表充滿了保護自己的刺兒,其實內心卻很柔軟,直白一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自問自答着。

陸漾聞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閃爍了一下,心裏有些詫異宮野竟然這麼瞭解她,但嘴上卻不屑的說道:“別裝得很懂我一樣,誰說我是刀子嘴豆腐心了。”

“嗯。”宮野認同的點了幾下頭,說:“也對,你對我是鐵石心腸,我說小漾兒,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我…..”

“阿野。”

陸漾剛想說話,便看到一個女人直直的走向宮野,嗲着聲音喚了一聲。

丫的!

這傢伙怎麼走到哪裏都有女人黏上來呀!

“阿野,真巧,在這裏也能遇到你。”女人長得很甜美,一身香奈兒的洋裝,典型的千金小姐模樣。

陸漾看了看女人,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簡單的牛仔褲加T恤,素面朝天,不由有些自形漸穢的低下頭。

“是很巧。”宮野淡淡的回了一句,目光卻落在了低下頭的陸漾,似乎在研究她是不是不開心了。

“阿野,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什麼時候品味這麼獨特了?”女人見宮野盯着陸漾,眸底閃過了一絲嫉妒與不屑。

聞言,陸漾擡起了頭,希望聽到宮野的否認。

“我就喜歡獨特。”宮野聲音輕淡,但眼神卻堅定的看着陸漾。

女人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淡淡的說了聲“有事先走了”,便離開了。

“你應該告訴她,我不是你的女朋友。”陸漾有些不悅的說道。

“早晚的事情。”宮野自信勾脣。

“哪來的自信?真是的。”陸漾沒好氣的嘟嚷了一句。

“宮先生,你要的紅酒。”服務員送上了紅酒,替他們倒了兩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