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寶物動人心,一時間陳影和蚩小蠻四處受敵,他們也就收斂了行動。不多在他們進入這第六層的時候,正巧碰到了蚩靜心。

因為對陳影他們的恨,讓蚩瞞天幾近瘋狂,故而在求愛不成之後,蚩瞞天欲要殺掉蚩靜心,幸好被蚩靜心逃脫。

而後,蚩靜心聯合血獅城的幾個武者一同退步,本是將蚩瞞天逼走,卻不料迎來了更為沉重的打擊,蚩靜心的隊伍被擊敗,血獅城的武者在經過一翻大戰之後,四處逃逸。

蚩靜心也因此逃到了第六層正巧和陳影他們碰到,為了保護蚩靜心,陳影和蚩小曼果斷為蚩靜心斷後,讓蚩靜心藏入第六層。

計劃趕不上變化,陳影和蚩小蠻的確攔住了蚩瞞天,可他們攔住的並非是一個人,而是一支隊伍。

於是,陳影和蚩小蠻逃入了這一處機緣之地,蚩小蠻因為收穫了內中的一份機緣而陷入了沉睡,卻並非是因傷而沉睡,陳影也獲得了他的機緣,可他們同樣被人堵在了這裡,幸而李浩然到來。

「……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蚩靜心到底逃到了什麼地方!不過,我聽蚩小蠻似乎說過,蚩靜心進入這裡那流雲洞府是一個機緣,還有一個機緣就在這第六層的陰風峽谷之內!」

陳影看著李浩然凝重的說著,他也只是撿了一些重要的地方說了出來,一是為了平李浩然的疑惑,二是告訴李浩然對於蚩靜心他已經經歷了。

這一次倘若沒有陳影他們,那蚩瞞天也不會饒過蚩靜心的!

對此,陳影並沒有說,而李浩然卻清楚的知道。

聽了陳影的話后,李浩然凝重的點了點頭,抬手一翻拿出兩萬蘊含著武王一擊的符籙,塞到了陳影手中,認真的說道:「小心一些!我先去救蚩靜心……」

言罷,李浩然也不等陳影說話,一步踏出,朝著這一處樹洞的外面行去。

陳影看著離去的李浩然,並未開口勸阻,他扭頭看了眼仍舊昏迷的蚩小蠻,搖頭說道:「罷了!這一次算我欠你一個人情,等我將小蠻弄醒了,在去幫你!」

言罷,陳影轉身,朝著樹洞的更深處行去。

他們兩人獲得的機緣固然不少,卻這樹洞內最大的一個機緣還未曾得到,尤其是蚩小蠻,陳影沒有告訴李浩然的是,蚩小蠻若要醒來,就必須去樹洞最深處的碧泉下喝一口水。

當然這種事情,他也不會麻煩李浩然,如今他們已經脫困,救援蚩靜心才是最為關鍵的。

李浩然離開了樹洞,按照先前蚩靜心給他的最後一張地圖,徑直朝著前方行去,大約兩日之間,他終於走出了這一片叢林,來到了一處巨大的裂谷之前。

裂谷突兀的出現在了叢林邊緣,看起來好似被人一刀斬出的痕迹,遠遠的看去,裂谷中,無數瀑布高低起伏,垂落下的水簾濺起的一團團水汽,將整個峽谷籠罩。

嗚咽陰冷的風呼嘯不止,一股陰冷的空氣從峽谷的裂口處吹來,讓人頭皮發麻,尤其是那嗚咽之聲,更是無數的人在哭泣一般。

裂谷前有一片急促的腳印,腳印深深的印在泥土之中,將周圍的植物也一併踩在腳印之內。

看著腳印進入內中的人並不是很多,至少有三人。

李浩然眺望遠方,看不清裂谷內的動靜,更聽不到內中的轟鳴,只是隱約覺得,蚩靜心定在這裡。

啪嗒!

接著,李浩然一步踏出,只是略作觀察之後,就走入了峽谷之中。

沿著裂谷河岸岸邊鬆軟泥土中的痕迹,李浩然很快進入了裂谷中,來到了腳印消失的地方。

這腳印在河邊消失,看樣子好似所有人都進入了河水一般。

在李浩然一側的水中,隱隱有一絲絲的波動在飄蕩著,好似這片大地在不斷的震動著,水很清,卻看不清有多深。

最讓李浩然較為意動的,還是這水中竟沒有一條魚。

水無毒,只能說明,這水下有什麼東西,讓河中的魚兒不敢到這邊來遊戲。

噗通!

李浩然身形一動,借著他的避水之能,進入了河水中,朝著下方的縫隙中行去。

轟隆隆!

因為李浩然對於水的天生控制之力,使得他很快發現了水底下正有一片片的震動,這股震動並不是十分的猛烈,間隙也十分的長。

入水一百六十八米,仍舊未曾來到水底,可在狹長水道的崖壁上,卻有一個平台,平台後有一道光幕,光幕的後面是一片無水的空間,此刻蚩瞞天正帶著薛流星和蚩靜心對峙著,在這個過程中,薛流星正全力攻擊著蚩靜心。

蚩靜心身懷重寶,攻擊雖然不弱,可她敗在交戰經驗極少,故而也只能依靠重寶維持住不敗的局面,然而倘若蚩瞞天出手的話,蚩靜心頃刻可敗。

「找到了!」

李浩然長長出了口氣,悄無聲息的靠近了平台,他並未進入內中,而是仔細觀察起了光幕內中的環境。

光幕內的環境極大,不過並沒有其他的出路。

在這片巨大的溶洞空間內,豎立著一隻盤坐在地的巨大魔像。

魔像猙獰可惡,帶著一個紅色的面具,擁有三頭六臂,手中拿著一部石刻經書,一桿鋼叉,一柄戰刀,一柄浮塵,一柄劍和一方大印。

在魔像的腹部刻著「天印流雲,魔窟九難,鎮守一方,夙魔之敵!」

十二個字頗為古怪,至少是李浩然看不明白。

不過,這魔像的雙膝之上,確是放著兩件重寶,一件是一個豎立在膝蓋上的劍匣,一個是被一團灰色氣流托起來的寶經。

如今蚩靜心正在這魔像身下,和那薛流星對峙著。

蚩瞞天抱手站在不遠處,邪邪的笑著說道:「靜心,不要負隅頑抗了!你沒有機會了!」

「呸!我就是死,也不會如你心愿的!」

蚩靜心怒聲說著,雙眼之中如同噴出了火來,她的攻擊也因為這憤怒變得更強了,不過她的招式卻顯得十分凌亂。

倒是和她對戰的薛流星仍舊一言不發的戰鬥著,在外面旁觀的李浩然卻發現,這薛流星竟被蚩瞞天給控制住了,這種方法似乎是一種傀儡之法,若是一個月內不解開的話,那薛流星也就真的成了傀儡。

「哈哈,實話告訴你吧!你那父親已經收了我父親送出的禮物,只待咱們從這萬獸迷宮裡面走出去以後,你就要穿上新衣,成為我的人了!不過,在這之前,我要試一試你,看看你是否真的和那蚩九有什麼苟且之事!」

蚩瞞天並不心急,抬眼看著蚩靜心說著。

蚩靜心聽后,臉色變得更加難堪,使得她的氣息一晃,竟被對面的薛流星尋到了空隙,一掌拍在了蚩靜心的肚腹之上。

砰!

這一掌極重,蚩靜心被拍飛了出去,她身上的護身之光嗡然一動,竟在下一刻失去了力量。

薛流星的手之後,並未繼續攻擊,反倒是立在了洞內的一側,唯一讓李浩然感到好奇的是,薛流星此刻竟在流淚。

「哈哈!對自己心愛之人動手很不好受吧?你個白痴,竟還真的相信那天上掉金子的事情,真是愚蠢至極!這一次我就當你的面,上了她,然後在廢了你的修為!你要怪,就要怪你爹,他不該讓血獅王忌憚!」

蚩瞞天狂笑著說道,他看也不看薛流星,徑直走向了蚩靜心。

「不要過來,你要在往前一步,我就自殺了!」

蚩靜心一時失守,使得她的護身寶光被破去。她明知自己沒有了防衛能力,卻又不甘給那蚩瞞天奪了身子,這才一把橫起手中的劍,冷聲說道。

啪嗒!

「你這又是何苦?」

蚩瞞天冷聲說著,他的腳步已經停了下來,前方蚩靜心的勃頸處已經出現了絲絲血跡,他可不想去玩弄一個死人。

呼!

外面的李浩然一嘆,知道他不能在等了,身形一晃,悄然透過了那光幕,在一隻腳還未踏入這地面的時候,整個人如同豹子一般,攜帶著一股萬鈞之力,朝著前方的蚩瞞天戰去。

砰!

蚩瞞天仍舊笑著,他在李浩然進攻的時候,忽然扭頭,意念一動那侍立一旁的薛流星忽然一動,擋住了李浩然的攻擊。

也因此,薛流星被強力撞飛了出去,撞在了那魔像之上,復又跌落在地。

蚩瞞天接著這個機會身形一動,和李浩然拉開了一段的距離,笑著說道:「想要偷襲我,你還太嫩了一些!」 第五百三十章斬殺蚩瞞天

「倒是不賴,你腰間的預警神符恐怕是半神的傑作吧?」

李浩然淡淡笑著,看著蚩瞞天說道。

在他進來的那一剎那,他就察覺到了蚩瞞天眼神之中的晃動,心知對方定是提前察覺到了他的到來,要不然恐怕還要在調戲一會兒蚩靜心。

只是李浩然不明白,這蚩瞞天到底是如何察覺到的。故而,他才沒有猶豫的施展出了方才的那一刀,就是那一刀,讓他感受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精神波動,循著這道波動,他也找到了蚩瞞天腰間的那一個不起眼的玉符。

玉符上印八卦圖文,內生一無面人獸,每一次使用都會睜開眼睛,不用時就會雙眼緊閉,宛若事物。

蚩瞞天哈哈一笑,也並未隱瞞什麼,他如此對到蚩靜心,為的就是要引李浩然過來,他一拍腰間的玉符,笑著說道:「土包子,此物乃是冥魔之面,可感周身十里之地的一切異動,你在靠近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心有感知!接下來,就準備受死吧!」

嗡!

蚩瞞天手中光影一翻,一柄劍身足有掌寬的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在他的運轉之下驟然而出,直刺向了李浩然的眉心。

「小神通術,冥魔刺虛!」

「小神通術,力劈華山!」

心感這一劍之威,李浩然想也不想,一身力量只用五成,配合那無雙戰魔體之力,手中的刀如同那劈開山嶽的巨刃一般,迎著那一劍斬去。

砰!

極快的一劍和那沉重的一刀撞擊在了一起,只聽一聲脆響,蚩滿天手中的劍竟應聲而斷,這一式小神通竟被李浩然生生截斷。

「哼!果然有些門道!」

哪只蚩瞞天似並不痛心手中天階血劍,抬手一翻又是一柄同樣的劍拿出,這一次還是那冥魔刺虛。

只不過,這一招出手之後,竟將先前那一招即將消散的氣息引動,使得兩式化作了一式,攜帶著更強大的力量刺向了李浩然。

此刻,兩人距離極盡,這一劍宛若雷光,令人防不勝防。

啊!

一旁的蚩靜心見此心神巨動,眼看李浩然就要死在那一劍之下,不由失聲叫了起來。

「力劈華山!」

李浩然只見光芒一閃,就要刺在他的眉心,他手中的刀在落下之時,驟然而起,竟再一次施展出了小神通術。

只不過,這一次的力劈華山非是由上及下的斬來,而是由下及上的斬出。

這一刀施展的角度雖然和前一刀大相徑庭,實際上這一式卻比前一式更為詭異和霸道,讓人防不可防。

砰!

刀和劍再一次碰撞,只不過這一次蚩瞞天那刺出的劍在關鍵時候回收,他的人也在這一刻退後數步,這才堪堪躲過了李浩然的必殺一擊,饒是如此,他的劍仍舊被一刀斬斷。

這一次對碰,李浩然是以命搏命,然蚩瞞天卻沒有拿命一賭的決心,他敗在了自己的信心之上。

「也不過如此!」

李浩然搖頭說道,手中的刀嗡然一震,寒光盡顯,隱約可見刀鋒之上竟有幾處卷口,顯然是方才斬斷蚩瞞天手中之劍時,遺留下來的硬傷。

話音響起,前方已經被自己強行截斷攻擊,而又退步引發方噬的蚩瞞天眉頭皺起,他心中的輕視漸漸收斂。

原本抬手可殺的李浩然,竟變得神秘莫測了起來,尤其是那一式小神通,蘊含著一股一往無前,捅破蒼穹的霸氣,讓他的劍在對方的刀下,弱的就像是一塊豆腐。

不過,先前之舉,並非是他真正的實力,他乃是五品武將,一身修為可以跨越一個大境界力戰五品武侯而不敗,又如何會因為先前的那兩劍試探之劍而毀了他的信心。

「有資格一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